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网易云和腾讯音乐,又双叒打起来了

2022/4/28 10:38:00

作者 | Echo, 编辑 | 范志辉

 

 

继去年控诉酷狗音乐抄袭后,在世界版权日(4月26日)的第二天,网易云音乐发布《网易云音乐关于起诉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的声明》,直接将枪口对准腾讯音乐,发起了攻势更为猛烈的控诉。 

在声明中,网易云音乐从跟随式抄袭产品创新、非法盗播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到“分区域播放”逃避监管,全方位梳理了腾讯音乐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表示已正式提起诉讼。 

如果说上次插科打诨的控诉信还带点营销的意味,那这次网易云音乐是要动真格了。

网易云音乐声明一出便引发大量网友现身说法,相关话题也冲上了微博高位热搜。很快,腾讯音乐公关负责人陈默也在朋友圈发文强硬回应:“碰瓷无助于行业发展……相信法律公正。”并贴出了大量截图对网易云音乐的控诉做出反驳,外加网易云音乐的侵权证据。 

一方控诉不正当竞争,一方称反称无视事实碰瓷,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的恩怨并非朝夕之间积累的。在双方的控诉背后,其实更是在线音乐正版化以来的种种遗留问题。 


网易云音乐的“血泪控诉”

在声明中,网易云音乐主要控诉了腾讯音乐的两类罪状,即花式侵犯版权和产品抄袭问题。 

关于产品抄袭问题,早在2021年初,网易云音乐就曾在《狗年来信》中控诉酷狗音乐的产品抄袭问题,与这次的声明内容大体相同,包括腾讯音乐产品对云贝推歌、一起听这两个网易云音乐创新功能的模仿。不同的是,此次网易云还提到了腾讯音乐抄袭其黑胶播放页设计。 

根据声明,自2013年4月正式上线起,黑胶播放界面就是网易云音乐产品的核心设计,并已注册相关设计专利。但自2020年10月起,酷狗音乐iPad版、酷狗铃声App、酷我旗下2496App、QQ音乐更新版本却陆续使用了类似设计。 

但针对这一点,并没有引起太多共鸣。很多网友认为,所谓黑胶播放界面不过是大多数音乐APP都会选择使用的圆形唱封设计,关于网易云黑胶唱机的唱臂方向画反一事也一直被诟病。 

不过,黑胶播放设计虽然普遍,但正如网易云所言,这个从产品诞生初始便有的标识,在公众中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辨识度和影响力,其后围绕该标识开发的黑胶会员、黑胶故事等活动也不断帮助加深其品牌印象。而腾讯音乐产品对类似设计的引入,与其说是抄袭,不如说是跟风。 

总之,在音乐平台功能越来越多、越来越像的当下,究竟谁抄谁、有没有抄已经很难说清,其本质是创新的内卷化带来产品的同质化。在此前的文章《酷狗音乐抄袭网易云?都是产品同质化的锅》中,我们已经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梳理分析。而此次网易云音乐发表的声明中,最值得关注的仍是音乐侵权问题。 

关于音乐侵权问题,网易云音乐梳理了腾讯音乐的三条“罪行”,一是利用“分区域播放”的方式盗播网易云方音乐作品;二是利用 “导入外部歌单”功能偷放网易云方音乐作品;三是对无授权热门歌曲冒名洗歌。 

对于“分区域播放”一事,网易云音乐称,QQ音乐屡次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上架他们的热门作品,而在提起维权后,QQ音乐通过选择性整改试图规避监管。比如,下架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区的相关作品,但在天津、济南、太原等日常监测、维权能力较弱的地区,仍存在此类侵权行为。 

此外,QQ音乐的用户还可以通过“导入外部歌单”功能来播放未授权歌曲。其实,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等平台都有这一功能,本意是为了方便用户,将自己经年累月运营的歌单进行一键式平台迁移,自然也仅限于迁入平台有版权的歌曲。 

但网易云音乐指出,在QQ音乐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利用此功能的“偷窃”行为——原本在QQ音乐无版权的歌曲,经外部链接导入后便能成功播放。 

根据网友反馈,QQ音乐的确在某段时间出现过此类现象,甚至有博主专门出了将网易云音乐歌单迁移至QQ音乐的攻略。至于网易云音乐的“导入外部歌单”功能能否实现该行为,暂时还未看到网友反映。 

最值得关注的还是第三条罪行,即音乐先声已经多次讨论过的行业“冒名”洗歌生态(回看:“洗歌”正在摧毁中国音乐产业)。据网易云音乐指控,TME旗下投资的相关公司有目的、有组织地参与洗歌产业链,对网易云音乐热门歌曲跟随式、批量化地冒名洗歌,并给予流量倾斜。 

网易云音乐称,仅《错位时空》、《海底》、《假面舞会》、《删了吧》等歌曲就存在5000多首同名假冒、洗歌抄袭歌曲。甚至,不少冒名歌曲的演唱者连姓名都“高仿”原作歌手,比如在酷我音乐上出现“隔壁老攀”、“隔壁老擎”等类似人名的歌曲页面,涉嫌诱导用户点击收听,蹭音乐人“隔壁老樊”的热度。 

梳理至此,可以发现,腾讯音乐的确存在一些侵权行为,但在音乐产品设计同质化、洗歌现象泛滥的行业大背景下,网易云音乐就是“清白之身”吗? 



“受害者”不止网易云音乐

网易云音乐的连续控诉获得了一部分网友支持,但也遭到了舆论的反噬。在网易云官博的高赞评论中,有网友调侃道:“姐姐是嫔位,我也是嫔位,谁又比谁高贵呢”、“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吃相难看”。 

在腾讯音乐公关负责人陈默的回应中,也提到了2018年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到期后擅自打包售卖周杰伦专辑的侵权事件。判决书显示,网易云音乐侵权周杰伦歌曲多达178首,造成80.10万元经济损失。而如今,至于在解除独家音乐版权近一年后,网易云音乐上仍无法听到周杰伦的歌。 

此外,在放出的截图还显示,网易云音乐平台目前依然能搜索到不同形式的山寨版热门歌曲,如酷狗音乐的合作音乐人温奕心演唱的《一路生花》。音乐先声也发现,网易云音乐平台上,腾讯音乐人的《白月光与朱砂痣》、《云与海》也存在不少无版权的翻唱、高仿版本。 

可见,洗歌现象并非仅限某一家音乐平台,追责也很难归罪于某一家,背后有音乐人蹭流量、音乐公司批量化仿制热歌、平台的默许纵容等多方因素。这类现象久久无法根治,暴露的是大平台所共有的权责不清、监管不力等问题。

而对于网易云音乐在产品功能层面的控诉,腾讯音乐品牌公关负责人陈默的截图显示,网易云音乐声明中提及的产品功能,开发时间与专利申请时间均晚于腾讯音乐。因此,最后抄袭与否、如何认定还需要等法院的后续判定。而据媒体报道,QQ音乐近期开发上线的“无缝播放”等新功能也很快就被网易云音乐跟进。 

换句话说,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话语去包装,行业竞争中的乱象无休,每一个利益集团都难逃干系。

去年6月,著名音乐人、填词人吴向飞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音乐作品被侵权的经过,指出环球音乐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拿走了他11首歌长达5年,并擅自授权给多个音乐平台。 

在与音乐平台沟通版税赔偿的过程中,虽然腾讯音乐一家结算的版税比环球提供的多家版税总和还多,但吴向飞仍称腾讯音乐存在报表造假的问题。而相较于腾讯音乐的积极回应,网易云音乐一再拖延的态度也让吴向飞感到十分冒火。 

这件事的发展也暴露了音乐行业在版权方面存在的一系列漏洞。 而吴向飞的一系列“硬刚”行为,也吸引了许多词曲作者向他倾诉相似的经历,也让行业再度意识到,词曲作者与版权公司的侵权纠纷并非个案。 

如今,独家版权禁令颁布已近一年,国内音乐平台的版权之争仍未回到良性轨道上,反倒似乎让各音乐平台在曲线救国的路线中越发剑走偏锋。 



腾讯音乐、网易云,都不是“完美受害者”

版权问题作为国内音乐产业的一个顽疾,在经历了“史上最严版权令”、解除独家版权等一系列动作后,国内版权环境虽然逐步向好,但音乐行业也同时进入了转型的阵痛期。 

在日更数万首歌曲的分众时代,越来越多的草根音乐人正在脱颖而出。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解除独家版权的政策中,也有“平台可与独立音乐人签署三年的独占协议”的留白,本意是鼓励音乐平台加大对独立音乐人的培养力度,共同打造一个朝气蓬勃的市场。 

但有意思的是,此次骂战中,双方用于控诉对方洗歌的案例几乎都是独立音乐人的爆款歌曲。谁也没有想到,独立音乐人们创作的“爆款”歌曲,正在成为平台恶性竞争的焦点。 而在长达几年的音乐人扶持计划下,很多所谓独立音乐人其实或多或少都与某个音乐平台有着合作关系。 

“你们当中谁是无罪的,谁就可以捡起石头来扔她。”这句话出自圣 经,现代社会中,这句话常常用来抨击一些严于律他、宽于律己的道德绑架行为。 

在这次的骂战中,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陷入了类似的指责之中。但跳出这句话来看,行业竞争中,企业间的相互监督乃至行业自律,无疑是有利于产业长期发展的。毕竟,平台间放到明面上的战争引发的舆论效果,要比音乐人自己发声的音量大得多。 

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都并非行业乱象下的“完美受害者”,也不需要去这样去苛求。 我们期待,两方除了互相控诉,也能借此反省自身,推动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