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那个让人山呼海啸的B站晚会 其实打开的并不是盈利通道

2020/1/12 18:21:00

作者:Rick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的资本寒冬打醒了很多人,号称全球估值最高独角兽——WeWork的折戟沉沙,其实悄然揭开了正在转型的投资市场大幕。

流量即生意的世界,逐渐远去。

有人评论,现在开始在可以预计的时间内,资本市场对以往看重流量甚于盈利的所谓独角兽将极不友好。

生意毕竟是生意。如果永远亏钱,公司做得再大也不过是将股民的钱花得更多更快一些而已。

而当前的投资者理念发生的变化,也只不过是回归商业本质的一种选择。

但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家一直以来从不以盈利为基础的互联网公司,却开始大张旗鼓的冲击流量发展目标。

这家公司用一场跨年的晚会点爆了年轻人的激情,也让自己的股价跟打了鸡血一样上升,似乎一切都向最好的方面发展。

但从资本市场得到的消息显示,以做空为主要目的的美股十大投资公司,已经有多家建仓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

他们都在等待这家公司在三月份发布的年度财报。

因此,在这家公司看似烈火烹油的局面之下,却隐藏着天大的危机。

现在问题是,这家公司的管理层依然没有展开任何应对,反而继续在增加流量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而这家企业,就是年轻人最喜欢的B站。

小破站的逆袭晚会

2019年最后一天,作为年轻人最钟爱的视频平台,B站用一个意想不到的华丽转身,震惊了整个中国社会。

他们跨界搞了一场线下的新年晚会,并且取得了成功。

这场名为“最美的夜”的跨年晚会,拥有了80、90后一切能留在记忆中的青春元素。

开场以魔兽争霸的舞蹈引爆了现场的气氛,接下来不仅有二次元的很多代表作,还请来退伍军人合唱团演唱电视剧《亮剑》的主题曲,甚至还有古典音乐的大师现场演奏琵琶古曲……

直播现场在线观看人数超过8000万,现场弹幕超过130万,完完全全的证明了这场晚会的成功。

 

 

甚至这场晚会都引起了官方媒体的极大兴趣。人民日报微博微信头条转发了共青团中央的相关文章,表示这台晚会成了一次极好的代际沟通的机会。

在评论中,官方媒体一致肯定了晚会的内容安排,认为用最懂年轻人的策划点燃了所有人的激情,才是真正办好一个节目最根本的出发点。

可能连B站自己也没有想到,跨年晚会的首次试水,竟然带了如此大的影响。

在第一批80后、90后、00后集体迈入新的十年,这一场晚会用B站独有的方式,点燃了所有年轻人在新的人生节点对于成长的感怀之情。

相比传统跨年晚会,B站除了各种在年轻人当中流行的小圈层元素外,另一个特色是那些来自民间的UP主们都是晚会的主角。只要有实力就认可你,这显然也是年轻一代价值观的体现。

即便是主流的的流量明星,也多少是B站的“红人”(鬼畜素材)。比如吴亦凡,他曾经在在综艺节目里有一段即兴rap在B站上一度被嘲的体无完肤,而他在晚会上演唱的《大碗宽面》的创作就来源于此。

在直播结束之后,这场晚会仍然不断发酵。

不少错过直播的朋友也纷纷表示要“补课”,截至目前,这场晚会在B站上不仅获得高达9.9的评分,回看的播放量也已经超过6000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涨。

甚至有娱乐媒体评论表示,被B站安利,认为B战将抢所有卫视跨年晚会的饭碗。

一切似乎都意味着,这将标志的B站迎来伟大的成功。

飙升的股价与重磅签约

在第二天受B站跟QQ音乐签约,以及这一场晚会效果出人意料的双重刺激,B 站的股票也一时风光无二。

而就在这一场跨年晚会前的一周,斗鱼一姐冯提莫以5000万的签约价转会B站,也成为这一场股价持续上升大趋势的助推剂。

并且,就在签约冯提莫之前,B站刚刚花8亿元拿下了《英雄联盟》总决赛未来三年的独家直播权。

如果加上此前组建的LOL与OW两只职业电竞战队,以及不断的持续投入线上游戏的开发,一系列大动作的背后,则是巨额的押注以及对新业务的野望。

显然,这也是创始人陈睿未来为B站冲出二次元、ACG所做的破圈行动。

从2009年为了AcFun宕机准备的mikufans,到2019年市值55亿美元的上市公司,B站用十年时间成功将自己打造成国内二次元、ACG领域的一把手。

然而,喜欢二次元和ACG的毕竟还是少数,B站已经到了关注人数和用户见顶的时代。为此,想办法拓展更为多元的用户群体,已经成为摆在B站管理层面前最切实的问题。

2019年8月,陈睿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曾明确表示,之前B站一直在做存留,而未来将开始考虑拉新和增长。

这也是为什么近一年来B站疯狂投入资金进入新领域的原因。

当然,股价近两个多月以来持续走高,也间接说明了资本市场对B站现在拓展用户群体行为的支持。

截至1月6日收盘,B站更是实现连续五个交易日股价上涨。

其中1月3日收于22.08美元,盘中一度涨至22.59美元,1月6日收于23.21美元,超过历史最高的22.70美元。

而这一次新年晚会带来的溢出效应,只不过是将资本市场对B站的利好情绪集中释放而已。

但是,创作层面上怎么夸赞B站都不为过。而要将一场晚会的艺术成就推导至品牌内核、商业模式和价值前景,恐怕为时尚早。

因为B站现在还处于越烧钱规模越大,就会越亏损的阶段。

没想过盈利的管理层

有媒体曾经报道,创始人陈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针对B站的财务状况表示,当前的阶段管理团队并不会去考虑是否盈利,如何将市值突破100亿美元才是他最关心的。

陈睿所说的“100亿美金淘汰线”,现在看已经成为B站上下一致认可的发展目标。问题是是目前B站经过这一轮暴涨,其市值也才为67亿美元。

因此,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接下来三年B站每年的市值必须增长11亿美元。

从这点来看,现在B站所做的一切扩张有了出处。

可是,根据财报数据显示,B站2018年全年营收41.3亿元人民币。2019年最新季报显示,前三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为13.7亿元、15.377亿元和18.590亿元人民币,累计为47.667亿元。

对于股价来说,营业收入是最主要的一个支撑方式,快速增长的营业收入一定会带来股价飙升的基础。

但虽然2019年B站的营收呈现快速增长,可距离陈睿的目标显然还有一定差距。

而从用户数量来看,B站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月活用户已经超过1.26亿,而B站的目标是要在三年内达到2.2亿月活。

并且,B战之前曾经被人指出营收中游戏的相关收入过高,跟其整体业务不符。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年来,B站在疯狂进行多元化的原因。

而从第3季的财报可以看到,经过这一轮的多元化和内容调整,B站的游戏收入已经降到了总体收入的50%左右,似乎已经完成了管理团队的小目标。

可是只关心营收和股价并不关心盈利的话,是否有耍流氓的嫌疑就顾不上了。

毕竟这种重金的投入和新业务的开展,在短时期内不可能带来营业收入的整体腾飞。大量的新业务用户肯定是要靠烧钱来获取,这一次5000万签约冯提莫,以及8亿买断游戏直播权利就是一个例子。

根据相关的财务数据显示,B站第三季度的净亏损高达5680万美元,同比扩大了65%。可以预计2019年B站的亏损将是一个创记录的数字。

而且随着2020年B站进一步扩大自己多元化业务的水平和范围,这个亏损的数字肯定还会继续上升。

这一点其实有点危险。

谁在耍流氓

B站以及他之前的大哥A站,模仿的都是海外YouTube发展的模式。

虽然B站已经推出了很多的产品都能带来收入,但其实现在B站正在推广的游戏、电商、广告、大会员和直播几个主要产品,如果从性质上分就两类:

广告产品和用户付费产品。但这两块,B站其实做得都很磕磕绊绊。

先说用户付费,B站的大会员实际上是想走内容收费模式,就跟美国的奈飞一样。问题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陈睿其实并没有想清楚。

那就是跟有很强消费能力的奈飞圈定的中产阶级用户不同,喜欢二次元和ACG这些B站特色内容的都是年轻人,而且这些人受制于家庭条件和自身的工资水平,消费能力并不高。

再加上二次元的这种喜好是受年龄限制非常重的一个行为,往往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发生变化。

也就是说,如果以用户付费为B站最基础收入的话,那么B站的年度收入会有一个明显的天花板。

因此B站2019年准备在直播上突破,5000万签约冯提莫就是其决心的体现。

但其实到目前为止,B站的直播收入和水平在所有的直播的平台之中排名倒数。据说创始人陈睿已经撤掉了主管B站直播的相关高管,改为自己独自负责。

但就这样,外界对于B站的直播业务看法也悲观。

毕竟前有游戏领域的斗鱼、虎牙、YY,后有带货的抖音、快手、淘宝、京东,B站的直播到底能如何在市场杀出一条血路,目前为止还看不出答案。

而如果说到广告的话,B站的努力效果并不好。

广告其实是互联网公司最核心的业务,谁能把这个业务做到极致,谁就能从整个互联网的收入大蛋糕中切得重重的一块。

国内以前做的最好的是百度,现在做的最好的是抖音和头条;而国外这个领域的大哥则是谷歌和Facebook。

这些公司都有一个非常直接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是偏技术和以算法为主的业务集群。

也就是说他们所研究的,其实是如何通过算法将广告主的广告推荐给那些最需要看到的用户,这也是这些平台对于广告主最大的价值。

相关分析研究显示,谷歌现在的股价中超过7成是受他的广告业务支撑。

本来这一个市场对于B站来说有着先天的优势。毕竟作为B站最核心用户的80、90后,现在都已步入中年。他们作为市场消费的主力,以这些人为核心用户的B站必然也会引起各大品牌商的极大兴趣。

问题是,现在的B站,宁可在邀请直播主播上花费重金,却还不在广告服务算法上加大砝码。

反之,与它对位的美国YouTube,在被收购后利用谷歌的算法优势,推出自己的广告服务产品,从而一举盈利。

甚至,YouTube还给广告主开发了系列软件,以便于他们衡量自己的广告效果并找到最合适的投放群体。

这样的努力下,2019年华尔街预计YouTube的广告收入在150亿美金左右。

决定YouTube广告业务成功的关键,既有强大的算法技术团队也有谷歌支持的市场团队作业,但最核心原因还应该是YouTube一直将广告作为基础产品并加以重视,同时认真研究广告主需求,基于此来制定市场战略。

这是一个明确的市场导向型产品发展规划,而且现在看干得很不错。其实,这说白了还是重规模or重利润的问题。

在现在资本市场对企业看法已经反转的情况下,B站依然闷头冒进,靠规模打开股价上升之门,这样的战略还是有些冒险。

毕竟,做企业不盈利哪来的长期发展持续性。

最后,有个数字值得B站管理层警惕:

股价创新增长高度的1月2日,当日投资者总计在市场上买入了7432股B站股票的看空期权,较之正常情况下的350股猛增2023%。

而分析师表示,B站的销售额2019年预计将达到63%,而2020年和2021年的预期分别是46%和31%。

但愿,中概股经历过的一切,在B 站不要发生。

 

参考资料:

《B站任性的背后,是一场不能输的押注》  蓝鲸财经

《B站凶猛》  华尔街见闻

《一大波空头逐渐集结,B站股价过高了?》腾讯新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