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搜狐躺平,张朝阳重新创业

2022/11/16 9:47:00

搜狐公布了今年第3季度财报,净亏损1700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超过1亿。

对于搜狐这尊中国互联网的活化石来说,这已经是远超出预期的好消息。

搜狐此前预估,受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亏损本该还要翻个三倍。

另一边,刚刚结束的2022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搜狐创始人、中国互联网人的老前辈张朝阳向外界坦言:

“确实我们是有点被边缘化了,但是我们可以回来的,也正在回来。”

蛰伏的搜狐

今年是搜狐成立的第24个年头。鼠牛虎兔,地支都转了两轮,搜狐以“潜龙在渊”的姿态,已经蛰伏了太久。

实际上,“边缘化”和“回来”,这两个关键词,张朝阳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也已经说过一遍。

当时记者问道,“你给自己留了多少年的时间重新回到舞台中心?”
张朝阳想了想,以不确定的语气给出一个答案:“就是3年吧。”

一转眼,3年又3年,时代的风口换了又换,中概股一路上涨又跌回原样。乌镇依旧,搜狐和张朝阳,也还站在互联网的边缘,回答着一样的问题,做着相同的展望。

但搜狐的内里早就变了。

它曾经以老牌新闻门户闻名,又靠着美剧资源在视频赛道闯出一片天地。

但根据财报,搜狐在今年第3季度总营收1.85亿美元,其中媒体和视频端吸金的主要途径,品牌广告,收入仅有2600万美元。

真正支撑起搜狐当下门楣的,是线上游戏。

搜狐旗下游戏公司畅游,3季度PC端月活用户210万,移动端月活用户250万,他们共同贡献了搜狐收入的大头:1.49亿美元的线上游戏收入。

这样的数据,对于当下的搜狐来说,还算差强人意。

张朝阳甚至颇感欣慰:“我们的游戏业务也不错......另一方面,我们在小而美的长剧、美剧,视频社交和视频传播方面做得不错。”

“搜狐还是足球场上的一个队员,也只有队员才能来参加乌镇大会。”

“只要还在场上,就有可能进更多的球。”

路在何方

搜狐这颗球,正在滚向何方?

似乎没人知道答案

虽然在搜狐内部,游戏业务发展不错,但对比隔壁的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搜狐依旧是那个边缘人。

今年10月,腾讯的《王者荣耀》在全球范围内吸金近2.1亿美元,超过搜狐全年营收。

去年腾讯的游戏收入更是高达1743亿,无论本土游戏市场还是出海成绩,都是行业内的天文数字。

凭借现象级游戏《原神》跃升行业头部的米哈游,也在全球范围内吸金260亿,估值2000亿。

搜狐的游戏业务,全靠一个经典IP《天龙八部》,就从PC端游时代一路坚守到了移动游戏时代。

今年版号收紧,搜狐在6月和8月拿到了《斗神之刃》、《镇魂街:武神觉醒》,却没能在目前游戏的红海市场杀出一条血路,始终不温不火。

有鉴于此,搜狐进一步下调了今年第4季度的预期,预估10月、11月和12月在线游戏收入将在1.18亿美元至1.28亿美元,同比减少11%至18%。

游戏撑起了搜狐的现在,却难看见搜狐杀回互联网中心的未来。

早已功成名就的张朝阳,虽然时常展露出重回赛场的野心,实际却在做一些费时费力而收益微薄的事情。

比如《张朝阳的物理课》。

在这个群星寥落的2022年,张朝阳是为数不多的,还在一线抛头露面的大佬。他自带的话题度,成为搜狐虽然日渐边缘,却还被人们时常提起的重要原因。

而他倾注心力的物理课,则贡献了一次次热搜。

起初这是个回望初心的项目。

1982年,张朝阳以西安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考上了清华,就读著名的清华物理系。4年后,他拿着李政道奖学金,考取了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赴美留学,并最终在麻省理工拿到了博士学位。

他和物理系不仅是所谓的“不解之缘”,更是他起初改变命运的本钱。

但毕业后的张朝阳,发现人生的选择,不只有成为“顶尖科学家”一种。

博士学历给了他选择的权利。

当时麻省理工有一位传奇的教授Nicholas Negroponte,他致力于倡导利用数字化技术促进社会生活的转型,被媒体推崇为“电脑和传播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

张朝阳从大师手上,拿到了2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在1995年末回到祖国。

他想做一番大事业,以技术改变世界。而互联网在美国正是方兴未艾,炙手可热。但在对岸的中国,却几乎无人知晓。

回国后的张朝阳,在中国创办了“爱特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同一年,雅虎在美上市,凭借搜索业务,在两年时间内股价涨超600%。

在美留过学的张朝阳看到了机会,爱立信顺势推出“搜乎”,号称中国首家大型分类查询搜索引擎。这正是搜狐的前身。

凭借搜索引擎在早期互联网的核心作用,搜狐成功办起了门户网站,并在在新世纪的第一年赴美上市,挂牌纳斯达克。

张朝阳成了传奇,他和物理渐行渐远。

直到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他才开始回头,怀念起学术生活。

“早年没有搞懂,现在想搞懂,这是一个人生责任。”

而折戟美剧的搜狐视频,靠着几部大红的自制剧,勉强延续到了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再烧钱换增长。

制作成本低的物理课,起初只是张朝阳无心插柳的一次尝试,很快就变成了搜狐获取流量的不二之选。

隔壁的新东方带货热火朝天,张朝阳则在兴趣和坚持的驱动下,保持着周播两次的频率,把这门课坚持了一整年。

这一年里,他向听众解释了“天空为什么是蓝的”,“微波炉是如何加热食物”,深入浅出的解读,助力他的课程成为当下最火热的知识类IP。

从玩票,到正业,张朝阳甚至将之集结成册,整理出了一本书,“我还是特别喜欢推导和计算,从根本上计算很多问题,所以这是一本数学和物理书,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物理书。”

舆论也从最初“不务正业”、“异想天开”的质疑,悄然转向,好评不断。

搜狐还剩什么?

但比起热烈的电商直播赛道,曲高和寡的物理课,离流量虽近,离变现却无比遥远。

搜狐目前的做法,是放出物理课的视频片段,在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和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传播,然后把完整的物理课回放视频留在了搜狐视频APP里,借此导流。

事实上,在物理课之前,张朝阳已经默默直播讲了6年的英语。但这6年的耕耘,并没有转化出足够影响行业的前景。

搜狐视频是一个媒体平台,不做电商而希望传播知识,搜狐视频的直播和短视频也在做知识传播平台。”

从樊登到吴晓波到罗振宇,相关的IPO纷纷折戟,知识付费始终没能走出一条通路。

去年9月24日凌晨,搜狐与腾讯关于搜狗股权的交易完成。搜狐用手上33.8%的搜狗股份,换得了11.8亿美元的现金。

搜狗也从纳斯达克退市,成为腾讯间接全资子公司。张朝阳曾经最得力的大将王小川,也恢复了自由身,离开搜狐,追寻新的梦想。

从此以后,搜狐旗下最值钱的资产,成了中关村那座大楼。

一次和俞敏洪在星空下对话,张朝阳甚至设计好了自己的墓志铭:

“早期把互联网带向中国的几个人之一,创办了一个不错的公司,对物理的大众传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热爱运动和生活。”

作者 | 吴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