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2020/6/18 14:44:00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一个28岁退休的程序员

今年2月12号,郭宇发了一条微博:我选择在28岁的末尾退休。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这条微博反响平平,直到最近被挂上知乎热搜榜,郭宇才受到了更多关注。

郭宇本就不是什么名人,既不是某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也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大佬,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又“一路开挂”的程序员。

郭宇并非科班出身,他大学时学的是政治与行政管理专业,他也不是动辄清北复交的大学霸,高考时考了个普通211——暨南大学,这是他的平平无奇之处。

自学代码、在暑假时办计算机培训班、大三时顺利进入支付宝实习,自此,他的程序员生涯就一路开挂了。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2013年,郭宇从支付宝离职,后加入了朋友在中关村创办的创业公司,大约半年后,这家创业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郭宇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字节跳动的一员。

“字节跳动资深技术专家”,这是郭宇在程序员生涯的最后一个头衔。

字节跳动也成为了郭宇能够在毕业后短短几年时间内实现财务自由的关键。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2013年9月,字节跳动完成了1000万美金的B轮融资,融资后估值6000万美元。2014年6月,字节跳动又获得了来自红杉资本和新浪微博的1亿美元融资,此时估值5亿美元。

而2014年入职的郭宇,当时分配的期权起码有50万,2014年到2020年的4年间,即使期权被稀释,按照字节跳动目前至少超千亿美元的估值来算,也足以郭宇实现财富自由了。

正是因为有了财富自由的底气,郭宇才敢退休。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实力+运气=今天的郭宇

可能有人会说,郭宇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这话不无道理,我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候,他正好踩到了风口上。从深圳到广州,再到杭州,再到北京,郭宇的驻扎地也随着互联网的红利轨迹转移,每一步都恰到好处。

但要知道,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没有他的努力,就不会有在支付宝的实习资格,更不会有入职字节跳动的机会。

上大学之后,郭宇的学习成绩并不好,因为他翘掉了很多专业课,每天熬夜写代码,大一时还挂了两门高数,重修后才顺利毕业。

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网课资源和直播教学,而且前端技术的更新迭代非常快,郭宇学习编程全凭教材,在摸索中前进,在试错之后不断总结经验。

认为专业课无聊就不学,喜欢编程就拼命学,这不是任性,而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从大二开始,郭宇就在找实习,一份好的实习履历,是他这个“外行人”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敲门砖。他申请了腾讯,不幸挂在了第三次面试上。

大三时,他给支付宝投了简历,这一次,他成功了,这绝不仅仅是运气加成,也是实力外溢的体现。

有人观察了2013年到2014年郭宇在 Github (全球最大的开发者社区)上的统计数据,无论是开源项目的贡献还是活跃度,都足以看出郭宇对于编程的热爱,以及在编程上付出的心血。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实力+运气,才成就了如今的郭宇。

值得一提的是,郭宇并不是人们刻板印象中那种书呆子式程序员,他非常懂得享受生活。

当时字节跳动实行双周末制,郭宇十分热爱日本文化,因此每个双周末都会飞去日本,赏樱花、泡温泉……后来他开始带日本的温泉旅行团,并且在东京银座注册了一家旅行社。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在程序员的背面,郭宇还是一个文艺青年,他喜欢看书,尤其喜欢王小波,把米兰昆德拉的“只活一次等于没活”当做人生格言。高中时,他还写了将近60万字的杂文集,退休后成为职业作家,也是郭宇人生清单的一部分。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图为向郭宇约稿的杂志

如果郭宇继续在今日头条发展下去,前途将不可限量,然而他选择了急流勇“退”。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看到郭宇的经历,不由得让人想起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

月亮高高在上,是我们的理想,六便士是当时英国金额最少的钱,象征着我们的生活。

主人公原本是伦敦的一名证券经纪人,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但突然对艺术着魔,抛弃了原本优渥的生活,把余生都奉献给了画布,最后穷困潦倒,身体溃烂而死。

书中的主人公是为了理想,抛弃了原本的财富,而郭宇是在拥有了足够的财富之后,才开始向理想靠拢。

郭宇在微博中说,在字节跳动的6年间,他拥有了一些东西,也自然放弃了另一些东西,而这些种种选择带来的幸运,让他再次思索人生的无数种可能。所以他选择旅居日本、选择经营温泉旅馆、选择沿着少年的理想前行,成为职业作家。

很多人也会想着,等自己赚到了足够下半辈子生活的钱,就隐居乡村,好好生活,但往往在赚到了钱之后,欲望和生活水平也跟着上涨,需要用更多的钱来填满,财富怎么可能会“足够”?

李佳琦刚火的时候,说赚够了300万就收手,现在连1.3亿的房子都买了,却仍然没有停下来。

所以说,能在事业最红火的时候选择事了拂衣去,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功成身退之后,去追寻自己的理想,郭宇在互联网行业并不是头一个。

2019年9月10日,55岁的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也给互联网行业留下了一个解甲归田的背影。

他投身慈善与公益事业,在年初的这场疫情中贡献颇多,不仅被评为全球最伟大的抗疫领袖之一,最近还请一线医护人员吃火锅,暖胃又暖心。

字节跳动28岁程序员退休:月亮和六便士我都要


马云在演讲中说道:“很多事情,教育、公益、环保,这些我一直在做,我觉得我还可以做得更好,花更多的时间,也许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很多人因为只顾六便士而忘了心中的月亮,也有人光看到了月亮,脱离了现实生活。

他们用实际行动说明,先捡起地上的六便士,再去追寻月亮,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作者:周文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