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花499,国际大牌随便穿?原来我上了大当!

2021/7/21 9:38:00

近期,“共享衣橱”行业龙头“衣二三”,宣布将于8月15日起关停服务。

衣二三是一家女装月租平台。在这里,各种风格、各种材质、各种价位的套餐任君挑选,你甚至可以用近乎白菜的价格享受动辄上万的大牌。

店家的服务也十分贴心,你不必为找不到自己的风格而烦躁,因为在这里你可以获得一份专属的形象设计。

每周还会定期举办免费沙龙课程,帮助女孩们提升生活品质。这是一个光是想想就觉得无限美好的地方。

然而这个都市白领们终于实现“衣橱自由”的美丽故事终究还是破灭了。

六年的厮杀与角逐,从初创时的风光,到而今宣布关停,衣二三最终见证了一个行业的想象,在消费主义的现实面前,逐渐走向尾声。

行业龙头已成昨日黄花

前几日,新浪财经的记者前往探访了衣二三位于北京的总部,总部的办公区占据了大厦的5-8层,然而彼时,5楼里面摆满了空货架和空衣架,6楼、7楼的办公室里则只有零零星星的员工,8楼则属于闲置状态。

时尚前媒体人刘梦媛,在“共享经济元年”的2015年冬日里,成立了衣二三,成为互联网创业大潮里一位新的弄潮儿。

衣二三的经营模式是,每个女孩每月缴纳499元会员费,就能不限次数租赁平台上的服装,并且一次可以带走三件。

在共享经济风口持续猛吹的当时,共享衣橱经济遍地开花,刘梦媛的衣二三显然是其中一匹黑马。

喵搭、当去租吧、多啦衣梦、魔法衣橱、跳色衣橱、有衣、美衣共享、尖果儿等十多个共享衣橱创业公司陆续关停时,衣二三仍旧是行业里炙手可热的独角兽。

三年多时间,先后获得了金沙江创投、IDG资本、真格基金、红杉资本、软银中国、阿里巴巴等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受到资本一致青睐的衣二三一度高速发展。

然而,共享经济的风口吹到2018年,便吹不动了,资本开始抛下衣二三,陆续撤出。

天眼查上,衣二三的最后一笔投资定格在2018年阿里的战略投资。

6年创业,完成6轮融资,在时代面前,有一些奋斗终究是要被抛弃的。

衣二三的会费,使得租衣成本过高。一个月租金499元,一年租金就是6000元,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说,衣二三一年的会费足以置齐四季新衣,而对于有钱人来说则根本没有必要。

从卫生角度看,“N手”的日常旧衣物,不同于礼服,不能被大多数消费者接受。

其实,共享经济的概念是从国外引进的,当初这些投资人,大概也都冲着租衣平台在国外成了,想着放在中国估计也可以?

但是对于广大国内消费者来说,对穿人旧衣仍心存膈应。如今我们面对酒店的毛巾、浴巾,会产生不自觉的抵触情绪,当面对贴身衣物时,这种怀疑情绪会暗地里进行合理延伸。

“中国人对于房子、衣服鞋子等普世用品,还是喜欢拥有而不是租赁”一位衣二三的投资人说。

此外,时尚的风潮变换得太快,让年轻女孩们去穿去年时髦的旧衣,心里总归不大乐意。

如今的快销品牌ZARA、HM、UR、优衣库等提供的都是百元价位服装,不仅质量过关,而且更新频率快、款式新潮,衣二三与之相比并没有优势。

因此,大多数女孩们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买衣服更加实在,哪怕少换几件,哪怕不穿名牌,也不乐意租人旧衣。

并且,衣二三自建的仓库和运营中心都是重资产投入,成本极高。此外在宣告倒闭前已经出现平台无故扣款、不退款、不合理扣除会员有效期、质量问题屡屡引发投诉等问题。

久而久之,在商业模式上站不住脚的衣二三,不仅周转变慢,还没有让客户得到应有的服务,现金流难以实现闭环的情况下,生意自然做不下去。

作为共享衣橱行业硕果仅存的独角兽,如今衣二三的离场,更加昭示出这个行业渺茫的未来。

共享衣橱赛道大势已去

几乎所有女人都深信不疑:自己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

几乎所有的商家都深信不疑:所有女人都深信不疑自己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

况且用快销品牌的价钱,享受国际大牌的服装体验,对于一边“剁手”一边凑满减的年轻人们来说,简直有如“天降恩赐”。

所以共享衣橱表面看来是一门很好、很合理的生意。

那么以租代买的共享衣橱为什么倒下了?

以租代买这个想法,本身基于“低碳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出发点,是应当大力推广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对推广的物品不加分类。

共享衣橱可以匹配细分市场的需求,例如婚纱、礼服等小众使用场景。但日常服装的私密性较强。

尽管衣二三收购了北京最大的干洗工厂之一,并开始自建工厂,在洗护和质检层面不断加码,但这仍不能打消大多数人对于衣物是否安全可靠的顾虑。

因为一切的未知都将生出恐惧,而一切的恐惧都将生出抵触的情绪。

在对“二手衣物”尚且心有抗拒的情况下,实际上等于“N手衣物”的“共享衣橱”概念,并不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穿衣理念。

尤其疫情期间,当消毒酒精、口罩成为人们争相购买的物品时,共享衣橱更加成为对立的存在。

这就导致共享衣橱的目标群体只会是很小的一部分人。而在市场小众的情况下,共享衣橱这一赛道还十分烧钱。

共享衣橱的模式是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模式,为了加快衣物的运转效率,在线上,为互联网商家服务;在线下,为消费者服务。为了加快衣物的运转效率,

要想使这一小众行业扎下根,就需打通占比很重的线下环节。包括选品采购、自动分拣、清洗维护、仓储运输、客服服务等各环节,整个业务链条长,离不开大量的资金投入。

而随着越来越多样化的需求,商家的经营成本进一步提高,假如资金不能匹配到位,很容易出现周转不灵、入不敷出的情况。

此外共享衣橱的营收模式也十分单一,拿曾经的“龙头”衣二三来说,其营收75%来自于会员费,剩下的25%,则由用户购买、B端分成、清洗业务构成。

市场小众,运营成本却很高;营收模式单一,却不能做到精细化运营。

同时,当在巨大诱惑面前,处于冲动期的人群,在逐渐褪去新鲜感后,最终还是会选择回到配套更为成熟的大商场,回到适配自己工资水平的服装价位。

这些都是共享衣橱行业变成一片死海的原因,而在这片死海中,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独活。

共享经济细分赛道还有多少炮灰?

好戏的开场永远是热热闹闹,但互联网大潮下的流量狂欢,并不是一场有无限可能的永久盛宴。

在过去几年中,共享经济迅速成为风口,几乎到了万物皆可共享的境地:共享汽车、共享单车、共享办公室、共享按摩椅、共享充电宝,还有共享自习室、共享KTV、共享陪护床、共享雨伞、共享图书、共享复印打印机、共享篮球、共享马扎走马灯式的相继出现。

仿佛共产主义社会的曙光,穿透历史的迷雾,提早照进了现实。

然而,就像当初共享经济的风口吹起的不止一个“共享衣橱”赛道一样,如今风口停下,跌落的也不止“共享衣橱”一支。

在共享经济下,各个细分赛道高开低走、昙花一现的项目,是以批量来计算的。

要说共享经济被炒得最火热的时候,就是共享单车的混战期。ofo巅峰时期布局了20个国家的250多座城市,服务2亿多人群。然而最终还是因为拖欠货款和押金问题,一蹶不振。

之后摩拜和美团合并,阿里投资了哈啰,滴滴孵化出青桔,依靠大资本供养的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尽管看起来还算火热,但依然没有解决盈利难题。

共享行业十分烧钱是这一行业的共识。最初为了抢占客源,先一步占领市场份额,企业大都选择疯狂烧钱。然而绝大多数选手,在现有业务短期难以盈利的情况下,都终因资金链的断裂难以为继。

拥挤的赛道上很快只剩下几家相对成熟的队伍,但是一样过得提心吊胆。因为在共享经济的群雄逐鹿中,资金上的饥饿感,不断促使这些企业继续寻找第二增长曲线:不断外拓业务边界,寻找新的盈利点。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现金流等着烧。

鲍德里亚认为,消费社会中消费主义的本质是通过伪自由感、伪平等感对所有人进行意识形态的支配,而人们在灯红酒绿的幻象与景观中愉悦与麻痹自我。

当新鲜劲和疯狂补贴过去之后,真实的需求才浮出水面,而能够做到长久盈利的永远只会是把握住真需求的项目。

于是共享衣橱被抛弃了,共享经济走向落寞了,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不过在外界的不断唱衰中,具有应急、刚需、方便这几个绝对好处的共享充电宝,却一枝独秀。业内玩家怪兽充电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达到8.469亿元,净利润达到1510万。

但是共享充电宝赛道也面临着门槛低、利润薄的问题,最近充电宝们的接连提价,也遭到用户的一致吐槽。

“共享经济里面,就剩共享充电宝生意好了。”一名曾经看好衣二三的投资人无奈说道。

莫非共享经济的这面大旗,最后真的要由充电宝来扛吗?

作者:李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