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互联互通之下,有赞、微盟们的私域电商需要再进化

2022/1/5 18:13:00

互联互通之下,有赞、微盟们的私域电商需要再进化


去年,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各大平台外链被打通,流量和用户正式进入自由流通的时代。

淘宝、抖音等外链能在微信上直接访问,这对依附于微信、淘宝等流量平台的电商SaaS供应商有赞、微盟们来说,无疑是个噩耗。但从长远来看,“互联互通”对电商生态市场的进一步拓宽,又未尝不能成为有赞、微盟们新的私域电商增量市场。

因为,互联互通并没有改变电商公域流量“变贵”的行业事实,培养私域流量依然是品牌商家们的共识。

从这个角度看,有赞、微盟等私域电商SaaS依然还有成长为中国“Shopify”的机会。

互联互通之下,“效率”成为私域运营的胜负手


目前来看,自互联互通开放之后,电商行业出现了两个新的变化:一是B端商家在短时间内有了更多与用户和流量触达的机会,并且无需通过有赞、微盟等第三方工具搭建的小程序或微信店铺,就可以实现跨平台私域运营。


二是“互联互通”的开放,进一步加剧了各大平台间流量的流动性,这对品牌原有自营的私域流量会带来一定的冲击,再加上多平台复杂的运营管理环境,以及《数据安全法》的颁布实施,品牌商家的私域用户获取和留存的成本将不断提升。而此时,有赞、微盟等私域电商SaaS的重要性反而会进一步凸显。


其实,在向善财经看来:“互联互通”并不会影响到有赞、微盟等私域电商SaaS们的生存根本。因为搭建私域流量池的关键在于提升用户体验,而“效率”则是提升用户体验的关键。


目前来看,拉社群、发放优惠券几乎是所有搭建私域的品牌商家们的基本套路,但流量转化留存率却始终不高,究其原因在于品牌私域自运营“效率”的低下。


事实上,各大品牌商家的私域流量用户分散在微信、小红书、抖音和快手等多个流量型平台,而不同平台的流量管理运营方式又各不相同,这对缺乏私域运营经验的品牌商家们来说,很难在兼顾“成本”的前提下,及时有效地响应不同用户的差异化需求。


但私域与公域最大的区别在于公域层面的用户几乎无法直接感受到品牌带来的服务温度,而私域却可以为用户提供一对一的个性化服务,同时也能够更精准有效地满足用户购物、社交和情感等多元化的深度需求,但这就对品牌私域运营“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另外,私域流量看重的是用户的长期价值,换句话说品牌需要对私域流量进行长久有效地运营,否则私域流量很难真正转化为品牌的核心流量。


而实际上,电商SaaS工具的出现解决的就是信息、人和数据的关系问题,通过SaaS工具的连接作用,帮助B端商家实现运营“效率”的一次赋能。而私域电商SaaS则是对品牌商家们的私域运营的二次“效率”加速,注重的是私域流量连接过后的长效价值赋能。

如有赞、微盟、鲸灵们通过自身搭建的标准化电商SaaS工具,能够迅速搭建起一张连接消费者、达人、KOC、品牌商和物流公司的跨平台的私域流量网络,并借助AI、CRM、私域精灵等全链路数字化工具,最大程度地满足响应品牌私域运营千人千面的应用需求,在确保品牌商家在私域流量池规模化扩张的同时,依然能维持好品牌与原有私域用户之间的信任关系。

另外,电商SaaS不只是能提升B端商家私域流量运营的效率,同时也能够通过营销推广、资源对接等营销增值服务,帮助B端商家在互联互通大背景下,更精准地获取对品牌店铺感兴趣的潜在流量,从而进一步扩充品牌商家的私域流量池。


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和阿里互联互通的进一步开放对有赞、微盟和鲸灵等私域电商SaaS们来说是把双刃剑,危机中同样也孕育着新的发展机遇。


内外兼顾,私域电商SaaS的飞轮何时进入低摩擦市场?


不过,即使互联互通无法伤及第三方电商SaaS们的生存根本,但微盟、有赞们的私域电商逻辑毕竟是扎根于微信、快手等流量平台之上,这就意味着微信、快手们轻微地扇动“翅膀”,就能对有赞、微盟们产生飓风般的影响。


2020年7月,微信上线了微信小商店功能,为商家提供商品信息发布、订单和物流管理、营销、结算和售后等电商基础功能。但在微信小商店发布后,投资者立马用脚投票,有赞和微盟的股价应声下跌9.65%、12%。


2021年上半年,在直播电商的浪潮下,快手开始打造电商基地、自建供应链和物流上的M2C,并尝试自己为平台商家提供工具包,从而促成从直播到卖货,流量自用的“电商闭环”。这一举动直接导致有赞由快手产生的GMV占比整体下滑至20%,而此前快手带来的GMV一度占比有赞整体的40%。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究其原因还在于有赞、微盟们从诞生之初就存在的商业逻辑BUG,即它们本质上只是一个SaaS工具,自身既不生产流量,也不能给商家直接带来私域流量,但却被动地依附于微信等外部流量平台,做着B端商家私域流量的生意。

既然商业模式的流量BUG暂时无法破解,那么如何尽快度过互联互通带来的“阵痛”期,就成了有赞和微盟们的当务之急。

在向善财经看来,或许可以从两方面破解电商SaaS们当前面临的困境。


一方面对内做广,简单来说就是“不把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里”,从而降低受流量平台的掣肘风险。实际上,自从被快手“当头棒喝”之后,有赞相继打通并接入了小红书、斗鱼、虎牙、知乎和中国移动等十余家流量平台,从而进一步分摊流量“断流”的风险,极大地增强了私域电商SaaS们的业务流量韧性。


另一方面对外做深,即从私域电商的产品和服务入手,进一步提高SaaS服务解决方案的运营效果。


从国内市场来看,在互联互通的大背景下,无论是私域运营效率还是流量池的规模化扩张,B端商家都对私域电商SaaS们提出了更精细化的运营要求。

事实上,只有不断迭代升级的SaaS服务解决方案,才能应对电商行业不断涌现出的新变化,比如去年爆发的直播电商风口,微盟于2019年底就正式推出了小程序直播平台,并为商家提供直播电商的相关解决方案。


从海外市场来看,自去年5月以来,在亚马逊平台大范围集中治理下,超5万家中国卖家的店铺被封杀。

这实际上透露出两个信号,一是在国内电商格局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跨境电商正在乘势而起。事实上,据天眼查专业版APP显示,成立一年内的跨境电商相关企业多达9903条结果;二是跨境电商们可能需要熟知亚马逊平台规则,并且能够满足企业信息化、数字化运营诉求的电商SaaS工具。这对有赞、微盟们而言,未尝不是个新的增长机会。

互联互通之下,有赞、微盟们的私域电商需要再进化


实际上,微盟去年就已经提出了“国际化”战略,并于2021年7月正式发布跨境独立站产品ShopExpress,而在一年前,有赞就发布了国际版AllValue。但目前来看,海外市场尚未成长为有赞、微盟们的第二增长曲线。

不过,在向善财经看来,电商SaaS行业是符合飞轮效应的,并且最终的理想状态是边际递增的低摩擦市场。

由于中美商业环境、用户习惯,以及个性化需求的差异,有赞、微盟们出海需要重新搭建新的跨境电商SaaS系统,并与各大流量平台(Facebook、Instagram等)和电商平台(Amazon、Ebay等)建立连接,这就意味着有赞、微盟们前期的海外市场增长必然是滞缓的。

但随着产品和技术本身的迭代升级,以及在用户体验和市场服务方面的持续深耕,靠着口碑实现存量带动增量,从而促成B端商家用户群体的裂变增长。那么有赞、微盟们跨境电商SaaS的增长飞轮自然也会越来越快,最终必然会迈进低成本、高获利,以及规模化扩张的低摩擦市场。

但在此之前,有赞和微盟们想要走出Shopify的成长路径,还需从B端商家们的实际运营痛点出发,用产品创新和技术研发进一步带动增长飞轮的转动。

写在最后:随着私域流量成为品牌商家们新的增长引擎,那么无论是腾讯和阿里的互联互通,还是依附的微信、快手等流量平台下场入局电商,对有赞、微盟等私域电商SaaS们来说,始终都存在着破局的机会。

至于能否抓住危机中的机遇,还要看有赞、微盟们的未来选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