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AI深陷“亏损门”,人工智能产业化路在何方?

2022/9/6 13:30:00

2022年对于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整个7、8月间,相悖与全国气温的“蒸蒸日上”,人工智能产业却在“跌跌不休”的商汤科技带领下,进入了资本寒冬。

6月30日港股开盘后,AI龙头股商汤科技的股价毫无征兆地上演了一出“仙人跳”,盘中暴跌46.77%,单日市值蒸发超915亿港元。此后,更是一路下行,时至今日股价业已跌至 “仙股”边缘。此时距它在香港证交所挂牌上市,刚好半年。

解禁当日,交易即呈现超大单净流出,意味着机构资金在大举逃离。这次惨烈的暴跌,直接将AI产业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8月29日晚间,今年5月登陆科创板的云从科技披露了上市以来首份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91亿元,净利润亏损3.25亿元。

当前,整个市场上充斥着这样一个疑问:投资AI,还有“钱途”吗?

看似身价倍增,实则“三高”缠身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从表面上看,此次商汤股价的暴跌是由股票限售解禁引发,但从实质上讲,引爆股价的“雷”,其实早就埋下了。

根据商汤科技招股书中财务数据显示,从2018~2022年,商汤的营收分别为18.53亿、30.27亿、34.46亿,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16.52亿。同期,净亏损分别为:34.38亿、49.68亿、121.58亿、37.13亿,累计亏损242.77亿元。

 

亏成这幅惨相,非但没被清盘,还能不断壮大,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端由。据相关数据统计,从2015-2021年,商汤科技一共完成12轮总计380亿元的融资,是国内收获融资最多的人工智能公司。说穿了,商汤科技这几年一直在靠投资人“输血”续命。

一边是连年的巨额亏损,一边是连续的大额融资,这就等于商汤已经把企业的命运,交到了投资人的手上。

众所周知,AI产业作为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宠儿,一度是投资人争相追捧和重点照顾的对象。根据IT桔子发布数据显示,2012年AI领域的投融资事件只有45起,但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就达到989起,整整翻了22倍。不过,AI产业既是融资大户,本又是烧钱大户,并且普遍存在“投资见效难、技术落地难、商业化难”的问题,这也导致资本方投的越多,企业就亏的越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靠融资过日子是有代价的。“资本可以接受亏损,科创板也允许未盈利公司上市,但长期且持续性的巨额亏损,则会令资本动摇并失去耐心,逃离也就不可避免”,一位TMT行业投资人这么说。显而易见,长期巨亏和盈利乏术,才是商汤股价暴跌背后真正的原因。

其实岂止是商汤,与其并称“AI四小龙”的云从、旷视、依图这三家科技公司,也都面临着“高亏损、高成本、高负债”的问题。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三高”是整个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通病。现如今,AI业界内各家企业比拼的不是看谁有没有患上“三高”,而是看谁“三高”的症状轻。


可见,这次商汤股价暴跌所引发的市场动荡,本质上是由于当前AI产业这种不赚钱的发展,使得投资人失去信心和耐心所致。商汤不是败给了股价,而是败给了资本的逐利性。同时,这也给所有AI企业敲响警钟,那就是单靠融资来解决企业生计这条路,走不通。

看似浓妆艳抹,实则一把虚火

股价暴跌风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9日,商汤科技在叠了多个Buff的新品发布会上,郑重推出其首个家庭消费级人工智能产品——“元萝卜SenseRobot” AI下棋机器人,号称融合了中国的象棋文化与最新的AI技术,官方售价标准版1999元,Pro版2499元,由奥运冠军郭晶晶代言。

一边是高端到普通企业难以启迪的AI科技,一边是低端到无人问津的电子游戏,这两者的融合,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门不当、户不对。不客气地讲,“元萝卜”只是一台下载了象棋APP的人形游戏机而已,虽说披上了高科技马甲,但功能却连普通手机都不如。难怪有网友调侃说:花2000块钱买这款AI下棋机器人,挑战的不是人工智能的棋艺,而是人类智商的底线。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年被视作“未来交通”象征的电动平衡车Segway。作为曾经的一款划时代代步工具,Segway的技术不可谓不高端,但高达5000美元的智商挑战价,彻底浇灭了民众的购买欲望。这不是与眼下“元萝卜”如出一辙吗!

在《常识的力量》一书中就曾指出:“技术研发能力如果能落地为产品能力、营销能力和品牌力,从而给公司创造可观的利润,并利用自己的盈利能力建立起强大的、持续的技术研发能力,那么这就是很深的护城河。

烧掉上百亿,居然烧出一个游戏机,商汤的技术落地和商业版图,居然残破到要靠象棋游戏去弥补。这波“此地无银三百两”骚操作,几乎实锤了商汤业务基本盘受制的事实,把商汤原本打算通过新品发布带给投资者的惊喜,变成了十足的“惊吓”。

看似经营有方,实则盈利乏术

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曾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一个好的技术,如果不能把它变成市场接受的产品,那就等于“0”。无独有偶,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也曾公开表示:发展技术的同时要敬畏市场,要为产品构建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就是“有人用,用的过程中改进,改进后有更多人用,然后用的过程中再促使它改进”。

显而易见,今天的AI不但需要出奇的创新,更需要打造出良好的市场生态以及被市场接受的产品。其实,纵观商汤的整个业务板块,就能看出些端倪。据财报显示,商汤科技2021年主营业务收入,智慧商业和智慧城市合计贡献了87.3%的营收。

这两大业务本质上属于安防业务,主要面向付款周期较长、话语权比较强的G端客户,还要面临众多竞争者。这样一来商汤自身在数据处理、算法、算力上的优势反而被削弱。

其实,目前国内人工智能企业的业务收入,基本上都是在吃国家安防、智慧城市建设的时代红利,多为政府、国有企业的采购,而且基本属于一次性建设投入,复购率低,做一单少一单,即使有补贴,面对巨额研发投入,也是杯水车薪。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商汤几年来业务一直不见起色。一味走政府采购路线,缺乏良性循环的“市场生态”,才是商汤盈利乏术的根源。摆在商汤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尽快找到技术新的落地场景,并且开发出除安防业务之外新的蓝海市场,否则想靠投机取巧推出一个不着调的AI产品来博眼球,不仅不能翻盘,反而会弄巧成拙。

看似赛道亨通,实则困难重重

成功有时是一种困扰,它会让成功者误以为自己的成功是必然的。回顾中国整个AI产业发展史,尽管前期很多企业取得了一些成功,但那并不是产业良性发展和商业模式成功所致,而只是时势造英雄。

爬得越高,摔得就越重。前期过度宣传使市场对于AI的理想过于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一边,目前人工智能总体上还处于发展阶段,烧钱还会是常态;另一方面,企业始终没有找到爆发性商业应用场景,盈利还遥遥无期。商业故事被讲成“伤”业事故的戏剧,还会再演。

可喜的是,“四小龙”目前都开始瞄准智慧出行赛道,作为新的发力点。商汤开始推进自动驾驶、智能座舱和车路协同;旷视加速布局智慧物流和机器人产品,云从则开始主推智慧出行软硬件组合解决方案。

智慧出行赛道市场规模大、资本看好,商业化模式较清晰,技术落地应用有明确的方向,这些已成为行业共识。

但值得一提的是,以小车代表的百度Apollo和以大车代表的深兰科技,以及物流代表的AutoX等玩家在该赛道早已深耕多年,虽说大都也是处于烧钱状态,但毕竟取得了一定成就,看到了点曙光。而商汤这头吞金兽还想在众目睽睽之下,靠砸钱来找出路,投资人这关怎么过,这将是个问题。

我们的AI,还有没有未来?

商汤的创始人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上这样说:“阿里讲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做人工智能的得讲让天下没有难吹的牛”。虽说是句戏言,但从现实来看,做人工智能,不“吹牛”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男女生谈恋爱,如果男生不会花言巧语,又怎么能吸引到女生注意?不过,恋爱可以以“吹牛”开始,但不可能靠“吹牛”持续。恋爱期间,男生需要为爱消费,等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男生就需要买房、装修、置办家具,这样女生才会带着嫁妆嫁过来。此时,考验的就是男生本身的硬实力了。

今天,人工智能企业和投资人之间,就像是在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一开始双方刚相识时,企业需要通过“吹牛”来向投资人描绘一幅美好的未来画卷;双方确定关系后,企业需要通过努力实干来逐步验证自己的想法(打造产品),实现自己“吹的牛”;等到了谈婚论嫁时,企业需要买房装修和置办家具(开发市场),营造一个企业和投资人共同的“家”,这样投资人才会带着嫁妆入住;成家后,企业也不能就此躺平,还要通过不断努力工作来还房贷和赚钱养家(技术的市场化和商业化来变现),让投资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从中不难看出,第二、第三环节对于企业来说特别重要,因为这两个阶段既是企业自我提升和修炼的关键期,也是投资人深入了解企业的关键期,而且这两个阶段应该主要依靠企业自己的力量来实现,以此来展现自身的能力和实力。就好比恋人出去吃饭,一般都是男方花钱,难得女方可以请个一两次,但决不能反过来,这样会显得男生又没钱、又没诚意,像个“软饭男”。

可见,任何一家AI企业谋求发展,不仅要会描绘蓝图,还要去实现这些蓝图,只有让所有人都看到希望,才能收获投资人的“真爱”。

目前,投资者已经逐渐意识到AI商业化的局限性,也认识到人工智能在从技术走向产品之前,需要找到合适的落地应用,并通过深度学习不断提升完善,实现这个过程,需要大量财力、人力的投入。因此,如果想追求快速收益,人工智能并不是好的标的,做长线,看潜力,才是好的选择。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有一句名言:人类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从不吸取仼何教训,历史会不断的重演。的确,从2000年起,这短短22年,我们经历了“互联网泡沫”、“大数据泡沫”、“区块链泡沫”,再到如今AI产业深陷亏损泥潭,历史总是那么惊人相似,却又是那么周而复始。

今天的人工智能产业,早已不是靠概念、理论和创意走天下的时代了,这就好比光靠唐僧一个人,是取不到经的。今天的AI企业要想健康发展,一定要软硬实力兼备,除了要有理论家唐僧讲故事(负责创意概念),还要有实干家孙悟空一路通关打怪(负责落实创意),公关家猪八戒搞关系化缘(负责宣传融资),好管家沙和尚做好后勤保障(负责产品落地),师徒四人同心协力,才能取得真经。

就以“四小龙”接下来瞄准的智慧出行为例,赛道里聚集了上千家企业,但真正做出点成就的,也就百度、深兰、AutoX、小马智行等少数几家。它们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就是摒弃了大部分AI企业所采用的“软件主导,硬件靠边”的发展路线,走了一条“软硬兼修,双向整合”的新路,这才脱颖而出。

总而言之,目前“四小龙”在新的赛道里能否再振往日雄风,我们还难以定论,但如果它们还是一味只重技术,不重软硬结合,那企业的发展前景和未来“钱途”,将依旧是暗淡的。

不过,由于前期的过于乐观,以至于眼下投资人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商汤科技股价的崩盘,就是一次警讯,如果“四小龙”再不做出有效的调整,那下一次的崩盘的,也许会波及到整个AI产业。

未来,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走向如何,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