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废旧动力电池如何焕发第二春?

2024/2/28 21:44:00


新能源前瞻(ID:xinnengyuanqianzhan)原创

文 丨 和   畅

编 丨 马   路


2024年以来,回收循环利用和以旧换新出现在了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向市场释放出诸多重磅信息。比如,要鼓励引导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


在我国推动高质量发展和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的进程中,“变废为宝”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既利当前,更利长远。


结合目前备受关注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动力电池回收就成了既紧急又重要的头等大事,因为它正是“会议精神”的重要落实途径。


按照动力电池5-8年的正常使用寿命来看,我国在2018年生产销售的新能源汽车也即将“退役”。根据中汽协数据,2018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分别为127万辆和125.6万辆。而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则为261万辆。当然,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在2023年已达到了2041万辆。


另据《国际商报》数据,我国2023年的退役动力电池量超过58万吨。2028年,我国动力电池退役量将超过260万吨。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截至2023年,我国动力电池规范化回收率不足25%。


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邦普循环在2023年回收了10万吨废旧电池,占到了全国的50.4%,就证明了动力电池回收“路漫漫其修远兮”。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进入报废周期,动力电池回收是挑战、是生意、更是衡量一家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尺。


01

废旧动力电池,车主的“最后财富”


我国新能源汽车2015年正式起步,在国家的支持下,不管是汽车厂家,还是新能源汽车的购买者,大多数都吃到了政策红利。


广东东莞的卓生就是一位有远见的新能源车主。但他并不是自用,而是买来出租。


据卓生介绍,他在2015年以每辆5.3万元的价格买入了11辆小型电动汽车,26.4度电,续航为150公里。在使用了7年后,他觉得车辆到了没必要维修的地步,就选择了报废。


图/电动汽车

来源/卓生供图


出于意料的是,仅废旧电池就让他回本1万多元,再加上其他零部件,每辆车收到了超过1.2万元。


“不过,现在的废旧电池回收行情跌入谷底了,每度电150元左右。”卓生向新能源前瞻表示,以100度电的新能源汽车为例,电池回收可得1.5万元,再加上车壳的2000元左右,总共为1.7万元。


显然,这也比燃油车报废划算一些。新能源前瞻了解到,燃油轿车的报废价格为2500元/吨左右,以1.5吨计算,即3750元。


在四川成都从事锂电池回收生意的严哥也证实了电池回收价格的下调,这显然是受到了原材料的影响。


回收的动力电池如何进行梯次利用?严哥表示,他们首先会对电池进行检测,当动力电池容量在60-80%时,废弃的动力电池可以用于储能、低速电动车等。当电池容量在20-60%的区间,可以用在玩具和照明路灯上。


而低于20%,即废料,他通常会把动力电池废料送到蜀道这样的专业电池回收公司,打粉提取金属元素,制作成电池级碳酸锂等,完成绿色循环的经济闭环。



02

龙头企业在回收利用中起到关键作用


2024年2月4日,蜀道已与宁德时代完成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将在电池回收等领域加强合作。


据悉,本次与蜀道的强强联合,是宁德时代与四川省全面深化战略合作的落地举措之一,也体现了宁德时代加强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打造零碳未来的初心。


宁德时代可以通过蜀道强大的区域优势,让更多消费者和电池回收产业链小微企业参与到绿色回收中,“以旧换新”,享受政策红利。而蜀道也可以共享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回收方面的技术积累,完善其锂电池产业链。


早在2015年,宁德时代就通过收购邦普循环成为电力电池回收领域的龙头企业。而邦普循环依托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上下游的供应链优势和技术创新,在全球废旧电池回收领域率先破解了“废料还原”的行业性难题。


宁德时代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曾毓群在2024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宁德时代对镍、钴和锰的回收率达到了99.6%,对锂的回收利用率也高达91%。


图/邦普循环资源回收率


这就意味着,回收100kWh的废旧电池,宁德时代可以生产出至少91kWh的新电池。整个动力电池的生产流程中,将不再需要使用过多的,如镍钴锰等新金属材料。


据介绍,宁德时代的子公司邦普循环在2023年回收了10万吨废旧电池,利用这些废旧电池,生产出了1.3万吨碳酸锂。


新能源前瞻了解到,邦普循环在全球设立了广东佛山、湖南长沙、宁德屏南等七大生产基地,项目足迹覆盖亚、欧、非和南美四大洲,在我国拥有200多个废旧电池回收网点,废旧电池综合回收国内占比达50.4%。


截至2023年底,邦普循环已参与制修订废旧电池回收、电池材料等相关标准369项,其中发布259项;发布行业相关技术专利4527件。


此外,邦普循环还作为观察员加入联合国汽车全生命周期非正式工作组报废阶段小组,为制定全球统一的汽车碳足迹核算方法提供方案。



03

“变废为宝”考验的不止是企业良心


显然,邦普循环也已成为动力电池回收领域的绝对龙头企业了。


如今,在国家的大力推动和头部企业的引领下,我国动力电池回收浪潮空前高涨。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2年10月,国内电池回收现存企业为7万家。目前,电池回收相关企业已接近9万家,增加了2万家。


图/电池回收企业数量


而国内动力电池回收白名单企业也从2018年的41家,增加了目前的156家。


电池回收产业链上,更多的企业从事了梯次回收的工作,而如宁德时代子公司邦普循环等企业,则依靠先进的工艺和技术,承担起了“变废为宝”的最后一环。


曾有业内人士认为,回收动力电池是一场噩梦。


工信部原部长苗圩也对电池回收发表看法。在他看来,电池回收利用应该由动力电池企业牵头,从电池前端设计就要考虑到后端的回收;从产品的设计源头,就要考虑到电池组易拆解回收;并给后端的回收利用企业提供作业指导书,保障高效回收利用。


图/动力电池绿色生产闭环

宁德时代不仅在电池设计方面做了创新,其董事长曾毓群还建议开展电池护照及配套政策研究,加强电池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


电池护照即物理电池的数字孪生体。通过它,消费者和监管机构不仅可以简单直接地查阅到电池产品的相关信息,还能了解到电池碳足迹、回收溯源、梯次利用等提供数据基础,一举多得。


对于动力电池厂商来说,完善动力电池回收流程,加快循环利用,不仅能为环保做贡献,获得相应的经济回报,更能打开世界市场的大门,在激烈竞争中取得先发优势。


欧盟《新电池法》规定,在欧盟市场流通的电池,自2031年8月起,电池中回收材料占比至少为钴16%、铅85%、锂6%、镍6%。而2036年8月18日起,电池中回收材料占比进一步提高,为钴26%、铅85%、锂12%、镍15%。


换言之,7年后,一块“崭新”的动力电池将被欧洲退货。


事实上,在《新电池法》通过后不久,法国就停止了三款新能源汽车的购买补贴,理由是生产和运输过程中排放了过多的二氧化碳。


这么看来,海外市场对于动力电池的严苛程度不尽相同。电池厂商只有加快“绿色电池”的步伐,才能行得稳,走得远。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