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董宇辉不识“趣”

2022/7/22 12:31:00

文 | 佘宗明

没有几个主播,能拒绝榜一大哥的大撒币式刷火箭刷游艇刷嘉年华。

郭德纲说,观众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照这么说,神豪是在直播间里“卖艺”的主播们的干爹干妈。所以,在时下的直播场中,早就没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博褒姒一笑”的剧目了,只有褒姒们笑意盈盈地对周幽王们说:你,过来啊。

趣店老板罗敏如果打赏的是其他的主播,那多半会收获一句“谢谢宝宝点亮”。

可他打赏的是董宇辉。

主播千千万,99%的都一样,可董宇辉显然是那1%。

所以,故事变成了事故——

7月18晚,董宇辉直播带货时,罗老板现身东方甄选直播间,连刷了10个嘉年华(约合3万元)。董宇辉有些懵,连忙说,不要再刷了,这是卖菜的直播间;刷礼物,不如多买点农产品给员工。

到了19日,热搜榜上就出现了“趣店创始人罗敏称被董宇辉拉黑”的话题词。

这是罗老板意料之中的剧情吗?未必。

那这是罗老板不想看到的吗?难说。

横竖都是蹭,刷嘉年华蹭了一波热度,自曝被拉黑再蹭一波,这样的“买一赠一”,可以看成是董宇辉的曲线助攻。

但,董宇辉也只能帮他到这了。


01

“趣店屡转屡败,罗敏屡败屡战。”

@零态LT这样描述趣店和罗敏。

不得不说,在互联网企业中,趣店无疑是个神奇的存在:

一方面,它似乎有些悲情:从信贷到汽车租赁、从电商到家政、从直播答题到幼教……它一直在追风口,却一再掉坑里。十多次创业,十多次失败,罗敏要是个人IP再大些,“风口杀手”的标签就跟他的本家罗永浩没啥关系了。

另一方面,它不乏招黑体质:做校园贷起家,成了它的原罪。“大学女生因校园贷被逼自杀”之类的负面舆情,到现在都是它没法完全抹去的污点。

连续创业者接连遭遇失败,消极地说,是屡战屡败,积极地看,是屡败屡战。

在励志小作文将“跌倒了100次,第101次站起就算是成功”的观念植入人心的情况下,罗老板没有在哪倒下就在哪躺着,在公众印象上自然算是加分项。

可被指“把大学生当韭菜割”的校园贷,是趣店跟罗老板甩不掉的历史包袱。

要知道,在社会评价体系中,放贷在商业模式鄙视链中的位阶,可能仅高于黄赌毒。罗老板的“贷王”绰号,对他无疑是声誉上的负资产。

罗老板显然想来一场翻盘局。

他不是“孤勇者”,却也想“战吗?战啊”。


02

豪掷上亿杀入预制菜赛道,打赏“后四大天王”时代的直播带货准一哥董宇辉,是罗敏为大干一场造的势。

有人这样形容他:一个拿着一堆现金、身处下滑行业的CEO,四处找寻新业务可能,在俞敏洪身上看到了东山再起的希望,用预制菜入局了直播带货。

罗敏明显也有意复制俞敏洪触底反弹的转型之路。在直播间里,他也主动Cue起了俞敏洪:“我和新东方的俞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

乍看起来,他身上跟俞敏洪确实有着不少相同点:

身为农村做题家的俞敏洪,白手起家把新东方做成了市占率曾长期居首的中国教培巨头;身为小镇青年的罗敏,也是凭着自身努力一度把趣店带到市值曾高达130亿元的规模。在抖音上,他给自己贴上了北漂、创业者等标签,称自己“2004年到2017年,从江西小镇走到了纽交所”。

俞敏洪不止一次“行走在崩溃的边缘”,但他有着一股败不馁的执拗劲;罗敏的“屡败屡战”,也差堪仿佛,把罗永浩的“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用在他身上也不违和。

这次疯狂造势直播后,18日下午美股盘前,趣店股价大涨,盘中一度涨超80%,今天股价虽有回落,但市值也从3亿美元左右涨到了逾4亿美元。

这让人看到了东方甄选帮新东方股价翻盘的影子。

对趣店来说,用这波造势拉升股价,不啻为续命——5月下旬,由于平均收盘价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低于1美元,低于纽交所的持续上市合规标准,趣店已被下了退市通牒。而今股价脱离危险区,总算将它从“退市”危机的边缘拉了回来。

“上市公司CEO卖菜”的人设稳了;支持用户开设线下门店+贷款的网也织好了……看上去,罗老板赌对了。

但,他真的能拿到俞敏洪的剧本吗?


03

可以肯定的是,罗敏不是俞敏洪,趣店不是新东方。

虽然所在领域都成了“时代的眼泪”,二者都经历着转型,但俞敏洪的转型是业务重心转轨,而不是能力内核转移,罗敏则是来得快走得快,动辄180°转身。

换句话说,新东方“像是转了,又像是没有转”,而趣店则是“一直在转型,从来没站稳”。

新东方从教育切入双语带货,本质上是在核心能力的基础上做拓展,是将既有优势向新业务方向横向平移。

很多人说,新东方老师带货是降维打击——他们要知识有知识,要口才有口才,要特点有特点,要长相有在逃兵马俑。

也就是说,切入直播带货的新东方,仍是在收获核心能力的复利。其能力内核并没有变,依旧是知识。

可说到趣店,其形象锚点是什么?难不成是“勤于转型”?

看上去,趣店很会穷则思变:哪里是风口,哪里有机会,它就往哪去。

在我看来,趣店变来变去,没必要用市场问题道德化视角去打量,企业的业务模式试错,只要在法律与道德维度上与合法合情要求对表,就无可厚非。而趣店曾切入的某些业务,不完全是死于市场因素。

但罗敏的折腾,在商业层面很容易招致“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的诟病。在校园贷被点杀后又转向现金贷、房贷、高管贷的过往转型经历,也很容易落入“从一个挣快钱行业跳到另外一个挣快钱行业”的口水包围圈中。

有观察家认为,罗敏“只有一个逻辑:韭菜够不够多,镰刀够不够快”。

这说得有些狠,但在“长期主义or机会主义”的选择题中,罗敏早已给出了答案。

问题是,长远型机会很少眷顾机会主义者。

耐人寻味的是,在谈到为何要做预制菜业务时,罗敏表示,“我早就财务自由了,为什么还做(预制菜)?因为社会价值特别大,它能帮大家省下时间陪家人,这是善莫大焉。”

虽然可能是“割美国人韭菜,补贴中国用户”,但这套说辞,有着“体面人设”的俞敏洪说得出吗?

当然了,罗永浩也曾批俞敏洪“披着理想的外衣,虚伪地赚钱……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没有原则的人之一”。

但若以罗永浩的“原则”去衡量罗敏,评价可能会更有意思。


04

罗敏和趣店这次押注预制菜,想必是有备而来。

“热门赛道+直播投流满池AII in+强力运营”的打法,确实很烧钱:罗敏7月17日的直播中,又是送iPhone 13手机,又是推出定价1分钱的数十万份酸菜鱼、定价4.9元数万份啤酒鸭,据了解,这些引流品的投入即已达数千万。还有好事者算了笔账,若以800万单销售量、冷链成本15元每单计算,仅运费就至少亏1.2亿元。更何况,网传罗敏花了上亿元在抖音千川采买流量。

罗敏看中的,自然是包括罐头、方便速食、半成品菜在内的预制菜市场的前景。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预制菜市场规模为3459亿元,同比增长19.8%,预计未来中国预制菜市场保持较高增长速度,2026年预制菜市场规模将达10720亿元。

但有几点值得注意:

1,预制菜市场已成红海。改用徐志胜的话来说就是:预制菜的市场是无限的,可预制菜市场的玩家也是无限的啊。

2,预制菜的命门在于供应链管理。趣店轻资产切入,怎么去做好食品安全风险管控、发货速度流程把控等?

若从长远转型看,罗敏在布局过程中理应对此周全考量,靠补贴起量没问题,但既然切入预制菜赛道,就不妨把价值做深。若是基于短期拉升股价等因素考量,炒一把就过,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资本运作有资本运作的逻辑。

但这套逻辑,起码应跟校园贷的路子区隔开来。

罗敏说,开设线下门店,不会去收割加盟商,但愿其运作模式里没有引入“镰刀思维”。


05

同样是转型,趣店能不能画出新东方那样的曲线,接下来仍待观望。

它也需要,罗敏和趣店在长期主义与机会主义之间,再做一次选择。

为了造势而蹭和炒,没问题。但蹭和炒不可持久,支撑不起一场成功的转型。

至少就这次而言,心有所持所守、不解炒作风情的董宇辉,就不太识趣店罗老板的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