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19年,个体户们的机会在哪里?

2019/1/27 10:00:00

2019年,个体户们的机会在哪里?




2018年的年关有点冷。


前不久杭州下了第一场雪,呵气成冰的季节,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始了“人员调整”,美图、知乎、京东等头部企业也未能幸免于难。小商户的日子也不好过,《电商法》执行在即,个人代购被取缔,微商面临强监管,线下实体商户则面临人员成本增高与房租的节节攀升。


经济的波动无法以个人之力解决,那些投身于小生意的个体,2019年又该如何博得一线生机呢?

难做的小生意

服装、包包、鞋子,全国的网红店有7成以上来自杭州,其货源90%来自四季青,做小生意的店老板在这里比比皆是。早在2003年,四季青就踏上了“走红”之路,成为电商店家进货的重要渠道。



2019年,个体户们的机会在哪里?




看着红红火火,店老板们的辛苦也是实打实的。


四季青营业时间之早是人尽皆知的,一些店铺凌晨两三点就开门运营,最晚凌晨4:30也得开门营业了。整个城市还没有醒来,这里就已经热闹得和菜市场一样了。

“也不是老板们想那么早营业,而是要跟上客户的时间,客户都那么早赶过来拿货,你能不那么早开门吗?”,店老板解释道。

尽管小老板们兢兢业业工作,拼尽全力搞到货源,找到客户,四季青的长青梦想依然遭遇了现实难题。


两年前四季青就陷入搬迁传闻。去年9月,四季青的内部讨论会上,一位档口商家代表再次提出集团能够保证老市场不会拆迁的诉求。集团董事长祝浩泉神情严肃,表示自己无法做出这样的保证。


人流和货流交织所导致的拥堵、密集的人流产生的垃圾,都让四季青成了城市不体面的“狗皮膏药”。杭州立志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从产能结构调整来看,四季青的外迁是大势所趋。

四季青不孤独,它是大形势下的小小缩影。同类服装市场也面临搬迁问题,北京的“动批”、武汉的“汉正街”,同样在搬迁。北京“动批”被疏解到河北、天津等地,档口老板们不得不离开原本的居住地。尽管新市场开出了“减免租金”等优惠政策,但原本多年聚集的产业集群和专业氛围被打散,产业还需好多年来恢复元气。


被实体的线下小老板们羡慕着的,是互联网销售模式。四季青的邵阿姨做这行已经二十多年了,隔壁档口的小微在微信里展示商品、谈价格,方便得很,看得邵阿姨也想触网。

不过在2018年,不管是网店和微商,都很少再有新机会。

从网店来看,京东等平台电商的红利期已经过去,网红店在流量、品牌、客户粘性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新店和小店很难与它们竞争。


如果说网店是入局难、做大难,那微商则是面临洗牌。现今我国大概有2000万左右的微商,经历野蛮生长之后,模式的弱点也逐渐暴露。比如暴力刷屏、过度宣传产品、虚假自夸、供应链不稳定等等,即将落地施行的《电商法》,更是将微商纳入监管,自由度更小,对产品的正规程度要求更高。


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小生意似乎都不那么好做。

依然在盈利的少数人

乐爷和欢欢可能是趋冷的大形势中的例外,她们靠朋友圈里的生意活得还不错。两人都曾有非常稳定的工作,后来主动放弃了铁饭碗,自己做起了小生意。她们的运营模式、命运轨迹和线下实体小店、传统的微商有何不同?


出生于武汉的乐爷是名高材生,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历经面试、笔试等选拔、考核后,进入央企工作。


按部就班、论资排辈的生活很快让乐爷感到厌倦,每天上班前的闲暇时光,她都会刷一刷淘宝和朋友圈,买买买,2017年,她的淘宝记录打败了全国98.9%的VIP。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快递,像贫乏生活中的一勺糖。

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介绍她做爱库存,可以直接从平台上拿货,然后借助自己的朋友圈销货。乐爷想,要不做个分销商吧,比较符合自己的天性。这个想法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辞职简单,再回单位就几乎不可能了。乐爷犟,她觉得这个行业正值朝阳期,利落地辞职、建群、开始自己的特卖代购生涯。


相比于四季青和微商的无标牌款,乐爷拿到的都是品牌专柜货,有了品牌背书,买方的顾虑更少,消费意愿更强。刚开始,不少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尝试之后发现都是正品专柜货,价格也便宜很多,口碑发酵,顾客群体逐渐壮大。


从初期建群的两百多人,做到现在四个群的运营;从最初一个月两千多的利润,到现在一个月的利润能抵上原来央企一年的工资。

在爱库存之前,乐爷也给其它微商当过“下线”,下线源自微商们常用的金字塔型结构。顶端微商能以最低价从厂方拿货,下层微商只能向他们的上层拿货,每售出一件产品,还须分润给上线,最终构成金字塔体系。也有人将其嘲为“传销模式”,分销制度下,多数微商利润微薄,缺乏竞争优势。

欢欢也是特卖群体的一员,这名80年宝妈原本在一所国际幼儿园工作,朝九晚五的工作让她没有时间接送孩子,于是欢欢开始寻找合适的自由职业。


2017年3月,一位朋友把欢欢拉进了她的特卖群,她发现群里发的基本都是自己在商场看到的品牌,而且价格要划算得多。她给自家孩子买了件衣服,收到后发现质量与专卖店相同。


是原单还是仿制品?这是她的第一个疑问。在群里呆得久了,欢欢也逐渐了解到,群里的商品的确是品牌正品。库存积压过多的品牌商,担忧把商品低价销售会扰乱自己的价格体系,多选择通过爱库存的分销商通过封闭的社交体系完成销售。


欢欢从朋友那儿拿到了爱库存的平台信息,开始做兼职分销商,由于做的是教师行业,学生家长的信任度非常高,业绩很快超过了先入行的小伙伴。不久之后,薪水就超过了主业。她不久后决定辞职,每天腾出固定的时间来播货,空余时间则学习烘焙、学英语、健身。


打包、发货、处理售后、与顾客沟通,辞职是另一个起点,欢欢和乐爷依然在努力地生活。

正品特卖是新出路?

在经济形势普遍低迷的大背景下,正品特卖是个体经营者的新出路吗?它背后有什么机制让从业者能平稳度过寒冬?


当被问及加入爱库存和之前做微商的区别之后,乐爷说,在爱库存之前,自己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编写商品信息,爱库存却可以一键转发商品到朋友圈,图片文案长按即可复制,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用来拓展新的客户。


2019年,个体户们的机会在哪里?




欢欢则认为,爱库存能令她能信赖是因为平台不直接对接自己的客户。所有商品都先发给她,再由她进行分销。相当于自己是个小老板,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也不怕平台甩开她单干。而且她向顾客收款后再去进货,也不存在垫资和积压问题,压力比较小。


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看,特卖平台爱库存最重要的改变是为小微商户解决了供应链和流量问题。


四季青门口车水马龙,很多时候交通堵塞都是为了货物周转。而爱库存的模式是由品牌商直接发货给专业买手,买手再通过快递和面对面交货的方式,把产品带给买家,足不出户就能获得正品低价好货。


入驻平台的品牌商经过审核,品牌和品质可以取信于消费者。在爱库存的S2b2C模式里,对S也就是供应商的审查体系非常严格,商家需要具备一定资质,如在天猫、京东等线上商城拥有店铺,且销售额达到一定的量级,同时线下也要拥有一定数量的连锁店铺,才能保证品牌价值。


从流量角度考虑,爱库存分销商们抓住了微信的社交流量,在起步阶段比淘宝网店更容易一些。在流量红利告罄的时代,新生代淘宝网店只能通过烧钱买流量,而微信朋友圈则是天然的流量池,盘活后的价值难以估量。


现今,不少人都在闲暇时间尝试玩转社交电商,部分的薪水甚至超过本职,经济形势普遍遇冷的当下,卖货也不失为斜杠青年的未来出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