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失意的企业家,排队和俞敏洪做直播

2022/8/9 10:01:00

360周鸿祎宣布去东方甄选直播带货

谈起新东方直播,大家都知道大火的东方甄选,却鲜有人了解俞敏洪个人抖音直播间“老俞闲话”。

随着关注度的不断增加,近日老俞闲话再度迎来几位社会大咖。

日前,360董事长周鸿祎邀请俞敏洪在360总部攀岩,过程在“老俞闲话”同步直播。

期间,周鸿祎宣布自己即将在东方甄选做一场直播带货,销售河南、湖北的农产品。

据悉,周鸿祎原本是想售卖360产品和汽车,因不符合东方甄选的定位而改变计划。

其实,不止周鸿祎,纵观与俞敏洪一起直播的大咖,十有八九离不开宣传自己业务,扩大社交媒体影响力的目的。

不知不觉中,在初代的互联网企业家里,俞敏洪已经成为了流量的代名词。不少站在十字路口的大咖希望与俞敏洪一起直播,更好地寻找未来发展方向。

其实,这更像一场互利共赢。

近日来,虽然东方甄选已经稳坐抖音第一,但是流量增长趋于平缓,需要讲出新故事。

蔡志忠、陈佩斯、刘润等大咖的到来,可以明显增强东方甄选的知识属性。

俞敏洪与漫画大师蔡志忠在“老俞闲话”短短半个小时的直播,便吸引了600万人观看。

谈话结束后,蔡志忠还转场来到了东方甄选直播间,与其他主播进行交流。

陈佩斯则更多的是为了宣传自己的话剧《惊梦》。

让更多的年轻人感受走入剧院,感受舞台的魅力,成为这位老艺术家的心愿。为此,早在三年前,陈佩斯就开始做抖音账号。

在与陈佩斯的直播中,一万把“戏台”与“惊梦主题”文化衫和2000件文创T恤全部卖光,追加的一万件T恤预售也卖光,后期收益全部放入陈佩斯公益基金会。

与前两者相比,搜狐CEO张朝阳的遭遇与俞敏洪更加相似。

7月31日,俞敏洪和张朝阳在户外进行了一场夜空下的谈话。据悉,为了达成这场直播,张朝阳提前和俞敏洪沟通了将近一个月。

近6个小时的时间里,两人从物理聊到二次创业,多个话题登上热搜榜,热度远超张朝阳之前的个人直播。

值得一提的是,俞敏洪和张朝阳的这场直播不是在抖音进行的,而是由张朝阳在搜狐视频一手承办。

作为转型大军中的相对成功者,新东方和俞敏洪变得炙手可热。

俞敏洪成功转型,更多的中年企业家在挣扎

目前,业内普遍认为,新东方的转型是大获成功的。

随着2021年双减政策的落地,教培行业进入“寒冬期”。去年11月,俞敏洪宣布新东方向农业转型,并开始直播带货。

一开始除了俞敏洪的首场直播获得了一定的关注度,新东方直播最差的时候只有寥寥几十人观看。

在最难的时候,俞敏洪表示“虽然我们每天的销售额少得可怜,只有几十万,但有了开始,有了目标。就没有了退路,就有了前进的理由和动力,只要坚持做正确的事情,好的结果自然会来。”

半年多过去,谁也没有想到直播电商四大天王接连退场,东方甄选成功上位,新东方股价更是5天暴涨500%。

两个月后,东方甄选的盈利状态基本稳定,新东方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财报数据显示,新东方的亏损仍然在扩大,但新东方的核心业务调整已经完成,而且直播等新业务即将为其带来稳定的可观收入。

俞敏洪在直播赛道转型成功的模板在大家心中树起了一座灯塔。

这种情况下,周鸿祎与俞敏洪一起直播的目的就很明显了。不是为了带货,而是为了向俞敏洪“取经”。

2022年360宣布转型为数字安全公司。

“要保持学习,保持好奇心,保持不断吸收新东西的能力。”已经年过半百的周鸿祎,想要跟俞敏洪学习如何带货“数字安全”的技巧。

直播中,两人谈到了很多关于360的话题。关于俞敏洪提出的“360为什么有这么多广告”、“怎么才能删掉360”两个问题,周鸿祎都给出了解答。

在正式攀岩之前,周鸿祎也不忘提及360,“我们是做安全的,可以保证俞敏洪的安全。”

目前来看,360最大的问题是定位问题。不会用电脑的认为360广告多,电脑高手认为360鸡肋,消费者看不到360的价值。

360和周鸿祎只是一个缩影,背后是互联网30年红利期过后,正处于新旧势力交接的阶段。每一位失意企业家背后,都代表了一段辉煌的岁月。

对此,俞敏洪在与周鸿祎的直播中表示,企业要实实在在发展,活下去就有机会,还要保持价值体系的正确。

同样,360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通过直播电商可以解决的。

企业转型的漫漫长路,俞敏洪看到了曙光,但更多的企业家还在挣扎。

直播带货不是“解渴良药”

虽然企业家涌入直播间带货已经成为一股浪潮,但是成功的案例并不多,现在也就火了一个罗永浩,一个俞敏洪而已。

“我最近是想做带货直播,但昨天试了一下发现不行,我这个人太理想派,实在抹不下面子。我觉得做带货直播真的需要特殊的才能,他这个话是一直都不停的,这点我真的做不到。”

虽然最终周鸿祎仍然想尝试一下,不想固步自封,但也表明了直播带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影响直播带货能否成功的因素有很多,我们可以发现俞敏洪、罗永浩和周鸿祎和张朝阳们是一样的,又是不一样的。

他们都是失意者,不同的是俞敏洪和罗永浩更倾向于别无选择,只能全身心地投入直播事业,但是周鸿祎们因为事业的牵绊,注定直播最多作为兼职而存在。

例如董明珠,董明珠一年带货销售额顶得上格力四分之一的营收,但是格力直播间还是普通的品牌直播,离了董明珠就不行。还是那个问题,董明珠不可能抛下一切去直播。

另一方面,哪怕豁出去了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例如凡客陈年和李国庆,我们可以发现他们都放下了企业家的“架子”,呈现出接地气的一面。但“不体面”的热搜一条接一条,却没有反映在销量上。

直播带货不是主播一个人的事情,是平台、商家甚至消费者共同运作的结果。罗永浩和俞敏洪的背后少不了抖音和整个团队的支持和运作。

直播带货不是“解渴良药”,转型之困还需要行业本身来给出答案。

作者:月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