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百度自动驾驶技术再升级,商业化提速

2022/11/30 0:38: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科技的进步,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些看似遥不可及的科学技术,也不会因为暂时无法应用于日常生活、或者带来显著的商业价值,而让一些带着更高使命的创业者、科技企业望而却步。例如,早年即号称要征服火星的马斯克,一直在自动驾驶赛道耕耘的百度。

很显然,企业家对于科技的执念,是其超前的眼光与宏大的格局下,对人类“延迟满足”、“长期主义”发展规律的坚守,因此抱着这样心态的企业,总能让高冷的科技,迎来柳暗花明。

近日,百度Apollo Day技术开放日活动如约而至,昆仑芯片CEO欧阳剑透露,百度自研AI芯片昆仑芯片2代已完成无人驾驶场景端到端性能适配。据介绍,在无人驾驶感知模块的端到端性能测试中,昆仑芯片2代的表现优于业界主流方案。

在取得技术突破的同时,百度无人驾驶也在商业化方面交出亮眼成绩单。据百度集团(以下简称:百度)公布的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百度在Q3营收及净利润双双逆势稳步增长的同时,其智能驾驶业务板块再次取得突破:百度Apollo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近期累计定点及签约金额预计达到114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百度在智能交通解决方案、无人驾驶出租车、以及智能汽车三方面齐头并进,商业化已经逐渐落地。在相关板块取得订单飞升的同时,也借助行业资源整合,将Apollo领航辅助驾驶(ANP)、自主泊车(AVP)及高精地图等进行生态化应用,商业价值日益凸显。

行业地位稳固,商业化加速

作为过去数十年的BAT三巨头之首,百度重技术是行业共识,其技术基因更是不言而喻。而随着其在智能驾驶方面不断垂直深耕,在这个细分的赛道沉淀的技术基础,也足以支撑其在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应用方面纵横驰骋。


如果说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是为自动驾驶技术落地应用搭建了一个舞台,那么,百度在无人驾驶出租车、智能汽车方面的布局,则是在这个大舞台上,领衔主演开始“唱戏”。

据了解,百度智能驾驶业务盈利模式,主要围绕三大业务展开:提供智能汽车及智能道路解决方案、经营无人驾驶出租车、以及与吉利合作开发智能汽车,而且目前都有明显进展。

首先,在智能汽车及智能道路解决方案上,汽车制造商对Apollo自动驾驶服务(ASD)解决方案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本季度,百度与中国最大的汽车科技公司之一的合作进一步深入,计划将Apollo领航辅助驾驶(ANP)、自主泊车(AVP)及高精地图(HDMap)用于其他热销车型。

其次,无人驾驶出租车,更是目前百度自动驾驶变现方式中最重要的一种。财报数据显示,在2022年第三季度,百度基于Robotaxi场景的萝卜快跑,运营规模持续扩大,共提供47.4万次乘车服务,同比增长311%,环比增长65%。

与此同时,截至第三季度末,萝卜快跑向公众提供的乘车服务次数累计已达到140万。其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萝卜快跑平均每天每车完成15次以上乘车服务。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百度已在武汉、重庆等城市开启没有安全员与驾驶员情况下的商业运营,在北京开启方向盘后无人的商业运营,并在十余个城市落地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

百度自动驾驶覆盖的地区日渐增多,是自动驾驶由技术走向大规模应用的积极信号。而各项数据也表明,作为百度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之一,萝卜块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提供商,而且地位十分稳固。

再次,随着国内无人驾驶法律法规的不断健全,百度在智能汽车的布局也更进了一步。

一方面,成本价为25万元百度第六代无人车Apollo RT6量产落地,也将进一步提升其在该板块的商业化速度。

另一方面,旗下集度ROBO-01探月版电动汽车已在10月开启预定,限量推出一千辆,据称,该款车型将于2023年实现量产交付,由此也将实现百度在开放平台、道路交通、智能汽车方面的软硬件互补互通,足以形成商业闭环的智能驾驶生态链也由此形成。

持续加码研发,以技术为底座

据观察,目前自动驾驶赛道的玩家,选择的商业化路线以及技术迭代路线各不相同。一种是直奔L4级的跨越式路线,也就是一开始就坚持做L4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另一种则是追求自动驾驶技术的不断升级,是一种渐进式的发展过程。

很显然,虽然二者殊途同归,但是前者激进而冒险,或许只能解决行业的局部问题,而后者则是通盘考虑、步步为营。因为同时借助这个研发过程,还可以解决围绕自动驾驶生态面临的道路、交通、地图等系列难题。

2009 年,谷歌旗下的Waymo拉开自动驾驶行业商业化发展的序幕,便是选择的前者。而百度则选择了一条相对更难,却十分正确的事情。对于我国的交通现状来说,百度差异化的商业化路径,也符合客观实际。

一方面,自动驾驶企业由技术服务转向运营服务,符合当前市场环境。据权威机构调查数据显示,私人小汽车95%的时间处于堵车等待以及停放在停车场两种状态,因此利用率极低。只是从技术上解决驾驶问题,显然并不能有效提升汽车的利用率。

另一方面,驾驶场景中太多长尾的、小概率的事件,对自动驾驶汽车的智能化程度、AI算力的要求进一步提升,由此也带来了相关成本的居高不下。加上交通相关政策法规相对滞后,给其商业化带来了障碍。而百度基于相关解决方案的AI芯片技术,也为其算力提升增加筹码,为其它相关技术的场景应用进一步赋能加码。

而自动驾驶企业想要解决这些难题,也必然需要全生态的布局,以及在更大范围上进行技术深耕。百度作为“长期主义”的践行者,显然早就看到了这样的潜在问题,因此也在技术研发方面不遗余力。

这通过百度大手笔投入自动驾驶相关研发的费用就可以窥见一斑。正如李彦宏所言,公司持续处于一种压强式、马拉松式的研发投入状态。自百度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推出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以来,公司每年的研发投入俨然都超过了百亿,2021年,百度在无人驾驶上的研发支出更是接近300亿。由此足见,百度攻克自动驾驶技术难题的信心与决心。

内卷加剧,剩者为王

早年,自动驾驶汽车赛道的玩家不计其数。只不过,随着资本寒冬的来临,一些自动驾驶企业已经不堪烧钱带来的重负,无法继续陪跑。优胜劣汰之下,更加凸显百度的资本实力与技术实力。

众所周知,百度靠搜索引擎起家,至今依然是互联网格局中重要的玩家之一。通过百度财报2022Q3数据不难看出,其在移动生态下的基本盘依然坚若磐石。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百度托管页占营销服务收入首次突破50%。这也意味着,移动生态部分的业务创新,也带来了积极而喜人的成果。因此,其基本盘仍在,也为其布局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第二、第三增长曲线增加了底气,更是其应对市场激烈竞争的有力保障。

近日,有媒体报道成,曾经的自动驾驶独角兽 Argo AI 突然宣布解散,原因在于离 L4 级别的自动驾驶太过遥远,烧钱模式已经宣告走进了死胡同。要知道,Argo AI 不是普通的企业,背靠大众、福特两大巨头,其估值曾一度高达73 亿美元,算是业界首屈一指的明星。

与此同时,近年受疫情影响,一些自动驾驶车企宣布裁员、降薪的消息也不绝于耳。而资本作为自动驾驶赛道选手抢跑的最大驱动力,也似乎正在褪去热潮。

根据睿兽分析的数据统计,今年前十个月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融资只有 67 起,融资金额也只有 143 亿元,相比 2021 年的数据分别下降了约32%和61%。由此可见,在烧钱研发新技术在所难免,而资本由于即将入冬之前,摆在自动驾驶赛道玩家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条是快速实现商业化、同时降本增效,用现金流、经营利润为自动驾驶新技术的升级迭代,造血输血。另外一条则是以其它成熟业务为基本盘,为新型的自动驾驶储备枪支弹药,实现自给自足,从而打一场持久战。

由此可以看到的是,百度这两条路都能走通。百度能在互联网红利消退之时,在自动驾驶汽车赛道的枪林弹雨中杀出一条血路,也实属难得。而当其在自动驾驶赛道的商业化落地后,在这场持久战中一些玩家被淘汰出局的同时,百度也足以稳操胜券。

结语

穷则思变,回顾百度的发展,百度一直充满了危机意识,更有着居安思危的发展理念。也正是因为如此,百度早年便在抓住移动互联网大潮的同时,也成功了打造了多条增长曲线。

尤其是在自动驾驶赛道,百度已经逐渐站稳脚跟,并拥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人人都说自动驾驶赛道水深火热、商业化难于上青天的质疑声之中,百度自动驾驶通过商业化落地,以及积极正向的数据反馈,重塑了行业信心,更成为了行业标杆,引领行业大步向前。

我们有理由相信,践行“长期主义”发展展露的百度自动驾驶,在突破了业界最难的商业化障碍后,前景已经十分明朗,未来也将大有可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