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对话蔚能总经理陆荣华:“锂解”的诞生是自然而然

2022/4/21 12:07:00


撰文 | 冷泽林  

编辑 | 王   潘



2020年1月21日,武汉封城前一天,时任蔚来BaaS(Battery as a Service)项目经理陆荣华与蔚来内部人士开了一场冲刺会议,决心要在那年将BaaS方案推出。


同年8月20日,蔚来正式发布电池租用服务BaaS方案,而在前两天,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也在武汉落地,由陆荣华担任总经理。


自2016年入职蔚来后陆荣华便专注于电池管理项目,不过由于彼时国家换电政策的不明朗、消费者认知的不充分,车电分离项目从一开始便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好在新能源渗透率不断攀高,蔚来的交付量也在稳步提升,体验过换电模式的用户开始自发传播,同时行业内部分主机厂也开始尝试加入换电模式,车电分离又被蔚来加紧提上日程。


据陆荣华回忆,当他到达疫情解封后的武汉,走入属于蔚能的办公室时,他感到了重生。不仅是一座超大城市开始重新焕发生机,同样也是蔚来车电分离项目的一次新生。



成立一年多来蔚能的发展也十分迅速,不仅电池资产管理规模突破6GWh,同时业务侧也开始发生变化,不再仅限于电池租用领域,而是具备了辐射上下游的能力。


陆荣华直言道,蔚能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期。


由于在BaaS方案中要求蔚能对数据分析、电池技术研究有较强的能力,蔚能自然而然地开始从关注电池租用到关注电池使用的全周期。


在长时间对电池管理数据的分析、研究下,蔚能对于整个电池行业开始有了更深的理解。


于是去年9月电池行业首个数据洞察工具“锂解”正式上线,通过整合电池行业上下游至少14个环节数据,让用户可以更直观洞察行业趋势。


陆荣华认为,如果蔚能只做租用服务而没有管理好电池资产做全周期,那么两三年之后蔚能将在这个市场上没有任何竞争力。反之,则能为行业创造额外的价值,压缩更多的成本。


今年3月30日,蔚能向江苏华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交付了首个锂解专业版管理系统,为其提供了动力电池数据治理、状态管理、安全预警、故障诊断、性能评估等功能。同时,据陆荣华透露当下还有几家上下游合作伙伴也已经与蔚能完成签约。


据悉,当前蔚能在锂解业务上投入的人员占到了公司总人数的一半,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锂解成为了蔚能的核心业务。


陆荣华向光子星球解释道,锂解并非只是一个针对外部合作伙伴的业务,对于蔚能自身的租用业务也在提供不小的帮助。严格意义上来讲,锂解和租用业务更像是相互包含的关系。


如何理解BaaS方案、锂解两项业务,以及蔚能在新能源时代所扮演的角色,陆荣华与光子星球进行了详细的对话,以下是对话实录:


提问:不管是一些从业者或者一些媒体很多都会觉得换电可能是一个过渡的方案,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陆荣华:我觉得大家会有这个想法很正常,大家会对超充技术给予厚望,觉得超充技术发展好了,其实就没必要换电了,但大家对于中国家庭的充电情况认知并不是特别充分。


我们以欧洲为例,欧洲第一个迈向纯电的国家很有可能是挪威,当下的新车渗透率已经达到50%以上,虽然没采用换电模式,但他们的电池环境并不一样。


他们每家每户可能都有房子,每个人家里都能装上家充桩,而中国可能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人能装家充桩。其次,挪威在高速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超充桩,同时人口密度很低,所以即使它大部分都是电动汽车,用这种方式也基本上是OK的。


但对于人口密集的国家来讲,我觉得换电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超充解决不了用户体验的问题,同时在电池性能、电网上也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那么主要就是这三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体验,体验是什么呢?就是你超充再厉害,在不考虑排队的情况下你也需要半个小时,而换电仅需要三分钟。超充有它的需求,有些人有那时间愿意去排队,换电肯定也有需求,所以这个需求你是无法回避的。


另外一个是从电池上来看,我们不能指望一块电池同时拥有超快充、能量密度大、循环寿命高的特性,这是一个不可能三角,没有人实现过这样的一个电池。如今的超充大多也都处在一个区间段,比如从20%-80%,过了这个区间段那么充电效率便开始下滑,不然电池吃不消。


再者就是从电网角度,它也吃不消。我们看到外面的800V超充是一排超充桩再加上一个集装箱,你会发现这个东西长得和蔚来的充换电站很像,除了他不能换电,为什么呢?实际上它里面放了电池,把电量存起来,然后再通过超充桩输出出去,就是因为电网是吃不消的。


所以我们会看到超充技术和换电技术其实从产品本身,也已经长得越来越像了。同时蔚来现在建的基本上都是可充可换的充换电站。



提问:蔚能成立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你们业务已经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怎么来的?


陆荣华:我觉得其实我们的脉络还是挺稳的,目前的业务还是以NIO为主,用户的电池租用服务为主,这个还是比较明确的。而且这个体量增速也很快,比较受用户欢迎,所以我们其实没有忘掉自己的初心,服务用户。


只不过,在整个企业发展过程当中,它是顺其自然的,我们为了提供用户服务,就要求我们要有那么几个能力,数据的能力、电池的技术能力等等。而这些基础能力就会导致我们去关注电池的全周期。


现在蔚能已经投入运营一年半快两年了,再过几年就要进入电池回收倒计时了,我们也会考虑电池退下来之后如何处理。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锂解研究院就孵化出来了,因为我们需要去判断我的电池到底能用多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经济性经济诉求。


然后,我们这个电池它的全寿命周期成本到底是多少,我们将所有的数据拉到锂解这个平台上去看,到底是不是如我最初所愿那样,能够产生那么多的经济价值。


包括现在大家看到很火的锂、镍这些矿的价格在高速增长,使我们比原来会更加关注这些东西对我们电池的残值影响,以及后续回收业务的影响。我们自己手上握有的电池资产越来越多,他后面退下来比如值多少钱、到底能用多久,它的每一个百分比的增长,对我们的经济影响都非常之大,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就开始关注电池的全周期。


我们要关注批次的利用和回收,我们要关注电池数据、寿命情况,同时还包括后面的回收残值、回收的技术,方方面面的东西,它是我们长期竞争的一个手段。


提问:在你的规划中,蔚能将会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陆荣华:这里有两个最重要的因素。


一个是电池,总体来说要越来越标准化,在新能源时代,它是一个流动效率非常高的生产要素,最基础的要素,一年就是一两万亿元的下游产值。可能整个行业,比如说有个五种左右的型号,流通很快,从前到后各项标准又相对比较统一。


这么一个前提下,蔚能在里面基于这样一个相对比较标准化的东西,提供各种各样的上下游服务。租用当然是一种,数据的智能服务当然也是一种,循环相关的一些服务也是一种。


我心目当中的蔚能,一个长期的蓝图,它是需要跟行业的这个标准化一起往前走,同时我们自己也在丰富我们自己的服务能力


对于我们来讲,只要标准化程度越高,我的业务就会越多。


提问:你觉得从目前的状态到一个非常标准的状态,这个中间有什么样的路要走?这个过程中面有哪些难点?


陆荣华: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我自己一直在更新对这个业务的认知,我个人觉得我以前是相对比较中性的,因为我觉得私人车要迈向电池的标准化,挺难的。我知道他是肯定是终点,但是你落到实操就觉得没有那么快,当时我认为至少要五年以上。


两轮电动车基本上都已经实现了标准化,四轮车大家一直觉得很慢,但其实现在四轮的商用车已经基本上标准化了,就两种电芯,比我们想象的快,我们自己都很震惊。


电动汽车越往后面发展,续航已经逐渐满足用户的需求。那现在对于电动汽车的用户来说,就是考虑电池成本,你帮我控制住,越低越好,那控成本的方法技术又趋向于稳定了,你又用什么方法去控制成本。


更多的去选择标准化的产品,其实不是说谁定义的某种标准,而是说你选了这种型号,我就不纠结了,因为现在成本很重要,所以我也跟你一样,因为我们两个加起来量大,那我成本不就低一点了,所以他会加速整个行业往标准化去发展。我自己的认知就是比我至少一年以前认为的速度会更快。


提问:现在这个公司的发展是不是在你的预期之内?接下来会有哪些变化?


陆荣华:总体来说肯定是超过我的预期,远远超过我的预期。


原来我们觉得发展到现在可能需要2-3年时间,至少要三年。另外一方面,原来我也从来没想过又会孵化出来锂解这样的一个产品,我们只是知道这个公司会跟数据高度相关。


往后发展,我觉得我们其实不是非常激进的一家公司,特别是做电池租用业务,还是要稳健,所以我们会在稳健的基础上,不断的去投入一些数据、电池技术上的能力,这个是我们自己比较看重的东西。



我们在整个产业非常早期的阶段,我们要踏踏实实,不可能整个业务的成长比行业的沉淀还要快。这个行业可能只有200GWh的电池资产。你非要做400GWh和1000GWh的生意,这是不现实的。


所以我们稳中求进,不断的在应用侧去投入,我们在整个存量的电池上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有足够多的know how,足够多手段的时候,去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这是我们一个长期的愿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