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中国物流的大航海时代:从出海到生而全球化

2024/1/25 14:35:00

作者 | 李小天

编辑 | 刘景丰

在沙特工作生活的小马,最近真实感受到了这里物流派送的变化:

两年前,他在沙特用淘宝购物,使用转运服务把包裹从国内寄到沙特,基本都是DHL送达,至少要等待两周;但近几年,中国背景的物流公司iMile送到的包裹明显增多,配送速度也提升不少,基本一周时间就可以完成配送。

“过去,在海外电商平台购物,配送时间在一周内都是不可想象的。”他说。

沙特物流的提速是一个缩影。如今,以iMile、极兔为代表,一批带着中国基因的快递创业公司,正在卷动海外市场的物流格局。

2023年,中国快递业务量高达1321亿件,体量连续十年位居世界第一。在这背后,中国的快递模式、数字化能力、配送管理方式等都已成为一笔宝贵的经验。

伴随着中国跨境电商驰骋全球,与之配套的物流配送需求也在海外急速爆发。但受限于各种因素,国内如顺丰、京东、“三通一达”等老牌快递巨头,迟迟未能将快递业务深耕进海外市场。于是,一批华人创业者,在东南亚、中东、北美、拉美、澳大利亚等市场,用中国快递模式结合区域市场特性,成长为全球性物流新势力。

中国物流公司在全球的开疆拓土,与中国跨境电商的海外拓展以及全球电商市场的发展进程相伴相生、密不可分。

在新兴市场中,东南亚与中国地缘相近、文化相通,拥有年轻化的人口红利与可观的数字经济潜力。从2013年起,东南亚电商市场便开始百花齐放:

2015年,有“东南亚小腾讯”之称的Sea旗下电商巨头Shopee成立于新加坡。此后Shopee一路攻城略地,成为如今东南亚访问量最高和交易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

2016年,阿里收购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意图在东南亚复刻淘宝的荣光;

东南亚六国中经济体量最大的印尼,孕育出本土电商平台Tokopedia,凭借先发优势占据印尼电商第一宝座;

印尼后起之秀Bukalapak、Blibli也不甘示弱、奋力直追;

2021年2月,TikTok的电商平台TikTok Shop陆续入驻东南亚各国,通过高额补贴和庞大的用户基数抢占东南亚市场。

正是在Shopee成立的2015年,J&T Express(极兔速递)在印尼首都雅加达诞生,而它的创办人是原OPPO印尼区首席执行官李杰。接下来几年,极兔将业务拓展至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柬埔寨、新加坡。到2020年1月,在东南亚主要国家都可以看到极兔明亮显眼的红色快递车。

2020年,也是东南亚电商市场强劲增长的一年。根据谷歌、淡马锡控股和贝恩咨询共同发布的《2020年东南亚电子商务报告》,东南亚地区的电商GMV,从2019年的380亿美元飙升至2020年的620亿美元,一年就增长了63%。借助东南亚电商起势的东风,极兔在短短几年内,便成为东南亚电商件量第一的快递公司。

在极兔诞生两年后的2017年,中国物流模式沿着印度洋的西南季风,从中南半岛、马来群岛,来到波斯湾沿岸的阿拉伯半岛——又一生而全球化的中国背景物流公司iMile,借势中东电商市场的蓬勃上升期,在迪拜应运而生。

iMile的创始人黄珍,出身于华为和阿里两家头部科技大厂。在驻点中东的工作经历,让她看到中东物流的痛点与机遇。于是在2017年,黄珍创办技术驱动型物流公司iMile,将中国物流行业成熟的解决方案与中东的地区特性有机结合。

iMile同样踩中了中东电商蓄势待发的增长元年。在2017年,亚马逊以5.8亿美元收购中东本土电商平台Souq,强势入局中东电商市场;也正是在这一年,由沙特主权投资基金注资10亿美元所打造的电商平台Noon在迪拜问世,覆盖阿联酋、沙特和埃及三个国家。

而中国跨境独角兽SHEIN早在2015年,就已布局中东,凭借供应链优势,用“时尚电商”的定位占据一席之地。根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SHEIN的一位投资者称,在巅峰时期,SHEIN在中东的日销量超过了市场上所有其他跨境电商平台的总销量。

中东地区,iMile的快递员正在送货。图源:iMile官网

在2022年的一次品牌出海线上峰会上,黄珍谈到,“现在回头看,2017年那个阶段,是整个中东电商发展的拐角。那个拐角包括电商的井喷式发展、物流的快速崛起,我认为那是进入中东市场比较好的时机。”

如果说极兔、iMile是在新兴市场借势电商崛起实现迅速扩张,那么2019年成立于加拿大温哥华的UniUni,则是以众包模式+数智化技术,瞄准了北美物流末端配送市场。

UniUni的创始人鲁俊伟,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先后在爱立信、电讯盈科等企业做技术研发。UniUni官网显示,2023年,UniUni已拥有500+全职员工、10000+注册司机,目前在北美拥有 50 多个配送中心。在美国扩张仅一年后,UniUni 就已覆盖了 20% 的美国人口。

UniUni在北美的快速拓展,一方面是源于其技术实力。据公开报道,鲁俊伟几乎利用公司全部的资金和资源,通过自建技术团队,搭建起三级分拣仓储网络体系,实现从数据、算法、网点、线下的一体化运营结构,为UniUni筑起技术的护城河。

跨境投资专家杰弗里·陶森曾分析说,智能机器人和高性能数据分析工具,可以增强中国在物流行业相较于现有传统企业的竞争地位,“我预计有几家中国公司会成为物流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UniUni所采用的“众包”模式符合北美当下共享经济、灵活用工的商业潮流。目前,UniUni 40%的快递员为居家女性,留学生也是其主要用工群体之一。

UniUni的众包模式为最后一英里配送提供更多可能。图源:UniUni官网

正如“众包之父”、《连线》杂志著名资深编辑杰夫?豪所说:比起最具才华最专业的员工,数量庞大而多样化的劳动力群体,总是能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社区比公司更能有效组织起劳动力,一份工作的最好人选,是最想做这份工作的人。

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12月,UniUni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B2轮融资。投资方之一的凯尔特亚洲创投合伙人David Adderley表示,北美物流市场的创新时机已经成熟,因为目前最大的物流公司诞生于数字时代之前,其老化的基础设施和臃肿的组织结构,已经无法满足电商时代消费者的需求。

他称,UniUni 正在颠覆B2C最后一英里交付模式,“由于包裹递送的自动化和数字化,UniUni可迅速达到数百万的日吞吐量。”

在海外市场的争夺中,中国物流公司必然要和盘踞已久的老牌快递巨头正面交锋。但在数字经济时代发展成熟的中国物流模式,无疑具有比较优势。

正如中国邮政寄递事业部行业研究负责人赵洪涛分析所说:“从快递行业看,中国快递企业有加盟模式、量本利逻辑经验等优势,有巨大的件量体量和网络运营经验,相比其它国家企业,优势巨大。”

以中东市场为例,从迪拜起家的iMile,目前业务版图已覆盖阿联酋、沙特、科威特、卡塔尔、巴林、阿曼、约旦、摩洛哥多个中东国家。而在2022年1月,加快全球化步伐的极兔,在阿联酋和沙特启动快递网络运营;6月,极兔在埃及正式运营,开始撬动北非市场。

霞光社通过走访iMile、极兔两大物流公司在中东的地区总部,了解到中东物流行业的诸多痛点与中国物流相应的解决方案。

首先,中东缺少规范化地址库信息。许多国家没有邮政编码或传统的邮件快递系统,“某清真寺附近”这种语焉不详的地址比比皆是;加之COD(货到付款)大约占整体电商订单量比例的75%,末端配送更是难上加难。

“中东的消费者有个习惯,就是在快递员配送时经常改期,一个包裹可能要经过三四次派送才能最终妥投。并且因为支付方式为货到付款,快递员也无法放到家门口或者快递驿站,必须要亲手交付才能完成订单。”极兔沙特的工作人员告诉霞光社。

针对这一痛点,iMile、极兔皆致力于搭建完善中东数字化地址信息库,因地制宜、对症下药。

根据iMile的介绍,其在中国研发中心有一百多位技术人才,定期投资改进物流技术,解决了仓库自动化、运营数字化、数据可视化等功能,从始至终监控交付过程,并为卖家和买家提供实时更新;同时利用App与用户预约上门配送时间,全天候自动化客服对话工具能为客户答疑解惑,进而提高妥投率。

除此之外,中东地区地广人稀,人均派送面积较大;并且在道路基建领域,“没有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

区别于国内快递员普遍用电动三轮车进行配送,在中东地区,因为人口稀疏、配送距离较远;且物流价格较高,消费者习惯于单次购买多件商品,单位包裹体积较大,快递员多驾驶五菱宏光大小的面包车来进行配送。在人迹罕至的沙漠地带,甚至需要用骆驼去派送最后一公里。

沙特的沙漠地带

而在极兔沙特负责人Sean看来,极兔强大的导航功能,足以克服中东缺乏标准化地址的问题,中东市场最大的难题在于用工成本。“在沙特,从事末端配送工作的更多是外国劳动力,快递员大多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埃及、菲律宾的外国劳工,每人每月的签证费用就要3000元人民币,用工费用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沙特对企业雇佣沙特籍劳工的比例也提出相应要求。虽然在相对劳动力密集型的物流行业,沙化率要求仅为10%,但沙特本地人多从事管理层岗位,月薪1~2万沙币起步(1 沙特里亚尔 ≈ 1.9186 人民币);而普通快递员的月薪为3000沙币左右。

较高的用工成本,抬高了物流企业跻身沙特市场的门槛;且沙特缺乏本土人才沉淀与产业基础,市场过往的的商业规则、商业习惯跟中国大相径庭,外资外企落地面临着较强的制度壁垒与文化隔阂。但中国物流的比较优势契合了沙特“2030愿景”中发展本国物流行业、把沙特打造成为连接三大洲的枢纽之国的宏伟目标;更重要的是,iMile、极兔有着深扎本地的决心,才能够快速起量。

根据极兔沙特工作人员的介绍,目前,从国内发往沙特的电商小包,头程揽收-干线运输-清关-末端配送共需5到7天;包裹到达沙特后,极兔可以在三天内完成沙特全境派送。口碑较好的电商平台寄出的包裹,用户签收率已达到90%。

从竞争格局上来看,中东地区目前排名第一的物流巨头Aramex,已有四十余年的历史,是第一家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阿拉伯公司。虽然地基深厚的Aramex凭借先发优势占据了相当的市场规模,但在数字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伴随着中国电商驰骋全球的中国物流公司,其活力效率和服务意识无疑更能适应当下的时代需求。

并且Aramex的订单多来自国际件和政务件,而极兔和iMile的订单多来自电商,伴随着中东电商行业的蓬勃发展,Aramex已没有了不可撼动的绝对优势。

以埃及市场为例,2022年6月,极兔在埃及正式起网,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成为埃及快递行业的第二位。极兔在埃及建立了1个分拣中心和10个配送中心,配送网络覆盖除北西奈军区外的全国。10个配送中心各有一位来自中国的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业务,并向极兔埃及总负责人汇报情况。

在运营前三天,极兔采用免费发货的策略来吸引用户,运行半年多后,才逐渐将快递价格上调;并且用365天全年无休、双休日照常发货的中国快递业服务速度,迅速扩张埃及市场。甚至极兔还在开罗和毗邻开罗的吉萨,开通了当日送达服务。

据当地行业人士估计,目前埃及极兔的快递车辆超过1000辆,快递员超过2500名,仅次于已经耕耘埃及市场十余年的中东本土快递Aramex。

“极兔进入埃及,对原本的老牌巨头Aramex的冲击很大,他们领导层可能有三年没来视察埃及市场了,在我们起网后,他们专门来亚历山大市极兔配送中心看了一下。他们还针对极兔制定了一些价格策略,也改变了原本周末不上班的工作方式。”极兔埃及负责人Patrick对霞光社说。

极兔埃及办公区的墙上挂着的企业文化,核心价值观里的“本分”因为没有对应英文而用拼音呈现。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东南亚。

以东南亚岛国菲律宾为例。在极兔来到菲律宾之前,菲律宾已经有JRS Express、LBC Express、2GO Express这些成立半个多世纪之久的老牌物流公司。但整体而言,菲律宾的物流状况仍较为初级、亟待提升。从派送时效上看,当地物流公司周六日全部休息,派送周期过长;从价格上看,菲律宾岛屿众多、路况较差,除吕宋岛的核心岛屿外,边缘岛屿派送基本靠空运,效率低且价格昂贵;从服务质量上看,周六日物流公司从来不接电话,消费者无法催单或者问询,且诸多外围岛屿没有物流覆盖,当地居民基本隔绝于电商时代。

2019年3月,极兔在菲律宾正式起网。面对文化与价值观上的隔阂与壁垒,极兔在布局菲律宾市场之初,就尤为注重对团队进行企业文化的宣导。

“在菲律宾市场的筹备期,我们基本上每天都会和当地的负责人坐在一起,分享管理经验、宣导公司的规章制度,通过耳濡目染的方式让大家逐渐理解公司为什么要制定这个制度。只有深刻地理解,才能够切实有效地执行。”菲律宾相关负责人对霞光社说。

面对菲律宾本地较为粗糙初级的地址信息,极兔不断调整优化算法系统,成为菲律宾第一家使用三级库地址的物流公司:从省到市再到具体社区,逐级细化颗粒度,实现精准妥投。

面对COD过高的难题,极兔一方面严格监督派送网点的次日回款,保证资金安全;另一方面,通过增加客户联络频次等方式提高妥投率。并且,极兔在末端收款环节,也与当地最大的电子钱包GCash达成合作,共同推进线上支付的普及。

一方面,极兔利用中国多年来电商快递发展经验与策略开拓东南亚市场;另一方面,它也明显改善与提升着所覆盖市场的物流时效与服务品质。

据易观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国快递出海市场发展洞察》显示,截至2022年上半年,东南亚头部快递企业市场份额中,极兔以23%的市场份额远超第二名的JNE并遥遥领先。

但极兔和iMile全球扩张的步伐还远未停止。

2021年,iMile在拉美地区的关键市场墨西哥开启业务;2022年,iMile再下一城,正式开辟巴西市场。

iMile墨西哥市场负责人曾告诉霞光社,目前商品从中国工厂发货到清关完成配送到达墨西哥消费者手里,平均需要9天左右。但在墨西哥首都等发达地区,在当地有仓储的商家,已经可以实现隔天配送。

占据东南亚市场后杀回国内的极兔,在布局中东的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万里之遥的拉美。2022年,极兔先后在墨西哥、巴西起网运营。

拉美,被视为全球“最后一片电商蓝海”。根据权威市场研究机构Insider Intelligence2023年的数据显示,在阿根廷、墨西哥、哥伦比亚三个国家的强劲表现带动下,拉美电商2023年的销售额将增长14.3%。而东南亚的电商增长率将从2022年的21.6%下滑至2023年的13.5%,并在2025年逐步放缓至个位数。

巴西里约热内卢市景

继拉美之后,iMile将开拓步伐迈向了欧洲和澳洲。根据《晚点 LatePost》2023年8月7日的报道,iMile在近期进入了意大利市场,并将欧洲总部设在了德国,它也是第一家进入欧洲的华人快递创业公司。iMile将在欧洲做末端快递配送和供应链。供应链指的是卡车运输和仓库管理,对应的客户还包括国内的出海品牌,尤其是有高附加值的品牌,比如汽车产业、太阳能产业和消费电子产业。拓宽欧洲市场的同时,iMile也一并进入了澳大利亚。

极兔也针对欧美市场有所动作。2023年8月,极兔针对欧美跨境电商市场推出“极兔旺宝”,主打跨境轻小件寄递服务。迄今为止,极兔自有末端遍布东南亚、中东、拉美的13个国家,并在东南亚及欧美9个地区自建海外仓;2022年8月,极兔牵手海航货运,借助其600余架飞机腹舱运力、2000多条航线,通达欧洲、北美、澳洲等多个航点。极兔实现从发件、干线清关到末端配送网络的全链路闭环。

日本京都产业大学经济学部教授玉木俊明在《物流改变世界历史》一书中,以物流为中心,来解释从古至今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形成与演变。

“无论什么样的社会,都不可能过着完全自给自足的生活。人们必须交换商品才能生存下去。可能最初的时候商品交换的范围相当狭小,但随着商品交换范围的逐渐扩大,世界物流也逐渐一体化。因此,研究全球化,可以说就是研究物流体系的发展历史。英国霸权形成的最重要因素不是产业革命,而是1651年克伦威尔制定的航海法,以及英国对物流的重视等。”

由此可见,早在数字经济时代到来之前,物流体系建设,就与国际贸易相辅相成,在国家能力竞争中发挥着至关重要作用。根据1月12日海关总署的初步统计,2023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2.38万亿元,增长15.6%。随着中国电商驰骋全球,中国物流,也必将诞生新的全球化巨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