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特斯拉股价单日暴跌21% “车企市值第一”短期仍难易主

2020/9/10 0:03:00

来源 | 镭射财经 作者 | 黄老邪

8月11日,特斯拉宣布,为了使更多的投资者购买其股票,将以派息的形式,按照1:5的比例对公司普通股进行拆分。消息一经公布,特斯拉股价飙升超60%,在8月28日收盘时涨至2200美元的高点。

8月31日,特斯拉按1:5拆分股票后的首个交易日,股价大幅上涨12.57%,报收于498.32美元。同时,特斯拉的市值达到4643亿美元,超过Visa成为美股市值排名第七的公司,仅次于苹果、亚马逊、微软等一干科技巨头。 

当天,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以1150亿美元的净资产超越扎克伯格,在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中位列第三。

然而,拆股后的几个交易日内,特斯拉股价开始下滑,在9月8日更是暴跌21%。这家被定位为科技股的汽车制造商,再次陷入估值争议的漩涡中。

01

科技企业估值逻辑

2020年以来,特斯拉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近500%。从去年9月至今,近乎涨了1000%。相比之下,曾经的全球市值第一车企——丰田汽车的股价基本是在原地踏步。

在销量、营收等反映公司基本面的数据方面,特斯拉与丰田有着极悬殊的差距。2020年第二季度,丰田的全球销量为184.8万辆,营收达4.6万亿日元(约合432.6亿美元),净利率为3.45%;特斯拉的交付量为90650辆(仅为丰田的5%),营收60.36亿美元(仅为丰田的14%),净利率为1.72%。

特斯拉明显"偏离"了传统估值指标。截至9月3日,这家公司的市盈率已经超过1000倍,而丰田的市盈率仅为12.8倍。至于科技公司,亚马逊市盈率为128.6倍,苹果为37.4倍,远不及特斯拉的水平。

面对这种“不同寻常”的涨势,华尔街分析师只能跟随其步伐,不断调整特斯拉的预估价格。根据FactSet统计,在3月底时,分析师给出的平均目标价才刚刚超过100美元,9月时这一数字被拔高至259.75美元。不过,相较于特斯拉的实际股票走势,分析师的预估显得"相当克制",两者间的差距已经接近两倍。

认为特斯拉价值被严重高估的做空者们则为此付出了代价,他们被迫回购股票以追随其快速上涨的势头。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数据显示,8月以来,特斯拉空头的投资损失额达到约70亿美元,2020年以来累计亏损了200多亿美元。

目前而言,看多方暂时取得了胜利,暴涨的股价使他们获得了丰厚回报。在这些支持者眼中,特斯拉正扮演着推动、主导汽车智能化、电动化趋势的角色。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Philippe Houchois就认为,所谓估值错判的问题出在传统汽车制造商身上,而非特斯拉。在传统汽车制造商具备可观的电动汽车业务、剥离负面资产和债务之前,他们与特斯拉市值差距还将进一步扩大。

个人投资者是看多特斯拉的重要力量。这家出自硅谷的汽车制造商被他们视为成长型科技股,在Robinhood这样的散户交易平台上长期位列最受欢迎的股票之一。特斯拉拆股完成首日,由于交易量暴增,Robinhood和TD Ameritrade等多个交易平台一度还出现宕机故障。

老虎证券资料显示,特斯拉的持股方中,机构投资者占52.96%,个人投资者占20.18%。相比较而言,丰田、通用、本田的个人投资者持股比例不足1%。

02

技术拉升资方信心

独特的技术优势、商业模式成为投资者看好特斯拉长期潜力的理由。

根据恒大研究院的计算结果,特斯拉历年保持了10%以上的研发投入强度,远超传统车企5%的平均水平。长年累积的投入使其逐步构筑起优势壁垒。

三电技术方面,特斯拉与松下合作生产的“2170”锂电池。相比双方研发的上一代电池,其能量密度提升了20%,成本同步下降9%。国元证券援引彭博新能源财经数据显示,长期来看特斯拉的电池包成本相比行业平均优势明显。2019年,特斯拉收购了超级电容和干电池电极技术提供商Maxwell,布局前沿电池技术。公开资料显示,干电池电极具有寿命长、能量密度高、成本低的特点。

智能化领域,特斯拉于2014年通过OTA软件更新赋予汽车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即Autopilot),2019年进一步推出付费订阅的FSD自动驾驶系统。除传感器从外部采购外,芯片(HW系列)、算法和OTA等核心技术均为公司自主研发。

特斯拉还采取众包模式,利用搭载Autopilot的上路车辆,大量回收实时路况和驾驶数据,供自动驾驶算法进行训练。即便驾驶员未曾启用Autopilot,传感器依然可以收集数据并通过无线传输反馈至特斯拉后台。这一模式的效率远超出其他还在开展小规模路测的自动驾驶公司。官方资料显示,特斯拉Autopilot辅助驾驶功能在启用状态下的行驶里程已经突破30亿英里。

特斯拉还一改传统的分布式ECU架构,形成由三个模块构成的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在满足智能汽车高算力需求的同时简化了车内ECU数量及线束,降低成本。

奥迪CEO马库斯·杜斯曼(Markus Duesmann)坦言,在车内软件、自动驾驶功能和电池技术的开发方面,特斯拉要比奥迪领先两年。

此外,理想汽车创始人、CEO李想还指出,特斯拉自建超级充电站提供给用户的稳定充电体验,被业内大多数人所低估。在全球范围内,特斯拉超充站数量达到1971座,运营充电桩超17000个。

技术优势和商业模式已转化为直接的业绩。EV Sales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特斯拉以17.91万辆的销量位列全球新能源车企销量第一,市场份额近20%。在纯电动市场中,其份额更是达到28%。

在疫情冲击、车市低迷的环境下,特斯拉的业绩超出市场预期。2020年第二季度,这家公司的经调整息税前利润同比增长111%至12.09亿美元,净利润为1.04亿美元,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这使特斯拉具备了进入标普500指数的资格。届时,将有更多的指数基金和大型投资机构购买和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

03

拆股评价两极分化

面对积极的市场反馈,特斯拉认为,对股票进行拆分可以让更多的员工和投资者有机会购买和持有公司的股票。

证券机构Wedbush分析师DanIves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处于“超级周期”的特斯拉拆分股票是“在正确的时间下做出的明智举动”,将会有更多企业效仿这种做法。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这种“把同样大的蛋糕切分更多份”的做法意义并不大,公司价值、股东权益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事实上,拆分股票的做法正变得越来越不普遍。这是因为股票交易平台能提供零星股份的交易,使散户投资者不必整股购买,就有机会持有价格偏高的股票。路透社援引标普道琼斯指数数据称,在2000年,进行股票拆分的标普500成员有接近100个,而到了2020年,仅有三名标普500成员宣布了分拆计划。

从宣布拆股到拆股完成,特斯拉的价格大幅拉升60%。金融咨询机构Wealth Logic创始人Allan Roth对此却不以为意。他表示,股票上涨并不意味着什么,因为“从长远来看,其股价仍受到公司基本面的驱动,而分拆与长期业绩并无关系。”

咨询机构Douglas C. Lane合伙人Sarat Sethi认为,大量散户投资者进场追逐拆分股的做法不利于市场的健康发展。

特斯拉则选择“趁热打铁”,于9月1日宣布以发售新股的方式筹集50亿美元资金,成为公司上市10年来最大规模的增发。同时,特斯拉的最大机构股东Baillie Gifford将持股比例从6.32%下调至4.25%,并在声明中称此举只是由于投资组合的限制。

两项利空消息叠加美国科技股抛售潮,使特斯拉股价在9月1日-3日间下跌18%,截至美东时间9月4日7点49分,该公司的盘前价格为384.44美元,跌幅5.54%。

此外,标准道琼斯指数公司宣布新加入标普500指数的并未包括特斯拉,致使特斯拉股价在9月8日大幅下跌21%,报收于330.21美元,市值也随之缩水800亿美元,相当于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两家市值之和。

关于特斯拉盈利稳定性、股价合理性的广泛争议,似乎成为这家企业落选标普500的主因。

04

或将稳坐车企第一

质疑特斯拉市值合理性的声音曾一度高涨。

根据金融数据服务商FactSet的调查统计,在36名接受调查的投资分析师当中,给予特斯拉“买入”评级的仅有7名(占19%),有11名分析师(占31%)给出“卖出”评级。分析师给出的平均目标价为261.85美元,比9月1日的收盘价低47%。

瑞士信贷分析称,动量交易、空头回补、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促使投资机构被动购买等因素导致特斯拉股价上涨并超出了公司的基本面。

分析师们认为特斯拉股票有明显的泡沫迹象。他们指出,特斯拉股价之所以还能大涨,是因为投资者担心踏空和动量交易基金涌入而不断追高股价。

IG Group首席市场分析师Chris Beauchamp表示,特斯拉的股价已经脱离了基本面,“大幅的增长伴随着巨大的潜在下行风险”,市场的积极心态可能会“很快瓦解”。

研究机构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Toni Sacconaghi认为,特斯拉的估值正面临一系列风险,包括其新款车型可能会对老款的销量造成挤压,以及电动汽车市场整体竞争的加剧将蚕食这家公司的市场份额。

欧洲市场似乎出现危险的信号。咨询机构JATO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份特斯拉在这一市场的注册量同比下跌76%至1050辆,与欧洲电动汽车注册量大增131%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该机构分析师Felipe Munoz认为,欧洲本土品牌加速投放具备价格竞争力的电动汽车,是其份额被削弱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考虑到疫情期间特斯拉工厂停产,该品牌产能供应短缺,导致对欧洲的交货延迟。

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仍在提升,中国制造Model Y将于明年量产。位于德国柏林、美国奥斯汀的工厂也在建设过程当中,计划在明年投产。通过增发股票这一外部筹资手段,这家汽车制造商足以按照计划扩充产品、产能。

John Murphy认为,这家车企的股价飙升越多,就能以越低的融资成本筹集资金,驱动业务增长,未来以更高的股价给予投资者回报。这意味着,特斯拉能够在这一良性循环中,几乎不必耗费成本就能持续获得资金,推动产能扩张和收益增长,巩固在电动汽车行业的领导地位。

排除股市整体因素,特斯拉9月初的下跌或许只是暂时性的回调。即将在9月22日举办的“电池日”活动上,这家公司或许会释放出更多的积极信号。

Dan Ives表示,特斯拉将在“电池日”上公布一系列“改变行业规则”的成果,其中就包括可支持电动汽车行驶百万英里的动力电池。届时电动汽车与燃油车的竞争将进入新的阶段。他还认为,中国市场对电动车的需求正在加速,特斯拉有望在市场竞争中取得成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