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面临退市,途牛旅游网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2020/4/27 2:15: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

  这两天互联网行业传的最多的,就是途牛要倒闭的消息。一时之间,有人欢喜有人愁。

  我是途牛以名誉权侵权为由起诉的第一个自媒体,或许也是最后一个。途牛在2016年起诉我,并通过一些媒体和自媒体抹黑我,后来我就一直关注途牛,并且在我的潮起网开设了途牛专题,大概估算了一下,我前后一共写了途牛30篇左右的批评稿件。这场诉讼,也耗费了我大量的精力和成本。所以当年无秘红火的时候,途牛的企业小组里还常有人提到我。

  相爱相杀,最终我赢了官司,却输了精力。从内心里,我这个途牛VIP用户仍然希望它能够改善服务、创新产品、增强品牌。

  爱之深,责之切,我一直希望途牛能够做好,毕竟南京本土没有特别好的互联网企业,如果有机会能登上国内互联网企业二十强,那南京只有途牛有这个潜力。当然,那是“曾经”有这个潜力。遗憾的是,希望最终是失望,这种感觉就像周扬青9年前希望能跟罗志祥相敬如宾一辈子一样。

  途牛的高光时刻,在2015年6月1日,这天它的股价最高达到20.85美元。如今,从4月6日开始,途牛的股价就一直保持在1美元以下,缩水了20倍。

  按照纳斯达克规定,上市公司股票如每股价格连续30个交易日不足1美元,纳斯达克市场将发出预亏警告,被警告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的90天里仍不能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自救以改变其股价,将被宣布停止股票交易。

  显然,留给途牛的时间不多了。

  单一的产品、不稳定的团队、恶劣的市场环境,再加上岌岌可危的品牌,途牛今日之难,尤胜项羽遭遇十面埋伏之时。早知今日,不如当初卖给京东。

  从途牛“被倒闭”、“CFO离职”、“高管降薪”等事件发生后,不断地有人问我是什么看法,是不是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但是真正到了此时途牛生死存亡的时刻,我的心情很复杂。

  此时此刻,我并不希望途牛就此垮掉。

  于敦德是一个标准的技术男,性格比较直,智商一流,但是他的情商有限,思维和创新能力不足,属于保守派,曾在无秘上流行一个段子,说人家的CEO都是关心战略规划,而途牛的CEO关心的却是空调关了没有、饮水机关了没有,要是让马云天天盯着空调和饮水机,猴年马云才能成就阿里帝国。现在不去考证段子的真假,就目前来说,于敦德也在努力改变自己,前几天还在做直播带货,但是,这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

  作为于敦德的好兄弟,严海峰的出走,据说是当时两人由于意见分歧在办公室吵了一架,然后严海峰出去做了一个叫小黑鱼的APP,跟金融相关,但是估计做之前没找算命的,印堂发黑遇到了去年的金融行业整顿,导致亏损严重,转型会员制也没有一个明朗的前景,能活多久还是个未知数。

  再说说途牛的前CMO陈福炜,现在也是严海峰的黄金搭档,可是途牛和陈福炜也开始了互撕模式。  

 

  根据天眼查上公布的信息,在2019年2月19日,陈福炜被途牛申请冻结了5000万元的资产,而在今年3月25日,途牛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兄弟反目,莫过如此。

  再看一下途牛的风险:  

 

  天眼查上显示,途牛自身风险117条,周边风险651条,预警337条。疫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OTA的同质化现象让途牛失去了优势,可如果途牛借鉴拼多多模式的话,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此时是凌晨两点,想必途牛大厦的灯还亮着吧,不管怎样,都祝愿途牛能够挺过这次的难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于见

    总访问量:4091926
    全部文章:1081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