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年中财报喜忧参半,传统商超如何“在存量中做增量”?

2021/9/6 23:34:00
8月是中国传统商超的半年报财报季,从几家我经常关注的全国连锁商超来看,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都出现了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像福建的永辉超市甚至是11年来首次亏损,为-10.83亿元,同比下降158%;深圳人人乐净利润-3.65亿元,同比下降157.84%,仅次于永辉超市!
湖南步步高营收73.09亿元,同比下降14.14%;
山东家家悦营收微涨,归母利润为1.84亿元,同比下降36.12%;
四川红旗连锁净利润2.21亿元,同比下降15.20%;
湖北中百集团实现营收63.34亿元,同比下降10.40%……
这些全国知名的老牌上市商超,为何这两年营收和利润都纷纷承压?在多业态的时代,它们又将如何转型升级,获得增量实现新的增长?
传统商超亏损的三大主因
通过仔细分析传统商超发布的财报来看,虽然部分商超认为“社区团购”是业绩下滑的主因,但多数商超还是从内外部寻找原因。
经过深入的综合分析,我认为传统商超业绩下滑主要有三大主因:
1、外部原因:超市品类多业态竞争加剧、消费升级及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影响;
2、内部原因:商品、组织、门店等结构调整和技术投入加大;
3、政策原因:多项政策推动线上线下新业态发展。
对于外部原因,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消费升级趋势明显。
为了应对消费变化,线上的前置仓和社区团购的不断发展,传统商超的核心品类:生鲜和快消品,线上化率不断提高。
另外,盒马鲜生、便利蜂的快速发展,COSTCO(好市多)高调进入中国,这些新型社区店、便利店和会员制仓储超市同样对传统商超产生了竞争。
在中国,已经形成了线下传统商超、便利店、社区店、会员制仓储超市和线上到家、前置仓、社区团购以生鲜和快消品类为主的多业态格局。
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第一条明确表示:创新流通发展,形成更多流通新平台、新业态、新模式。
而疫情的常态化管控让传统商超在经营管理、促销活动等各个方面需要更加灵活地应对。
对于内部原因,则是为了面对竞争,传统商超开始在品类结构和内部的组织结构进行调整,这个调整的过程也将导致库存压力和人力成本上升,并不同程度地影响到正常的经营管理。
还有许多传统商超成立时间都超过了20年,一些门店老化且租金上涨严重,人口出现了迁移等多种原因,需要对门店进行关店或重新装修等调整。
四川红旗连锁在2021年上半年就关闭了10家门店,老店升级改造了58家!
由此可见,传统商超面对的竞争显然不是“社区团购低价扩张”这么简单;传统商超的净利润下滑是由综合因素导致。社区团购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毕竟,在如此多变的竞争环境和压力之下,虽然亏损的传统商超占了多数,但仍然有营收和利润大增的商超,表明他们已经知道如何应对内外部竞争:
湖南步步高和湖北中百集团虽然营收下降,但是净利润均大幅上涨,其中步步高净利润约2.08亿元,同比增长25.11%;中百集团净利润772.13万元,同比大增110.64%;
上海华联股份虽然利润下降了,营收同比增长了39.89%;
山东银座股份则实现了营收和利润的双增长,其中营收30.03亿元,同比增长19.04%;净利润为6280.97万元,同比大增132.41%;
物美科技赴港IPO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84%至7.26亿元。
……
无论是亏损的还是盈利的,最终面对的都是同样的消费市场和竞争市场,以及同样的竞争模式和竞争对手。
要解决的仍然是多业态时代如何做增量的问题:  是通过存量进行优化升级?还是转型尝试新的业态模式?抑或是两者都做?
传统商超的求变之路
传统商超要实现新的增长,首先需要做的是正视竞争,转变态度。
我从多家零售上市企业在财报中看到,许多已经或即将启动社区团购项目:


“将加速转型,大力拓展社区团购作为新领域业务,以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对“社区团购”的态度从对立转向融合发展,传统商超的这个转变是求变的良好开始。
永辉超市内部消息透露,超级物种正在探索社区团购业务,已在上海、北京、福州、合肥、重庆等城市上线。
根据步步高财报显示,该公司2020年的团购业务收入较2019年同比增长42.5%,团购业务提升有望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点。
据了解,我的老东家沃尔玛也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社区店试水社区团购业务,并发展出万名以上的团长。
湖北中百超市同样在2020年已积极探索社区团购等新兴销售模式,研发到家业务中台,共有962家门店上线社区团购小程序,开展线上拼团、接龙等新业务。
2021年中百着力拓展社区团购业务,推进线上下单、门店自提和拼团业务快速增长,同时进一步完善小程序等平台团购业务功能,加大门店引流吸客能力,稳步提升线上销售占比。
基于“多快好省”的角度,社区团购重点就是“省”和“快”。
而传统商超开展社区团购的商品直接来自门店,货物渠道和供应链并不需要做出太大的改变。
因此,传统商超能弥补社区团购的不足,在一些商品的品质、大小、品牌上与其他社区团购有得一搏。
更重要的是,传统商超有强大且成熟的供应链,品牌商家及供应商均为多年合作的伙伴,能够得到更大支持。
通过与多家品牌商家的私下交流,以及在分析他们发布的财报及公开信息,我发现在2021年之后,与多数传统商超一样明确拥抱社区团购的,还有众多品牌商家:
金龙鱼就向投资者表示,公司对社区团购的态度是积极拥抱,也希望通过与社区团购平台合作实现共赢。
金龙鱼高管表明了对社区团购的态度:“公司在社区团购渠道中的业务进展良好。”他们认为,社区团购模式真正的优势在于用较短的供应链,将产品快速送达消费者,比较高效。
目前,金龙鱼与社区团购合作模式是提供定制化的产品。
来伊份上半年净利润大涨777%,对于上半年净利润大涨的原因,来伊份在业绩预告中提示,2021年结合社区门店优势,建设“社区拼团到店自提”及“外卖及时送货到家”业务,推动企业微信社群建设。
上半年,来伊份的社区团购业务实现营业收入超1.6亿元,同比增加80%。
中粮可口可乐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营收实现了破百亿的历史新纪录,达112.2亿元,同比增长19.3%。实现净利润7.46亿元,同比增长33.2%。
其中社区团购作为新业务,为中粮可口可乐贡献了1.6亿元的新增量。
这意味着,社区团购作为新业态之一,传统商超和品牌商态度已经非常明确:  坚定拥抱,共同发展;
对新业态尤其是社区团购的态度转变能够让传统商超和品牌商家们降低心理负担,轻装上阵,接下来就是具体的做法和对应的效果了。
传统商超如何与新业态协同发展
今年5月,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曾说过,当下零售市场已开始进入存量竞争阶段,永辉将回归到以用户为中心的民生超市的原点,通过创新商业模式,加强科技能力和供应链能力,让家庭主流顾客回到永辉的门店,在存量中做增量。
实际上,与张轩松持同样观点的传统商超是多数,无论是社区团购、到家模式和前置仓,还是仓储会员店和新型社区店、便利店,传统商超与新业态协同发展已经成为“在存量中做增量”的主流。
我总结了传统商超与新业态协同发展的“四招”,供参考讨论:
第一招:仓储超市和新型社区店、便利店的新业态布局。
2021年5月,永辉超市在福州开设了全国首家定位民生的仓储店。截至2021年6月底,永辉在全国改店开业的仓储店为20家。
报告期内,仓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139%,单店日均客流同比增长136%。
“店仓一体”的模型正是传统商超与社区团购协同发展的重要模式,沃尔玛超市选择的是开设新的社区店来开展社区团购业务,而将传统商超的店铺调整为仓储店同样具备与社区团购模式进行协同发展的战略意义。
人人乐则形成以新型大卖场Le supermarket、精品超市Le super、社区生活超市Le life、社区生鲜超市Le fresh、百货及购物中心实体业态与人人乐微店、人人乐云店、第三方平台相结合的线上线下融合的多业态发展格局。
中百集团在半年报透露,其连锁网点数量净增加58家;已经加快仓储超市创新发展,打造首家“中百云店”,新增大卖场2家;新开便利店78家,便利店总数达到556家。
第二招:加速线上线下结合。
从各大商超的财报数据来看,线上线下结合正在加速,并取得显著的增长。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永辉线上销售额达68.1亿元,同比增长49.3%,占主营收入比重为14.1%。截至2021年6月底,“永辉生活”APP已覆盖近千家门店,会员数达7220万户。
步步高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步步高的数字会员达2771万,贡献销售占总销售71.5%;上半年线上GMV为30.37亿元,超过疫情前2019年全年的23.3亿元。
根据物美科技的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物美拥有8090万名APP用户,APP用户产生的零售额占物美零售的70%以上。
2020年,中百集团O2O到家业务累计上线门店1056家,销售同比增长133.44%,订单总数同比增长95.92%;多点平台上线中百大厨房商品,线上生鲜品种总数达到1240个。
现有传统商超的线上线下结合基本上以自建平台和与第三方社交平台、内容平台结合的方式,随着线上业务的不断投入,传统商超最终的线上线下结合一定是“至上而下和至下而上,由内向外和由外向内”的双向结合模式。
第三招:自有品牌商品的开发和销售。
随着会员仓储超市模式的不断发展,以及利润下滑带来的增长压力,自有品牌业务将成为各大传统商超,以及传统电商平台、新兴业态们的“利润增量”。
实际上,早在十多年前,家乐福、沃尔玛、屈臣氏等外来超市,其自有品牌的比例就达到了15%-20%。
2020年,利群集团自有品牌产品销售额为2.3亿元,占其超市业态销售总额的6%,同比增幅达15%。
家家悦2021年半年报数据显示,自有品牌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42%,自有品牌收入占比超过12%。
来自盒马鲜生的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盒马已经推出超过20000款新品,其中6000多款为盒马自有品牌商品,新品迭代速度比行业快3到4倍。
而在永辉超市,还有“悠自在”、“纯逸”、“美支支”、“优颂”、“妙维思”等自有品牌,涵盖了从家具、茶具、生活用纸、理发工具等名目繁多的生活日用品品类。
虽然自有品牌发展时间长,但在传统商超仍然占比较少,这是因为传统商超相较品牌商家来说,在商品的研发效率低、更新慢,之前还欠缺数字化工具的支持,难以掌握最新的市场风向和消费者偏好,即便是自有品牌,也很难有眼前一亮的商品。
随着传统商超加大技术投入,在大数据的运用下,传统商超与供应链渠道的融合发展必将催生出个性化的创新基因,这将是传统商超发展自有品牌的核心所在。
第四招:提高技术投入,实现数字化升级。
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上半年,永辉科技投入近3个亿。截至2021年6月底,永辉科技人数已超千名。
今年8月初,永辉超市发布了一则高管聘任公告——聘任原CTO李松峰为公司首席执行官(CEO),主要职责是建立技术驱动运营的组织体系。
通过店仓的融合、精细化及智能化的采购、交易、履约等各环节运作,永辉超市将实现坪效提升30%、人效提升30%和品效提升30%的“三个30%”目标;
2021年6月1日,中百集团发布公告,拟以自有资金1亿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武汉中百数智科技有限公司(暂定名),推动新零售转型,拓展新零售线上业务,实现“数字化”运营及营销高效链接精准触达。
虽然无法从公开资料获得更多传统商超在技术投入方面的信息,但以我对行业的了解,越来越多的传统商超已经意识到技术的重要性,并且清楚技术投入与营收、利润增长的关系,这些让传统商超在技术方面的投入更有把握和信心。
结 语
对于传统商超来说,多业态时代的阶段必将经历阵痛,总是有适合自己企业的方法来顺利度过这个阶段,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洞悉发展的规律和本质,然后下定决心勇往直前。
无论是传统商超、电商平台、社区团购还是仓储会员店,作为零售业的一员,只要在路上,竞争就会永远如影随行。
庆幸的是,行业一直在不断规范,消费者越来越成熟,传统商超在阵痛期更不应该悲观、产生畏惧和抱怨,只要不断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就能够不断获得利润和增长,不被时代所淘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