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估值百亿的送餐机器人独角兽被爆大裁员,美团、腾讯投资又亏了?

2022/7/8 17:39:00

近些年风光无限的机器人行业,近段时间有些流年不利。


7月初,送餐机器人头部厂商普渡科技被爆大裁员,比例高达30%,而这只是普渡科技去年12月至今四轮裁员的其中一轮。


站在风口的送餐机器人行业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多问题都是早有预兆。


拿普渡科技来说,疯狂的扩张就为如今的悲剧埋下伏笔。过去一年,普渡科技一边扩充产品线,密集推出多款新品,一边加紧出海和下沉,销售团队规模十倍扩张。现在,为出海服务物流仓储配套设施,为攻入下沉市场而招募的大量地推、销售人员,都已转化成沉重的成本压力。


与此同时,一向慷慨的资本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投资策略。投资环境在恶化,美团、阿里们的投资版图也在收缩,它们不愿再为这些尚未盈利的独角兽无限期输血。


裁员能节流,但开源才是更重要的问题。面对市场上对送餐机器人实用性、性价比的质疑,普渡科技们找到拆解之法了吗?

 

1 封面.png

(图片来自普渡科技官网)

 

盲目扩张埋祸根,普渡科技“瘦身”过冬


从疯狂扩张到裁员瘦身,普渡科技只花了一年的时间。


近日,在大厂员工聚集地脉脉曝出普渡科技裁员的消息。根据知情人士的说法,普渡在今年年初就开始持续裁员,最近更是加大了裁人力度,近30%的员工陆续被裁,销售部门和新招的应届生首当其冲。


另有媒体爆料,普渡科技在去年12月至今已经先后完成四轮裁员,涉及20多个城市的业务线。公开信息显示,普渡科技去年员工总数有近3000人。而脉脉上的爆料指出,到7月份之后这个数字会降至500人,可见裁员的确不是头一遭。


对于相关传闻,普渡科技没有作出官方回应,但一封广泛流传的内部信还是揭示了这家明星独角兽的困境。


普渡科技创始人兼CEO张涛在7月4日凌晨发布全员信承认正进行人员调整,并称这是该公司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为了公司活下去,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对公司的业务和团队做一次瘦身。”

 

2.png

 

站在风口上的普渡科技成为裁员新闻的主角,让不少吃瓜网友感到吃惊。价值研究所翻查的信息显示,普渡科技过去几年可是绝对的资本宠儿,至今已经完成七轮融资,市场估值最高达到100亿元,乍一看并没有太大的资金压力。


天眼查信息显示,普渡科技去年5月份和9月份相继完成C轮和C+轮融资,分别由腾讯和美团领投,两轮融资总额高达10亿人民币。从融资历史来看,美团、红杉中国堪称普渡的最大伯乐,前者先后参与了五轮融资,后者则在最近三轮融资中连续参股。


然而,实打实的裁员摆在眼前,普渡科技的经营必然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问题出在哪?扩张二字,或许是最好的答案。


和大多数初创企业一样,拿到巨额融资之后,普渡科技也开始了疯狂扩张之旅。


一方面,是产品线的不断扩充,从传统送餐机器人向四足机器人等全新领域进军。


今年3月份的春季新品发布会上,普渡科技一口气推出了巧乐送、PUDU A1、PIDU D1和PUDU SH1等四款新产品。除了标配的机械臂之外,普渡还为这些新产品注入了更强的AI属性。在这场发布会上,CEO张涛还透露了普渡科技更大的野心,以及向工业服务领域渗透的计划。


“普渡科技不仅仅是发布几款新的产品,我们更希望为整个行业带来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普渡也在积极向下沉市场和海外市场扩张。


官方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普渡科技的产品已经出口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重点布局北美、欧洲、东亚、中东和拉美市场。而在国内,普渡也走出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主动向三线及以下级别下沉市场寻求新客源。


大规模扩张之下,普渡科技的市场份额固然得到大幅度提升。数据显示,中国出口海外的送餐机器人产品中,普渡科技占有率超过90%,可以说是吊打各路强敌。


然而,这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为出海服务的物流、仓储等配套设施,为攻入下沉市场而招募的大量地推、销售人员,都已转化成沉重的成本压力。


以销售团队为例。媒体爆料显示,在2020-2021年之间,该团队成员膨胀了将近十倍。相对应地,销售团队也成为本轮裁员的重灾区。这一切现象都表明,普渡科技需要为过去的盲目扩张买单。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类似的情况不止出现在普渡科技身上。


资本捧出来的送餐机器人风口,独角兽只能烧钱死扛?


必须肯定的是,过去几年,机器人行业一直是一级融资市场的宠儿,无论工业机器人、家用机器人还是商用服务机器人领域都孕育出了多家明星独角兽。


天眼查统计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40万+家机器人企业,2021年新增超11万家,增速为历年之最。以普渡科技所在的送餐机器人赛道为例,2017年之后进入爆发期,连续三年投融资事件都超过150起,2018年的融资总额更是高达318.98亿。


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将普渡科技、擎朗智能、猎户星空和穿山甲机器人并称为送餐机器人行业的“四小天王”。除了今天的主角普渡科技之外,另外几个头部玩家也都在过去几年收获多轮融资,也收割了大部分市场份额。


根据IDC的最新报告,擎朗智能、普渡科技的市场份额位居前二,市占率分别达到48.6%和25.9%,和后面的竞争对手拉开了较大差距。但从增速来看,穿山甲和猎户星空毫不逊色,后者的王牌产品“招财豹”送餐机器人业界口碑不俗。


然而,和普渡科技一样,这几个头部厂商也遇到不同程度的经营难题。


在今年3月份,猎户星空董事长傅盛也和张涛一样,用一封近3000字的公开信回应了外界对该公司的裁员、高层停薪以及严重亏损等质疑。成立时间最长的穿山甲机器人,曾于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但2020年摘牌退市。而根据摘牌前的财报,穿山甲上市三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三年累计亏损近3000万元。


机器人行业烧钱严重,是公认的事实,作为游戏主角的普渡科技们不可能不清楚自身的处境。


尤其是在前期探索阶段,激光雷达、深度相机等零部件全都依赖进口,算法、AI等技术也并不成熟,在研发上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本来随着禾赛科技、奥比中光等自主品牌的崛起,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替代程度有所提高,可惜最近两年的供应链危机又带来了新的麻烦。


在价值研究所看来,普渡科技等独角兽之所以一边烧钱扩张一边死扛亏损,和资本的入场有很大关系。


正如前文所说,2017年之后大量资本热钱涌入,为初创企业提供了充足弹药。资本押注的不是当下盈利而是未来潜力,所以普渡科技、擎朗智能们需要不断扩张、争夺市场份额,已达到提升估值的目的。


资本想搏一个未来,独角兽们需要资金来维持当下运转和技术研发,双方本来是各取所取。


但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在无人配送这股东风的催化下,美团、阿里、腾讯、百度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也亲自下场研发商用服务机器人,对收购和投资的意愿减弱。与此同时,投资环境在恶化,美团、阿里们的投资版图也在收缩,它们自然不会再为这些尚未盈利的独角兽无限期输血。


换句话说,普渡科技可能已经意识到,它只能靠自己走出当前难关。


在一家企业碰上经营难关时,开源和节流是两条最基本的原则。如今,普渡科技通过裁员、收缩业务等方式降低成本,只能说是迈出自救的第一步。这第二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在现有人员和资源的基础上,寻找业务的增长机会。


只有产品销量提上去了,收入才会增加,公司才能获得充足的运营资金让一切重回正轨。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却不是人人都能轻易做到。


送餐机器人想普及,性价比、实用性都是大问题


毫无疑问,送餐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在出在增长期,但增速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突出。


NCBD统计的数据显示,2018-2020年是国内送餐机器人行业的高速增长期,市场规模从0.5亿爆发式增长至11.6亿,这三年的同比增速分别高达150%、340%和427%。但在2020年之后,市场增速大幅下滑,预计在2022年底降至95.5%,市场规模约为47.5亿元。

 

3.png

(图片来自NCBD)

 

除了增速下滑之外,渗透率也是一个大问题。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截止去年年底,国内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渗透率仅为3%,送餐机器人的渗透率不及1%,都处于较低水平,距离全面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价值研究所认为,疫情一直是送餐机器人、无人配送风口的催化剂,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美团、腾讯、阿里等巨头入局。但在长期的试验和磨合中,客户方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防疫已经成为常态,人力配送不可能完全废止,无人配送和送餐机器人也不见得是必需品。


这时候,它们更需要思考更多现实问题——比如性价比和实用性


在限制送餐机器人渗透率和规模增速的诸多因素中,性价比、实用性一直都是无法回避的两个关键词。


根据普渡科技的官方资料,其主力客户主要是一线和新一线城市的连锁餐饮企业和大型酒店。但在疫情的冲击下,这些大客户的门店也在收缩、扩张计划面临停摆,受影响可不止一线员工,也包括普渡的机器人们。


官网信息显示,海底捞、呷哺呷哺、旺顺阁、西贝莜面村和大龙燚等连锁餐企都是普渡科技的重要客户。而在去年年底,海底捞才集中关店300家,呷哺呷哺也在去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关停200家亏损门店。


在这种并不理想的经营环境下,想要让客户买单,机器人厂商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诚然,根据普渡科技的说法,送餐机器人对餐企来说是更高性价比的选择。该公司为海底捞等客户购买的“欢乐送”系列机器人三年使用期分摊下来,每月平均成本只有1000元左右,远低于平均月薪3000元起步的服务员。


但在实际应用中,送餐机器人的效果和口碑也不乏争议。红餐网此前就爆料,上海盒马机器人餐厅负责人曾抱怨送餐机器人功能单一,一旦顾客需求复杂一点还是需要人工服务,无法有效降低服务人员的需求。此外,机器人的日常护理和故障维修,同样花费不菲。


盒马、海底捞这样的大客户尚且有诸多顾虑,其他中小企业就更不用说了。从这个角度讲,普渡科技的下沉市场攻坚战,从一开始就注定难以成功。


当然,客户有自己的不满,机器人厂商也有自己的无奈。就像前文提及的那样,送餐机器人研发和生产成本不低,但技术升级路径并不明确,想通过提升技术解决实用性不足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以穿山甲机器人为例。根据智慧芽统计的数据,2010年至今,穿山甲一共申请了76件专利,最近三年的申请量同比下滑43.75%。而在已经申请的76项专利中,只有32件是发明专利。


事实上,不同品牌的送餐机器人底层技术是一致的,厂商们能拼的只是运作的流畅度和稳定性,这给研发和升级带来了不少难题。但作为一项高新技术产业,死磕技术本就是理所当然。或许在找到技术突破口的那天,普渡科技们的增收大计才能真正成功。


写在最后


普渡科技的裁员传闻,将本就备受关注的创始人张涛再一次送上舆论中心。


作为一个拥有极其优秀的教育背景、丰富创业经验和诸多光环的科技天才,张涛过去一直生活在聚光灯中央,享受着各方的赞誉。2017年,普渡科技获得德国红点奖“最佳设计奖”殊荣,随后又先后斩获“WISE2019商业智能之王”、“2020CES科创奖”等诸多重磅奖项。


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习惯了享受追捧的张涛,也养成了霸气张扬的个性。在此之前,还有媒体爆出过员工在群聊里领取红包却并未给企业宣传视频点赞,继而被张涛痛骂的新闻。和当初的意气风发相比,如今发文宣布裁员瘦身决定的张涛,也要开始学会收敛锋芒,低调处事。


今年二月份,张涛曾在另一封公开信中承诺,如果未来三年的收入能达到公司目标,他本人将会把当年工资的50%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员工。可如今,很多员工都等不到承诺兑现的那一天了。


客观地说,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低谷和裁员是逃不过的魔咒,很多日后成为一方霸主的巨头都有过类似的心酸经历。对于普渡科技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只有保留了火种,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送餐机器人的风口虽然尚未成熟,但依然有爆发的希望。能否解决性价比、实用性等问题,就要看普渡科技们的本事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