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直播带货已成假冒伪劣新战场,应落实主体责任的平台却寂静失声

2020/12/17 10:31:00

u=3160360440,2275936162&fm=15&gp=0.jpg


罗永浩用坦诚的态度承认了自己在近期直播中销售的羊毛衫为假,提出对两万多购买了产品的用户实施三倍赔偿的方案,还决定用报案的方式向供货方进行追责,这似乎是要给燃烧起来的事态灭个火。按照罗永浩对现代传媒和舆论场的熟悉程度,卖假货被曝光之后的善后处理必然是有章有法的,能够在第一时间将商品送检并公布结果,诚心认错并做补救,这至少没有硬拗而招致用户的更多反感。但是,通过这件事所暴露出来的其他问题,却远没有结束。

 

就在罗永浩出事之前几天,快手第一带货主播辛巴的车翻得更加彻底,且有扶不起来的迹象。辛巴在直播中销售的燕窝被打假人王海送检后认定为主要成分为糖水,仅含有微量燕窝成分唾液酸,只是燕窝饮料,绝非辛巴在直播中信誓旦旦所指称的燕窝。辛巴从一开始的矢口否认,要状告造谣诽谤者,到后来结果被公布后无奈接受,真诚道歉,提出赔偿方案,前后反转实在令人印象深刻。之后辛巴被广州市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网上各种有关其个人及公司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颇有将其斗倒斗臭的态势,明显矫枉过正。

 

单从市场行为来说,辛巴算是整个直播带货界数一数二的主播了,据说辛巴本人及围绕他个人而存在的所谓“家族”年电商销售额133亿,几乎占到了快手直播带货的四分之一。罗永浩虽然今年3月才入局直播带货,但由于其在年轻人中拥有极高的人气和知名度,罗永浩从一开始直到现在的直播成绩一直都很优秀,也可算是名列前排的头部带货主播了。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样坐拥上千万粉丝的头部带货主播都会频频陷入假货旋涡,那么活跃在各个平台上的二线三线四线带货主播们,卖的又都是些什么东西呢?

 

人们的心态可能是越来越浮躁了,每一波新概念的推出,都有可能演变为割韭菜更快更狠的镰刀,在直播带货这个刚刚兴起不久的行业也是如此。如果说以往的韭菜收割者们往往用理想,情怀,奋斗作为遮羞布,如今的带货直播则直接用上了亲情、友情,感情等这些看似不可玷污的元素来为韭菜收割打掩护。辛巴的粉丝被亲切地称为家人,有位辛巴的拥有大量粉丝的崇拜者在直播间用难以启齿的语言对举报者破口大骂,并声称作为合格的辛巴家族成员,别说买到的是糖水,就算瓶子里装的是尿也不应该退货。这种脑残行径已超出人类认知,我们暂且不做评论,但商业的本质是严肃的,不带感情色彩的,对直播带货界乱象的纵容和默许本身,就是对公平健康商业秩序的破坏。

 

人民网在6月推出了直播投诉平台,短短几个月投诉量就破了2000。在黑猫投诉上,关于直播带货的投诉已超过20万。近期央视也屡屡报道了直播带货中发生的一系列案件,有数额巨大的假口红,有直播带货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有假奢侈品,还有宣传与实际不符的服务产品等。上半年我国直播带货共开播了1000万场,下半年这个数字还会翻倍,这么大的浏览量和商品流转量,这其中有多少假冒伪劣,相信是查也查不完的。快手和抖音上卖燕窝的不止辛巴一个,辛巴翻车本身客观上与其知名度和影响力是分不开的,可那些知名度和影响力小得多的卖燕窝的主播们,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多少引人注目的翻车事件出现在公众眼前,但这并不证明问题不存在,恰恰说明问题远比想象中严重。

 

假冒伪劣,以次充好,假冒注册商标,宣传与实际不符,售后服务缺失,大量的不正当竞争手段,大量的投诉,民怨和正在聚集,这一切如不尽快改善,将在不久之后酝酿成为更大的舆论风波,相信所有人心里都是清楚的。但直播带货崛起的速度显然过快,监管似乎是跟不上的,需要调查研究形成结论之后再做动作。可如果真要到了监管部门祭出强力监管手段的程度,相信又会遭遇到平台等各方的不满了。不过要记住,届时,敦促监管部门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种老论调将成为一个牵强的逃避责任的借口,相关各方若想不让自己的业务遭遇硬着陆,不如从现在开始加强治理。

 

直播带货与之前的电商有所不同,电商有平台和商家作为责任人,但平台要负有主体责任。而直播带货则有电商平台、店铺所有者、直播平台、直播人这四个责任人。电商平台负责商品链接落地,店铺所有者负责商品陈列展示,直播平台为主播的带货行为提供场地,而主播则负责向用户推荐商品。如果出现了假货问题,首先店铺所有者要负有最终责任,这种责任有可能是刑事责任,主播如对假冒伪劣商品来源知情,应负有与商家同等的责任,甚至于被追究刑事责任。而作为电商平台和直播平台,在出现假货之后可以刑事免责,但还是应该承担相应的主体责任,这两者有责任对平台上发生的假货陈列展示和销售行为进行治理,绝不是像他们现在这样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辛巴、罗永浩等人在出事后的自罚三杯,也看到了部分监管部门出手进行调查,但淘宝、抖音、快手等电商和直播平台到目前为止却三缄其口,讳莫如深,对相关的舆论事件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当,也没有任何处罚措施放出来,更没有促进平台治理,打击直播带货乱象的规则被制定并发布出来。涉事的主播们在对着镜头真诚认错之后,一转头到了晚上还是继续直播带货,仿佛之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事实上,广电总局前期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中,已经明确了直播平台的主体责任,直播平台如何落实这项责任,落实的力度如何,到目前为止我们丝毫没有看到,这与其说是一种迟钝和麻木,不如说是对规则与制度的软性抵制。

 

不得不说,逼迫监管部门祭出更强力监管措施的人,恰恰会是平台自己。不主动认领责任,对明确的规则软磨硬泡软抵制,对监管要求阳奉阴违,乃至于有系统有组织地进行监管博弈,这些曾经被上一代互联网公司用滥了的套路,在当前这个时期再被拿来反复使用就已经不能用愚蠢来形容了。互联网公司一日千里地成长,监管力量也在成长,不要总认为自己的头脑比别人聪明,对多年前从监管博弈中侥幸取得的一点点蝇头小利始终念念不忘。在直播带货假货风波中寂静失声的平台们,沉默是金仅仅是相对而言,在一些关键时间节点恰恰要拿出应有的态度,不要等到不可逆的结果出现,再去做游说,申辩、诉苦、求支持了,你们如今的沉默并不聪明,恰恰是在浪费自己的机会成本,将自身推入难以预测的艰难处境罢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