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2021/2/10 10:45:00

在经历了涨潮、退潮与逐步趋于理性三个阶段之后,在今天,共享经济的小火苗依然没有熄灭,共享自习室这种新型的共享经济形态在缺乏资本弹药的情况下已低调的在众多城市潜滋暗长。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目前自习室已经席卷北上广深以及众多二三线城市,在百度搜索共享自习室,可以得到712万个结果。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有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中北京这类空间为1330个、上海为1231个,而新一线城市类西安则有533个。根据艾媒的数据来看,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问题来了,共享自习室到底有没有搞头?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共享自习室为何火了?

从模式来看,共享自习室是将“学习氛围与仪式感”通过按时计费的模式租赁给用户,它符合众多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也迎合了人们的碎片化学习的需求现状。

提及共享自习室的诞生,还得追溯到日韩等国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韩国就已经出现了付费自习室。

业内均知,韩剧《请回答1988》曾刻画了主人公在付费自习室备考的情景——一个私密的小空间里,一排排隔间的座椅和书桌,就是学习要的氛围与仪式感。根据《教育服务统计年鉴》报告,2012年至2016年间,韩国自习室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从4000亿韩元跃升至7560亿韩元。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从需求来看,学习与充电的需求普遍存在于学生与职场人群之中。无论是职业提升,考公考研,都需要一个有学习氛围的场所,这也是用户愿意付费的理由。

对于上班族而言,日常繁忙之外的空闲时段,没有约束的学习环境,谈学习充电是一件奢侈的事儿,付费共享自习室无疑解决了这个痛点。

而付费共享自习室的土壤产生也源于国内的公共学习资源的不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只有3166个公共图书馆,平均每 44万人共用一个图书馆。

对比美国,按照美国图书馆协会2016年额一项统计:全美约有各类图书馆12万个,平均每2500人就有一个图书馆。其中公共图书馆约1.65万个,比麦当劳连锁店的数量还多。

公共资源供给不足,图书室一座难求,这让共享自习室在国内具备落地与生存的土壤。

也就是说,从国情与需求来看,共享自习室具备一定的社会正面意义与公益性质,一张安静的书桌,并不是那么容易寻找,共享自习室对应着当前不少人学习充电的刚需,尤其是后疫情时代,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更是催化了人们对于成长与自我提升的焦虑心理。

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考研人数在逐年攀升,2021年共有377万人报考研究生,在职场,人们学习充电的刚需也在高涨。2020年的《暑期教育行业复苏大数据报告》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共享自习室飙升为成人培训搜索增长率排名第一,较去年同期流量增长超过10倍。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共享自习室的局限与短板

共享自习室尽管存在刚需,但这个赛道的局限与短板非常明显。

共享自习室是一门空间运营的生意,这门生意讲究的是如何将空间的效率利用最大化。但归根溯源,共享自习室,本质还是传统的租赁经济,做的是二房东生意,弱点是难以标准化,过度依赖线下,缺乏门槛,也难以在线上扩展其商业模式。

从用户群体来看,共享自习室面向的主流客户群体是三个,其一是职场充电白领人群;其二是考公考研群体;其三是学生。

从用户需求来看,要么是基于某个阶段的考试学习刚需,要么是基于某一阶段的职场进阶焦虑。它面向的大多是阶段性的用户需求而不是稳定与长期性的刚需,频次低、复购率低,这意味着它没有稳定的用户留存。

从价格来看,共享自习室各地区的定价并不一样,总体上一线城市的定价要更高。按照业内统计的北京单日均价80元费用来计算,每月是2400元,这个价格也不算便宜。

共享自习室短期内吸引用户尝鲜是没问题,但是要形成长期的、稳定的客流,需要在价格上形成竞争优势——因为无论是面临的职场升迁压力、考公考研压力的职场群体,还是没有形成稳定收入来源的学生,基本是价格敏感型用户。

根据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付费自习室日均价格集中分布在20元以上, 55.6%的中国消费者认为中国付费自习室价格偏贵。

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到底有没有戏?


共享自习室若无力在模式与体验上建立差异化壁垒,价格可能是决胜负的核心因素之一。

如果将价格做到足够低,其他想插入一脚的竞争者往往就无利可图,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市场竞争。而用户如果能消除对价格的顾虑,自习室才有望形成对用户习惯的改造,使之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才有可能形成单一市场区域的竞争力,继而可以扩大自习室的规模与布局。

在目前来看,共享自习室目前面临的问题在价格高、用户群体不稳定之外,还存在盈利模式单一,同质化严重、地理选址困难且优质地段竞争激烈的难题。

在门店选址上,共享自习室首先需要考虑两点,其一交通地段,人流越旺的中心地段;其二是要选年轻人多、学习需求旺盛的地方。但是对于一个城市而言,人流旺、年轻人多的中心地段租金价格不可能低,且优质地段往往也竞争激烈。

而在盈利模式上,共享自习室当前过度依赖会员制办卡这种单一模式,这与传统健身房办卡模式有类似之处。

总体来看,当前的共享自习室过度依赖线下以及周边核心商圈,与高校周边资源争夺客流,竞争白热化,而用户周期性明显,难以形成稳定的老客,需要持续想办法拉新客。

但持续获取新客的难题在于局限于某一城市某个区域范围内,它无法形成网络效应,只能依赖本地客流,做周边半径位置的客户,难以吸引距离过远的客户群。

从这个意义来看,共享自习这个行业是难以建立门槛,也缺乏护城河壁垒的。

共享自习室应该怎么玩?

因此,尽管需求存在,但行业瓶颈也颇为明显,进入这个赛道之前,创业者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让用户在低成本获得学习空间的同时成就一门可行的生意。

综上说到,由于面向的用户群体是价格敏感型客户,难以沉淀忠实用户,如何获客并持续盈利是一大难题。

有网友说到:“有水有电有网有监控,固定座位,座位也不担心被占用,学习效率很高,当你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学习,氛围就特别向上,这种氛围我可以坐上一整天。不过价格其实比网吧还贵,一般学生、白领哪有这么多钱。无论是普通学生还是普通白领,基本不可能长期选。”

因此,如何它通过竞争优势将尝鲜用户发展成为长期付费用户,就要降低压缩从单个客户身上的获利空间,改变单一的会员费盈利模式,从周边获取盈利。

笔者看来,共享自习室的发展方向可以在完善基础功能的同时,一方面可以向打造“网红阅读空间”方向试探,目前多数自习室的空间分为共享大厅与私密格子间——共享大厅与前台相连,是休闲的公共区域;而私密小隔间是供用户学习的空间。

如何将公共区域打造一个公共的阅读空间与讲座、学习交流场所,是值得创业者思考的。

从商业角度来看,共享自习室与文化产业具备强关联属性,它可以将咖啡书吧馆类商业性质的元素融入新兴的共享自习室,从空间利用效率上,可以向文玩方向扩展玩法。

比如说可以通过书店+文玩+自习室的模式,开辟系列文创周边吸引年轻人打卡。例如在共享自习室领域开辟一个公共休闲用地,提供网课、规划咨询、辅导课程、公益讲座等文创周边、教育培训等服务,与书店共享联营,扩大消费群体。这样一来,也有望开辟出新的盈利模式。

在消费群体细分与扩展的基础上,进而可以做到对空间进行区域分层。从未来趋势看,共享自习的用户群体不仅仅局限于学生,还涉及到办公、会议空间的短期租赁需求。

也就是说,共享自习室其实完全可以提供不同的产品,以满足人们学习、工作、会议、打卡、休闲等多种需求,它一方面能提升空间利用效率,一方面增加了多元化的客流。

此外,在线自习室获客与沉淀用户难的一大原因在于它很难向线上扩展,但是如果能做到线上化社群服务的扩展,其实可以打开新的想象空间。

在这里,笔者认为,共享自习室其实可以通过线上智能化服务预约,提升空间的利用效率问题,比如说,共享自习室大多数的客流时间段都在白天,夜间使用率被浪费了。因此,在压缩单个用户的获利成本,让利消费者之外,还可以考虑延长单位时间内座位的使用率,比如说可以通过24h无人自助模式来降低节约人力,提高夜间使用率。

共享自习室的用户群体标签鲜明,且基本是本地用户,这给同城社交创造了可能。笔者认为可以尝试针对本地的职场人群、考研考公或高考学生等进行用户分层,引流到线上社群,给予他们一个线上交流交际的平台,这有机会在线上打造一个同城圈层社交的平台。

不过,对于共享自习室创业者而言,需要警惕的是跨界打击,无论是共享办公玩家还是教育类巨头的进入,都有可能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从目前来看,教育类玩家、传统酒店行业以及共享办公玩家都在对共享自习行业虎视眈眈,而这些领域的玩家进入共享自习室行业都自带优势。教育培训类企业本身有培训老师、学生资源,开自习室可以一对一、一对多上课,学生也自愿通过这样第一个空间学习与消费。

2019年开始,共享办公开始走下坡路,2020年,因疫情影响,大量共享办公室被闲置,生意相对惨淡。

从目前来看,一些共享办公巨头已经在开始尝试共享自习室,因为共享办公玩家本身的办公硬件环境与条件非常出色,办公氛围好,直接将一部分共享办公空间改装成自习室,不仅可以多元化获客,扩大了空间的利用率,也是对原有业务的一种补充。

综上,无论是业务前景还是规模化空间,共享自习室入场容易但建立门槛难,虽然从想象空间来看,它可以开拓周边以及多种变现模式,但这些模式依然有待验证与探索,要实现持续性盈利并不容易,付费自习室是否能经受住市场的考验生存下来,还是昙花一现的创业泡沫,仍然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

不过基于日韩的发展现状已经验证共享自习室生存的可能性,根据时间机器理论,国内共享自习室的未来可能会承接日韩的发展轨迹。

从当下的时间点来看,共享自习室的模式跑通,需要结合各城市用户的需求与本土化特色做出一些差异化的创新探索,实现稳定的用户留存。不过在目前来看,它还无法成就一门肉眼可见的好生意。

作者:王新喜 TMT资深评论人 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作者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