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杠雇员新规、诉主管部门,优步和Lyft都急了

2019/10/16 0:03:00

在优步(Uber)几周前一怒为“求生”,向纽约市相关部门提起诉讼后,Lyft也上演了并肩子上战场的戏码。

Lyft在上周五对纽约市提起诉讼,希望废除该市一项法律中对网约车在交通拥堵地区空驶时间(数量)的限制。

无限期延长“限制”

Lyft发言人坎贝尔·马修斯(Campbell Matthew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Lyft支持城市综合拥堵治理收费,这是减少交通流量的最有效方式。”但他强调,纽约市出租车与轿车管理委员会(TLC)匆忙、随意的做法,对纽约交通状况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倒退。

Lyft认为,多年前TLC创造了一个效率低下的出租车牌照系统。如今的规定并不是对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的积极尝试,而且在伤害纽约市的出行乘客和司机。

这么急于大官司,Lyft到底为了啥火烧眉毛的大事?

在2018年8月,纽约市针对TLC的提议首次通过一项法律,规定Uber和Lyft等服务机构运营汽车数量的上限。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对此表示,此举旨在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并为网约车平台的司机提供更高的工资。

这项法律定在一年后(也就是上个月)应该到期了。但在今年6月中旬,在TLC的“参与”下,市议政厅投票决定无限期延长这项法规。

这么一搞,Ube和Lyft一下子都炸毛了。

纽约市街头的黄色出租车

这一限制的出台首先得到了纽约出租车行业从业者及公会的支持。相关机构表示,由于Uber和Lyft的介入,当地出租车行业的工资水准大幅下降,使得司机对未来的长期就业无不表示担忧。

据当地媒体报道,出租车行业因遭受冲击,导致了此前多位司机因无法治疗重症并出现生命堪忧的状况。当然,不只是出租车司机遭遇工资待遇降低的问题。据纽约时报报道称,近40%的网约车司机也应该有权获得医疗补助,因为他们的工资低于正常标准。

可是刚刚经历了加州推行“雇员法案”的Uber和Lyft,显然不想再次经受类似的打击。如果加州的平台司机都成了雇员,再赶上纽约无限延长对网约车的限制,这岂不是要了亲命?

监管部门的决心有多大?

显然,纽约市市议会对于法规的延续,有着类似加州州政府部门一样的坚决。

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些网约车平台公司一直在利用勤劳的司机,使我们的街道拥堵不堪,司机也陷入贫困。我们将进一步对这些公司车辆的空驶时间进行新的限制。这意味着司机的工资会更高,我们城市的街道也不那么拥挤。”

在德布拉西奥看来,这些限制的成效将使夜间高峰时间的车速提高10%,而且由于空驶车辆数量受限,应该会让出租车及网约车平台司机在最繁忙的时候增加收入——每小时净工资提高20%。

目前纽约市已经明确要求Uber、Lyft、Juno和Via的司机,每单最低净价为每小时17.22美元,根据德布拉西奥的说法,这一规定生效以来(尤其在2019年2月1日至5月19日期间),帮助司机群体额外赚到了近1.72亿美元。

TLC此后制定了一项新规定,限制网约车平台的司机在核心区域的空驶时间。管理委员会要求Uber和Lyft将空驶时间从41%减少到31%。

如果上述公司未能遵守,TLC表示将保留暂停或吊销其在纽约市经营许可证的权利。TLC发言人对此表示,“这是对该市减少交通拥堵以及为司机争取权益的最大努力,我们将为了争取更安全、更顺畅的街道,以及维护司机的权益而努力。”

那么,拿着运营牌照权的TLC,对当地出行市场的影响有多深?又为什么对网约车平台出台有这么多“限制”?

早在70多年前,纽约市创造了出租车牌照这一规定。当时,为了确保出租车公司安全、透明地运营,出租车牌照成了一项民众喜闻乐见的新鲜事物。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进过多年的发展,如今它已经成为一个只有银行和贷款机构才能从中受益的体系。

近30年来,“出租车牌照”制度使得希望从事运营的司机要先做出选择——要么付上千美元(每月租金)租一辆车;要么背负沉重的债务,用贷款支付牌照的购买费用。

但是网约车平台的出现对这种体系提出了挑战,让“出租车”出现了另一种方式。

TLC与网约车平台的宿怨

随着网约车平台的出现,更多司机可以在牌照制度之外获取外快,不必像出租车司机一样12小时轮班,而且绝大多数车费直接进了司机的口袋。

美国劳工研究局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过去几年中将“出租车司机”作为全职或兼职职业的普通人增加了三倍。这不是因为有更多的人从事传统出租行业工作,而是因为他们在网约车平台接单并提供服务。

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多了,当地出租司机和管理部门的收入自然就少了。

原因如此简单,TLC与出租车行业工会自然要利用手里的资源和能力,对网约车平台展开“制衡”。

在得知限制规定将继续延期后,Uber不仅立刻开始上诉,其发言人也公开表示,“这项限制规定已经威胁到了网约车司机的灵活性,过多的管制只会让交通情况变得更糟。这种限制过于武断,而且参考了一种有缺陷的出租车运营模式,没有考虑到司机们是如何受到先前法规的影响。”

Uber方面指出,这一限制将导致另一个“牌照制度”,这可能会使更多网约车司机减收甚至破产,对他们的生活造成进一步伤害。

面对生存难关,Uber的老对手也尽弃前嫌,与其跳进了一个战壕。Lyft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共享出行的进一步限制,将导致公众乘车次数减少,司机的收益降低。”

他强调,市长应尊重市议会去年通过的立法,并允许各方在讨论延期或任何新规则和收费之前,审查关于该限制规定对社会影响的报告。”

总之,这件事似乎成了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糊涂账。

德布拉西奥市长提议延长基于网约车平台的运营车辆的限制,目的是保障城市交通的顺畅,重建一直为人诟病的牌照系统。虽然这将保护那些从旧体系中获利的大银行和出租车公司,但对网约车平台来说却是一个坏消息。

网约车平台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司机和车辆上路,这样可以为平台创造更多的收益,回报投资人。而且他们坚持认为司机将会因为挑战“牌照体系”而接到更多大单,获得更多收入。但是出租车行业协会及机构则表示,越来越多的出租车司机受到影响,将会大幅减少正规出租车司机和车辆,最终意味着除曼哈顿市中心以外的地方可能很难叫到出租车。

这个糊涂账,究竟怎么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