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李子柒停更365天

2022/7/15 9:52:00

2021年7月14日,李子柒更新了一则视频“井盐”,作为她《柴米油盐酱醋茶》系列的完结篇。

此后一整年,这位顶流网红都没有发布新的作品。

停更的365天里,李子柒在忙着对抗自己的合作伙伴“微念”。

对簿公堂

起初外界还只是猜测。

李子柒越来越出名,社交媒体账号在全平台铺开,涨粉速度羡煞旁人。在人民日报、非遗推广大使、吉尼斯世界纪录等等光环笼罩之下,她是这个视频创作时代的宠儿。

但她的粉丝们忽然间发现,这位以勤劳、能吃苦著称的视频博主,似乎陷入了创作的懈怠期。她的更新频率不断放缓,从一月两更逐渐过度到两月一更。

有粉丝在她的视频下直言不讳道:“不更新的李子柒变味了。”

与之相对的,是“李子柒”品牌的蒸蒸日上。只用了两年时间,天猫网店的年销售额就突破16亿。李子柒螺蛳粉直接带火了一个品类。

许多人很高兴心中的白月光博主,成功走上了商业化道路,进展喜人。

围绕着李子柒的猜测也越来越多。有人说她是富二代创业,背后跟着500人的团队。也有人说,更新慢是因为李子柒和MCN闹掰了,利益分配不均......

故事越传越离谱,直到去年8月30日上午,岁月静好的李子柒,用一句“资本真是好手段”,震惊了整个中文互联网。

她不仅控诉了所谓“资本”,还在社交平台“绿洲”上发布了自己在警局报案的照片:“大清早报个警”。

她与合作伙伴“微念”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

2021年10月25日,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了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与刘同明的案件。

刘同明是微念创始人。几年前,他亲自奔赴绵阳,促成了李子柒和微念的合作。在许多场合,他被称为李子柒的“伯乐”。

往后几个月,双方开始了你来我往的互相提告。

除此之外,李子柒与微念还在舆论场上多次交锋。

微念发布声明,称:早在一年多前,公司就提出李佳佳女士的股权计划和合作模式方向,并在股东同意下签署了相关股份安排、合作费用的协议方案……我们曾多次与李佳佳女士就股权等权益事项展开沟通,但并未有实质进展……

李子柒的助理则火速回应,言辞间毫不留情:连合同都没跟投资人、股东如实披露的公司,谁敢要它的股份?

11天前,一期原告为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案件在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五审判庭开庭。庭审结果尚未公布。

结合之前的报道,李子柒暂时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如今微念已将与“李子柒”有关的有效商标全部转让给子柒文化。

这场法律拉锯战何时能分出结果,答案还无人知晓。可以肯定的是,面对“李子柒”IP这个香饽饽,撕破脸皮的双方都不会轻易认输。

两种态度

合作一场,何以至此?

“李子柒”三个字,是微念的摇钱树。

除了以螺蛳粉为代表产品的品牌大卖,坐拥顶流网红的微念更是收获诸多资本青睐,一度有了上市打算。

在字节跳动入股后,微念的估值曾高达50亿。

但随着李子柒和微念的关系破裂,财大气粗的字节跳动也开始看衰这笔投资。入局未满半年,就火急火燎地启动了退出程序。

随着李子柒停更一整年,各种传闻闹得沸沸扬扬,品牌的商业价值大打折扣。没有了稳定持续的内容产出,李子柒各平台的账号也出现了粉丝流失现象。

螺蛳粉赛道上群雄并起,试图分走李子柒品牌的市场氛围。

一地鸡毛,两败俱伤。

对于这样的局面,李子柒展示出了和视频作品中高度一致的态度:对金钱相对淡然。

新华社在风口浪尖时采访了她,她说:“要保护李子柒三个字,不希望它变成很商业化的东西。”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开始有意识地拒绝商业化。

“就算我后面想做事情,我就再继续做就好了,我能花多少钱啊?而且这些年,多的钱可能我不见得那么能挣,但是少的,我觉得我养活自己没问题,养活团队没问题,那我还是能做很多事情啊。”

同辈的网红豪掷亿万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市中心买下豪宅,而李子柒名下甚至没有房子和车子。

《人物》采访李子柒时提到,她身上的毛衣不过90块。一个粉红色的钥匙包,用到了破皮。

她最大的开销,是用一年6万多的价格,承包了200亩竹林。因为“太喜欢了。”

对待金钱的观念,是李子柒能够抛开顾忌,与老东家对峙公堂的底气。

“我有什么好失去的,就我已经得到了太多不属于我的光环,一个普通人而已。”

放长线,钓大鱼

另一端的微念与刘同明,没有这么豁达。

他们筹备了数年,才等来了果实的收获时刻。

2016年9月,李子柒刚刚在美拍崭露头角。

她积攒了40万粉丝,每天都会收到各种求合作的私信。

有一个人持续发了很久。

刘同明说:“我和我的夫人无意中看到了你的视频。觉得非常非常喜欢”。

“你圆了我们的一个桃园梦。”

“这么好的视频如果就这么点人看到实在太可惜了。这是我们中国骄傲的传统文化,应该让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看到。”

李子柒总觉得他是个骗子,一直没有搭理。

但有一天, 刘同明直接杀到了绵阳,一顾茅庐:“子柒,我已经到了你的城市。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一起吃个饭吗?”

这是第一个亲自找上门的合作者。李子柒觉得,他很有魄力。

在一家火锅店里,两人第一次碰面。微末之际,双方都诚恳真挚。至少那时,李子柒没有嗅到什么不妥:“至少他是一个尊重女性的绅士。”

于是双方开启了合作。李子柒与微念在2016年9月签署了经纪合约,约定李子柒负责视频内容创作,微念则负责后续推广。并且推广费用由双方共同承担。

合作极为顺利。视频《兰州牛肉面》火遍全网,5000万播放量,60万点赞。

为了其中2分钟的拉面镜头,李子柒花了2个月学习拉面。拍摄那三天,她揉掉了20斤面粉,拍摄了200个镜头。

好的内容,加上有力的推广,让她的努力没有白费。汹涌的流量反馈给了李子柒坚持下去的信心。也让她意识到,单打独立的日子确实应该告一段落,她需要与专业公司合作。

此后,她的视频持续火爆出圈。其中制作秋千的那期视频,突破了8000万的观看量。

合作进入蜜月期。

与此同时,刘同明与李子柒开始讨论未来的可能性。微博后台积累了数不清的合作邀约,报价一天高过一天。

刘同明劝她,不要急着接广告,不要着急商业变现。慢慢来,先做内容。

这样一个注重长期价值,没有浓厚铜臭气的合作伙伴,进一步赢得了李子柒的信任。

他们达成了新的合作方案——成立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李子柒自己担任法定代表人,占股49%,杭州微念则持股51%。李子柒日后表示,当时刘同明说帮她代持1%的股份。

鲜少接广告的李子柒,成为了网红中的一股清流。

不接广告,如何变现?微念把宝压在了自建品牌上。

李子柒天猫旗舰店在2018年8月成立,背后运营主体正是微念。

随着李子柒名气一路走高,李子柒螺蛳粉、李子柒藕粉也在网络爆红。与此同时,微念开启了频繁的投资、建厂,打造食品供应链,很快造就了月销百万件的电商奇迹。

分道扬镳

按理说,这是一场双赢的局面。

微念耍了个花招

与螺蛳粉代工厂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约的主体,是杭州微念。

持股广西兴柳食品公司70%股份的,也是杭州微念。

包括李子柒品牌的日常运营到商业变现相关人员,都归属于微念。

从股权架构到实际运营,李子柒本人都不能直接从“李子柒”品牌旗下的电商店铺和工厂获得收益。

2020年,李子柒品牌的销售规模达16亿元。但这块蛋糕,被微念吃了独食。

这样的分配不均,自然导致了后来的不欢而散。

整整一年过去,这场纠纷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更多的细节与是非对错,还有待法院的审理、宣判。

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对互联网做出过两个预言,“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

李子柒曾经用一次次的高质量内容产出,证明了自己不是昙花一现的网红。过去这365天波澜起伏,头部网红中有的消失,有的过气,有新人异军突起,掀起潮流。

也有很多人在等待李子柒的回归。

作者:吴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