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反内卷的年轻人在旅游里摆烂

2022/9/29 14:22:00


这届年轻人旅游选择“躺平”。

他们最爱的不是去热门景点打卡,也不是去著名商业街扫街,他们更喜欢的是选一个陌生的城市,住在酒店,吃外卖。

饿了么发布的《2022年火炉城市外卖消费趋势》报告显示,上半年旅游城市酒店外卖订单量环比增长了三成,“躺吃旅行”越发成为旅行常态。


新时代的年轻旅游者并不热衷于传统的旅游景点。

他们认为旅游很主观,尤其是那些雷同的景区让他们根本不感兴趣。

凡是热门城市总有那么一条网红老街,无数游客慕名而来,逛的是义乌生产、拼多多就能实现包邮自由的文创产品,吃到是千篇一律的臭豆腐、烤鱿鱼、大香肠,唯一不会踩雷的是街口的肯德基和麦当劳。


在北京叫南锣鼓巷,在上海就是城隍庙,在成都是宽窄巷子,到了扬州是东关街,丽江的丽江古城,长沙的太平老街,武汉户部巷,西安回民街......

苦“热门”久矣的旅人们开始追寻最后一片净土。

年轻人在“躺平”的旅途中所有的消费,无关乎拍了什么照片、吃了什么小吃、见识了什么新东西,这些都不是旅行的主题。

他们真正的主题其实只有一个:恢复疲劳。对于承压已久的他们来说,躺平出游或许不是“旅游”而应该叫“疗养”。


01 冷门?就要冷门!

离国庆还有半个月,连续加班三周的的麦子发了一条求助的朋友群。

“求推荐可以躺几天的海边城市,不要热门景点,有阳光安静,躺得舒服就行。”

疫情困了2年之后,麦子想趁着最后一个长假离开现在的城市一趟。

之前旅行她都会提前做好各种打卡攻略,但现在她只想选一个陌生的城市,不打算看任何景点,主要任务就是躺得舒服,有精力再到周边去走走,活动半径不超过酒店周围500米。

最后她选了珠海,打算过去躺几天,傍晚去情侣路吹吹海风就行。


和麦子不同,吴笠早在6月份之前就开始念叨她的新疆自驾游:乌鲁木齐落地,从阿克苏游到喀什,自驾穿过盘龙古道,就连在喀纳斯穿哪一套汉服拍照她都计划好了。

然而他还在犹豫是说走就走还是再等一等把年假拼到中秋凑个长假再去时,今年夏天的新疆已经成为了热门旅游城市,大批游客驶上独库公路、在天堂湖畔露营。

看媒体报道里,独库公路旁到处是攒动的人头和没带走的垃圾,吴笠默默地取消了出游计划。


不只是新疆的独库公路成为“堵哭公路”,暑假期间大量游客一路向西向北,川藏线、青藏线、新疆的盘龙谷道、伊昭公路都挤满了自驾的车辆,成为大众选择。


受够了热门城市的商业化,苦求“冷门”的游客们也盯上了乡村。

2022年暑期,乡村打卡数同比增长78%。其中,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的禾木村的相关话题在抖音的浏览量超3.4亿次。

这个位于喀纳斯湖畔,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全国最美的六大古镇古村之一的村落也开始迎接人海。

网友们反向旅游的思路撞在一起,错峰错城也挡不住,冷门生生被架热。

还不够!再冷一点!

一年到头旅游的机会并不多,错峰不能完全实现,广大网友选择错城,一些三四线非旅游小城市成为了新的打卡点。

八月份,小红书博主“每天吃饭的张土土”发布了一篇了自己在鹤岗高级酒店的居住经历。


豪华大堂、高级床垫、免费汗蒸、制服穿戴整齐的酒店门童,更让人心动的是描述里的像电视剧成真的高级酒店服务只需要300的价格。

鹤岗,这个曾经因为过低的房价吸引网友注意的东北小城再次火了一把。

谁能拒绝这么高的性价比,奔赴三四线非旅游城市成为新思路。

去哪儿大数据显示,截至9月22日,全国小城酒店预订间夜量同比2021年同期增长三成,同比2020年增长七成。高星酒店预订间夜量同比2021年同期增长四成,同比2019年疫情前也增长三成。


反向旅游并不指定哪一个城市,如果哪一天小众旅游也迎来客流高峰,鹤岗的早市也挤满了外地游客,年轻人可能会再次追寻下一个冷门。

02 年轻人为什么要在旅游里摆烂

反向旅游为什么受欢迎?

国庆长假的话题,讨论度最高的就是休7上7 的调休,很多人觉得节后连上7天太累,顿时没了出去的欲望;有的人想到国庆长假就是新闻上“全国各大热门景点的人山人海”。

假期还没开始,就已经累了。


旅游的目的就是为了放松,生活已经很累了,工作要卷,没理由放松机会还要交给商业景区和全国各地的游客来卷。

给来之不易的旅游做攻略看上去很完美,在一个看上去可玩性很高的热门城市,每一顿吃什么,每一天玩什么,哪里落脚哪里起飞,计划排得满满当当。

不早起赶不上当天的日出,不嗨到十一二点逛不完人挤人的夜市,三五天的旅游要提前三五十天做攻略。


军训式旅游并不适用于每一个人每趟旅程

反向旅游中,旅人们暂歇在跨越了大半个中国的陌生城市,没有方向了就找个当地人问问景点,饿了就钻进热闹小巷子里体验一下当地美食,累了就歇一歇,平均三百就能享受北上广可能花费五倍才能享受的酒店服务。

年轻人这种称为“摆烂式旅游”。


“你们试过摆烂式旅游吗?”

B站热门视频中,UP主“nya酱的一生”分享了自己0攻略在云南玉溪抚仙湖附近游玩的经历,“有啥吃啥走哪看哪”。

评论区赞同附和的人不在少数。


第一天睡到中午才出门找湘菜馆子,第二下午逛完橘子洲就买了零食叫了外卖在民宿里看投影的电影,钱三三和闺蜜暑假这段长沙行被老母亲吐槽是“只是花钱换个地方睡觉”。

但她倒是很享受这次摆烂式旅游,“去年这会我们俩去重庆,做了满满当当的攻略,玩得倒是很充实,但是累得半死,在家躺了几天才恢复精神”。

鹤岗的那篇酒店笔记打开了她的新思路,“要是我早点有人家那觉悟,在长沙排队的时间还能省了”。

她和闺蜜商量了:“明年夏天一定找一个北方小城市待几天。”

当景点被商业化变得千篇一律没有惊喜,当网红打卡地被人山人海淹没,旅游回归了到了最本真的形态,轻松舒适成为最重要的目的


在摆烂式旅游里,目的地是哪里不重要,能休息就好;有没有收获也不重要,毕竟互联网能教的已经太多了。

另一方面,反向旅游里高星酒店性价比的吸引力也的确很大。

酒店行业的增量市场已经转移到除一二线以外的城市,2019年华住就布局经济型和中端品牌酒店进入三四线下沉市场;高端酒店如希尔顿、万豪等也尝试向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下沉。

同样的星级,不输一二线城市的服务,但有不同的价格。

如某三四五线县城的开元名都大酒店,国庆期间一间豪华双床房人均200一晚,该酒店客房不仅设施齐全,行政酒廊、中西餐厅、娱乐中心、棋牌室、健身室、儿童乐园等应有尽有。酒店附近有西塘古镇、碧云花园·十里水乡、云澜湾温泉等景区,完全能够满足旅客高品质住宿和游玩的需要。


从2020-2022年,我国游客平均年龄从39岁被下拉至32岁左右。信奉“来都来了”“不薅白不薅”的年轻游客愿意花更多的钱在提升餐饮和住宿的品质方面。

此外,年轻人的游乐方式更自由

据携程数据,国庆黄金周的团队游产品,主要预订人群年龄集中在25岁至30岁之间。截至9月15日,当前下单国庆产品的人群,90、00后订单占比达49%。

而90后、00后的消费偏好是什么?携程报告显示,近期飞盘、皮划艇、骑行一日游产品的搜索热度分别增长50%、74%和80%。

大部分是有合适场地就能玩的项目。

旅游只是形式,地点、路程远近也都是浮云。

03 不被定义的反向旅游

摆烂式旅行盛行以及反向旅游的出现,并非是社会潮流非要和传统旅游形式唱反调。

截至9月22日,据去哪儿平台显示,黑龙江鹤岗、陕西汉中、新疆克拉玛依、海南保亭、青海海东、陕西延安、辽宁辽阳、湖北荆门、海南文昌、黑龙江伊春等非传统典型的旅游城市四星、五星酒店暑期预订量同比2021年增长均超3倍,其中黑龙江鹤岗最为夸张,增幅最高达7倍。

早在2022年春节,蹿升最快的10个目的地中除了澳门之外,其余9个都是冷门的小众城市。


当黄金周的客流涌入原本平静的边境小城,鹤岗赶集一条街和夫子庙无异、高星酒店的汗蒸房无处下脚时,年轻人的旅游经费不见得还会为鹤岗买单。

正如上世纪美国经济大萧条时的“口红效应”,当前国内旅游同样如此,人们的消费欲望会更加注重消费带来的满足感。

从城市考古到后备箱集市,从陆地冲浪到沙漠观星,从房车自驾到自然探险,看上去流行趋势好像一变再变,但是旅客们对于满足感的需求一直都在。

城市化进阶后农家乐也是反向,游遍境内之后近郊露营也是反向,游山玩水不再新奇之后寺院禅修也可以是反向。

年轻人不是故意“反热门”,年轻人只是想躺地得更舒服。


所以对于想要抓住反向旅游潮流的小城市和高星酒店来说,通过提升服务质量让年轻人更舒服地躺平才是必修课。

有当地特色的早摊夜市,可以融入当地特色文化的露营、美食以及各种形式的趣味活动可能更难得也更突出一点。






参考资料:

抖音《2022暑期旅游数据报告》

携程《2022年国庆预测报告》

灵猫财经:智能向左,设计向右,酒店行业进入“智美新时代”

空间密探:“反向旅游”爆火,是小城市高星酒店的机遇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