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这个被高考“魔化”的小镇,不该被嘲讽!

2020/7/10 10:57:00

文/金错刀频道 云摇

今年的高考,注定被载入史册。

昨天,“生于非典,考于肺炎”的学子们,在等待一个月后,终于迈进了考场,一场关乎亿万中国人命运的考试拉开了序幕。

而每年高考都备受关注毛坦厂中学,今年也不例外,因为“低调”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二。

而所谓的低调送考,现场的场景是这样的:挂满横幅、警车开道,家长冒雨夹道呼喊。

之所以称为低调,是因为以往的“送考节”更是万人空巷,整个小镇都挤满了人,就连屋顶上都是送考的家长。

“万人送考”、“亚洲最大高考工厂”、“学生集中营”等称号,让毛坦厂中学名声在外。

每年有近万名复读生及应届高三学生,从全国各地送来这里进行”锻造“,北有衡中,南有毛坦厂,每年都创造着高考史上的“神话”。

而刀哥今天想说一说诞生了“毛中”的毛坦厂镇,不同于其他专门生产袜子或圣诞饰品的中国乡镇,这里量产大学生。

这座被高考“魔化”的小城到底什么样。

1

贫困小镇因高考逆天改命

毛坦厂镇坐落的大别山区,是中国最穷的地区之一。

毛坦厂镇没有“毛毯厂”,毛坦厂音从“茅滩场”而来,位于六安南部山区,曾是空旷平川,茅草丛生,是官员放马的场所。

像大多数贫困山区一样,想要进去这里,需要走过崎岖的山路,镇子在大别山深处,到市里都要一两个小时,颇有些与世隔绝的味道。


在这个小镇上,常住人口只有5000人,而现在声明大燥的毛坦厂中学,在成名之前,就是一所很普通的乡镇高中。

招收的学生大部分还是六安金安区周围的农村孩子,连旁边两个贫困县舒城和霍山的学生都不愿意去。

当时的学校有多穷?

为了养活学校的老师,学校开始无底线的招收周边县市的城里孩子,只要给钱多少分都收,正式名义为借读。

尤其是在2000年的时候,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网瘾少年,而大山里艰苦的毛坦厂成了“不良少年”戒网瘾的专属学校。

为了抓住这根稻草,毛坦厂小镇诞生了著名的“砸电脑”事件,从此这个小镇上没有网吧。

转变从2005年开始。

时任毛坦厂中学校长的朱志明,带领毛坦厂中学与当地一家私立学校联合成立股份制的金安中学,分享同一校区的两校共同接纳复读生和应届高中生。

当年那批所谓网瘾少年一个个考进本科了,毛坦厂中学本科上线人数一举突破1000,随后每年以近千人的增幅上升,到2016年已连续3年本科上线人数超1万,本科上线率超90%。

毛坦厂中学的大部分学生来自农村,“神话”般的升学率使很多农村家庭趋之若鹜, “就像是收割庄稼一样,一茬接一茬”。

“成绩再差的学生,送到这都能圆大学梦”的口号,一传十十传百,毛坦厂中学的名声慢慢越过了大别山。

而这个小镇,也因为毛坦厂中学,成了明星小镇。

尽管有最高4.8万的复读费,但是依旧阻挡不了每年都有近万名高考落榜学生,来到这里“苦修”一年,以盼“重生”。

而随着高考改变命运的除了学子们,还有这个曾经贫瘠的小镇。

打出名声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客观的财富,2008年,毛坦厂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300元,而到了2016年,毛坦厂所在的金安区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就达到1.9万元,比一线城市的人均收入还高出一大截。

对于毛坦厂镇来说,知识就是财富是绝对的真理。

2

薅学生“羊毛”,衍生暴利产业

这个山坳里的小镇,却有着一线城市的生存法则。

毛坦厂镇只有3.5平方公里,却挤了近5万人口。本地户籍只有一万多人,一万多人是四方赶来发财的外地人,剩下的则全是来读书的学生和陪读的“金主爸爸”们。

在这个小镇上,以“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中心,形成了一座独特的“环形高考镇”,并衍生了暴利的“高考经济”,不遗余力的“薅学生羊毛”。

1.暴利房地产,房租赶超北上广

十几年前,毛坦厂镇的支柱型产业还是农业,而近十年,房地产确实毛坦厂镇最暴利的行业。

在毛坦厂镇,如果你在毛中周边有套房子,那就是这里的赢家。

本地人正拼命地扩建房子,平均一个单间一学年一万块,据说镇上百姓每年的房租收入就能超过1000万。

在全国开始取消学区房的时候,这里的学区房依然盛行不衰。

一个小两居套间,一年租金为2.8万元;一个合租单间的租金,每年需要1万元左右;周边平房的单间,年租金也在1万多元,高考状元住过的房间更贵。

有陪读家长说,那些金安中学东门对面的房间,8平方米左右的隔断,带独立卫生间和热水器,每学期8000块钱还抢不上。

那些不能来陪读,又不想让孩子住校的家庭,毛坦厂镇还有全托酒店。

全托酒店就是带独立卫生间的标准间,屋内有两张床、一个衣柜、一张大写字台,还有空调和烧水壶。

这样的全托酒店每年租金高达3.5万元,价格不低但不愁没生意。

2.不缺劳动力,干啥都挣钱

本地人租房,外地人做生意,形成了小镇独有的经济模式。

一个复读生除了动辄三五万元的学费,加上吃住,一年的总花销往往接近10万元。

毛坦厂镇每年有超过五千个陪读家庭,这笔巨大的收入成为该地主要的经济支柱。

越来越多的学生、家长、生意人来到这里,成就了毛坦厂的繁荣。

在毛坦厂餐饮业是除了房地产外的巨头产业了,仅仅是学校门口一个卖烤串的小摊贩,月收入过万都很轻松。

有人笑言:“在毛中,只要东西煮熟了,都能卖出去。”

由于学校食堂容量不够,到校外就餐被校方默许。中午的就餐时间只有40分钟,学生要在正午12点20分之前赶回学校自习,除了有家长送餐到学校门口,流动外卖就成了最受欢迎的食品。

学校门口聚集着很多送餐家长

物价也和房价一样,直逼一线城市,20块钱一斤的猪肉,去晚了可能都买不到。

其次在毛坦厂镇,永远不缺廉价劳动力。

因为涌入了大量的陪读家长,他们除了照顾孩子,有大把闲暇时间,因为很多有服装加工厂看准这个市场,纷纷在这里设厂,那些踩着踏板的缝纫女工,绝大部分是镇上的陪读家长。

在毛坦厂镇,什么东西只要和高考挂边,就不愁卖,这里不允许用手机电脑,因此催生了“代购”小店;高考前卖许愿孔明灯的、卖红内裤的都能大赚一笔。

有当地的店家说,最疯狂时,每天能赚3万,彻底靠高考脱贫致富。

在毛坦厂镇,每年只有暑假会安静下来,但很快又有一批新的复读生和他们的陪读父母到来,随之而来的是一批新的生意经。

3

爆火20年,只因干了一件事

毛坦厂中学一直在舆论的中心。

“这样教育下的孩子能有什么出息”

”惨无人道的教育方式,这样的孩子今后就废了”……

而毛坦厂镇也一直被人嘲讽:离开了毛坦厂中学,这个小镇就黄了。

确实,毛坦厂小镇的所有经济模式都是围绕着高考转的。

《中国新闻周刊》在某年实地采访后,曾留下一段在业内广为流传的经典描述:“大概没有哪个中国乡镇,会像这个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一样,似乎只为高考而生:小镇里饭店叫‘状元酒楼’,超市叫‘学府超市’;甚至连三轮车上也挂着高考倒计时牌;临近高考,连皮鞋摊都打出了‘庆高考大放价’的促销广告......”

不仅如此,毛坦厂小镇的出租房里会贴着“学生休息时间内,不能洗碗、洗衣服。”的标语;

镇里绝对找不到电子游戏厅、台球厅和网吧等娱乐场所;

镇卫生站里贴的是中学班主任的联系电话等;

面临每年都增加的学子,为了避免镇子的生活陷入瘫痪,毛坦厂镇修建了3.5千伏的变电站、50亩的垃圾填埋场和日处理量5000吨的污水处理厂。

这些看似简单的举动,都表现出了毛坦厂对高考的重视,毛坦厂中学火了20多年,靠的就是这份专注。

就像网友说得:北京有无数条道路能通往五道口,毛坦厂只有这一条路才能走出大别山。

毛坦厂镇在最穷的时候把教育当做了救命稻草,并且始终抱着这棵稻草不撒手,一步步把高考这件事做到了极致。

结语:

中国近些年流行的特色小镇中,有承包了淘宝上一半的情趣内衣的灌云县东王集镇;有靠着1根只能拔号上网的电话线,成为中国淘宝第一村的沙集镇;也有靠做假发年入134亿的假发小镇,还有沙县人的小吃、新化人的打印、青海人的拉面、桐庐人的快递等。

这些小城镇用他们单一的产业带着村民们致富,更有甚者影响了亿万国人乃至外国人.

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这些生猛的小镇甚至掌握着世界某个行业的经济命脉。

可见,一件再小的事做到极致,也能无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