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YY学车成为下一个猪兼强

2022/7/14 9:48:00

作者:龚进辉

YY学车凉凉了,却苦了一众学员、员工和合作伙伴。

最近,YY学车被曝出跑路,总部办公室人去楼空,不少学员反映既上不了课也退不了费,涉及学员数量以万为单位计算。同时,YY学车从5月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涉及200多个员工710日更是决定遣散全体员工。

除此之外,YY学车的合作伙伴也一并遭殃。不少YY学车的教练也反映工资被拖欠,从去年3月便开始拖欠工资,如今被拖欠工资总额将近10万元,只能通过申请劳动仲裁的方式来维权。这还没完,YY学车还拖欠合作场地的费用,高达几十万元。

目前,合作场地已不再接收YY学车的学员,如果这些学员想要继续在场地练车,需要重新交费。令人欣慰的是,YY学车倒闭已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和重视,现已联系到公司法人郑广埠,并要求其给出学员后续培训的分流方案,目前正在商讨中。

郑广埠在致歉信中表示,因本人经营决策误判,叠加疫情对行业的影响,造成公司今天的困境,并承诺愿意承担起全部法律责任、社会责任。他透露,公司将尽快发布后续继续培训或退费方案,尽最大努力妥善处理好学员诉求。

在我看来,郑广埠的表态还算过得去,但问题在于,实际行动呢?YY学车资金链断裂已是不争的事实,融资更是希望渺茫,而没钱不好办事,他如何妥善处理好学员诉求?我个人持悲观态度,保不齐是说得比做得好听,不过是缓兵之计,先稳住局面,再伺机跑路。

资料显示,YY学车成立于20136月,它曾有过高光时刻,2年前在广州随处可见YY学车的宣传广告,由明星林志颖代言,号称用互联网方式重新定义驾驶培训行业,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优化整合本地、外地的驾校、教练、名额等资源,以去中介化为目的,为学员提供专业的学车解决方案。

显然,YY学车广告语带有吹牛的成分,它过于神化互联网方式,互联网不过是种工具,用来宣传和招生。所以,YY学车自然没有强大到足以重新定义驾驶培训行业。其实,YY学车大部分校区是与其他驾校合作,通过整合其他驾校的资源来服务学员,但并未给驾培行业带来实质性改变。

换言之,所谓的互联网驾校,本质上是驾校+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驾校。YY学车以互联网驾校的名义杀入,并未解决驾培行业长期存在的预收费、吃拿卡要等痛点,且一旦出事,带来的负面影响远比传统驾校严重得多,让学员很受伤。

不知你发现了没,无论互联网驾校是否具备培训资质,都有一大天然的硬伤,即无法把控服务质量。如果不具备,那它能够提供的服务有限,最终服务落地需要靠驾校实现,但自身搭建平台、宣传都需要大量费用;如果具备,往往采用半自营模式,需要在训练场、车辆、教练员等方面进行投入。

不难看出,无论互联网驾校是否具备培训资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前期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半自营模式投入更大。为了实现盈利,YY学车们只能尽可能压低合作驾校或教练员的收益,无形中导致教学质量难以保证,学员学车综合体验大打折扣。

种种迹象表明,YY学车的商业模式本身存在较大漏洞和隐患,疫情的冲击进一步加速其走向衰落,削弱其抗风险能力。因此,YY学车的倒下冥冥中自有天意,坑惨了一众学员、员工和合作伙伴,作为一把手的郑广埠难辞其咎。

值得注意的是,YY学车吃相十分难看。有学员表示,截至78日,其仍在进行招生报名。我查询发现,目前YY学车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虽已暂停服务,但仍有自称“YY学车客服”的人员以“YY学车九周年庆”等活动名义进行招生。对此,监管部门已勒令YY学车下架相关报名渠道。

事实上,YY学车并非首家倒闭的互联网驾校。依稀记得去年9月,猪兼强破产管理人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则公告,称广州市中级法院于831日裁定宣告猪兼强破产,原因是猪兼强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也不具备重整、和解的条件。

猪兼强曾经理想有多丰满,现在现实就有多骨感。资料显示,其成立于20149月,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坚持非挂靠、不中介、全直营的核心商业模式,从根本上彻底杜绝驾校行业普遍存在的吃拿卡要问题,彻底消除任何隐形消费陷阱。

只可惜,猪兼强倒下之后,YY学车并未从中吸取教训,反而步其后尘,成为下一个猪兼强,只剩一地鸡毛,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令人唏嘘不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