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2020/9/8 15:00:00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高中还没毕业,小a就到县城一家饭店当伴唱。

通常在饭店当伴唱的女孩分两种,一种是叫DS的实力派,一种是叫模特的装饰派,她属于后者,靠抖音上那种网红变声器优雅地唱歌的那种。

唱了快10年的伴唱,有一天,有人跟她说:“想做主播吗,现在在广州就有一个这样的机会。”

这个人还对她说:听说过薇娅吧姐姐?她之前北京服装市场做“倒爷”的,北京公交车那么便宜,人家出门还想着省钱,人家现在,一场直播几十万呢(一场赚好几十万可能是有些人想象的极限?)!

她一想,我一个女孩子,老是在饭店唱歌也不是长久之计,直播卖货好歹是个正经职业,第二天就坐着火车一路风雨兼程赶到了广州。

公司在广州白马服装批发市场旁边一幢老式握手楼里,拖着行李到宿舍时,不时有人肩挑背扛着匆匆从身边走过。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第二天一大早到公司,老板王姐把她叫了过去:你要记住了,按我们公司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捧红一个主播,和你一起来的小b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

然后,王姐让人搬来一大箱花花绿绿绿的衣服,让她把吊牌上的信息都记熟了。

她还在努力背吊牌的时候,一个看上去非常干练的姑娘走过来:我是这场直播的编导,咱们上播了!

小a的头嗡的一响:这就上播了?我可什么都不会啊?

不需要你会什么,对着空气说话总会吧!编导不由分说地拉着她,把她“撵”到一张桌子前,那里已经有几个场务在一旁等着她们。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前些年她毕竟在饭店当过伴唱,再复杂的场面也应付过,她很快镇定下来,一款一款推销眼前的衣服。

两个小时后,她下播了,经过老板办公室时,王姐喊住了她:你下次直播试衣时,短裤不要穿这么短!你是卖衣服的,不是行为艺术家,等你红了,你想怎么穿都可以!

后来她才知道,她的首秀直播两小时卖出了10万元,品牌方很满意,指定要她多直播几场。

一个月后,她的单场带货成绩稳定在50万。有次下播后,王姐说,得给她找个助理了,小a说要请就请小b吧——因为前几场表现不好,这时的小b已经被公司开除了。

王姐意味深长地看着小a,同意了。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在珠江新城隔壁买了一套200平米的房子!

两年后,小a已经是广州这家直播公司的带货一姐,她一直记着自己的首秀直播后王姐跟她说的那句话:你是卖衣服的,不是行为艺术家,等你红了,你想怎么穿都可以!

现在,如果不是品牌方有特别要求,出现在直播间的好一般会穿着一套天蓝色的职业套装——她在县城饭店上班时,经常幻想什么时候也能跟那些大学毕业的白领一样,穿着得体的职业装坐在电脑前。

现在每次上播前,她都要花很长时间背诵和产品相关的一切资料,不光是背吊牌,连品牌方的所有细节都要百度一下才安心——以前她上学时最怕的是语文,因为语文要背诵课文,她一背课文就头疼,但是现在她不怕了,因为可以穿职业套装。

她记得自己读到高二时,有一天爸爸跟她说:家里穷,你就不要念书了,让弟弟念去吧。她们班的数学老师几次上门劝她的父母:小a是我教过的所有学生中悟性最高的,清华北大的苗子,不让她读书太糟践人了!

可是没有办法,最终她还是去了饭店伴唱。

后来,弟弟复读了两年,考上了当地的一个师专,去大学前,爸爸问她要了2000块钱为弟弟办了几桌酒席。

她在广州做直播熬出头时,弟弟找了一个女朋友,是她们那个市里的,她答应嫁给弟弟的条件是市里要有房。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于是有一次,之前一直嫌她做主播给父母丢人的父亲有一次特地从家里坐了10个小时的火车到广州,在她上播前找到她,跟她说弟弟要结婚了,你现在有条件,帮衬一下,帮他在市里买套房,花不了几个钱。

已升任公司行政总监的编导看见小a还没回来,过去找小a时,听到了父女间的对话。

编导是个直性子,做了总监后脾气还是一点也没改!她一脸不屑地冲了过去:凭什么给他买房子?当年是谁不让小a念书的?现在她赚到钱了就找过来了?都以为我们小a现在做主播容易?从下午三点一直直播到凌晨三点,中间只有转场的时候休息十几分钟,经常吃着饭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送走父亲前,小a还是给了他20万,编导听到后,狠狠蹬了她一眼。

然后有一次,编导拉着小a去看房,她对小a说:我知道你没有野心,不像别的主播那样一红了就想做自己的供应链。趁着现在你还能赚钱,先在广州把房子买了吧,在这个城市,有了房子才算有了根,我们这个行业变数太大了,叶一茜、吴晓波这样的明星直播都翻车了呢,下一次轮也该轮到我们了。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那一次,小a真的把房子的事定了下来,事后她还打了个电话给父亲,说我在广州买房了,珠江新城隔壁,200平,你们想过来住就过来,家里够住。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离了平台,你什么都不是!

有一段时间,小a的粉丝涨得厉害,有时一晚上能涨10几万,一场直播下来,光是打赏就有六七千,她也感觉自己真的成角儿了。

越来越多的品牌商找到她,她有时一天得赶几个饭局,品牌方点名要见她。

她觉得累,不想去,一般这种事不是老板王姐处理的吗,为什么老得带着自己?

于是有一次再喊她时,她说自己不想去了。

王姐在电话里对着她就是一通骂:王八蛋!你以为姑奶奶想参加饭局呢?全公司100多号人等着有单子做呢!我把话撂这儿,你不做的话,明天准有人能顶上,多想想和你搭配的那几个场务、摄像、助理吧!

那一刻小a意识到,原来这些年来,她从来不是一个人,而是扛着这么多人一起往前挪!

从饭店伴唱到月薪几十万的女主播:老板说短裤不要穿这么短


随后发生了一件事,让她完全清醒了过来。

有一个她很崇拜的主播,叫许哥,许哥在一个大的直播平台做,粉丝早就过千万了,他的直播间有时还会请来一些明星一起带货,在人脉和资源上算是有很深的积累了。

就在上个月,许哥不知道为什么离开原先的平台了,他自己拉了一个团队,决定自己做。结果花了两三个月,粉丝数还只有十几万,之前支持他单飞的品牌也不找他带货了,最后团队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无奈之下,许哥想走回头路,再找一个平台重新做,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被所有直播平台“封杀”了。

这时候,她想起那次她不想去品牌方的饭局时,王姐跟她说的另外一句话:我们这个行业,平台为了捧红一个主播,背后花了多大的精力?所以我们这个平台还是有行规的:有时候,别以为自己真的很能,离了平台,你什么都不是!

作者:电商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