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半年营收下滑20%,阅文集团还有AI新故事?

2023/8/30 15:58:00

新增长难寻,新故事难讲。阅文集团(下称“阅文”,00772.HK)承压的困局,都写在最新的半年报里。

8月10日,阅文交出侯晓楠接棒后的首份成绩单,尽管上半年阅文的净利有所扭转,但其营收持续下滑。

财报公布当天,其股价延期下行颓势,当日收盘下跌4.03%。截至8月29日收盘,阅文报收32.15港元/股,对应市值328.7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305.43亿元);对比4月的市值高点472.92亿港元,其市值已经蒸发43.87%。

「不二研究」据其半年报发现:2023年上半年,阅文的营收为32.83亿元,同比下降19.7%;净利润为3.77亿元,同比增加64.8%

经历了免费对付费的数年冲击后,其免费付费之争已到终局。今年上半年,来自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月均活跃用户为1.2亿,同比减少12%;月付费活跃用户为880万,同比增长8.8%。

同时,阅文的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消费在33.3元,同比下降14.2%,仍处于较低水平。

此外,爆款的持续性是其IP业务的一大痛点。截至今年6月底,阅文旗下的新丽传媒仅制作了两部影视剧《平凡之路》《纵有疾风起》在上半年播出。

从主营业务收入上看,今年上半年,阅文的在线业务收入为20.4亿元,同比减少11.6%;版权业务收入为12.4亿元,同比减少30.1%。

面对两大业务收入的双降,今年7月,阅文发布了“妙笔大模型”,以及基于该大模型的“作家助手妙笔版”的内测产品。

此前4月的一篇旧文中(《近5年营收首次下滑,阅文IP策略遭遇“天花板”》),我们聚焦于泛娱乐矩阵的“大阅文”付费和免费之争如火如荼;在流量红利消退后,IP改编尚在表层。

时至今日,当AI浪潮进入网文赛道,阅文押注IP+AI;其能否借AIGC“风口”讲出新故事?由此,「不二研究」更新了4月旧文的部分数据和图表,以下Enjoy:

3月16日,泛娱乐矩阵的“大阅文”公布了2022年业绩报告:其营收达76.26亿元,同比下滑12%;净利润6.08亿元,同比减少67%,且营收出现上市5年以来的首次下滑。

其中,2022年阅文的在线业务收入为43.64亿元,同比减少17.8%;版权运营及其他业务收入为32.61亿元,同比减少2.9%。

「不二研究」发现,阅文不仅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两大业务均下滑,同时在IP版权运营也面临增长困境。

然而随着网络文学监管收严、行业持续调整热钱流失……降本增效成为大文娱的首要目标。与此同时,阅文面临付费阅读增长乏力、版权业务难撑大旗的困境。

尽管阅文已经跳出付费和免费之争,但IP改编尚在表层。加上众多免费小说的围攻,内忧外困之下,阅文新的支撑点迟迟未现。阅文是否真的走出了低谷期?

对赌期过半,净利持续增长存疑

阅文诞生于网络文学野蛮生长之时。

2015年,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为阅文,旗下品牌涵盖QQ阅读、起点中文网、红袖读书、潇湘书院等。受益于IP改编,阅文于2017年11月顺利登陆港交所。

2018年,阅文收购新丽传媒,向IP产业链下游拓展,后者成为阅文的内容输出和营收主力。不过新丽传媒也曾因营收不振,拖累阅文陷入巨亏泥潭。

2020年,程武接棒阅文,经历惨烈亏损后,实现阅文的再造。2021年6月,阅文提出了‘大阅文’战略升级,明确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性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

经过“大阅文”战略三年多的积累,阅文如期交出答卷。种种指标均显示,阅文的业绩表现并不乐观。

「不二研究」据其半年报发现,今年上半年,阅文实现收入32.82亿元,同比下降19.7%;净利润为3.76亿元,同比增加64.8%。

纵观近5年年报数据,2018年-2022年阅文分别实现收入50.38亿元、83.48亿元、85.26亿元、86.68亿元和76.26亿元,其中2022年同比下滑12.0%;净利润分别为9.12亿元、11.12亿元、-45.00亿元、18.43亿元和6.08亿元。

「不二研究」发现,自从2019年营收突破80亿元之后,阅文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时期。2022年是阅文上市5年以来营收首次出现下滑;且净利润方面,在重新回盈利轨道后,2022年再次陷入下降。

从毛利及毛利率来看,阅文同样表现欠佳。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阅文的毛利为16.05亿元,同比减少25.2%;毛利率由2022年上半年的52.5%下滑至48.9%。

对比往年数据,2018年-2022年财报显示,阅文毛利分别为25.58亿元、36.92亿元、42.34亿元、45.99亿元和40.30亿元,其中2022年同比下降12.4%;毛利率分别为50.8%、44.2%、49.7%、53.1%和52.8%,其中2022年同比下降0.3%。

尽管在发展过程中,由于业务构成调整,阅文的毛利率曾出现下滑;2021年,阅文实现毛利率的新高。但今年上半年收入成本的调整就引发毛利率下滑3.6%,未来维持毛利率稳定的能力还有待验证。

同时,与新丽传媒的对赌协议始终是阅文头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2020年,阅文对新丽传媒相关的商誉及商标权计提减值准备分别为40.16亿元及3.9亿元,成为2020年巨亏的因素之一。监管收严、明星艺人塌房风险高企,新丽传媒若难以完成对赌业绩,或将影响阅文未来的业绩表现。

对于“大阅文”战略来说,IP发掘早已不仅仅停留于网络文学的表层。以文学的爆款为起点,将优秀IP进一步培育称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爆款,并获得穿越代际的能力,正是该战略所绘制的蓝图。

在2021年扭亏为盈的业绩证实了这一愿景的可行性后,2022年阅文的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尽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有所回转,但与新丽的五年对赌期已过半、创作监管一再收紧,阅文的当务之急,是维持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

付费阅读跌倒,版权难扛大旗

当前,阅文的收入由两大部分构成:在线业务和版权业务。

在线业务收入来源于付费阅读、广告及分销第三方游戏;版权业务(版权运营及其他)主要来源于自有版权业务和新丽传媒两大渠道。其中,在线业务是阅文业绩的主要来源,今年上半年该业务占总收入的62.1%。

「不二研究」发现,2022年在线业务开始出现下滑态势,到今年上半年,在线业务仍在下滑。根据半年报,2023年上半年阅文在线业务收入为20.4亿元,同比减少11.6%。在线阅读MAU(月活跃用户数量)为1.2亿,同比减少12%。

对此阅文解释称,今年上半年,由于阅文采取优化分销渠道措施、减少用于获取低投资回报率用户的营销开支所导致。

其中,付费阅读是阅文在线业务的核心。由于反盗版等措施的推行,今年上半年,阅文的平均月付费用户较去年同期增长8.6%至880万;但ARPU(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为33.3元,同比减少14.2%。

据历年年报数据,2018年-2022年,阅文集团付费阅读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1070万、980万、1020万、870万和790万,ARPU分别为24.4元、25.3元、34.7元、39.7元和37.8元。

不难发现,高增长的背面,是隐现的天花板。近5年来,付费阅读的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总体处于下降趋势,2020年虽有短暂回暖,但复工复产后,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又回归到原有的下降趋势。

由于不同产品的收入组合变化,以及新转化付费用户在付费周期初始阶段支出较低,ARPU在2022年开始出现下滑。

虽然此前ARPU涨价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下降对业绩的影响,但这明显是对存量用户的“二次开发”。在没有新用户增量的情况下,单纯依靠提升ARPU来保障业绩很难具有可持续性,也是对用户购买力的透支。

在线业务陷入增长困境,版权业务能否成为突破口?「不二研究」认为,版权业务也难撑起业绩大旗。

半年报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版权业务收入为12.4亿元,同比减少30.0%;其中,自有版权运营收入达到11.9亿元,同比减少31.3%,占版权业务整体收入的95.9%。

对于版权业务的核心新丽传媒来说,表现并不尽人意。

根据年报数据,2019年-2022年新丽传媒分别实现营收32.36亿元、20.33亿元、12.17亿元、16.23亿元,其中2021-2022年降幅达到33.36%;净利润分别为5.49亿元、4.26亿元、5.30亿元、5.38亿元,其中2021-2022年同比增长1.51%。

「不二研究」认为,虽然在《赘婿》等热播剧的帮助下,新丽传媒2020年完成了新的对赌业绩目标,但后续几年的营收压力仍然不小。除了业绩波动风险,关键艺人道德风险也是新丽传媒的致命伤。

此外,由于影视剧带来收入减少,极大程度影响了阅文版权运营收入。上半年新丽传媒仅制作了《平凡之路》《纵有疾风起》等影视剧。而今年年初,新丽传媒曾公布的片单中提到共16部剧集和2部电影。

在用户增量几近停滞的当下,短期内提单价保业绩的行为尚有成效;长期来看必须要求得第二增长曲线。在线业务面临天花板、版权业务也难撑起一片天,阅文所面临的形势比想象中严峻。

流量红利消退,付费or免费两难

付费阅读习惯方才形成几年,网络文学又经历着免费的革命。

随着网络文学付费市场的人口红利逐渐减少,用户增长速度放缓,诸如番茄、米读、七猫等免费阅读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背靠字节跳动、趣头条和百度等互联网公司,抢占着阅文的市场份额。与付费阅读商业逻辑不同,免费阅读依靠广告收入,走的还是互联网流量变现的玩法。

两相比较,付费阅读模式强调阅文独立长线发展,能够形成创作和阅读的良性循环;免费阅读模式则看重阅文作为腾讯“泛娱乐”业务矩阵上的协同作用。

随着战略转向,阅文开启“付费+免费”双模式,尽管2021年免费阅读给阅文带来了更多流量,但由于反盗版举措,也没能解决增长的问题。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阅文自有平台产品MAU(月活跃用户)为1.1亿人,同比减少5.8%。由于削减获客开支,起点等平台上的付费阅读用户数量在下滑;腾讯自营渠道的免费阅读用户仅同比增长1.6%。

与此同时,受经济需求低迷的影响,免费阅读为阅文带来的广告收入对业绩的带动作用或许要打折扣。财报数据显示,自从2021年下半年,阅文的免费阅读收入增速陡降至11%,反映广告收入维持不易;读者付费习惯遭受侵蚀,如前所述,阅文付费用户大幅度下降,影响付费阅读业务收入。

好在上述负面影响整体可控。在付费阅读领域,阅文预计将长期保持绝对头部,以维护对创作者的吸引力;免费网络文学内容价值较低,付费网络文学还将占据IP价值前列,构成阅文发力版权运营的平台基本盘。

今年上半年,阅文启动新一轮的业务重整。6月,阅文经历了成立8年以来最大的组织变革,升级为多模态多品类的内容大平台、成立四大事业部,同时将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组成影视事业部。

除了升级新的组织架构外,阅文还在7月发布了“阅文妙笔大模型”,以及基于该大模型的“作家助手妙笔版”的内测产品。

阅文集团新任CEO侯晓楠在2023年上半年的财报会议上表示,“AI对阅文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机会”。他表示,在新的组织架构内,阅文将打通文学内容创作和多个阅读平台,将AIGC技术运用覆盖到动漫、衍生品等多品类内容,提升IP爆款成功率。

「不二研究」认为,免费和付费终归只是形式,目前,阅文不应只聚焦于“免费”的流量战,阅文仍应将重点转移到内容生态的建设,包括优质的作家和作品的孵化、用户体验、用户留存的改善等。

随着流量红利消退、平台战略收缩,优质内容将是各方争夺用户的关键。这正是互联网巨头投资网络文学平台的行业背景:从长期趋势来看,上游内容将在整个产业链中占据主动地位。

在此次组织架构调整后,阅文提出计划将AI技术融入到各项业务中。尽管AIGC在文字IP方面可以大幅提升速度和效率,但其生成的内容缺乏连续性;且在动漫、影视等方面的应用尚不广泛,仍需时间来实现技术积累。

目前阅文的IP开发的主要方向仍聚焦在影视方面,财报中提及的动漫、游戏的收入都远逊于影视改编。这也体现出行业在IP开发中相对初级的状态。正因如此,游戏开发和分销收入的提升,对阅文还表现出有更长期的价值。

押注AIGC,阅文能否讲出新故事?

目前,阅文发布的“妙笔大模型“已被应用到各项业务中。尽管在文字IP方面AIGC的发展较为成熟,但在图像、视频等领域还有待提高,且技术积累及产品打磨也需要时间来实现。

尽管阅文已经跳出付费与免费之争,但仍面临付费阅读增长乏力、版权业务难撑大旗的困境;加上众多免费小说的围攻,内忧外困之下,阅文新的支撑点迟迟未现。

能否生产具有稀缺性的好内容、能否成功将其商业化、影视改编能否叫座、漫画游戏创作能否征服用户……诸多利益环环相扣,IP生意并不好做。

倘若押注AIGC果真奏效,阅文当前的这些困顿,或许只是光明未来实现路径上的一些小曲折。

不难推测,不久的将来,阅文还将制造更多爆款。只不过爆款内容之外,能否提供值得代际流传的价值并不确定。转向中的阅文,尚待成型。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 《IP还是好生意吗?》,深眸财经

2.《财报扭亏为盈、股价上涨超10%:“大阅文”第一年“柳暗花明”?》,娱乐独角兽

3. 《阅文所承受的压力,都写在了最新财报中》,一刻商业

4.《阅文上半年缩减成本净利润增长 业绩会讲解大模型目的与挑战》,第一财经

作者 | 艺馨 豆乳拿铁

排版 | Cathy

监制 | Yoda

出品 | 不二研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