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谁是中国9亿农民的锦鲤?拼多多农村网店仨月卖了10亿笔!

2020/4/25 8:40:00

“全村的希望”杨超越是一句笑谈,点燃全村的希望的拼多多,才是全国9亿农民的锦鲤,破局持续多年的三农沉疴,再造乡土中国,这是事关14亿人切身利益的另一场“超级大战”。

撰文/陈纪英

排版/GoGo

从私人裁缝店,到制衣流水线,引发服装业变革的引线,竟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

参与一战的6500万战士需要军服,批量快速制衣因需而生,规范的尺码标准就此出炉。当时,就连Burberry的风衣,也成为了战需品。

这段故事让黄峥印象深刻,他特意记录在了公众号里——需求的聚集性,可以推动供给侧改革和产业链进化。

类似一幕很快在三农领域重演,主导者是正是黄峥创办的拼多多——方式不同,电商代替了战争;角色不同,战争是破坏者,拼多多是连接者、建设者、赋能者;但能量类似,今年第一季度,在拼多多上,农村网店卖出的农产品超过10亿笔,同比大增184%。

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助农拓荒,也得到了中央高层的首肯。

2004年至今,连续17年,中央的一号文件都聚焦三农;从2015年初创至今,助农则是拼多多当仁不让的“一号工程”。

1

黄峥的本分论与拼多多的农业梦

在互联网大佬里,黄峥算是个异类——城市出身,技术背景,却对三农热忱满怀。

2018年,黄峥奔赴乌镇,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人等时髦词汇,风靡了全会场。

黄峥的演讲却很朴实,“助农是拼多多的本分”,“不应该整天只想着做机器人,也要想到用这些高大上的科技去解决真真实实的农民问题”。

以农为本的思想,在中国延续了数千年,但到了互联网时代,农业、农民、农村,多年来失语于主场,逐渐退居边缘地带,也难以吸引主流互联网精英的关注。

尽管移动互联网已经普惠城乡,但数字经济的主场,一直由东部发达地区主导。

2019年,东部地区完成互联网业务收入9438亿元,占全国互联网业务收入的比重,高达90.9%;其中,位居前 5 名的广东、上海、北京、浙江和江苏,占比高达 87.1%。

中国农业浮光掠影触网多年,为何未能彻底进化?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认为,“仅仅将农产品从实体摊位挪到线上卖,只是农产品电商的初级阶段,无法克服上行难的问题 ”。

如果不从宏观层面全局统筹,如果没有互联网力量强势介入、深度改造农业产业链,农村等不发达地区,农民等金字塔基部群体,与一二线城市的数字鸿沟将越来越宽。

2019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明确,要大力推动“互联网+农业”。

“互联网+农业”,也成为了撬动中国精准扶贫大计的支点。

2019年,由国务院扶贫办主导,联手商务部、财政部开展的电子商务进村活动,实现了对国家级贫困县全覆盖。

今年2月,国务院扶贫办等多部委,又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消费扶贫行动的通知》:政府主导建立消费扶贫交易市场的东西部扶贫协作模式,东部省市提供销售平台和渠道,打造品牌、提高质量、保障供给。

政府通观全局、引导激励,电商平台则负责落地操盘,拼多多正是骨干力量之一。

2019年,拼多多平台农(副)产品成交额达136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9%,已经登顶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

助农与扶贫效果彰显,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国家级贫困县商户的年订单总额达372.6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130%。

国家深度贫困区的“三区三州”,增长更为凶悍,该地区商家数量达到了157152家,较上年同比增长540%;年订单总额达47.97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413%。

就此,拼多多的助农扶贫本分,与中国政府解决三农困境的宏观期望,以及2020年收官的精准扶贫工程,交汇于“互联网+农业”的十字路口。

从中央政府到地方官员,都对拼多多助农模式期望颇高。

中央层面,商务部发布的电商兴农报告点赞拼多多,已成为中国农产品上行的最大平台之一;去年12月,拼多多又入选国务院扶贫办的电商扶贫案例库;今年2月,由拼多多发起的“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公益服务联盟”,也在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指导下成立。

疫情以来,封城断路之下,农产品上行难度提升,全国各地的县长们、镇长们,又化身网红,齐聚拼多多,在线吆喝,直播带货:

  • 浙江遂溪县委书记余庆创手持农具、头戴草帽,变身了农田里的“老把式”,一日卖出90吨红薯;

  • 广东徐闻县县长吴康秀化身吃货博主,妙语如珠,2小时卖出25万斤菠萝,吸粉3万多;如今徐闻模式已经在广东全省全面铺开;

  • 砀山县县长陶广宏化身大厨,炖起冰糖雪梨来有模有样……

从中央部委到地方官员,对拼多多的集体高看,是因为拼多多带货助农效果显著——今年前3个月,拼多多平台单品销量超过10万的农(副)产品达到1030款,接近2019年全年近七成水平。

2

“六新”化解三农沉疴

人在美国时,黄峥曾和段永平前去当地农场做客。

大片的农田望不到边,成群的牲畜挤挤挨挨,美国10%的中大型农场,贡献了八成的农业收入。

作为段永平眼中“特别难得一见的关注事物本质”的聪明人,黄峥断然不会无脑照搬美国模式,其不适用于持续数千年的中国小农经济,现实不允许,制度也不允许。

做梦者多,成就者少,拼多多是如何在四五年之内,逐渐解冻中国三农困境的?答案是六新。

第一新,拼多多成为了农人的“新农具”——只要手持一部智能手机,就能成为电商平台的卖家。

其前提在于互联网的普及,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已达 11.35 亿 ——中国农村的普遍触网,始于无线网络,2015年上线的拼多多,精准抓住了移动红利。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上农(副)产品活跃商家数量达 58.6万,较上一年度增长 142%。

其次,拼多多构建了农产品上行流动的新链路。

“便宜没好货”,在黄峥看来,是个伪命题。拼多多便宜有好货的秘密,在于构建了农产品从地头到餐桌的超短链,将传统农产品流通的6至8个环节,精简为2至3个环节,从而大幅降本增效,让消费者少花钱、农户多赚钱。

新链路要依赖于新模式,核心是“拼”。

农产品消费的供需两端,都极为分散,这是其流通链条漫长、产业效率低下的根本原因。

拼多多在短时间内聚集海量共性需求,将1200万农户的海量供给和近6亿消费者的海量需求,进行高效精准匹配,迅速消化大批量的当季农产品,打造了农业现代化的“中国模式”

这个模式与美国农场模式截然相反,美国农场模式是生产端集约,农产品工业化,但需求端依然是分散碎片的,而拼多多则反其道而为之,其集约化始于需求端,让“小农户”得以对接“大市场”。

同时,拼多多的模式,还保留了区域的多样性和个体的差异性,2019年,拼多多平台新兴品类、小众品类农产品等长尾产品日益丰富,农产品SKU较上年同比增长47%。辽宁产区的丹东草莓订单量同比增长668%,四川特产不知火丑柑订单量同比增长480%,云南人参果订单量同比增长254%。

需求端的集约化变革,如同多米诺骨盘,引发了农业产业的全链路进化,孵化了“新产业”。

所谓的新产业,一是对传统农业的现代化改良,覆盖育种、种植、加工等环节。

在云南怒江,拼多多联合中国工程院院士邓秀新,引入适应高山峡谷特性的晚熟沃柑和特色香橼配套种植,首次将滴灌及监测设施等智慧农业技术引入该地区;在云南文山,拼多多联合云南农科院发起申请雪莲果国家标准,等等。

中国小农经济的品牌化、标准化就此开启,“以需定产”模式逐步落地。

其二,电商带动了配套产业的下沉下乡,包括封装、仓配运等在内的新产业基础设施。比如,云南蒙自的乡村妇女、留守老人等,走进了包装仓储车间,成为了有固定薪酬的工人。

在农业产业链条再造的同时,扭曲的利益分配机制也在正向重构,这就是新机制——更短的链条,意味着盘剥利益的主体减少,就会有更多的利益利润留给农民和农业,农民逐渐从产业链条的消极被动角色,成为积极参与产业利益再分配的主动变革者。

以咖啡种植为例,过去,种植环节仅占整个利益分配的1%,风险最高、利益最少,云南咖农每年减少收入近 10 亿。

而在拼多多的助力之下,通过选品改良、深度加工、流量扶持、农货上行、利益倾斜等,云南咖农的绝境正在改善。国务院扶贫办专家李小云对此期望颇高,“该模式若成功,将推动很多农村发展方式发生转变,形成伟大变革。”

拼多多并没有止步于此,一个持续助农的新生态,正在徐徐铺开,广覆新农人培养、全链路赋能、新组织(合作社等)再造等,最终实现“人才本地化、产业本地化、利益本地化” 。

在人才培养上,农民通过拼多多可以直接求教院士——2019年双十一当天,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主讲的澜沧科技扶贫班,正式开班,60名农民成为院士的“入门弟子”;拼多多还联手中国农业大学,计划在5年内培养10000名新农商人才。

这些新农人,成为了电商助农的中坚力量,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直接带动的新农人超过86000余名,覆盖中国各大主要农产区。

全村的希望杨超越是一句玩笑,点燃全村的希望的拼多多,才是全国9亿农民的锦鲤,破局持续多年的三农沉疴,再造乡土中国,这是事关14亿人切身利益的另一场“超级大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