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她在抖音卖假牛肉干:59.9元的假货,一斤只赚1元,流量成本33元

2021/3/21 12:11:00

卖假货赚得的都是暴利!

相信这句话没有几个人会怀疑,但近日扬州警方破获的一桩售假案件却颠覆了倪叔的认知:

据扬子晚报报道,在扬州警方破获这起抖音假牛肉干案件后,售假团队交代:每卖一斤59.9元的假牛肉,流量成本就需要33元,扣除20元的食材成本,制假团队一斤只赚一块钱!

从风险的角度,他们等于不赚钱,因为他们随时可能锒铛入狱。事情的结果也是:他们最终都被警方抓捕,20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等待着法律的制裁。

以身试法者不赚钱,那到底谁在赚钱?把假牛肉干当真牛肉干卖,中间巨大的利润去哪了?今天,我们抽丝剥茧,仔细聊聊这个奇闻。

1

直播卖假牛肉干,面上的恶

事情要从一条短视频说起。

话说某日,扬州市民王先生在抖音上刷到一个带货直播间,主播穿着蒙古族服饰,展示着诱人的牛肉干和生产车间,吸引住了王先生。主播表示,自产自销,买一送一,两斤牛肉干只要99.9元。蒙古包、草原和蒙古族服饰,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好,更重要的是价格极具吸引力。

王先生心想,这价格绝对到位了,比市面上的要便宜的多,肯定是人家内蒙产地自家做的,不然怎么会这么便宜。于是当场买了两斤,到货之后,王先生一嚼,感觉味道不对,果断报警。

经警方送检确定,该店铺所卖“牛肉干”没有任何牛肉成分,只鉴定出来鸭肉成分,且鸭肉成分100%。也就是说:王先生其实是花99.9元买了两斤鸭肉干。通过另一名受害人李先生提供的购买信息,民警最终发现,他们所购买的“牛肉干”都是苏州某电商公司出售的。

经警方调查得知:自去年7月开始,苏州某电商公司,开始帮助内蒙古某食品公司在网上通过直播等方式销售假牛肉干,成都某传媒公司为苏州某电商公司提供推广服务。三家公司配合之下,一个集生产、推广、销售的制假售假链条成型。去年7月至11月,假牛肉干累计销售额达800多万元。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居然声称“1斤只赚一两块钱”。按他们给出的说法,去掉各种七七八八的支出,剩下的钱大部分都拿去买流量了,“这样直播内容和宣传视频才能被更多人看到。”

2

冰山之下还有更大的恶

正如冰山只是巨大浮冰的一个尖尖,假牛肉干本质上,也只是一个巨大的恶中的一部分,面上的一个烂疮。这个烂疮是怎么来的,才是我们最应该关心的问题。315热播之际,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假货为什么能够流通到全国各地?又是谁在为假货提供销售和传播的平台?

在这起假牛肉干事件背后,提供流量的抖音难辞其咎,与百度为莆田系医院提供流量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在为虎作伥。

而这,已不是第一次。

2019年5月,一篇标题为《我一个世界五百强做食品的,被抖音卖烤虾的骗了》的文章刷屏朋友圈。在上海工作的董小姐称自己购买了某抖音网红推荐的近400元一斤的大虾,结果发现竟是“三无产品”。该产品店铺注册在广州,销售商在连云港,物流发货在江苏。

这一销售模式,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上文提到的假牛肉干?和假牛肉干一样,该三无大虾是从抖音购买流量,在抖音销售。

故事也是一样的。这位董小姐看到的是一位质朴的大妈,上文的王先生看到的是一位纯朴的内蒙古同胞。故事的背景,一个是乡村,一个是草原。两年过去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换了一个产品,继续割韭菜。我们不禁要问:牛肉干背后,还有多少没有被爆出来的假货?

平台对这一切,是不知情?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正如医疗广告泛滥以后,百度难辞其咎是一样的,我们很难相信,抖音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但相比于平台监管是否到位的话题之外,倪叔认为更核心的在于:在层出不穷的售假案件背后,不仅仅是个体为了牟利选择铤而走险的个体选择,而是平台顶层设计最终导致的必然结果!

无论是做广告也好,做DOU+带货也好,做直播带货也罢,对于抖音平台而言,最核心的要点就是:流量的出售要保持高溢价,也就是:必须要贵!

当一个售假团队,卖一斤假货只赚一块钱,大部分的货值都被平台流量费拿走的时候,它还是在谋取暴利嘛?还是如果他不贩卖超高毛利的产品就无法在这个平台生存?

抖音上卖假牛肉干的所得微薄,卖一斤赚一块钱;而事实上,卖”三无大虾“的也是一样,在通常的鲁班电商里,虽然卖的都是超高利润的产品,但其中平台收取的流量费用也要占到一半以上,而商家自身的一半还要承担诸多的人员商品成本,承担售后,平台罚款等成本,最终利润已经接近社会平均利润了,而最终钱都是被平台赚走了,风险却都留给了商家……

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局,一个设计精良,坐收暴利而又不承担任何责任的牛逼商业模式,也是”逼良为娼“的恶之源头。

3

在流量平台的坐庄局里,品牌只是韭菜

如果在此之前,你还不了解什么叫做”二类电商“,那我建议你一定要把上面”三无大虾“的文章仔细看一遍!

看完了你就会明白:这不是一个商家上来买点流量卖个假货的事情,这是一套完整的体系。

用户董小姐不光买到了货不对板的天价劣质烤虾,而且当她想要售后维权的时候,发现走的不是我们平时熟悉的:在线支付-快递发货流程,而是:确认下单-货到付款流程,等你发现货不对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连订单都找不到,自然也就不存在”签字收货后,再售后退货“的可能,而这种不推广店铺,而只是推广一个商品详情页,与用户进行一锤子买卖的方式就是业内常说的:二类电商。

因而最终董小姐写了这样一段话”结合平台几乎没有的售后,完完全全的一整套,不求复购,只求骗一票的产品逻辑,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啊!”用一句话来理解就是:平台不仅知情,而且设计了一整套流程,来联合商家套路消费者。

在这个利益链条之中,平台是不折不扣的“庄家”,利润大部分都被平台以流量费&平台费的方式拿走,而售假的罪责则归于商家,本质上:商家只是平台用来流量变现的工具,或者说燃料。

字节旗下的鲁班电商,是国内二类电商最大的渠道,曾经为字节贡献了巨大的GMV和平台利润。

而近日,巨量鲁班电商通知,将全面取消商品货到付款支付方式。政策实施从2021年3月24日起,各类目货到付款商品的支付方式将分批次转换为线上支付,预期在2021年4月底前完全全类目的转换。

很显然:在完成了贡献MVG的历史任务之后,抖音平台要与二类电商做切割了!

对于平台来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随着白牌商品和二类电商的逐步退场,2021年的抖音最重要的关键词就变成了:品牌,而当所有的品牌都试图进入抖音来一分一杯羹的当下,作为新消费行业的垂直媒体,倪叔这篇的文章意义就在于大家在忙于进场的同时,也能去反思一下:自己踏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局?

大家进场寻找的是红利,很多人认为抖音流量大就是一个可以快速塑造品牌的好机会,甚至有一些投机分子开始宣扬:过去做一个品牌需要20-30年,而现在做一个品牌只需要准备8000个抖音+10万篇小红书就能将一个品牌炒作起来,但事实上,完美日记的财报已经告诉了我们,品牌神话的背后是一场“为谁辛苦为谁忙”的空欢喜。

生意终归要回到生意的本质,任何一个标榜着暴富与捷径的道路背后都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