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2022/6/8 11:18:00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来源 | 志象网(ID:passagegroup)

作者 | 姚雪莉

6月6日,作为新加坡首批获批的数字银行之一,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ANEXT银行在新加坡开业。

“这标志着新加坡银行业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 的首席金融科技官 Sopnendu Mohanty出席了开业仪式,发言中对蚂蚁不吝赞美,“我们希望蚂蚁能帮助新加坡更好地连接世界其他国家,我们期待数字银行能和现有银行有更多的合作,期待蚂蚁能够帮助新加坡培养本地人才,推动银行业的创新。”

Sopnendu Mohanty其实很少出席类似场合,他愿意为蚂蚁旗下的星熠数字银行站台发言,说明这个新项目对新加坡的重要性。同样出席开业仪式的,还有新加坡中小企业服务机构Proxtera的CEO Saurav Bhattacharyya。Proxtera是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信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联合发起的网络平台,旨在减少跨境贸易中的摩擦,推动更多中小企业参与全球贸易。而6月6日Proxtera也第一次和数字银行合作,牵手星熠数字银行将方便Proxtera平台上的40万家亚洲和非洲中小企业享受到普惠性的数字金融服务。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在新加坡,菠萝有“发财”、“旺来”的意思。当天的开业现场,蚂蚁国际事业群总裁赵颖,也和星熠数字银行CEO Toh Su Mei等到场嘉宾一起,把一个快一人高的菠萝推进银行办公室,邀请现场的小伙伴一起高喊“Huat ah”(发音类似:画啦“),一边喊一边推菠萝,正寓意着“财源滚滚”的好彩头。

星熠数字银行的落地,或许旺的不仅仅新加坡,还有蚂蚁正在全力推进的可连接多国钱包的Alipay+跨境支付技术解决方案。新加坡金管局发出的这张新数字银行牌照,无疑将成为蚂蚁出海进阶路上的关键一子。

一、蚂蚁出海的第一次跃迁:你好,谢谢,支付宝

蚂蚁身上的全球化基因,从支付宝诞生的第一单就开始了。2003年10月,在日本横滨留学的崔卫平通过淘宝上新推出的第三方担保交易平台支付宝,将一台九成新的富士数码相机以750元的价格,卖给了西安工业大学的焦振中。那是淘宝网成功的第一笔交易。

两个远隔重洋、素未蒙面的人,因为支付宝赋予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完成了这一单“历史性“的交易。这一单跨国交易,也为支付宝后来致力于接入全球市场和多维场景的愿景,撒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从那时到2013年以前,可以看作是蚂蚁国际业务的第一阶段:简单的跨境交易阶段,主要支持阿里巴巴的跨境电商平台,尤其是速卖通。中国商家把货卖到全世界,海外的人用支付宝来完成跨境支付,把钱付到国内来。

2013年起,蚂蚁国际进入了独辟蹊径的第二阶段:跨境游业务。在当时,出境游已经开始普及,然而,在中国只需一部手机,在哪都能完成付款的场景,在国外远远达不到。为了助力中国游客一部手机游全球,2013年起,支付宝的服务逐渐遍及全球超过56个国家和地区,广泛覆盖衣、食、住、行、游、购、玩、退税等多种场景。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国外很多收银员不会讲中文,但学会了一句最简单的中文:你好、谢谢、支付宝。

随着支付宝海外商家的不断增加,店里醒目的支付宝蓝色的小Logo,给海外游子带去了“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自然也为当地商家吸引来了大量的海外中国顾客。一个Logo,一张二维码,一种新的支付方式,既服务好了中国游客,又为海外商家撬动一大块蛋糕,在海外市场创造了互惠共生的多赢局面。

二、复制“小确幸”:授人以渔,共建亚洲移动支付时代

2015年,蚂蚁出海又做了一次关键性的思路升级。当时在国内,支付宝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支付工具,它可以买水电气、充话费、买电影票,甚至理财,变成了中国最大的数字生活服务平台。就像当时的一个流行词“小确幸“一样,它带给了每个人很多确定的便利:比如电快用完了也不怕断电,早早就能买好周末的电影票——这些都是很多小而确定的幸福瞬间。

这种“小确幸“可以复制到海外吗?

这个思考,带动了蚂蚁出海的第三阶段:电子钱包出海。

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2017年全球仍有17亿15岁以上人口没有银行账户,无法享受到基本的金融服务,占到世界成年人口29%,当发生诸如疾病、农作物歉收、牲畜死亡、农业设备故障等突发危机时,例如最近的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他们只能依靠现金而没有其它可用的金融工具来应对。然而,这17亿无银行账户的人口中10亿人(约占2/3)拥有手机,由此诞生的数字普惠金融是解决这一金融服务“低洼”困境的最佳手段。

而通过战略投资和技术赋能,蚂蚁从2015年起,已相继在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韩国等亚洲超9个国家和地区,联手当地合作伙伴因地制宜地建设了超过9个本地钱包。这些当地版“支付宝”,绝大部分都已成长为当地广受欢迎的电子钱包,成为当地人的首选和常用数字支付方式,助力东南亚和南亚用更普惠的方式跨越卡时代。其中,印度Paytm、韩国KakaoPay等还成功实现了上市,实现了更长远发展。

比如:在孟加拉国,移动支付帮纺织女工也拿到了疫情补贴。当地人常用的“支付宝”bKash,就借助来自中国的生物识别技术实现了远程开户,新功能上线不到3个月bKash的注册用户数就增加了400万,大大提升了服务体验,让更多孟加拉人享受到数字普惠服务。到了2020疫情期间,还让100多万纺织女工在家里完成远程开户,领到了工资和政府补贴。一位叫哈西娜的孟加拉纺织女工接受当地采访说:复工后,大家还继续用钱包收工资,这样就不用担心被现金传染病毒了。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又比如在爱喝咖啡的韩国,韩国版“支付宝” Kakao Pay就做了一个因地制宜的应用场景,变成了韩国年轻人当中成为社交的一个典型玩法:在网上定咖啡券,用户就可以把电子券发送到朋友的Kakao Pay里;当朋友收到后,就能通过这张咖啡券定位离自己办公室最近的咖啡店,然后直接线上用券下单,一分钱也不用出,半小时后下楼就能就近拿到这杯“感情咖啡”。

于是,当年在中国能带给国人的各种“小确幸“的感觉,也通过蚂蚁合作的海外电子钱包出海,带到了当地,引领起亚洲人的数字生活日常。

三、蚂蚁的出海哲学:志同道合的朋友会互选

在技术赋能本地钱包的过程中,蚂蚁通过出海道路上的观察和实践,也得到了很多启示。

过去,中资企业出海往往有两条常见的道路。一是投资、投钱,获得财务收益。二是下场自己干,去海外设分公司子公司,把自己的品牌打到海外去。而靠移动支付起家的蚂蚁,则摸索出了第三条路:通过技术输出和经验分享,交朋友。

蚂蚁提供的这种支付服务,本质上是一种以客户和合作伙伴为中心的“服务”,而不仅仅是一个支付方式。支付宝之所以可以在中国成为超过10亿用户的“小确幸“,靠的是对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文化深入骨髓的理解。想要在海外达到这个程度的成功,绝不可能靠简单地复制粘贴来实现的。

举个例子,拿着支付宝在中国买电影票,可以在“淘票票”里选时间、选影院、选片子、选座位,买好票到点去看就行了。但如果想把这个功能直接“粘贴“到印度,就会发现,最大的问题不是支付、也不是技术,而是整个电影院线服务都还在停留在完全线下的阶段。人们必须要走到电影院去,才能知道放什么电影,几点开始放。所以,每到周末,印度家庭常见的生活方式就是一大家子人来到大商场,在里面购物,看自己喜欢的电影是几点开始放,然后决定是购物还是吃东西打发中间的时间。要把整个”看电影“的用户行为过程搬到线上来,是实现在钱包里买电影票的大前提,而这,需要大量本地的合作伙伴去沟通和执行。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因此,蚂蚁意识到,对他们来说,最好的出海方式是“交朋友“——这是一个非常形象的描述:去本地交一个朋友,然后一起因地制宜的合作,去做一个本地的业务。

蚂蚁东南亚区域总经理郏航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我们有一个印度的Paytm的员工跟公司说,非常感谢Paytm做了这样的功能,本来他父亲每个月都会固定花4个小时,去排队给家里交电费。但是自从Paytm有了这个功能以后,老父亲点点手机都无需出门了。这件事情让我们相信,当我们把思路、能力和所摸索到的经验、踩过的坑,都分享给海外合作伙伴时,我们确实是能帮到他们;而人家也会相信,你们中国人是真的想来交朋友。”

四、从钱包出海到解决方案出海:独行快,众行远

FIS在2022年发布的全球支付报告显示,电子钱包在2021年全球电子商务交易中的占比已经达到49%,预计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53%;在全球POS支付中,电子钱包在2021年的占比是29%,预计到2025年达到39%。 经过几年的迭代发展,尤其是在疫情期间线上支付的迅速普及,电子钱包在很多国家都已经成为人们互联网生活的重要部分。

东南亚,尤其成为了电子钱包的高速增长地区。

对于创新的金融业务、创新的支付方式,东南亚的很多政府也展现很开明的态度,因为他们意识到这是东南亚弯道超车的机会。就像东南亚可以基本上跳过挖坑埋线装固定电话的阶段,直接进入建基站、发展移动互联网的阶段一样;东南亚正在技术和资本的迅速推动下跳过借记卡和信用卡,成为了一个“移动钱包先行(Mobile Wallet First)”的地区。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以人口数量最大的印尼为例,本地至少有超过48家有牌照的数字钱包平台。在竞争激烈的时候,各种钱包纷纷进入疯狂烧钱阶段。有人打20%的折扣,就有人打30%的折扣,最疯狂的时候,用钱包支付可以打到6折,也就是说,消费者只需要用原价4成的钱就能买到东西。根据投资研究机构Smartkarma的一份关于亚洲电子钱包的报告,马来西亚有44家有牌照的数字钱包,泰国有25家,菲律宾至少有17家知名数字钱包,越南有32个非银行的数字钱包牌照。

如何解决亚洲数字化升级中面临的碎片化问题?蚂蚁再度升级了出海战略。

“我们认为本地的每一个钱包企业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每一个收单企业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通过赋能,通过合作的方式,去提供一个整体的面向客户的,不管是商家还是消费者的有价值的服务,并且我们合力去推动数字化的发展和数字化的转型“,蚂蚁东南亚区域总经理郏航说,“因为我们相信这是未来。”

以东南亚为例,疫情前,每天都有数以万记的马来西亚工人清晨经由连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的新柔长堤去新加坡打工,傍晚再通勤回新山家里。而每逢长周末,新加坡的居民常常开车到马来西亚新山,搭轮渡去印尼民丹岛和峇厘岛,或者飞去泰国的普吉岛度假。据统计,疫情前,东南亚地区各国之间的往来的游客占了地区游客总量的51.7%。当跨境旅游逐渐恢复,这部分已经在疫情期间习惯了移动支付的消费者,是不是希望在往返各个国家的时候也能实现“一个钱包买全球”?

而当年蚂蚁一个个国家、一个个海外商家去谈接入支付宝的艰难,是不是对现在的电子钱包企业有价值?蚂蚁能不能做一个解决方案,去帮助这些钱包少走弯路?

于是,蚂蚁Alipay+服务在2020年应运而生。它不是一个或几个数字钱包,也不是电子钱包和传统银行去竞争,而是一个具有无限连接可能的开放性解决方案。当东南亚成为全球移动支付发展最快速的地区,各国用户已开始逐步习惯使用本国电子钱包后,如今全球百万商家可通过一次性的集成接入Alipay+服务,直接受理几十个海外数字钱包,从而连接到它们背后连接的10亿亚洲消费者。在此基础上,蚂蚁Alipay+的营销工具,还可以让正在数字转型中的本地商家直接对海顾客进行精准营销。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自2020 年推出以来,包括支付宝和中国香港的AlipayHK、马来西亚的TnGD和Boost、菲律宾的GCash和BPI、泰国的TrueMoney和RabbitLine Pay、韩国的KakaoPay和Naverpay,以及欧洲的先享后付Klarna等,均已接入蚂蚁Alipay+服务。从这张名单可见Alipay+方案的多元和开放性,因为其中既有电子钱包,也有手机银行;既有蚂蚁此前投资过的本地钱包,也有非蚂蚁投资的电子钱包;甚至在同一个国家和地区,已有多个数字支付方式接入。

另外在商户侧,Alipay+ 服务已经连接到全球线上和线下的百万商户。在线上,已支持包括苹果、谷歌、奈飞、Agoda、优步、Klook、Lazada、Foodpanda、Tiktok等在内的一系列国际和区域重点线上服务提供商,以及支持包括SHEIN、爱奇艺(海外)等中国在线品牌出海。

在线下,继去年底汉堡王和Tims咖啡的亚太1500家连锁店、日韩的新世界百货和乐天免税店之后,Alipay+ 服务又在2022年4月的第一周,密集接入了德国、奥地利、马来西亚、韩国等4国的7万多商家,覆盖药妆店、便利店、杂货店、在线旅游、在线叫车等线下和线上多场景,包括马来西亚首个女性专用叫车平台Riding Pink。

五、蚂蚁出海核心服务对象:仍是全球小微商家

不仅于此。如果说最新的Alipay+解决方案,能让亚洲消费者可以“一个钱包游遍全球”,那么蚂蚁旗下的另一种解决方案和2B产品WorldFirst(万里汇),则能让全球中小商家可以“一个账户卖到全球”。

在2021年跨境支付机构Top 20强榜单上,蚂蚁国际(Alipay/WorldFirst)排第一。尤其WorldFirst(万里汇)提供的收、付、管、兑、贷一站式解决方案,通过技术和服务升级,可以帮助 “微型跨国企业”们,零门槛把生意做遍五湖四海。

新加坡数字银行落地,蚂蚁想要干什么?

6月6日在新加坡落地的星熠数字银行,也是蚂蚁“解决方案出海”战略的一部分。星熠数字银行的CEO Toh Su Mei在开业典礼后的记者会上说,“85%的亚太区域中小微企业都有跨境交易的发生,他们对跨境金融有兴趣、有需求。我们想要去关注在跨境贸易中,现在的中小企业有哪些痛点,有哪些是现有的金融服务没有的,在这其中能有哪些创新。”

所以,星熠数字银行将首个产品ANEXT Business Account设计成为中小微企业而设的数字银行存款账户。这是新加坡首个可为非本地公司提供远程开户服务的创新,也就是说,只要注册地在新加坡,无论主要业务开展地是否在新加坡,均可“一键开户”。 

而在蚂蚁东南亚区域总经理郏航看来,无论是服务跨境电商的万里汇(WorldFirst),还是连接起众多数字支付的Alipay+创新解决方案,抑或最新挂牌启动的新加坡星熠数字银行,“我们的服务对象都是全球商家,这些探索都能让我们在金融科技领域去做更多的探索和创新,不断降低服务成本,在充分了解商家经营状况和潜力的情况下,为他们量身定做合适的增值服务。”

在开业典礼上,蚂蚁集团国际事业群总裁赵颖引用了在蚂蚁内部非常流行的一句话:“独行快,众行远。”从支付宝的跨境支付,到如今数字银行落地新加坡,蚂蚁选择的出海“交朋友”之路已经越来越清晰:和合作伙伴们取长补短,一起来做增量的蛋糕,把之前没人做的事情,用技术的方式和开放的心态,合力做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