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线下教培,活过来了?

2020/8/6 11:09:00

产业作者|任倩

编辑|谭松

来源|一鸣网

“年初我们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学员退费、员工工资、房租…每一项支出都足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时都要疯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停课、退费、裁员…每一天都在即将倒闭的恐慌中度过,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王佳激动地诉说着这半年来的不易。

作为教育老兵,王佳选择从体制内投身教培行业,本就是看中了这一行的前景,谁曾想入局不到一年,上天就和他开了个玩笑,在本该呈现繁荣的节点一夜入冬,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2020年开局那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

可以说疫情“黑天鹅”打乱了整个社会的运行节奏,大多线下消费场景都在这个寒冬按下了暂停键,而线下教培行业更是哀鸿遍野。因疫情形势严峻,全国各地教育系统都对教学工作做出调整,相继发出推迟开学时间、管控线下教育机构及托管正常经营的通知,这无疑是当头棒喝。

2月,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通过在线调研了全国31个省市的校外培训机构后发现,超过90%的教育机构表示,目前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其中,29%的机构表示“影响严重”,可能倒闭;36.6%的机构表示“影响很大”,经营暂时停顿。这无疑是线下教培的生死劫,而比起业内大多被困境挤压出局的玩家来说,王佳已经算是幸运儿了。

“好在熬过来了”,他喃喃道。

压垮教培机构的三座大山

王佳的“学校”遍布上海宝山、松江、浦东等外环区域,其实说是“遍布”,其门店数量一只手也数得过来。由于主要瞄准小学教育,寒假无疑是学生补课黄金档,2019年底王佳就着手准备大干一场了——先是倾力市场投放,又是大举扩招师资团队,再是不计成本地招生造口碑。

然而,前期有多声势浩大,后期就有多偃旗息鼓,之前的每一点投入都转化为足以压垮王佳的大山,无法喘息。

其一,被迫停课退费。受疫情影响,国家层面发布《通知》严禁培训机构在开学前开展线下培训活动,而官方叫停直接从根本上扼杀了线下教培机构的最后一丝幻想,哪怕在此之前这些机构已经预收了部分学费。

也就是说,由于疫情管制无法为学生提供教学服务的教培机构只能被迫退费,大规模退费潮迅速产生。

“说难听点,谁愿意把吃进去的吐出来啊,可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王佳无奈,“当然也有不少机构在挣扎,要么给安排线上课,可这与最初购买的线下课程相悖;要么推脱课程延期,可在当时看来复课也是遥遥无期。可能也有珍惜‘羽毛’的私心吧,我们没有选择跟学员死磕,毕竟退费处理妥当的话,损失的只是一名学员,可一旦退费处理不当,或许接踵而来的是被举报、投诉等无法预期的结果,影响机构后续运营口碑不说,万一一招不慎导致责令关闭等严重后果,这才是我们这样的‘小喽啰’难以承受的。”

的确,由于退费机制问题,用户产生不满,极易引发退费纠纷,可被迫停课退费导致的后果便是现金流储备不足,导致经营困难,企业很难支撑不下去,或进或退皆为深渊。

其二,投入化为泡影。收入堪忧之外,前期投入也成为了压在王佳身上的另一座大山,毕竟处理师资资源成本之外,前期建校、招生、品牌营销等方面的大量投入亦是重中之重。也就是说,疫情之前已然花重金落于推广等事宜,却转瞬化为泡影,成了无用功,对于教培机构来说也是始料未及的。

其三,高额支出依旧。既已没有收入,却仍有高额支出令王佳愁眉不展——“每天睁开眼就是上万元的支出在等着我,大几十号员工工资照发、社保照缴,还有十几万一个月的房租要支付,哪怕空置也一切如常”。

在全网刷屏的《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校长的心声:“我,快撑不住了!”》一文中,讲述了一个四线城市的机构,单月房租和人力成本要5万元,但由于疫情前重新装修校区,导致现金流几近于无,只能靠借款来支付花销,也仅仅只能支撑到5月份。

无疑,这场疫情对线下教培行业进行了一次大洗劫,加速行业洗牌之余,也将残酷的市场竞争结果暴露无遗。特别是比起业内品牌机构来说,王佳这样的小玩家更加孤立无援些。据统计,疫情爆发以来,已有数万家教培机构倒闭,其中不乏明星机构,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长中。

如何力挽狂澜?无解

当然,王佳不是没想过辙,和大多数教培机构一样。

首先,裁员降薪。这是无法开源之后,节流的唯一方案,虽说是下下策,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机构对全国31个省市的2000多家K12教育培训机构展开深入调研显示,受疫情影响,60%的机构预计上半年净营收将遭遇滑铁卢式下跌,跌幅超过 50%,而在此大背景下,对于2020年上半年用工计划,31%机构表示会适度裁员,45%机构表示湿度降薪。其中,在表示会降薪的机构中,14%的机构表示降薪20%以内,19%表示降薪20%-50%,12%表示降薪50%以上。

其次,转型线上。或许对于线下教培机构来说,转型线上就是他们在逆境中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再加上疫情对于用户习惯偏好的培养,在线教育新风口来袭。据了解,疫情期间至少92%的机构选择了开展线上教学,积极应对新变化,可转型线上能成为线下机构的救命良方吗?

显然不是。一来线下机构与线上教育差异,涉及到线下原有课程是否适合线上、教师是否能适应线上教学、线上授课效果是否达到预期等等问题;二来传统线下机构对线上教育认知存在不足,不熟悉线上工具、无技术支持、缺乏线上运营管理经验等情形之下贸然转型反而会导致身陷危机;三来与专业在线教育相形见绌,半道出家的线下教培必然比不多过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的专业人士,相较于前辈从生源招生到教学师资的完整链条,后来者略显生疏。

“线下教培机构转型OMO是大势所趋,但不是我们这样的小企业能触碰的。”王佳称。

诚如他所言,在线教育行业本身的桎梏才是最大阻碍。早在《2018年在线教育趋势报告》就指出,2015-2018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仅有3%的企业盈利,而肆意烧钱便是在线教育机构长久以来盈利难的症结所在,其中获客便是开支大头,市面上甚至流传着在线教育公司广告投放平均1天1000万的说法。这也意味着,对于现金流储备不足的线下教培机构需要更多的投入。

显然,转型线上并不能够成为深陷裁员、降薪、倒闭潮的线下教培,可又能如何自救呢?“时间是良药吧,我们这不熬过来了嘛。”王佳笑言。

重燃生机的线下教培仍困难重重

将时针拨回至几月前。

2月6日,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正式宣告品牌“破产”,其也成为疫情期间第一家倒下的公司;

2月13日,在线少儿语文机构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突然发出一封致家长信,宣布公司由于发生资金困难,现停止运营;

2月16日,线下英语培训机构百弗英语向学生发出了教师团队解散的消息,称“由于一、二月份疫情对公司的打击非常大,我们资金链出了问题,无法再上课了”;

3月16日,儿童体能培训机构趣动旅程表示,公司现金流枯竭,所有的门店均无法开业,何时开业无法预测,目前已经聘请律师,通过破产重整寻求各种可能的机会;

……

根据有机构对全国1500多家线下教培企业进行的问卷调查,从年初1月份到6月份,全国教培机构的平均破产率超过20%,这意味着每5个机构就有1个破产关门;而就存活下来的机构来说,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和去年相比,有大约70%的机构都减少了50%—100%的收入,能保持营收增长的仅有1%的机构。

而如今,疫情的阴霾逐渐过去,线下教培机构也在逐渐回暖。数据显示,截止六月末,复课率高于70%的省份地区高达17个,全国整体的复课率已接近一半,复课复苏的基本面已经显现。七月,湖北、辽宁、吉林等这些曾反复受到疫情波动的地区,如今也陆续发布了复课通知。另据预测,七月里将会有超过60%的教培机构实现复课。

这个暑期当真能成为线下教培复苏的节点吗?或许比起寒冬期来说,挨过寒冷的幸存者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但重燃生机的线下教培仍困难重重——在线教育的冲击、用户习惯的养成、家长的安全考虑等等各项因素。

也正如王佳所言,“这个夏天,属于线下教培的招生旺季似乎并没有来”。但好在,线下教培,算是活过来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