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TikTok美国被禁,中国互联网出海搁浅?

2020/8/3 11:01:00


/孟永辉

 

就在几天前,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四家科技公司的掌舵人出席了美国国会的反垄断听证会。当被问及是否认为中国公司窃取了美国技术时,Facebook的扎克伯格的回答是这是毫无疑问的,而其他三家公司的掌舵人们却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这就有点意思了。扎克伯格此言一出,彻底暴露了他之前所营造的中国友好人士的形象。什么在天安门、西安古城墙跑步,什么娶了一个华裔妻子,什么参加乌镇峰会,都化作泡影,再也不在。

 

如果我们将TikTok在美国被禁和此次国会听证会联系起来,或许就会明白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会时的良苦用心。所谓的有关中国公司窃取美国技术的说辞,只不过是扎克伯格为了阻止TikTok在美国的正常运行所做的政治化的手段而已。这既暴露了扎克伯格的投机心理和精致的利己主义,又从另外一个侧面表现出来TikTok在短视频社交上的发展态势是多么地让扎克伯格惴惴不安。

 

面对竞争对手束手无策,却不惜落井下石的做法,的确让很多人所不齿,但是,这样的事件却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可以肯定的是,扎克伯克的这一举动可能会让TikTok在美国的正常运营受阻,但是,如果不从商业本身去寻找解决方案,而是仅仅用简单粗暴的行政手段,即使是达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到头来依然无法解决企业自身的发展难题。有关Facebook最近几年的业务瓶颈和发展困境问题,我们在这里不做过多赘述。我们仅仅从TikTok在美国受阻来探讨一下中国互联网公司或业务出海的问题。

 

TikTok美国被禁,中国互联网出海变局的开始

 

可以预见的是,在全球化受阻的今天,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同样将会遭遇挫折。如果我们把华为遭遇到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联合绞杀看成是中国科技公司出海受阻的最高表现形式的话,那么,TikTok在美国被禁或许将会是中国互联公司出海受阻的最高表现形态。对于那些在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发展红利见顶时,试图通过出海的方式来寻找新发展机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讲,TikTok在美国遭遇到的不公正对待无疑敲响了警钟。

 

按常理来讲,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新的市场上与国外的互联网公司同场竞技,可以看成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发展成熟的主要标志。但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商业范畴上的竞争被过多地被渲染上政治的色彩,最终让本来应该公平的竞争掺杂进去了太多其他非商业的因素。简单来讲,就是将商业竞争政治化,最终让公平竞争不复存在。

 

TikTok为例,它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最成功的案例。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美国之外的新加坡、韩国和日本等国,TikTok都受到了年轻一代的极大欢迎。从下载量上看,TikTok 早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下载量最高的短视频 APP 之一。2019年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15亿次;2020年,因为疫情的催化,TikTok 上半年的下载量高达6.26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TikTok的全球累积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月活跃用户数高达8亿。

 

迅猛的增长速度再给TikTok的发展带来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之外,同样让那些本土公司开始变得惴惴不安,Facebook就是其中之一。有关媒体曾经直言不讳地指出,TikTok每增加一个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的产品应用时长。另外,TikTok还对Facebook的广告收入产生了不少影响。

 

这让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克如坐针毡,开始不断点名TikTok,并且成立了一个对标TikTok的小组,专门研究TikTok的产品,并且还推出了一个和TikTok相类似的产品——Lasso。然而,事情发展并不顺利,Facebook在短视频社交上与TikTok之间的竞争依然存在差距。于是,他便在国会听证会上抨击TikTok

 

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当中出海比较成功的少数公司,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其实拥有着十足的自信,他们坚信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积累下来的先进经验可以帮助他们继续在海外市场攻城拔寨。2014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张一鸣曾说过,我认为我们有机会成为手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门户,不仅在中国,也在国外

 

TikTok之后,中国互联网出海前路如何?

 

此次TikTok在美国被禁无疑是对字节跳动的一次巨大打击,同样给国内其他的互联公司敲响了警钟。尽管国外的互联网市场相当广阔,尽管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具有非常领先的基因,但是,如果仅仅只是简单地考虑商业上的事情,而忽略了政治等非商业因素的存在,所谓的出海或许更像是一场前途未卜的旅程。

 

那么,TikTok在美国被禁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个事件对于后续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又有哪些影响呢?

 

首先,TikTok在美国被禁将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从表面上看,此次特朗普政府动用行政手段禁止TikTok在美国的运行是一个孤立事件。实际上,它更像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美运行受阻的集中体现。当TikTok在美受阻之后,我们还将会看到更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面临同样的困境。

 

笔者今天早上就看到特朗普宣布将会签署命令对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动用行政手段的新闻。对于其他的中国科技公司来讲,以TikTok为鉴,寻找解决方案,或许才是当务之急。另外,当TikTok在美国被禁之后,我们或许还将看到后续有更多西方国家加入当中,这势必会影响到TikTok在美国之外的国家和的确正常地开展业务。如何找到一个合理且有效的解决方案,同样是一个值得深度思考的问题。

 

其次,TikTok在美国被禁并不意味着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失败。正如前文所讲,TikTok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成功案例之一,它在美国的遭遇自然让很多的人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不免产生了很多的悲观情绪,甚至还有人认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策略基本已经宣告失败。

 

尽管TikTok在美国被禁的影响很大,但是,如果把这个事件上升到整个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大格局上,不免有些太过悲观了。虽然美国市场对于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非常重要,但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目的地绝非仅仅只有美国地区,除了美国之外,我们还有非洲、东南亚、南美等诸多其他的海外市场。如何调整战略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其他的的确更好地出海,才是真正避免问题进一步恶化的关键所在。

 

再次,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的成败将受到更多非商业因素的影响。正如Facebook的扎克伯格对TikTok极尽攻击之能事一样,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出海的时候同样会遭受到很多非商业、非互联网的因素的影响。寻找一种更加合理、合法的出海策略,或许将会直接关系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成败。

 

然而,我们同样要看到全球大融合、大交流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这是历史大势,同样是人类发展的共同愿景。对于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来讲,如何在这个大的发展趋势之下寻找更加贴合现实的出海策略或许才是真正保证出海策略可以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又次,TikTok在美国被禁体现了开放国际互联网的迫切性。以TikTok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遇阻用生动的事实告诉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并未市场,而所谓的开放的国际互联网同样也是不存在的。这其实在告诉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开放力度将尚未被完全开放的国际互联网开放起来,从而完成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基础设施建设。

 

同时,我们还需要看到中国互联网出海遭遇困境的另外一面,即出海受阻可以让我们更加清楚出海本身蕴藏着的巨大的发展红利。把握住当前这个阶段的发展红利,并且真正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加快中国互联网企业更加深度的本土化进程,进一步实现国际互联网的开放性,或许才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真正应该思考的。

 

TikTok在美国被禁,我们不应该仅仅只是把这个时间归结到事件本身,而是要放眼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格局。当我们可以从更高的层面,更深的角度来看待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问题时,我们或许才能真正明白不仅仅只是互联网经济,而是整个全球化遭遇到的发展困境。认识到这些问题,并且寻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和方法,所谓的TikTok在美国被禁的闹剧才不会上演,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才能找到新的发展新方式。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