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665亿卖身阿里,失去创始人的饿了么,现在怎么样了

2022/7/15 10:04:00

被马云收购后,饿了么掉队了

2018年4月,马云花了665亿,从张旭豪手中买下饿了么。

在当时的媒体采访中,张旭豪谈道:有了阿里我们能赢,言语中充满了对“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憧憬。

而现在四年时间过去了,饿了么却渐渐掉队了

从2008年张旭豪带领一群大学生创立饿了么开始,一直到2017年8月收购百度外卖,在中国外卖市场中,饿了么一直与美团势均力敌,数据显示,当时两者共占据外卖市场份额超过90%。

但是市场不会骗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就开始逐渐被美团反超。

数据显示,2020年7月份,饿了么市场份额跌破三成,至2021年上半年,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饿了么则进一步下跌至25%左右。在外卖市场中,饿了么与美团的格局划分,从之前的五五开,逐渐过渡到三七分。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在阿里财报中,不再强调饿了么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占比份额了。

除了市场之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要点是骑手数量的降低,2019年,饿了么公布的平台骑手数量为380多万,而到了今年,在饿了么发布的《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中,通过饿了么获得稳定收入的骑手数量仅为114万。

而在用户端,截至2021年底,美团平台的交易用户数已经达到6.9亿,同期以饿了么为中心的“到家”和以高德为中心的“到目的地”业务整体年度活跃消费者合计为3.72亿。

这些数据背后,可以清晰地看到饿了么在与美团的竞争中,逐渐失衡的现状。

更重要的是,以饿了么为代表的阿里本地生活业务,失去了张旭豪时代引领风潮的傲气。

比如,今年3月1日,美团宣布对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商家实行佣金减半的优惠,第二天,饿了么也宣布投放2000万元,助力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商家实现佣金减免。俨然一副跟随者的姿态。

在被收购的四年中,饿了么似乎变了。

但俗话说得好,置之死地而后生,最近几个月以来,低调了很久的饿了么开始了绝地反击的节奏。

年初传来两次裁员消息,降本增效。接着在5月份,饿了么宣布推出半日达业务“全能超市”,剑指即时零售。6月底的“免单一分钟”活动,更是引爆全网,拿下热搜的同时,订单量、用户活跃度、软件下载量等多项数据迎来攀升。

这些火热的场景,也让人怀念起,张旭豪时代的饿了么,为了增强团队的战斗力,他曾经给员工报了拳击课程。

掉队已久的饿了么,或将迎来新生,就在7月11号,饿了么免单活动,又开启了第三期活动。

饿了么需要张旭豪

张旭豪,1985年生人,比美团王兴小了6岁,在打赢百团大战之后,他曾一度被冠上了枭雄的名号。

尤其是在美团的挤压之下,在张旭豪的带领下,饿了么一直展现出“强硬”的形式风格。一个案例是,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张旭豪有时会突然爆发,拍着桌子开始咆哮。

“市场份额才是第一!不要管成本!”成了他的一句口头禅,类似的话还有一句,“创业不是为了打仗,但要打就打死。”

而在面对当前这个略显温和的饿了么时,人们就更加怀念他了,除了在微博、知乎等社区中呼唤张旭豪回归饿了么的呼声外,在微博平台,张旭豪账号的评论区已经成了消费者吐槽的重灾区。

在笔者看来,被阿里收购之后的饿了么之所以会落后美团,一个核心因素就是:经理人团队,往往打不过创始人团队。

此前有多家媒体报道,阿里巴巴对待收购公司的态度一般是由集团内部选派人员空降管理,而原创业公司团队的掌控力则会大幅削减。

这种采用职业经理人和成熟管理经验的模式,通常被视为更有效率。但是在外卖市场,这个模式却失灵了,因为他们的对手,是王兴,面对的市场,则是需要地面战的本地生活领域。

虽然采访中,张旭豪直接承认自己作为大学生创业团队,在管理上缺乏经验,但是在面对美团等巨头的倾轧时,整个团队依旧能抗住压力,打硬仗,并且不落下风。

据此前媒体报道,在阿里收购之前,饿了么最大的问题是在激烈的外卖补贴战争下,资金链紧张。之所以寻求收购,其实是个保全之策,而张旭豪创始人团队的竞争实力并不算差。

而当原阿里健康CEO王磊接过张旭豪手中那把CEO交椅时,这一切就变了,用业内人士的观点来形容,“对于外卖,王磊有点懂行,但并不多”。

2013年,阿里内部曾推出过外卖平台淘点点,作为总经理的王磊,却在与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的竞争中,黯然离场。有网友评价称“占尽天时地利,也没打赢。”

所以当面对王兴这个强悍的对手时,饿了么就逐渐后退,到2020年一季度,饿了么体系的市场份额已经降至30.9%。

阿里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于是在去年7月将飞猪、高德、饿了么合并组成“飞高了”生活服务板块,但继任者李永和上任仅一个月,就遭遇黑天鹅事件下台。现在这块烫手山芋则由俞永福管理。

以饿了么为首的阿里本地生活,在两个月内,换了三个高管,频繁动荡之下,饿了么的发展路径,又模糊了。

除了管理团队变动之外,在用户体验层面,饿了么也开始与美团有了差距,商家的数量没有对手丰富、补贴优惠程度似乎也没有对手有力。

落寞之下,那个带领饿了么走向辉煌的张旭豪,就成了网友们怀念的对象。

其实从本质上来看,我们之所以怀念张旭豪,除了是对势均力敌竞争格局的怀念,更多是怀念那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时代,“枭雄”张旭豪,就成了一个精神寄托。

可是33岁就财务自由的他早就开始了新的创业之旅,2019年,加盟元璟资本做投资人;2021年,他投入高尔夫事业,声称要重新定义高尔夫。

唯一与饿了么相联系的,是他的微博账号,在个人认证中,还写着饿了么创始人兼CEO的字样。

而现在,阿里本地生活的大权已经交到了俞永福手中,原本的外卖大战,也逐渐扩散到整个本地生活领域。

外卖市场已变,巨头押注万亿即时零售

作为救火队员的俞永福做得其实挺不错,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是,他的战略部署。

去年11月,俞永福第一次在内部明确战略,他提出,未来三年阿里本地生活将聚焦“四横四纵”的战略。将本地生活业务划分为即时商流和即时物流两大板块。

简单来说,就是以地图为中心,发展即时商流和即时物流。

在这里他并没有局限于外卖市场,而是像张旭豪一样,将饿了么视为送“产品”的近场电商平台,商品品类由外卖扩大到实体电商、医药健康等全品类领域。

并且这种布局并不是俞永福一家之言,今年以来,即时零售的风潮再次刮来,引得更多巨头开始加入这场战役。

除了老对手美团之外,京东、抖音、快手、顺丰都开始布局即时零售和本地生活。

除了京东的达达集团+京东到家之外,6月中旬,京东零售辛利军还宣布将进军外卖市场。

最新数据显示,抖音本地生活上半年的GMV已经达到220亿元;快手也在去年底先后联合美团、顺丰,做起了团购和外卖事业。

现在的本地生活市场,比美团、饿了么“双雄对决”时期更有活力。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零售O2O渗透率约为1.6%,预计2025年提高至7.8%。

更有数据显示,中国即时零售市场规模预估到2024年将接近9000亿,到2026年将突破万亿!

万亿即时零售市场的逐渐扩大,给背靠阿里的饿了么,带来更多机会,这一次,大淘系中的电商资源将在近场领域,为饿了么提供助力。

以5月份推出的新业务“饿了么全能超市”为例,超市中的商品品类已经十分完备,据不完全统计,饿了么全能超市的sku在10000个左右,产品类型相当丰富。

并且,全能超市的半日达到家服务提供了三个可供选择的时间段,配送区间为四个小时,在即时配送成本和时效性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在本地生活领域,市场份额造成的马太效应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每个城市都有差异。而在反垄断政策下,饿了么、京东到家等一批即时零售平台,收获了更多利好条件。起码在商家拓展上,已不再受到“独占”的限制。

而配齐即时商流+即时物流的俞永福,已经为阿里本地生活找到一条清晰的路线。

或许,张旭豪的梦会被俞永福实现,那个摆放在他办公桌上的“战斗碗”,或将迎来被摔碎的那一刻。

作者:老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