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跨境电商“内迁”记

2022/7/23 11:16:00
跨境电商“内迁”记

来源 | 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 | 谢维平

编辑 | 王晓寒

徐明(化名)可能是武汉最早接触到跨境电商的一批人,那是2014年,深圳的大卖们正处于草莽年代。他带着三四个人开始先是做速卖通,再是亚马逊,后面又做独立站店群铺货模式,2017、2018年是他进入跨境电商的巅峰,一年最多可以做到几亿的销售额,利润几千万。“当时在武汉做到我们这样的有七八家。”

像徐明这样的卖家的出现,可能是武汉跟跨境电商发生关联的起点。但这就像一个意外,本质上徐明跟所处的武汉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不是从武汉发货,出口交易额不计入武汉,也不给地方创汇,唯一跟地方的关系,可能是解决了当地100多口人的就业。

但曾经的意外正在变成必然,随着时间的变化,徐明发现,深圳的很多跨境电商企业正在往他所在的武汉,还有隔壁省会长沙迁移。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普遍,其中不乏他之前所仰慕的头部大卖。

一、安克、易佰们为何选择长沙、武汉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大多数跨境电商企业主要聚集在深圳这样的沿海城市,交易额从几十亿美金,迅速发展到接近千亿美金的规模。有数据显示,深圳跨境电商的相关从业人员超过400万,公司数量超80万家,中小卖家达29万。行业流行一种说法,全球跨境电商卖家看中国,中国卖家看深圳,这里有最时新的跨境电商资讯,最当下的平台动向,当然,还有最头部的行业公司,以及最扎堆的行业人才和优质供应链。

随着时间的变化,深圳的很多跨境电商正在往武汉、长沙迁移。

志象网探访后发现,这种迁移的背后有着诸多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节约成本,也就是经济学所说的资源优化配置。“一个深圳需要6-8千的运营,我在长沙、武汉只需要3千就招到了,还是本科外贸英语毕业。”一位从业者说到。

那为什么他们内迁最先选择了湖南湖北呢?乡土情谊是重要因素,很多跨境电商公司的创始人都来自湖南湖北,深圳跨境电商一直有湘军的说法,安克、棒谷、联科、泽汇、通拓、有棵树、细刻、宝视佳等等一大批企业的创始人都来自湖南。湖北同样如此,易佰店创始人胡范金就是在武汉读的大学,而兰亭集势很早就被武汉的卓尔集团所收购。

在深圳把公司做大以后,这些湖南湖北人开始想把一些简单的、易于培训的运营、客服岗位,放到人力成本更便宜的地方去,家乡就成为了第一选择,所以大量的深圳跨境电商企业,都在长沙、武汉成立分公司。

这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最知名的是长沙的安克。

安克现在在长沙有一千多号人,接近其集团总员工数的一半。但准确说安克并不是从深圳迁移回长沙的公司,因为在2011年成立时,安克就是一家土生土长的长沙公司,创始人阳萌是长沙本地人,后来为了寻求更具优势的供应链,安克开始把重心放到深圳。但长沙一直是安克重要的阵地。

在安克这个案例中,深圳、长沙两个办公地从一开始就是资源优化配置的考量,一位安克长沙的员工告诉志象网,在长沙的安克人主要从事销售、客服。所谓的销售是负责亚马逊、Ebay、沃尔玛还有独立站等平台的运营,而客服主要做的是通过邮件和电话等途径进行客户维护。“还有一部分市场也在长沙。”

安克2021年的财报透露,其员工总数一共有3532人,安克销售人员有700多人,市场人员有350人,客服人员有286人,如这位工作人员所述准确,这些人员应该大部分都在长沙。

安克的员工还有研发、采购,采购指的就是供应链,一般采购都在深圳,这位员工告诉志象网,安克有多个自研系统,其中有一部分互联网运维也在长沙。这位员工告诉志象网,阳萌还一度想把研发人员放到长沙,但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实行。

安克深圳、长沙两地分工的公司结构,大量岗位放到长沙,能够节省人力成本,同时可以保证员工的稳定性,在深圳,跨境电商行业从业者一直有着非常高的流动性。

这位安克的员工参与过公司很多长沙员工的招聘,在人力成本上,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公司自营软件系统的PM(产品经理),在深圳薪资需要开到1.8万-2万,在长沙,如果招一个当地高校研究生毕业的PM,薪资开到1万-1.2万就可以,有三分之一的差价。而且这些校招进来的员工,可能会一直陪伴公司成长,就像公务员一样牢靠而稳定,流动性远比深圳低得多。

安克这种模式是很多后来往内陆迁移的跨境电商企业参考的对象。汽车维保及工具类品牌联科科技创始人娄珂告诉志象网,2017年就把运营搬回了湖南,“长沙现在有200多号人。”

刚刚通过重组方式上市,2021年跨境电商收入近20亿的大卖易佰科技同样如此,“我们大部队都在武汉,在武汉有六七百人,深圳主要是物流和供应链。”一位易佰的员工告诉志象网。

志象网统计了易佰科技目前在boss直聘上发布的162个岗位,其中47个工作地在深圳,23个在东莞(主要跟仓储物流相关),92个在武汉。其中在武汉招聘的岗位,大量是互联网数据和运营岗位。人力成本也可以看到两地明显的差异,比如一个跨境电商运营,在武汉的工资开到4-8K,在深圳的薪资就要开到6-10K。

二、湖南湖北的跨境人才江湖

大量的跨境电商企业涌入武汉、长沙,于是催生出了跨境电商本地人才交流市场。

乔桥(化名)就是这样的一个98年的从业者,积累了三年半的亚马逊运营经验,她甚至自己成立了一个叫“跨境小可爱”的公众号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她聚拢了一批长沙本地的跨境电商从业者,她还成立了一个社群,叫长沙跨境互帮互助群,在志象网进去之前,里面有130人,全部是在长沙的跨境电商从业者。

对于湖南的跨境电商企业乔桥如数家珍,当问到为什么对长沙的跨境电商企业如此熟悉时,乔桥的回答是:“面试”。

曾经为了找工作,她一天会坐很长时间的地铁跑遍全城,有时候一天面上好几场。她周转于各大跨境电商企业之间,虽然因为自身学历不够,没机会去泽宝、安克这些大公司上班,但因为爱交朋友,对于这些企业的最新动态了然于胸。

乔桥2018年入行,从速卖通客服实习做起,是长沙跨境电商培养的本土运营。在她发给志象网的一篇从业自述中,她详述了自己是如何误打误撞进入坂田五虎之一的宝视佳长沙分公司做亚马逊运营,从一个月3500元薪资开始,每天为了上架45个产品加班加到晚上12点钟,到当了半年的组长,月薪过万,这是一个铺货小白的自我养成记录,现在乔桥为了寻找更大的成长空间,已经从最初的铺货运营升级为了精品运营。

像乔桥这种长沙培养出来的本土运营构成了跨境电商企业在当地招聘时的主要力量,而一些更老的从业者,则开始在当地创业。

阿宅(化名)就是这样的代表。当阿宅2018年从深圳那家上百人的跨境电商运营岗离职,回到长沙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转行的准备。但令她意外的是,刷招聘信息的时候,她竟然在长沙发现了一家做跨境电商的公司,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投递以后,她被顺利录取了。

阿宅入职的是一家做铺货的跨境电商企业,老板原来在深圳开了一个工厂,后来意识到跨境电商正迎来风口,于是干脆回湖南老家,搞起了跨境电商。

在这家公司不温不火地干了三年亚马逊运营以后,“因为公司老板太抠”,2022年开年阿宅决定单干,找了一个品类在亚马逊上开动,自己去淘宝找货,发到深圳亚马逊的仓库,做着有一天可以爆单的梦想。

阿宅告诉志象网,在长沙像她这样单干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有的做大后甚至当起了老板,招了几个年轻人。

当地的跨境电商从业者,为跨境电商在长沙、武汉落地营造了可能性。这些人才可能是像乔桥这样,在本土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武汉、长沙都有大量的高校,尤其是武汉,做高校人才输送工作的杨晓锋表示,武汉每年的大学毕业生有几十万人。

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像阿宅这样从沿海的深圳、广州回流的,离家近的诱惑驱使着他们。在乔桥的知乎文章下面,有一位网友留言道,“做了两年的Lazada,甚至还有一年的管理经验,2022年回武汉了,准备开始投简历。”

三、未来武汉、长沙的跨境电商会怎么样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在过去几年中,武汉、长沙确实承载了大量的跨境电商企业的内迁潮,尤其是2020年疫情红利的风口,从业者蜂拥而至,几百家公司在长沙新成立。但是有从业者表示,2021年底到今年惨不忍睹,大量公司在清货、亏损,裁员减员、降薪,乔桥告诉志象网,身边大量的同行失业。武汉和长沙的跨境电商可能要迎来很长时间的低谷。

但从更长远的角度,内迁是一个不可阻挡的长期趋势。长期在做高校人才输送工作的杨晓锋就对跨境电商接下来在武汉的发展非常看好。现在他自己开了一个跨境电商的公司,主做沃尔玛和美客多,因为进来的晚,他现在在跟深圳的一家公司合作。

为了承接接下来可能的创业潮,他正在筹划一个跨境电商产业园,下半年就开业,可以容纳2000多人,产业园还可以拿到政府的补贴。杨晓锋告诉志象网,他现在已经在跟三态科技接触,对方表达了兴趣,“他们现在在西安等很多地方也都有分公司,武汉人才这么多,干嘛不在武汉开一个分公司呢?”

人才拥有极高的性价比,可能是武汉、长沙最大的优势了,但除了这一点,其他优势乏善可陈。

多位采访对象对志象网表示,在武汉、长沙做跨境还是有其巨大的局限性,第一是跨境的视野比较狭隘,信息比较闭塞,杨晓锋目前仍在深圳安排了好几个运营人员,他们可以跟美客多的运营直接说上话,偶尔也有线下的交流活动,对于平台的政策和变化,都有第一手的反馈,这都不是武汉可以比的。

还有就是供应链。深圳发展出跨境电商最初就是因为离消费电子的供应链近,上午线上有人下单,下午去华强北进货,再往后大量的消费电子工厂出现,也保证了安克这样的公司的崛起,但武汉和长沙没有这样的优势,像易佰、宝视佳的供应链也都还在深圳。武汉周边没有什么大的制造业供应链,“有一些工厂,但都不是消费品公司”。

在未来很长的时候,这种多地分工(如长沙运营深圳出货)的局面也许会一直保持着,数据显示,长沙2021年跨境电商进出口额是35亿美元,差不多相当于2011年深圳的水平(2011年深圳的跨境电商交易额是31.5亿美元)。

不过只要这些跨境电商的企业一直都还在武汉、长沙,未来就会有变化,现在有一个趋势是,开始有一些品牌来到了内陆,他们喊出了要带动武汉跨境电商发展的口号,做的是亚马逊品牌精品模式。

乔桥告诉志象网,“深圳首贝,从宝视佳独立出来一个专门做品牌的子公司,主要做客单价在100-200美金的产品,在长沙设立了品牌分公司,负责两个高端品牌的运作,今年开始组建团队,现在有6-7个人运营。”

也许未来有一天,某一个风靡全球的品牌,会诞生在武汉或者长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