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4年巨亏130亿!深陷裁员风波的喜马拉雅,拿什么拯救你?

2022/5/7 17:30:00


互联网巨头争相陷裁员风波之际,音频一哥喜马拉雅也没逃过裁员魔咒,多个信源显示,不到一年间,其员工总数已从超5000人降至不到4000人,2022年初到4月末,更是裁员超500人……曾估值高达240亿的音频巨兽已沦落到裁员求生的地步?


01,这里的裁员“静悄悄”?


似乎再没有任何一年,能比2022年更让这些互联网大厂们对裁员讳莫如深的了,在传出裁员消息后,知名巨头们几乎是通稿般的默契:先是辟谣称消息不实、接着是公关拼命压热搜删贴,再接着就是“技术性调整”、重点岗位持续扩招之类难懂的语言,一时间,空气中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不过,比之头部大厂们,喜马拉雅的裁员可谓是相当“低调”,甚至连热搜都没上,蓝V媒体们也鲜有报道,信源是否真的可靠?


不妨先来梳理一下,喜马拉雅裁员的信息源头:


2022年4月24日,自媒体作者柴狗夫斯基的一篇《累亏超百亿的喜马拉雅,传第二波裁员进行时》引发网友关注,在该文中,作者表示收到了来自喜马拉雅员工的爆料称“喜马拉雅在疫情封闭期间也在裁员和解散部门”,该名爆料者还表示“喜马拉雅各业务线都有裁员指标,裁员比例接近20%,目前是第二波……”


2022年4月25日,自媒体作者直评的一篇名为《喜马拉雅:第一阶段裁员进行中,比例15%,约600人,赔偿N+1》的文章引发热议,该篇文章引用的信源,来自于作者一个刚从喜马拉雅离职的朋友小张的陈述。

“小张表示,4月第一波裁员后还会有一波,第二波可能会在下半年进行,全年裁员比例预计达50%,2022年初,喜马拉雅尚有员工4500人左右”


在脉脉平台上,也有网友发帖称拿到了N+1的“大礼包”,但其ID并未获认证,所以,真假暂不能分辨。



而真正引发舆情传播的,并不是上述2篇文章,在笔者看来,恰恰是一个ID名为“速来”的网友的爆料,极大地佐证了喜马拉雅这次大裁员的真实性,何出此言?



在该网友的爆料帖子下面,出现了大量认证为喜马拉雅员工/前喜马拉雅员工的留言点赞与支持,甚至还出现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认证为腾讯员工的网友身影,堪称一道诡异的风景线了。



2022年4月28日,在相关爆料的评论区惊奇地涌现出一名大佬,他便是认证为喜马拉雅高级开发经理的朱鹏,因为有人怀疑爆料的“速来”是其本人,他才不得已辟谣式现身,从文字描述来看,朱鹏认可公司的裁员,并且他还自爆自己也在此次的被裁名单之列,很快将迎来自己的“Last Day”



截止本文发稿,喜马拉雅并未就裁员事件做出任何回应,但已然不影响网友对此次裁员行为的真实性评判。


更令网友疑惑的是,一个月活2亿的国民级App,是怎么沦落到靠裁员节流,艰难求生的境地的?


02,上市真是续命良药?


2022年4月6日,喜马拉雅再次递交港股IPO申请,这是喜马拉雅第三次发起上市冲击,而在喜马拉雅迫切上市的背后,不难发现,现金流告急,融资困难,版权纠纷不断已成压在其头顶的三座大山。


结合公开资料与招股书数据,2018年至2021年四年间,喜马拉雅已累计亏损达130.55亿元,其中2019~2021年,喜马拉雅亏损分别为19.25亿元、28.82亿元、51.06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也分别亏损了7.49亿元、5.39亿元和7.59亿元,也就是说,最近3年,喜马拉雅净亏损超过20亿元。


而导致巨亏的原因,也不复杂,无外乎内部造血难和外部融资难的当下不断烧钱所致!


喜马拉雅营收的核心来源为订阅、广告、直播及其他创新产品和服务等,其中订阅为当前喜马拉雅收入的重中之重,由会员订阅和付费点播收听服务2部分组成。


2019年~2021年,喜马拉雅的收入分别为26.98亿元、40.76亿元和58.57亿元,同期,喜马拉雅订阅收入自12亿增长至近30亿规模,收入占比也从47.2%增长至51.1%,而另两项,广告和直播的收入,在2021年分别占总营收比重的25.4%和17.1%。


表面看起来,营收一片向好,但实际上,也为喜马拉雅的商业模式隐患 ,埋下了伏笔,过度依赖付费订阅业务,这一显著特征与当前国内优爱腾长视频平台的变现途径高度相似,正因为变现途径单一,也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营收增长的潜力。


此外,喜马拉雅的销售与营销开支的急剧攀升,也在不断将利润吃干抹净。


2019年~2021年,喜马拉雅销售相关费用支出依次为12.18亿元、17.07亿元和26.3亿元,占营收比例依次高达45.2%、41.9%和44.9%,订阅收入挣来的钱几乎都被掏空了。



2018年,国内音频赛道融资金额超过了80亿元,2020年,这一数据仅为2亿元,另据喜马拉雅招股书数据,201年,我国网络音频渗透率为20.2%,远低于同期在线音乐、短视频与长视频的56.8%、77.2%和76.2%,也说是说,与在线音乐平台,短视频和中长视频平台相比,音频平台还是一个小众的存在。


而且,糟糕的是,喜马拉雅自创立以来,有关版权纠纷的风险就从未停歇,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喜马拉雅因侵权已累计付出了超过5000万的赔偿代价!



此外,在黑猫投诉平台,有关喜马拉雅强制续费和相关课程涉及虚假宣传的投诉也是层出不穷,如何提升用户满意度与体验度,也成了摆在喜马拉雅面前的一道难题。





市场增量空间已近天花板,盈利遥遥无期,再坚守长期主义的投资人也不会长期做亏本买卖,更何况,即便上市,跌跌不休的股价面前,也难以激发投资者的热情,以音频第一股荔枝FM为例,短短一年时间,其股价已暴跌超90%,资本市场,素来来锦上添花者众,雪中送炭者寥寥,喜马拉雅们获得新融资的难度,可想而知。



截至2021年末,喜马拉雅账面上仅躺着5.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同期喜马拉雅更是录得经营净亏损7.6亿,如若无法获得新的融资,变动其余金融资产,似乎也成了无奈之选。


音频自媒体有没有更好的未来?“不堪重负”的喜马拉雅会否加大裁员的力度?第三次IPO冲刺能否成功?


我们期待着答案!




参考资料:

1, 脉脉平台相关爆料

2, 喜马拉雅:第一阶段裁员进行中,比例15%,约600人,赔偿N+1——直评

3, 累亏超百亿的喜马拉雅,传第二波裁员进行时——柴狗夫斯基

4, 2022年喜马拉雅大裁员纪实——一起浪

5, 第三次IPO的喜马拉雅,比乐华还不靠谱?——钛媒体

6, 三冲IPO的喜马拉雅,好像还没有荔枝的想象力大——读懂数字财经

7, 喜马拉雅,4年烧了130亿——AI财经社

8, 图源网

来源:互联网那些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