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专注“吹牛”20年,阿里想当“钢铁侠”,发动5亿用户种了1亿棵树

2019/5/16 16:09:00



文/陈纪英

版式/夏天

阿里爱“吹牛”——创业20年,这个标签,怎么也撕不掉。

阿里刚创业时,还是命运难测的“弱鸡”,就敢不自量力要当“钢铁侠”,夸口说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牛皮”还是要吹的,毕竟后来都实现了。阿里得以成就全球互联网巨头,但到处“操心”的惯性还是改不了,给乡村教师颁奖,帮农民养猪,沙漠里种树,深山里扶贫,外太空里探索第二地球,寻找被拐的儿童和走失的宠物等。

坚持“作秀”20年,阿里的“毛病”非但没改,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入列做慈善——不管这些行为是自救还是自新,总归是好事儿。




互联网企业正在组建“英雄联盟”。


起步创业时,马云和阿里一直顶着“吹牛”的名头——据说早年采访,记者们听马云“吹牛”烦了都走了,只有一个记者出于礼貌听到了最后。

也不怪记者们走眼,眼前的马云,一个高考三次才考上大学的“学渣”,其貌不扬,却很不安分。

人在微时,碰到几个身强马壮的人偷井盖,文弱的马云,孤胆生威,就敢大喊 ,” 你给我放回来“。

创业时,“不自量力”的本色也延续下来。去了一趟美国,马云回来就要建设中国的信息高速公路,一次次登门,一次次宣讲,诚意如斯,却只有冷脸以对。有的部门官员,还责怪他不预约就敢上门。

但彼时,马云似乎不太在乎个人得失,“失败了无所谓,我至少把概念告诉了别人,我不成功,总会人会成功”。

马云相信,总有后来者会成功。

后来在自家民宅里创立阿里,提的口号也像“吹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阿里碰到的第一个难题是网线两端的人缺乏信任,先给钱还是先发货成了僵持的难题。消除陌生人猜疑的支付宝应运而生。

其他基础设施也是短板。比如快递,年年爆仓。双11是剁手党的狂欢日,却是快递员的受难日,阿里又亲自下场做了菜鸟。

菜鸟不“菜”,苦逼的快递行业开始智能化了。向全行业输出的菜鸟装箱算法术,已经累计优化超过5亿个包裹,相当于节省了1.15亿个邮政6号纸箱,减少的碳排放超过1.5万吨。

阿里平台上的千万卖家,贷款难缺资金。2006年,阿里小贷应运而生,为了打消银行顾虑,阿里甚至主动拿出2000万建立风险池,并承诺不良率升高时,兜底一半的坏账,这是网商银行的前身。

中小企业要信息化,买不起昂贵的服务器,他们等来了阿里云。2009年,阿里云诞生时,业界嘲讽一片,高压之下,王坚一度落泪,但后来,阿里云跻身全球3A。

抛开为企业降低IT成本不说,令人想不到的是,从2017年9月到2018年8月,阿里云为社会节约的能源消耗相当于减少了384万吨碳排放,等于种下了2600多万棵大树。

刚推出的“阿里巴巴普惠体”,免费授权全球公众使用,也是为了精打细算的中小商家减负。

纵观阿里20年创业史,就是一部社会问题的解决史,消除隔阂、疗愈爆仓、助推信息化、缓解贷款难等等。

阿里栽树,天下乘凉,苦活儿累活儿两肩挑,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最终才成其大,这是阿里的商业逻辑。

正向的企业价值观,水满则溢,2018年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集团共计纳税516亿元,带动上下游产业纳税2581亿元。不仅如此,阿里还创造了4082万个就业机会,帮助中小企业减负250亿元,让近九成的小微经营者预计2019年收入将有所增长。

马云说,我们是一家社会性企业——这个表述,和创立了三家世界500强公司的稻盛和夫不谋而合,自利生,他利久。

人才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学渣”马云一定坚信——毕竟靠他本人,写不出代码,卖不了货,上不了云。

从硅谷、从常春藤名校,从国内的北大清华211远道而来的“谢尔顿”们,齐聚阿里达摩院。但达摩院从来不是阿里内部的实验室,其宗旨是Research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with profit and fun,要服务全世界至少20亿人口,要比“阿里活得久”。

有了这些全球最聪明的头脑,遇到障碍和难题,阿里就不用鸡贼的绕道而行,可以正面硬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比如中国失守多年的芯片行业。

去年,阿里芯片业务上线,名为平头哥——动物界上无所畏惧的一哥,计划投入数十亿美金。平头哥能成么?难成,但未必不能成。




阿里芯片业务去年上线。

别家还在仰望星空,阿里已经探索星空。去年,阿里科学家和耶鲁天文学家合作,深入到39光年外的宇宙深处的恒星系统,寻找“第二地球”,别说,还真的有所进展,这个恒星系统中有3颗和地球大小相似,具备液态水和孕育生命的可能性。

有网友说马云像ET外星人,他可能着急回家——地球有涯,但宇宙无界,想象力无边。




“第二个地球”也许不是空想。

不仅要“上天”,还要下地进村上山。

AI养猪、养蜂、种果树种庄稼,上述种种,都是阿里云发布的ET农业大脑的落地场景。

如果说这些都是阿里官方自上而下的“不务正业”,那么疫苗监测,就是工程师们“自找麻烦”了。

去年疫苗恐慌爆发后,有个“不怕麻烦”的阿里工程师在钉钉群里喊了一嗓子,招徕了20多个工程师,临时“搭伙”,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连夜赶制出一套秒查问题疫苗的系统,立刻在朋友圈刷了屏。

不仅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还要让天下没有难种的庄稼、难养的猪仔、难查的疫苗、到不了的星空。

阿里的“谢尔顿”们走出写字楼、实验室,上天下地进村爬山蹲工厂,似乎已经成为了传统,人工智能开始监测肝癌,救助中国濒危的江豚和非洲的野象,让一片荒漠重新被绿植覆盖,让一片河流重新清澈,免费上云的12306系统不再崩溃,加持工业大脑的制造业减耗增效等等,阿里主业和公益的边界已经逐渐消融。




科学家们不务正业,却普惠了全社会。

高价招来的精英们,这么“不务正业”,是不是白瞎了?这很不合算,但这很阿里,马云说过很多次,“阿里巴巴必须要做别人不愿意做、不能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定位。”

换句话说,赚钱重要,但也不是最重要的,让技术的力量普惠到全社会,才是阿里的“理想国”。

当谢尔顿们“上天下地”的时候,还有互联网之光照耀不到的边缘地带,他们是被黑暗吞噬的盲人,是上不起学的留守少年,是被拐骗离乡的儿童,是被贫困纠缠的农村妈妈等等,他们不会增加双11的GMV,也不会提升财报上的营收和利润,但他们是让阿里牵肠挂肚的人。

现在,每天有30万视障消费者在淘宝剁手。

盲人看不到光,走失的儿童找不到家——中国每年走失儿童高达20万,利用传统方法找回的比例不足0.1%。2016年,阿里的团圆系统上线,被植入到25款国民级App中,带动9亿手机用户加入寻找走失儿童的行列中。截止到去年9月,“团圆”系统共发布儿童走失信息3419条,找回3367名儿童,找回率为98.4%。

留守的乡村儿童们上不好学,教师薪水微薄,教学设施落后,孩子们就学条件艰苦。“马老师”坐不住了,” 马云乡村教师计划 ”等陆续启动。每年在三亚举行的乡村教师颁奖典礼,马云无论多忙必然到场,“这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报!”




乡村教师颁奖,马云亲临现场。

在阿里,GMV、营收、利润的KPI不是首要的,也不是人人必须的,但有一件事,是有要求的—— " 每人每年三小时 " 的公益,公益时不比拼财力,更比拼行动和诚意——马云捐款几百亿,也就算半个公益时。

马云本人亲力亲为,员工自然也勉力而为。

一个人的公益3小时或许微不足道,人人做够3小时,却可以诞生出很多的“小事情、正能量、大情怀”。

江河乃大,是因为不择细流。2019财年,阿里员工一年做公益时长近27万小时,公益足迹遍布全球20多个国家。今年3月底,这些不务正业的工程师们,还成立了官方公益组织——阿里技术公益委员会,谢尔顿们一点儿不高冷,一腔热血也很“入世”。

这是一以贯之的“少年心,英雄梦”。

阿里做公益还很“高调”,高调到要让全民参与。

2018年度,4.3亿名消费者通过阿里平台参与公益,相当于带动近1/3中国人,年募集资金超4.4亿元,帮扶人口超870万,全年捐赠订单超79亿笔。

蚂蚁森林则是另外一个例子。诞生不到3年的蚂蚁森林,用户达到5亿,已在荒漠化地区种下1亿棵树,也在本地创造38万人次的绿色岗位,仅种植和采摘沙棘一项的年收入可达5万元。




蚂蚁森林的5亿用户种下了1亿棵树。

这就是“作秀”的价值,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也没有难做的公益。

适逢黄金盛世,中国互联网过去二十年,一直站在金字塔顶,顶着高光桂冠。

但最近两年,互联网行业开始被公众吊打了,假理财真诈骗的P2P连续跑路,内容公司以算法之名行低俗之实,旅游公司捆绑销售强制消费,游戏公司被指导致少年成瘾,出行公司涉嫌杀熟定价,图片公司假冒版权恶意诉讼等等。

指控与诘责有真有假,但一场集体的信任危机确实扑面而来,甚至有公司因此而扑街不起。

独角兽和巨头们才发现,不作恶不是目标而是底线,聪明一时能赚得多,对社会有价值才能活得久——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醒悟过来了,开始像阿里一样,张开闭口公益、责任、价值了。

当过去一意孤行要当钢铁侠的阿里不再孤独,当互联网行业组成了“英雄联盟”,无论如何,这不是坏事儿,始于阿里,兴于行业。

幸哉快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