移动互联网

2023年国漫前瞻:出海、漫改剧、元宇宙

2023/3/15 17:13:00

文|螳螂观察

作者| 青月

谁读书的时候没有废寝忘食的看过一本漫画?

那会,碰到一本有趣的漫画,真的是日夜奋战、如饥似渴。白天在课堂上,老师在上面讲,我们在下面急速浏览;晚上回到寝室,更是趴在被窝里,照着小手电,看得废寝忘食。



随着那个时候的我们长大,中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开始迅速增长,2021年就达到了惊人的4.6亿,而Z世代作为泛二次元用户的重要组成部分,年可支配收入规模更是高达13万亿元,这也意味着国漫的潜在消费规模空间广阔,据CIC灼识咨询数据显示,二次元内容产业预计到2026年,规模将达到近1200亿元人民币。

市场前景广阔,无数优秀作品成为了国漫崛起的优秀注解,不过,但行业内仍存在着一些问题,正在阻碍行业前进的步伐。



(图源:黑猫投诉)

比如,有一些漫画平台,打通了广告和会员付费,但却备受诟病。不仅开屏有广告、首页有广告、甚至连漫画旁边也有广告,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而且,以快看为例,其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3613条投诉,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关于平台会员的自动续费问题。发展隐患未除,当2023年,国漫崛起的口号又一次响起,我们或许还要思考,然后呢?

出海,不是国漫的「护身符」

对于漫画出海这件事,我们其实并不陌生,因为在过去,我们正是“被输出”的一方。

《蜡笔小新》、《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海贼王》等等,谁听了这些名字不说一句“爷青回”。

这些经典漫画所带来的收益也十分可观,以《海贼王》为例,七年前其作者尾田荣一郎就被日本某综艺节目爆料,稿费一年约4800万日元,版税约14亿日元,影视/动画改编权收入约1600万日元,角色周边收入约15亿日元,海外收入总计2亿日元,这还仅仅只是众多出圈日漫中的一部。



不过,这几年,在快看、哔哩哔哩漫画、腾讯动漫等企业的推动下,国漫也逐渐开始由“被输出”向“主动输出”转变。

快看2018年就在探索国漫出海,如今就已经覆盖了近200个国家和地区,不少作品流水超过千万,《超能立方》登上日本piccoma平台新作榜top1;《一代灵后》登上英语圈tapas平台付费版第一;2018年1月,腾讯也在东南亚低调上线一款漫画应用《WeComics》,当时App Annie 榜单显示,《WeComics》曾在菲律宾图书类创下排行飙升 300 名的成绩。

客观来说,这些数据目前只能说明,至少在海外市场,国漫不再是“查无此人”的状态,但想要成为一个长远的生意,国漫出海道阻且长。

因为日韩的漫画内容的成熟要远远早于国漫,并且一部分中国漫画的内容还受其影响颇深,想要摆脱同质化的问题,国漫还需要更多、更强大的原创内容做支撑,比如古风、仙侠、镖人等具有中国特色的选题。

再者,不同国家地区的文化与喜好不尽相同,众口难调,这也是国漫出海的一大挑战,除此之外,从外部竞争来看,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压力并不小于国内。

比如,Piccoma就是业内公认的全球漫画第一平台,根据媒体报道,2022 年的上半年,Piccoma 在日本的交易额超过 22.4 亿元人民币,自成立以来连续 25 个季度保持增长态势。国内的漫画三巨头,与这个真正的“巨人”相比,显然还有很大距离。

漫改剧,也会有「爆款焦虑」

出海不太顺利,不过漫改剧的风靡,却又给国漫带来了一些曙光。

说到漫改剧,日韩市场便不得不提,韩国早期影响较大的漫改剧是《茶母》,播出时曾引发广泛讨论;2004年,现象级热播剧《浪漫满屋》让漫改剧进入大众视野;这几年爆火的电视剧《奶酪陷阱》和《大力女子都奉顺》,也都改编自同名的人气漫画;甚至连去年的暑期最大爆款,开心麻花出品的《独行月球》,也是改编自韩国漫画家赵石的同名漫画。

在日本,1991年播出的《东京爱情故事》无疑是日本漫改剧走向成熟发展的开端作品之一,到2020年,漫改剧居然占到电视剧市场的三分之一左右,并且仍然有超出的趋势。可见,漫改剧这一路径,已经被市场验证接受,在国内,也有不少成功案例。

比如《三毛流浪记》、《流星花园》、《恶作剧之吻》、《粉红女郎》等早期爆款剧,就是改编自漫画作品。2020年的本土化漫改剧《棋魂》,甚至反向输出日本,进一步显示出国产漫改剧的水平提升。《狐妖小红娘》、《南烟斋笔录》等代播漫改剧的呼声也很高。

并且以《独行月球》为例,在整个电影行业都因为疫情备受打击的2022年,其在票房大榜上,以31亿元的好成绩,位列第二。



毕竟,这些漫画本来就有不小的粉丝基数,可以反哺漫改剧,同时,预计2023年泛二次元用户将达到5亿,这意味着影视漫改剧有庞大的二次元群体基础和观众基础,另外,国内的影视漫改剧还有优越的内容基础,2022年上半年,快看的新上线漫画中,收藏数在10万以上的漫画新作就有43部;腾讯动漫收藏数在10万以上的漫画新作共有53部。

对于国漫来说,在2023年,甚至是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漫改剧都会是一条康庄大道。

可是必须承认的是,虽然有《独行月球》、《棋魂》这样的珠玉在前,但国产漫改剧的爆款数量远远少于日韩市场,毕竟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但漫改剧很难满足每一个粉丝的期待。

粉丝自然是希望能尽可能的还原原著,但有些漫画中的大尺度的情节并不适合被拍出来;有些漫画中的特效、场景,以现在的技术手段也很难被一比一复刻;有些漫画中的服饰,穿在真人演员的身上也并不适合,可是改编的尺度一旦没有把握好,就会被冠以“魔改”的罪名,导致口碑崩坏,进一步影响收视率,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

粉丝能载“剧”,也能覆“剧”,所以,在2023年,漫改剧的当务之急,是先要平衡好改编与经典之间的关系。

元宇宙,给国漫提出新的「解题思路」?

2021年Roblox上市,元宇宙席卷全球。

然而,其实元宇宙一词的诞生,其实可以追溯到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它指的是人类运用数字技术构建的、由现实世界映射或超越现实世界,且可与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世界,是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经过混合现实、区块链、增强现实等技术的发展,元宇宙逐渐从概念走向台前,市场规模迅速壮大。市场调研公司Research and Markets分享了一份名为《全球元宇宙市场》的新报告,报告称元宇宙市场预计在预测期内(2022-2030年)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40%,到2030年市场收入将达到7000亿美元。

被这块蛋糕吸引,海内外大厂纷纷投身其中,元宇宙不仅被看作是数字经济在虚拟世界的延伸和发展,更是被当成未来发展的新机遇、新风口,开始影响千行百业,漫画产业也不例外。

一方面,对用户而言,元宇宙能带来更沉浸的、新奇的观漫体验。

2022年11月4日,国内首个VR互动漫《探灵VLOG》在PICO视频上线,这个漫画内容讲的是一只靠拍灵异事件发大财的作死团队,带来的一系列刺激又反转的故事。

这样的剧情,在漫画里其实比较常见,但借助VR头显,将原有漫画中的角色、场景、道具经过3D化处理,搭配增强的音效,沉浸感得到了指数级增加。

可以说,未来在元宇宙语境下,通过3D和音效带来的视效创新,手柄和全景视角带来的交互创新还有叙事方式的创新,将赋予了漫画行业更多的想象力。

另一方面,对创作者而言,元宇宙工具或许可以让漫画创作变得更轻松。

这就不得不提,前段时间在短视频平台大火的“真人变漫画”,用户只需上传照片,然后点击屏幕,几秒钟时间系统便可以自动生成动漫风格的图片。去年12月28日,山东人民出版社看中一位4岁女孩用百家号AI作画创作的AI绘本《超能外星战队》,认为该画价值超十万元且有出版意向。

随着AIGC技术被应用于图像的势头一再推高,当然也少不了争议,比如在世界著名艺术家网站Artstation,不少艺术家要求删除站内所有AI生成的绘画作品,以此来呼吁原创、抵制抄袭,但也必须承认,如果能解决上述这些问题,将成熟的AIGC技术运用在漫画创作中,创作者也将省下大量的时间,更多投入在核心内容的创作中,或许能带来更多高质量的漫画作品。

总而言之,国内市场潜力较大、国外市场亟待挖掘、国漫行业正在走向成熟,不管是出海、漫改剧还是元宇宙,都是国漫的机会,也是挑战,但能否吃到红利,又能吃到多少红利,2023年或许会给出一些答案。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重点关注上市公司、Fintech、区块链等财经金融领域。 《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