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趣店罗敏被骂上热搜,背后受害者浮出水面

2022/7/31 23:55:00

趣店争议愈演愈烈

一天内,趣店罗敏上了三次热搜。

7月26日,明星贾乃亮和《奇葩说》辩手傅首尔接连对合作趣店直播一事致歉。二人都表示,合作之前由于疏忽大意,未对品牌前身进行充分背调。

声明中,贾乃亮表示已在第一时间解约,并且不会再有后续合作。单次合作的傅首尔更是直言:“不应该接这份工作,肠子都悔青了”。

在同一天,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点评东方甄选拉黑趣店罗敏一事也上了热搜。此前,趣店罗敏给东方甄选狂刷礼物遭拉黑,董宇辉回应称,“刚毕业的导演小哥跟罗敏有私人恩怨,自己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

对此,李国庆认为罗敏就是去东方甄选直播间蹭粉丝蹭流量去了。抖音的直播机制是,打赏额高的人,其头像会出现在直播间最上方,其他观众都能通过该头像前往其主页。因而李国庆觉得罗敏被拉黑也在情理之中:“花五万打赏就能冲到榜一,这也忒赚了”。

事实上,自从7月19日中午,一场短暂的聊天直播以后,罗敏已经有一周没有再开播了。但是针对趣店过去校园贷历史的争议一直未曾停歇,且舆论持续发酵。

贾乃亮和傅首尔助力罗敏直播带货也是17号的事情了,却直到26号才出面致歉。这说明他们致歉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是实在撑不住网友持续的谩骂。

尽管如此,自从17日涨粉近390万以后,“趣店罗老板”账号并没有因舆论而大幅掉粉。甚至这个账号最近的短视频还都在为30号的直播预热。而趣店预制菜项目的另一个账号,更是还处于持续涨粉阶段。

让罗敏备受争议的,是“趣分期”的历史,谩骂他的网友也都是校园贷的受害者和同情者。但是做预制菜的“趣店”,其直播带货的行为实际上并没有对网友造成损害。

正如贾乃亮在致歉声明里所说,其团队在合作之前也已核实了趣店的相关资质,并且抽检了品控。作为一个食品类品牌,趣店在一定程度上是合格的。

对于消费者来说,骂是一回事,“薅羊毛”又是另一回事。更多趣店直播的观众,所关注的还是能不能用一分钱抽到酸菜鱼,而非创始人是否有黑历史。

因而跳出校园贷来看,17日罗敏为趣店造势的直播带货,其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其他做自播的小品牌们。罗敏这样用几千万乃至上亿的资金送东西、打广告、买流量,还请明星助阵,是其他小品牌们都做不到的事

如果大量资本跟罗敏一样涌入直播间,小品牌们的生存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创业不止,烧钱不止

从罗敏的创业史来看,对于他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自从2014年靠“趣分期”发家,罗敏就已经掌握了大量资金。当时的趣分期,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5轮融资,总金额超4亿美元。这也为罗敏之后的创业路做好了铺垫。

2016年,国家开始重点打击校园贷,趣分期也从此退出校园,专注现金贷业务。2017年,趣分期更名“趣店”并赴美上市。当时的趣店正处巅峰,其市值一度高达110亿美元。

但是随着股东蚂蚁金服的退出,趣店的主营业务走向没落,罗敏开始找寻新的机会。2017年,趣店推出“大白汽车分期”,主要是为购车者提供融资租赁服务,这跟原先的现金贷业务还是有着一定关联。

而罗敏的“撒钱”之路,也是从大白汽车开始。当时恰逢直播答题大热,趣店为给新业务造势,宣布旗下子品牌“大白汽车分期”与映客旗下的在线答题“芝士超人”达成1亿元的战略合作。

这一亿元此后大多用于“大白汽车答题专场”的奖金之中,实际的投资回报率则不得而知。但舍得花一亿为新业务打广告,罗敏也算为数不多了。不过这次烧钱并未让大白汽车做起来,由于盈利缓慢,仅过去一年时间就被曝大规模关店、裁员。

即便如此,罗敏还要在裁员上烧一次钱。当时有趣店认证员工在脉脉发贴称:“趣店去年年底招聘的管培生,经过激烈的协商,走了80%,拿着N+6.5补偿走人”。也就是说,这些被裁的管培生,人均拿到了近10万元的补偿。罗敏真可谓是不想错过任何一次烧钱营销的机会。

此后趣店还进军过在线教育、家政服务等行业,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2020年,趣店又推出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打出“百亿补贴”旗号的同时,还邀请了赵薇、贾乃亮、黄晓明、雷佳音、郑恺五位明星站台。这样的营销模式,跟如今的预制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当时的五位明星代言人,更是在万里目的抖音直播间进行了连续五天的直播带货。值得玩味的一点是,此次陷入舆论的贾乃亮和傅首尔,也是当时万里目直播带货的重要嘉宾

不过在当时,即使阵仗要比这次大得多,也并没有人对趣店的历史进行过攻击。由此看来,主要还是趣店接连烧钱营销的行径,惹怒了同行们。

撤退之后,留下一地鸡毛

纵观罗敏的烧钱史,即使每次创业都以失败告终,但大举烧钱营销之后,其离开的行业都不同程度产生了“内卷”——将烧钱作为争夺市场的主要途径。

比如跟“大白汽车”同为汽车融资租赁行业的“弹个车”。其从2017年,即趣店入局这一年,开始投入了大量资金到营销之中:签约明星薛之谦、和电影《头号玩家》跨界营销等等。砸进10亿做广告营销后,却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而在直播带货领域,随着头部主播相继退场,如今的直播带货已经开始往品牌自播方向发展。在各个品牌的小主播们兢兢业业叫卖商品之时,携上亿资金空降、一天涨粉近390万的趣店,无疑是对他们的一场“降维打击”

如今的直播间里,很多都是小品牌和国货品牌的自播,它们远没有趣店那样的体量,带货也只是为了把物美价廉的商品推销出去。而趣店一入局就采用烧钱的低价策略,据说17日当天的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2.5亿元

论便宜,没有哪家小品牌敢卖上万份一分钱的商品,也没人能一晚送出上千台iPhone13。论销售额,2.5亿元也是个天文数字。本该用于推荐优质商品的直播带货,却成了一场比拼资本的游戏。

可以想见,如果不是因为趣店的黑历史,17日的直播完全可以说是一次重大成功。而这种成功也将动荡整个直播带货行业的格局,烧钱换流量的直播间只会越来越多。“只要有钱就能做品牌”将成为共识,没有人再关心商品质量的好坏。

然而“劣币驱逐良币”只能换取一时的市场,像趣店过去的“万里目”那样做渠道或许还不会遭人反感,但预制菜做的是品牌,长期经营是必须的。

7月18日,罗敏在趣店预制菜的战略发布会上曾表示:“资本市场对我们非常不看好,但创业是一个非常长线的事情,比马拉松还长,任何一家企业都会有起伏”。

然而刚刚经历17日的爆火,趣店就匆匆开启加盟,甚至还提出要为加盟商提供一年的免息贷款。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趣店的过往,并揣测罗敏这次还是来赚快钱的。

而如果一个专注“捞快钱”的品牌在直播间里肆虐,平台或许赚到了流量,消费者或许捡到了便宜。唯一的受害者,就只剩下专注产品本身、不愿追逐流量的小品牌们了。

作者:李松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