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红利消失,跨境电商大洗牌

2022/5/26 10:41:00

 

跨境电商步入中年危机

潮涨潮落带血沫,每个人每件事物都被时代裹挟,最终走向兴衰更替的自然轮回。

红利时期有多疯狂,接近拐点时就有多么猝不及防。不知不觉中,跨境电商的一场中年危机已经悄然来临。

近日,亚马逊、Shopify、eBay等主流跨境电商平台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的财报。

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各平台普遍出现了增长乏力甚至是负增长的现象。疯狂奔跑了十几年的跨境电商,慢慢跑不动了。

其中,eBay、Wish两个平台出现了负增长。eBay为7个季度以来的首次负增长,Wish情况更为严峻,达成上市以来营收降幅最大的一个季度。

2022年第一季度,eBay营收24.83亿美元,同比下降6%;活跃买家1.42亿,同比下降13%。同期,Wish营收1.89亿,同比下降76%。

比起前两者,亚马逊、Shopify、Shopee的情况没那么悲观,但是也不容乐观。

亚马逊达成近20年来的最低增速,Shopify的增幅也低于疫情前的水平,Shopee的GMV增速达到13个季度以来的最低点。

2022年第一季度,亚马逊净销售额1164.44亿美元,同比增长仅为7% 。同期,Shopify总营收12.04亿美元,同比增长仅为22%。

而Shopee营收15亿美元,同比增长64%。但是订单总数19亿笔,同比增长71.3%,近年来增速首次没有超过100%。

值得一提的是,亚马逊的数字广告服务净销售额78.77亿美元,不比去年全年。Shopify的MRR增速同样低于过去的12个季度,该指标反映的是商家的续费情况。

再联系之前亚马逊上调多渠道配送费用的公告,以及保险费和广告管理费用的上涨,亚马逊商家的运营成本空前增加

其实,亚马逊商家经营成本的上涨只是时代下的投影之一,事实上跨境电商卖家整体都面临了这个难题。

2021年以来,因为疫情的原因,物流价格上涨以及上游产业链原材料、人力成本增加,直接导致跨境电商卖家的经营成本出现明显增幅。

蝴蝶的翅膀轻轻煽动,成本增加的不良影响引起了利润的下滑。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跨境电商赛道的拥挤,行业产品高度同质化,低价甩库存的行为则大大破坏了市场环境。

这些现象都说明,跨境电商的发展来到拐点。享受最后的狂欢之后,行业中的卖家将面临大洗牌的生死劫。

据有关机构预测,随着中国制造产品在全球的风靡以及消费潜力的不断释放,中国出口的跨境电商交易规模会持续增长,预计2024年将达到2.95亿元。

也就是说,对于普通的跨境电商卖家,跨境电商依然是一片肥沃的土壤,但是躺着也能掘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跨境电商沸腾的黄金时代

中国的跨境出海路,风风雨雨里已经走过了20多个年头。

一切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开始算起。

那时,由阿里巴巴开启的国内互联网黄金时代为跨境电商培育出了萌芽。但是第一代的B2B外贸平台仅仅起到展示信息的作用,无法实现线上交易。

2004年以后,支付宝为实现对淘宝的保驾护航应运而生,但是却在跨境电商行业掀起了一场大变革。线上交易支付便捷化促使跨境电商实现交易全链路的畅通。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普及和我国一带一路政策的影响,跨境电商在双轮驱动下迎来了交易规模的高速增长。

实现由点到面的全面爆发,跨境电商卖家们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带,正式开启了疯狂奔跑的模式。

如果说2020年以前,中国的跨境电商一直在积蓄力量。那么,在疫情的催化下,中国的跨境电商走向了彻底的大爆发。

在全球供应链遭到重创的前提下,国外消费市场供不应求,中国制造却强势走出国门,大赚特赚。

但在电商整体增速放缓的存量时代,疫情红利掩盖了跨境电商平台流量红利消退的事实。当大环境逐渐恢复,失去疫情红利,跨境电商卖家们面临的已经是另外一幅场景。

平台走过需要烧钱赚流量,贴钱扶持商家成长的初期阶段。待商家野蛮生长,平台获利以实现疯狂扩张之后,为了保住口碑便对现有的商家举起了屠刀。

没有渠道建设能力,没有定价权。卖家们只能成为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平台宰割。今年年初亚马逊的封号潮,就是对平台存量卖家的一次大清洗和大洗牌。

注册免费,无需保证金,广告投入小。一时之间亚马逊的低门槛吸引无数卖家蜂拥而至。“深圳湾三套房”、“月入10万”的暴富神话就像设定的那样被逐一实现。

如今,一夜暴富的美梦乍然破裂,千万卖家关店,狼狈离场。

也许“随便抓一把东西都能卖出去”已经变成了“精挑细选才能卖出去”。流量带来的最后一场狂欢走到末尾,疯狂奔跑戛然而止。

场内幸存的玩家依然不缺少机遇,但是需要慢慢适应增长放缓成为行业的新常态,并努力迎接新常态带来的挑战。

新常态下,迎接新挑战

鲜花路变成了荆棘路,告别野蛮增长,跨境电商的未来在哪里?

目前中国的跨境电商呈现出几个趋势。

其一,跨境电商朝着多平台多区域发展。

在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中,不少卖家开始多元化多渠道多平台布局,摆脱了亚马逊依赖症。

随着中国企业跨境出海社交媒体的成功,卖家们也有资本选择更多的平台来为自己分摊风险。

但是在监管逐渐加强的前提下,无论在哪个平台都要提高对合规化运营的重视。

其二,跨境电商走向品牌化

“随便抓一把东西都能卖出去”的“产品出海”模式已经行不通了。

随着线下渠道生产力的恢复,线上销售增长空间受到挤压。再加上流量红利消失的影响,消费者体验的好坏将直接决定一个企业的生存能力。

做私域,做品牌,打造核心竞争能力。告别野蛮增长,中国跨境电商必须进入精细化运营的转型,才能完成企业生命力的提升。

其三,海外仓的运营能力和物流渠道的搭建将成为行业的竞争壁垒。

受油价上涨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出口运费全面暴涨。

如果物流成本上涨,卖家们咬咬牙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货运时间的影响就让人无法接受了。物流涨价对应着高成本,货运时效低则不利于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在电商进入存量竞争以后,消费者体验越来越重要。无法保障货运的时效意味着未来可能会流失很多用户。

而建立海外仓则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为跨境电商卖家实现降本增效。

另一方面,这也需要作为底盘的物流行业配合。进行技术创新,用科技来推动运输效率的提升和升级成为国际化物流无法阻挡的趋势。

至于如何把资源与本地的供应链和制造企业链接起来,则是跨境电商卖家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一边是红利时代的逐渐消退,一边是生态和服务升级时代的逐渐开启,跨境电商正在经历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下一个波涛汹涌的阶段即将到来。

作者:月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