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还没量产的FF上市!贾跃亭:必须回国!这次,谁为他梦想“窒息”

2021/7/23 18:41:00

老铁们,我要回国了!

在国外呆了四年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造车梦仍未醒——如今,他坐在FF91的后排,意气风发、笑容满面,再次向群众们招手呼唤!

FF美股挂牌上市,贾跃亭的10亿美元到手

北京时间7月 22日21点30分,由贾跃亭一手创立的电动车企Faraday Future,完成与PSAC的合并交易,成功挂牌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FFIE”(以下简称:FF)。

罕见公开露面的贾跃亭,也现身纳斯达克敲钟现场。

戏剧性的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是否有回国打算,他的答案是“那必须的。”

此前一天,PSAC宣布其股东在当日举行的特别会议上,支持PSAC和FF之间拟议合并交易有关的全部提案。PSAC持股人选择赎回的最后期限已过,在PSAC与FF的拟议业务合并完成时,99.91%的资金留在PSAC的信托账户上。

FF此次IPO开盘,在经历盘前最高近50%的涨幅后,FF开盘即涨20%,但随即高开低走,最终收盘13.98元仅上涨1.45%。

但无论如何,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终于上市了。

随着FF登陆纳斯达克,意味着贾跃亭将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融资。也意味着FF 91 Futurist的量产交付后续有了充足的资金和融资平台。

一直以来,贾跃亭因为个人信用破产和自身复杂的债务而“不敢回国”,FF在过去时段的融资中也屡次碰壁。

这次的借壳重组上市意义也非凡。上市募集的资金将会解决FF的燃眉之急,也能继续向听众们讲完“量产故事”。

但不过,FF也好,还是上一轮敲钟纳斯达克的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也罢,上市只是造车路上的起点,并非终点。

贾跃亭:量产交付,问题不大?

在FF官方直播中,敲钟之前,FF现任CEO毕福康载着贾跃亭驾驶着FF 91,去往纳斯达克的大楼。

作为FF的首款旗舰车型,FF91也被寄予厚望。公告显示,尽管FF91仍未量产,但已获得超过 1.4 万辆订单,并计划在FF与PSAC合并完成后约十二个月在中国和美国市场推出。

同时,未来5年,FF的B2C 乘用车规划将包括FF 91系列、FF 81系列和FF 71系列,预计总销量将超过40万辆。

当日,贾跃亭看上去很是愉悦。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FF上市是一个全新起点,解决了公司最大的资金问题,接下去将全力以赴,完成12个月内量产和交车的目标。

“信心非常足,我们不单要on time(准时),还要high quality(高质量),以high product power(高产品力)来交车。未来一年的销售目标是2400台,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未来两年FF 91的销量将达4万台,五年内实现27万台的销量。”贾跃亭说。

当日,贾跃亭还公开放狠话“要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

值得一提的是,在关键技术方面,FF自诩与特斯拉不相上下。

当时,CEO毕福康表示,截至目前,FF拥有880项全球专利,其中550项核心电动车技术已获得了授权,是唯一可以与特斯拉比较技术的企业,拥有以IAI(互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系统、三电系统、iVPA 平台系统为核心的下一代互联网智能电动出行生态核心技术。

同时根据此前披露的量产计划,FF的旗舰电动车FF91的推出预计需要筹集8亿至8.5亿美元资金。这也意味着此次上市获得的10亿美元募资绝大多数可能要投向FF91的量产上。

话说的虽圆满,把FF的未来勾勒地波澜壮阔。但要知道FF成立至今已经7年尚未有产品交付,而且近几年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实在令业内担忧。

据悉,FF自成立以来,融资已经300多亿元,可是截止到2020年底,账上已经只剩754万美元。

FF在4月份提交给SEC的上市注册文件显示,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处在净支出的状态,截至2020年末,FF累计亏损近24亿美元。

其中,FF在2019年、2020年的研发投入为2018万美元,较2019年减少809万美元,;而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

同期内,FF的账面现金仅有110万美元左右,包括关联方应付票据,关联方应付利息费用等有息负债接近6亿美元。

这也说明喜悦注定是短暂的,从创立至今,FF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面对即将步入的量产交付、国产化、新车研发等环节,此次上市募集到的10亿美元资金,对于FF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确实,解决了量产问题,FF才会活的更好,而FF活的更好,贾跃亭才能还清债务,提早回国。

“必须回国”贾跃亭?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远为此自豪!”这是贾跃亭个人微博最新的一条动态,且停留在了父亲节。言语当中尽显出他孤注一掷的FF在新能源汽车的决心。

现在关于贾跃亭最多的舆论就是“何时回国”,这次FF的成功上市,贾跃亭就此能涅槃重生吗?

2014年12月,时任乐视CEO的贾跃亭发布了微博,宣布乐视将开启SEE(Super Electronic Ecosystem)计划,视频起家的乐视势要打造最好的电动车,志在颠覆传统汽车行业,甚至喊出了一句:“ 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但随着2017年7月乐视系爆发资金危机后,贾跃亭远走高飞到美国,许多投资人其实是为他感到“窒息”。

值得关注的是,贾跃亭还搞了这么一波“骚操作”。去年7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生效,个人的债务直接解除。

这意味着贾跃亭将无需承担其所负债的29.6亿美元的债务,所有债务将装进法拉第未来(FF)股权的信托基金中。 即贾跃亭所欠的全部债务,将以FF的股权偿还,成功把债权人变成了FF的股东。

名义上,现在的FF,已经不是贾跃亭的公司,但这也不能代表贾跃亭能翻身。

天眼查App显示,在国内,贾跃亭恢复被执行1413517950元,执行案号(2021)京03执恢246号,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同被执行人员还有甘薇、吴孟。关联案件为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吴孟,甘薇等相关公证债权文书。截至目前,贾跃亭已存在多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41亿元。

对于早已失去国内市场的贾跃亭来说,消费者对于FF的态度如何,必定是会受牵连于贾跃亭。

借鉴历史来看,FF的“故事”能否长久、落地,就像贾跃亭次次称“下周回国”的消息一样,未知且神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袁国宝

    总访问量:13810
    全部文章:133
资深媒体人、知名评论人、NewMedia新媒体联盟创始人、新媒体营销和品牌传播专家。曾任移动梦网新闻中心主编、搜狐微博名人战略总监、360公司新媒体营销公关总监。十几年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对互联网营销、新媒体、移动互联网等领域拥有深刻、独到、系统化的见解。是中国新媒体行业最年轻的几个领袖人物之一,被圈内人称为”中国新媒体的布道者”。 先后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近百所国内一流高校和万达集团、中国石化、华润集团等知名企业多次主题讲座或企业培训,深受广大青年学子和企业高管追捧和欢迎。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