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增长之年2020到来,阿里巴巴的三大战略要发力了

2019/12/20 21:19:00

以拥抱变化闻名于行业的阿里巴巴,最近又一次对其组织架构进行了大调整!

12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发全员内部信,宣布进行新一轮的组织升级,涉及智能云、蚂蚁金服、阿里妈妈、盒马等多个事业群。

临近年底的这次调整,已经属于最近几年以来,阿里形成惯例的年度级组织架构大调整。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变动也是阿里巴巴在张勇任董事局主席之后的第一次重大变动。

面向未来的一次架构调整

结合昨天的第二届阿里ONE商业大会,张勇对阿里商业操作系统一年来执行成果的总结来看,阿里未来在全球化、拉动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的三大战略上,是要加速跑了。

蒋凡和戴珊,在本次架构调整中分别以事业群总裁的身份之外,还要代表集团分管更多任务其中,蒋凡以直观淘宝天猫总裁身份——阿里核心商业业务最大营收部门,分管阿里妈妈事业群。其目的,是为了淘宝天猫的商家在阿里平台上的营销合作方面具备「业务+数字营销」的进一步融合关系,。

一两年前谈“以消费者为中心”,很多人觉得是理念探讨,现在已经是业界共识,从品牌商到线上线下的零售、餐饮、服务,都想做数字化消费者运营。淘宝、天猫和阿里妈妈进一步合力是为了用户产品和商业产品统一策略下的创新,商家可以更好地进行全域营销,货可以更快地找到最需要它们的消费者,新品自然就成长得更快更猛。

戴珊则以B2B事业群总裁身份——阿里最大上游端产业链基础业务部门,负责全面打通盒马、农村淘宝、智慧农业。三者具备在一条漫长涉农业务线,但又分处不同业务端的融合统一关系。打通盒马、农村淘宝、智慧农业等业务,则可以把农业的数字化上行跑通跑透,把农产品做出扎实的品质和品牌。农业和农村的发展如今已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支撑,这一领域的数字化能开拓优质农产品供给的新增长空间,有效助力兴农脱贫。

从具体的变动内容来看,阿里巴巴这一轮架构调整的一个重要着力点在于技术体系的变革。其中,张建锋在以往担任达摩院院长、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的基础之上,又被赋予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的角色,从而领导阿里巴巴未来的技术总战略,达摩院的建设,以及致力于阿里云智能业务的进一步突破。

阿里巴巴 CTO 的角色则由蚂蚁金服 CTO 程立担任,他的任命也有助于帮助张建锋去实施巴巴的整体技术战略,而在蚂蚁金服方面,由于程立在阿里巴巴有了新角色,蚂蚁金服 CTO 一职由胡喜担任。由此可见,阿里的技术既要做深,也要做通。

在这次的架构调整中,另一个着重点则是全球化。井贤栋不再担任蚂蚁金服CEO,而是掌舵全球化,可见对全球化的重视。他表示,「伴随着阿里和蚂蚁的业务逐渐走向全球,我们也发现天下之大,需求之大。很多国家的消费者和小企业,对数字技术的需求远比想象中还要强烈。在全球的新技术变革的背景下,如何满足这远未被满足的需求,并帮助他们实现价值创造,是阿里和蚂蚁需要共同迎接的挑战」。到现在为止,支付宝已经发展出了9个国家和地区的本地版数字钱包。

阿里生态全面融合时代开始

本次组织架构调整更重要的关键词却是「协同」。以盒马和阿里妈妈为例。在上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此次盒马调整为由集团B2B事业群总裁戴珊分管,并将与村淘、智慧农业等业务进行打通,则是为了将盒马在农业和商家等B端的影响力与B2B事业群进行整合和协同。

在早年,由于阿里巴巴从最初的淘宝商城、蚂蚁金服、B2B等几个基本业务延伸出来越来越多的业务板块,其商业生态处于逐渐发育丰富的过程,因此,彼时的阿里巴巴在很多细分领域都用事业部的形式进行垂直深耕。通常当公司越来越大时,部门墙在所难免,而错综复杂的业务结构,也不是所谓简答的“扁平化”所能够解决。

阿里对内部协同有公认的远见。2015年的组织升级提出了大中台、小前台,近一两年来被各种公司效仿。

此时此刻的融合统一,为的就是让整个大阿里体系,能够整合的更为紧密一体化。就像阿里商业操作系统那样,整合了集团11项数字化能力,集中出一项体系化的能力,一对一的输出到品牌商家那里。

大约一年以前,张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经谈到过“分与合”的关系,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次的架构调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阿里的业务布局是在下围棋,而不是国际象棋。对于阿里而言,原来的业务发展节奏是纵深突进,当几棵大树长成之后,只有根连在一起,养料才能互通”。

很显然,面对即将到来的2020年,现在的阿里巴巴,已经做好了“沉淀”的准备。张勇也在内部信中强调了此次整合统一的必要性,阿里要实现「业务、文化(价值观、使命感)、组织战略」的三统一,并要确保「一张图、一颗心、一场仗」,最终实现阿里数字经济体「实现更加完美一体化」。

阿里三大战略形成清晰的纵深

这次架构调整很明显将加强阿里数字经济体的战略一体化。在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三个战略板块里,都能清晰地看到阿里多个业务携手作战,进一步融会贯通。

2020年,中国有望跃居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产业和消费的双升级将带来巨大机遇,新消费成为释放需求端潜力、推动供给端转型的重要抓手之一。中国消费市场的蓬勃生机,反映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消费正持续稳定增长、结构不断优化升级。

阿里巴巴服务消费者的业务如今包含了数字商业、本地生活和数字媒体及娱乐,创造了丰富的实物消费、服务消费和文化消费供给。阿里巴巴还制定了近期目标:在2024财年前,服务超过10亿消费者,实现至少10万亿元人民币的消费,帮助商家获得超过10万亿人民币的年交易额。

9月份的阿里投资者大会上公布了几个数据:过去两年中,淘宝的月度活跃用户增长了2.26亿,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了2.08亿。在过去的六个季度中,手机淘宝每日活跃用户(DAU)增速逐季度走高。值得注意的是淘宝天猫的用户增长主要来自于三四线及以下地区,70%的新增用户都来自于下沉市场,淘系在下沉市场的渗透率已经达到40%。

除了淘宝和天猫,淘系各个平台也各有侧重,满足消费者分层和差异化的需求。其中,聚划算和天天特卖,集中在原产地和源头商品上发力,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工厂直供和农场直供的商品,满足消费者对高性价比商品的需求。天猫国际和新收购的考拉海购,以“大进口”战略满足中高端消费者的高端购物需求。淘宝和闲鱼,则将给消费者创造长尾供给。

聚划算还在今年推出了“天天工厂”项目。通过跟工厂的联合定制,平台和工厂数据得以打通,淘系能够实现更优质的源头供给,并通过直供模式去除中间环节,实现更高的性价比。伴随着阿里云、菜鸟等阿里巴巴经济体生态的加入,进一步帮助传统企业实现全链路生产的数字化。

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在世界范围内带来生产率和消费力增速的提升。作为一家平台型科技公司,阿里非常重视技术基础设施的能力,同时大力推进技术与商业结合、转化为商家可以“即插即用”的服务,在刚刚过去的阿里巴巴ONE商业大会上,张勇预测,2020年将看到更多新技术驱动的新创造。

如今看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这张大图,从实物电商、本地生活到文化娱乐,已经覆盖了消费者主要的生活和商业场景,而经济体内的金融服务、物流和云计算等则提供了数字化转型的一系列基础设施。它们共同构成了充满活力并不断进化的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这些服务完整覆盖了一个组织或企业,从运营到走向数字化未来所需的全部能力和服务,也同时在阿里数字经济体内沉淀、孕育和发展,赋予中小企业更强的内生和变革动力。

全球化是新的市场增量。阿里巴巴的基础设施和生态效应正在海外蓬勃生长,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运和全球游进展快速。截至今年6月,支付宝及9个本地钱包服务的全球用户已超12亿,网上支付打通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支持27种币种交易;阿里云在海外有20个地域节点和61个可用区,菜鸟全球智能物流骨干网已具雏形,目前已经连接了200多个跨境仓库、300多条跨境物流专线,通过全链路的协同,把重点国家的物流时效从70天提升到10天以内。这些举措也给商家带来了新的利好机会。

互联网其实没有所谓的上半场下半场,只是撞在时代风口上的人一时有机会,耕作者永远有机会,机会更长远。一家公司的想象力或者长期发展空间,要看服务的丰富程度和纵深程度。阿里巴巴是平台型的企业,现在及未来做的实质上就是想方设法给商家找可持续的增量。每个战略板块都有多个业务携手作战,这让商业链路上下游都扎得更深,经营空间的延展性更大。

当然,战略一体化的能力足够强,战略定力足够强,才可以进行这样的组织设计。从这个意义上讲,阿里仍然走在互联网企业的前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