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苹果应用市场“过路费”达三成,全球APP开发者怒了!

2023/7/13 0:06:00

编辑 | 虞尔湖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这原本是《隋唐演义》中程咬金出场时的开场白,在被演员演绎出来后,也大有“地痞拦路劫财”的霸气,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30%苹果税”,也颇有当年程咬金拦路收取过路费的霸道意味。

前不久,网络法实务圈公众号公布“苹果反垄断案管辖裁定书”,因为App Store内购垄断情况,国内用户向苹果提出诉讼。苹果则提出管辖权异议,但被法院驳回。目前该案件已正式立案,结果需要之后才能知晓。

无独有偶,近日,知名财经自媒体人张捷律师发布视频称,已向国家市监总局举报苹果垄断:苹果强行截走30%流水。据介绍,张捷律师著有《数字泡沫》《平台博弈》《拼娃》《定价权》和《信用战》等作品,在律师界、财经界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实际上,对苹果强行截走30%流水的话题,可谓老生常谈,早在2017年,苹果就曾因为关闭微信打赏功能,引起国内媒体一片哗然。最终在iOS版微信公众平台,其赞赏功能和微信表情平台的赞赏功能也相继关闭,一时之间,也引发了国内应用开发者与苹果在中国市场的矛盾。

而在苹果杠上了微信后,网友的态度也很明确:“如果用户在iphone和微信之间只有一个选择,我相信大多数用户会选微信而不是iphone。”只是,令人不解的是,多年过去,那些使用苹果手机的微信用户,似乎并没有因为在iOS版的微信中不能给他人赞赏,而放弃使用微信或者放弃使用苹果手机,在微信与苹果手机之间二选一。

“苹果税”涉嫌垄断,为何却无人可以奈何?

此前,也有网友调侃,苹果截走iOS系统下,一定比例的应用内付费流水,就是赤裸裸的“苹果税”。对此,有律师背景的财经评论员张捷表示,该问题虽然早已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但一直悬而未决没有结论,需要从三个层面来看。

image.php?url=YD_cnt_82_01ODKJUgAct0

首先,该问题可以视为苹果把微信的打赏功能“掐掉”了。因为,毕竟在苹果手机内使用微信APP,大部分功能是不受影响的。而部分场景下的打赏,并非是微信用户高频使用的功能,也不是“刚性需求”,甚至对一些从来不使用这些功能的用户而言,微信的这些功能被“阉割”,他们几乎无感。由此也导致了,大家并不一定需要在微信与苹果之间进行取舍。

而如果做一个假设,一旦微信的打赏会带来一个很大的市场,那么微信或许会选择向苹果妥协,苹果用户使用微信,同样不会受到影响。

其次,抛开微信这种大企业,无论是品牌影响力还是用户体量,微信都有与苹果叫板的底气。而对于微信以外的一些中小企业,或许根本没有能力去与苹果公司抗争,如果想要保持其用户在苹果系统下,使用其公司应用的付费功能,就只能向苹果妥协,让其收取“苹果税”,从而无异于吃哑巴亏。

再次,苹果收取“苹果税”的现象长期存在,甚至像是进入了监管空白地带,也侧面显示了我国反垄断部门的缺位。张捷甚至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反垄断部门对于苹果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不光要禁止,还要严罚,反垄断法首先要服务于本国企业的利益,更不能让反垄断法变成了外国人拿着对付本土企业的工具,而不是对付外国寡头在中国滥用其霸权的工具。

因此,国内市场主体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或许心理基本一致。那就是苹果是跨国大企业,如果因为一些应用的功能在苹果手机上使用受限,就去与苹果的霸王条款硬刚,甚至拿起法律的武器试图维权,显然是耗时耗力、得不偿失的。

所以多数企业最终的选择,要么是妥协,放弃在苹果手机中产生的这部分业绩,不开放相关支付功能。要么是接受苹果的“苹果税”条款,处处少赚一点。

监管在行动,三万亿市值巨头难逃法眼

实际上,关于“苹果税”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息。近年,国家监管部门也开始重拳监管,而大型科技平台也正在成为各国政府实施公共治理的重要对象。对于苹果这家市值接近3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来说,一直都面临着全球范围内监管机构的批评乃至调查和诉讼。

据了解,在苹果手机上使用的应用程序内产生的一切付款行为,都会经由苹果支付系统处理并被苹果收取15%-30%不等的服务佣金,这也就是所谓的“苹果税”。

image.php?url=YD_cnt_82_01ODKJV1ALfR

而随着iPhone销量的攀升,App Store成为了应用程序开发商的主流分发渠道之一,应用程序开发商们缴纳“苹果税”的金额也水涨船高。这部分佣金也已成为苹果服务业务的重要收入来源,并推动该业务逐年增长。

与此同时,苹果公司的市值,也因为其营收来源的多元化,而远高于其他智能手机企业甚至科技公司。例如,2020财年,苹果服务业务营收537.68亿美元,同比增长16.2%,营收占比达19.6%;2021财年,苹果服务业务营收684.25亿美元,同比增长27.3%,营收占比达18.7%。

由此可见,占比近两成的评估服务业务收入,已经让苹果手机的APP Store成为其“现金奶牛”,而且这种如同”过路费“一般的收入,来得非常轻松,成本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称其躺赚也不过分。

很显然,苹果通过应用市场收费,会引发很多应用开发商的不满。因为平台收取的佣金过高,将会导致其开发商需要承担更大的应用运营成本,间接给消费者带来压力。

更让开发者难以接受的是,开发商也曾经尝试过在应用程序中向用户提供第三方支付渠道,不过这种功能开发,苹果是严格禁止的。因此,苹果也被指滥用市场主导地位,涉嫌垄断。

不过,目前监管政策落地的,多数是在苹果公司的海外市场。例如,去年11月,欧盟颁布《数字市场法案》称,对于估值为800亿美元且在欧盟范围内每月有4500万活跃用户的科技公司,必须允许用户安装第三方应用程序,并且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平等地访问应用程序和服务的核心功能。这意味着用户与开发者将很难再受到App Store的约束,“苹果税”或将形同虚设。

而在美国当地,苹果与美国开发商和解,允许开发商告知第三方支付选项。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自2022年1月以来,苹果因未按要求对荷兰的约会类APP放开第三方支付系统,被荷兰反垄断监督机构(ACM)处以每周500万欧元的罚款;至3月28日,苹果已被罚十次,罚款金额总计达5000万欧元。

由此可见,过去“不可一世”的苹果公司,正在面临全球各地的政策监管。而其收“苹果税”的道路,也难走得太远。而且,在市场最大的中国这个法制国家,苹果恐怕同样难逃监管的法眼。

美丽的“谎言”:禁止第三方支付只为用户安全?

此前,关于IOS版微信公众平台部分功能被关闭,在知乎等社交媒体平台也发起一番辩论。有用户提问称:苹果和微信杠上了,你会因为微信放弃使用苹果手机吗?

当时,有一个高赞回答是:其实早在8年前苹果的开发者协议里就已经有这一条了,苹果禁止开发者在应用中内置捐赠功能,开发者只能通过调起浏览器和短信的形式来进行捐赠,这其实是对用户的一种保护,不然一些心怀不轨的开发者会把捐赠按钮伪装成购买按钮来欺骗用户,最终受害的是用户自己。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苹果在开发协议中制定这样的条款,也有霸王条款之嫌。至于苹果只是考虑用户支付的安全问题,而采用一刀切,禁止所有其他支付工具,也有网友认为,这或许是苹果公司为了通过付费应用牟利,而编造的美丽的“谎言”。

因为,在这个“苹果税”政策引发了很多用户不满后,一些用户已经开始选择不再购买苹果的产品,而转向其他品牌的智能手机。更有一些用户则开始积极参与抵抗这个政策,争取改变它。

不过,以苹果的市场地位,少数企业想要与之对抗,谈何容易。甚至此前苹果决定暂时搁置从Facebook等平台应用,抽取“苹果税”30%的分成。然而,该协议仅仅维持三个月,至12月31日结束,对此Facebook表示并不满意。巨头企业与之谈判尚且如此,遑论一般的中小企业主体。

为此,2020年8月,全球知名游戏研发企业Epic Games打响反对“苹果税”的第一枪,大有号召各大企业成立反“苹果税”联盟、苹果的“霸王政策”斗争到底的意味。

结语

通过目前苹果公司的业绩来看,苹果在App Store方面的核心利益,并未因为全球范围内此起彼伏的反垄断调查而受到影响。

可以预见的是,在全球反垄断的大潮之下,未来监管机构可能会采取行动迫使苹果降低对应用程序开发商收取的佣金比例、或是迫使苹果进一步开放第三方支付来解决与苹果公司合作,需要被平台收取高额“苹果税”的问题,由此也将给苹果的业绩带来冲击。

只是,在本土市场,因为相关法律法规尚且不够健全,以及受跨国司法层面的沟通可能存在一定的障碍等因素的影响,想要让“苹果税”彻底消失,或许任重而道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