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坐拥1000万团长大军,社区团购战火不熄

2022/8/16 10:25:00

巨头再入局,社区团购战火再起

这世上的事往往是反直觉的。

就在很多人以为社区团购的这把火快要熄灭时,专业的统计数据却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不久前,国金证券发布了一份公开报告:今年3到4月,快团团的DAU增长了442%,群接龙涨了136%。另一项数据更为恐怖:2000多万人的上海,快团团的“团长”就有80万人——快团团是拼多多开发的一款小程序,它本身没有商品的,而是关注于开发团长数量,为了批量“催熟”团长,快团团对团长几乎没有设限,不收佣金,只收提现手续费,以及可以忽略不计的千分之六的服务费。

快团团的做法,可谓四两拔千金:只抓住做大团长这个点,纲举目张,一下子就打开了社群流量,将多多买菜的触角伸向四面八方的城市社区。

眼看着拼多多还在顺风顺水地攻城略地,其他的巨头们显然也坐不住了。

今年618期间,盒马宣布将增设社区团购储货和社区奥莱店。

这已经不是盒马第一次对社区团购这么动心了。事实上,从2021年4月起,盒马就正式推出了盒马邻里,并在7月成立了NB事业部。盒马毫不掩饰对盒马邻里的期望,说它是“未来十年中盒马最重要的业务”,最重要,没有之一。对盒马而言,社区团购这一仗,除了胜利,已经无路可走了。

盒马之外,世界500强榜单中最赚钱的公司——沃尔玛,也在一反常态地加快布局社区团购。仔细思考一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过去,沃尔玛一直单方面强调“综合性大超市”;但是近年来,随着环境的变化,很多人宁愿呆在家里,也不愿光顾沃尔玛线下实体店。这时候,沃尔玛推出社区团购业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平那些没有到店的流量,支撑着沃尔玛下一个年度继续站稳世界500强企业的榜首。

不止是盒马和沃尔玛,在社区团购这个领域深耕了多年的超级玩家们也在拼命提速。比如说,叮咚买菜的“邻里团”,就是通过“扫小区”的方式,将用户需求集中对接到小区自提点,方便用户有时间自提。

别人觉得危险的时候出手,一向就是商业成功的法则之一,巨头们再次轮番入局,也让社区团购战火再起!

社区团购的时代过去了?你想多了!

回头看一下社区团购走过的这两年,感觉就像经历了一场过山车。

2020年,随着线下渠道的一度停滞,一些密封不住的流量开始史诗级地向线上流转,而社区团购,被认为是承载这些流量的天选方式。

一时之间,各路资本纷纷下场助势,社区团购成为“千亿规模风口”,包括美团、拼多多、淘宝、京东在内的电商平台都将社区团购确定为“电商的下半场”。

社区团购勃发之初,在市场培养上照例遵循了“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思维”:一上来就通过屡试不爽的超额补贴把整个市场的价格打下来,吸引更多消费者远离超市和菜市场,到社区团购app上下单。

0.99元一斤的人参果,0.99元一斤的苹果,0.99元几大包的纸巾,看上去还并不那么差,作为消费者,没有人会抵挡得住这样低价诱惑。

用低价吸引流量后,平台手中就有了海量的消费者数据,对用户的行为偏好等也有了基本认知,下一步,平台通过相应的“规则”,就可以直追用户的行为习惯,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让他们对社区团购产生消费依赖。

但是,随着监管加强,背后各路资本中途离场,大规模补贴战已经难以为继。这时候,潮水退去,谁在裸泳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最先顶不住的是同程生活,这是同程旅游旗下的社区团购项目,这么不缺钱的主,却于2021年7月更名为蜜橙生活的同时,一脸生无可恋地宣布申请破产了!

接下来,社区团购领域的一颗颗深水炸弹不断引爆。

2021年7月底,传出食享会武汉总部人去楼空,只留下大量供应商和员工在风中凌乱。

2021年10月,在全国开出了2万多家门店的美宜佳旗下的社区团购平台美宜佳选小程序停运,在线上无敌的美宜家一到线上,人们就是不买账。

同样在2021年10月,两年前已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呆萝卜不出意外地停运,冒险进入社区团购的呆萝卜,最终还是带出了一身的泥。

接下来,“逃亡俱乐部”的名单中出现了松鼠拼拼、十荟团、橙心优选等名字,貌似这个名单还可以继续添加下去。

如今,当年社区团购的“老三团”中,只有一个兴盛优选还孤独求败。

但如果因为这些远去的背景就以为社区团购的时代过去了,那还是你想多了!因为1000万团长们不答应!

1000万团长轻伤不下火线!

现在总结上述社区团购平台失败的原因还为时过早:种种迹象表明,社区团购的最后一战还没有开始;在更多人眼中,社区团购的“复兴”,迟早会到来。

愿意死守社区团购这块阵地的,首先是全国1000万多“团长”——关于团长的确切数据,目前公开的数据称稳定的社区团购团长有200万个,这个数据显然是有所保留的,因为光是拼多多上海的团长就高达80万,所以有机构称,如今全国的团长总数已超过1000万。

以发展团长为中心的快团团的DAU高速增长似乎也说明,拼多多对社区团购的发展方向,再次做出了精准的预测。

我们说,在社区团购中,团长这个角色所以能存在,并且还在高速增长,是因为可以为团长们带来不错的盈利,而他们盈利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团长这个组织者的身份赚取中间价。

比如说,平台上售价为100元两箱的牛奶,供应商为了出货,给团长的采购价为80元,这意味着团长每出掉一份订单就可挣到20元。

而平台上的供应商为什么能提供给团长相对低廉的价格?一是因为有些商品本身面临着快到保质期,或者平台层面不易脱手等问题;二是团长手中有活跃的社群粉丝,能通过团长的“个人魅力”将商品推销出去,于是,两者一拍即合,各取其利。

另一个不想从这个阵地离开的人,是供应商。

虽然一些社区团购平台停运后,首当其冲的就是供应商,但是对供应商而言,并不是所有平台都会碰到这样的厄运,所以,选择哪个平台有时往往只能赌运气。

对供应商而言,生活总得继续,他们还得靠着平台这棵大树生活下去。

况且,有不少供应商做社区团购是真正获利不菲的——要知道,一些社区团购平台的日活是很大的,如果供应商的产品在这些平台上的品质和口碑都还不错,通过规模化走量,创造的利润非常可观。有一位做某社区团购平台的供应商就告诉电商报,他供应的产品不多,就是有限的几样蔬菜,除去云仓费及省内调拨物流费,以及其他一些损耗,他一个月可以纯赚十几万。

当然,还有一个更决定性因素:部分消费者并不希望看到社区团购消失。

事实上,经过前期的市场培养,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已经接受了社区团购这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只要品质有保证,物流配送速度跟得上,对于这部分消费者而言,就算在社区团购平台消费比超市要贵一些,也并不影响他们的消费体验。

1000万团长不想退下来,更多供应商还想着赚钱,一部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形成,看来,社区团购这把火,还得持续烧下去。

作者:电商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