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怒怼以岭药业背后,那些年被王思聪盯上的公司还好吗?

2022/4/16 10:05:00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许久未在公开场合发声过的王思聪,盯上了以岭药业。

4月14日,王思聪在微博转发了一条由“睡前消息编辑部”制作的视频,并配文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1个小时后,王思聪又再次编辑了这条微博,并删除了此前的配文。

雷达财经注意到,该视频以《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为题,目前在微博播放量已接近900万,其中对近期媒体报道将以岭药业旗下药物连花清瘟和世卫组织的会议联系起来的现象提出了质疑。而就在报道同时,以岭药业的股价出现暴涨,公司一度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不能因为王思聪三个字眼,就随意提出疑问。”对此,以岭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4月15日以岭药业股价开盘跳水,至下午2点左右封死跌停板。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王思聪虽然因绯闻不断与娱乐圈联系紧密,但历史上其也没少与大公司“掐架”。早在2014年,王思聪就曾在微博怒斥京东“店大欺客”,此后,共享充电宝、如涵、多闪、大众点评等行业、公司或产品都曾“中枪”,其看空的公司或产品,大多陷入困境。

连花清瘟的“逆袭”

2022年,以岭药业无疑是资本市场中最炙手可热的明星股之一,其股价自开年以来就一路走高,至4月11日,涨幅一度超114%。相比之下,同期上证指数跌近13%,创业板指数跌近26%。

事实上,如果从2020年初开始算起,以岭药业股价至今更是翻了四倍,而推动公司股价上涨的关键,就在于其独家生产的连花清瘟胶囊。

资料显示,连花清瘟诞生于2003年的“非典”时期,并于2004年5月获准生产上市。据官网信息,其是应用中医络病理论指导研发的治疗感冒、流感的专利新药,对呼吸系统疾病具有“积极干预”作用。

2019年,以岭药业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呼吸系统类中成药营收达17.03亿元,不过此时公司的股价仍低于发行价,直至新冠疫情的到来,才将连花清瘟捧上了“神坛”。

2020年1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将连花清瘟列为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经过两个月的临床治疗,连花清瘟表现出了良好临床疗效,钟南山院士也为其三次公开明确背书。

同年4月,国家药监局下发的《药品补充申请批件》显示,以岭药业生产的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被批准可用于新冠病毒性肺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疗程为7至10天。

2022年3月15日,国家卫健委网站正式公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连花清瘟第6次被国家方案推荐用于治疗新冠肺炎。

受此影响,以岭药业的业绩和股价开始腾飞。2020年,公司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了50.76%、100.95%的高增长;2021年,由于药品购买限制,公司业绩增幅有所下降,但前三个季度的归母净利润还是超过了2020年全年。

吴以岭院士的身家也随之暴涨,近几年其已成为富豪榜常客,多次稳居石家庄首富,至2022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身家已达265亿元。

在此基础上,以岭药业正在积极推动中药出海。2021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连花清瘟胶囊分别在蒙古国、乌兹别克斯坦、肯尼亚、乌克兰获得了上市许可。截至目前,连花清瘟已在新加坡、俄罗斯、加拿大、菲律宾、科威特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完成注册,并积极布局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注册工作。

这款网红中药还曾多次出现“一药难求”的局面。一位投资者曾在给以岭药业的留言中提及,“惊闻印度连花清瘟胶囊一盒卖385块人民币”;2022年初,香港的连花清瘟也曾断货,价格最高涨至100元,而该药品的原价为28元。

王思聪手撕以岭药业

不过,连花清瘟在爆火的同时,外界也产生了不少质疑的声音。而此次王思聪所转发的自媒体博主“睡前消息编辑部”(下称“睡前消息”)是其中之一。

2021年6月,睡前消息在一期视频中提到,5月一家知名的科研打假网站《撤稿观察》曾指出,中国研究中药对抗新冠病毒的权威贾振华隐瞒了自己和连花清瘟药物有关公司的关系。

具体而言,贾振华在《植物医学》上发表的论文在没有进行双盲实验的情况下,明确指出连花清瘟明显提高了临床治愈率。

贾振华在文中曾表示自己和利益相关方没有关系,但种种迹象表明,贾振华并未说真话。

如2013年以岭药业的股票激励计划中提到,贾振华和以岭药业的董事兼董秘吴瑞是夫妻关系;以岭药业的招股书还曾透露,吴瑞是吴以岭的女儿。此外,贾振华也未承认实验项目资金来源有10.4%来自以岭药业。

2022年4月,有网友对睡前消息的说法提出疑问。网友基于近期“世卫组织报告推荐全世界吃连花清瘟抵抗疫情”的报道,寻求睡前消息的看法。

对此,睡前消息认为,中文互联网中有关此消息的两篇权威报道,都混淆了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新冠疗效和连花清瘟防治获得可靠依据之间的关系。

“办公室的同事和我一起研究了报告文本,正确的说法是,这份报告只能证明,世卫组织中间的部分中国专家建议使用传统中医药对抗新冠病毒。”

视频的最后,睡前消息总结称:“世卫组织专家组最后得出的观点是,对于轻症和中症患者,如果目标是降低病情恶化率,中医有良好的应用前景。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中医药和中药注射剂对严重病例的好转有好处,迫切需要进一步评估。整个报告正文17页,没有一个字提到连花清瘟。连花清瘟出现在引用区的第二和第七个参考文献,然而这份文献就是贾振华的那篇论文。”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视频中提到的两篇报道先后于4月6、7日发布后,以岭药业紧接着就在4月8日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股票4月6日、7日连续2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1.90%”。

而这也是王思聪高呼“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的重要原因。

“关于微博上所传的消息,请指出具体的问题与源头,我们将对具体内容做解答。从临床试验,到具体的实验数据,再到被收入到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包括适应症与说明书,我们都有完整的证据和报告披露。不能因为‘王思聪’三个字眼,就随意提出疑问,对于网络上的一些言论,听听就罢了,投资者请加以甄别。”对此,以岭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复称。

被王思聪“痛斥”的公司都怎么样了?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王思聪并非首次公开对某家企业发表看法。身为普思投资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一直保持着对市场的关注,也曾“看衰”一些生意。

京东是王思聪早期怼过的公司之一。2014年,王思聪称自己花200块买的、预计1-2天送达的电脑桌过了一周还显示在物流中,打电话过去也不给解释,并称京东“店大欺客”。不过对此京东并未公开回复,反而是在官网上推出了一个名为“公子的世界我们不懂,一张电脑桌上的烧包产品”的促销界面。

或许是心有不甘,一年后,王思聪再次向京东“开炮”,指责其泄露个人信息。“我在JD上买个组装机,第三方也不知道是脑子秀逗了还是怎么了,把我私人信息截图给发微博上了,京东也没给个说法。”这次,王思聪得到了京东的正式道歉。

2018年初,腾讯联手京东等公司以340亿入股万达商业,自此之后,王思聪与京东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其曾在明州事件后调侃刘强东与奶茶妹妹的关系,但此后又主动删除。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也曾在王思聪个人隐私的保护上出现问题。2021年10月,王思聪在微博发文称:“这就是上万亿市值公司的安全系统吗?莫名其妙我自己的号就能被别人改绑手机?你们大众点评除了会恰烂钱做虚假分数还会点啥?”

如果说针对京东、美团还只是一些服务方面的吐槽,那么王思聪对包括共享充电宝在内的一些行业和产品则是全面地不看好。

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迎来历史上的巅峰时刻,街电、来电、小电、Hi电等多家公司先后拿下融资,美股上市公司聚美优品则以3亿元现金收购了街电60%的股权,并由创始人陈欧出任街电董事长。

正是这笔收购,引来了王思聪的注意。其在朋友圈中放出豪言:"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对此陈欧则在微博里晒图并回复,"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后来的事实证明,王思聪的说法可能过于绝对,但大体上还是判断对了趋势。

2020年前后,整个共享充电宝赛道一度进入红利期,大额融资接连不断。彼时艾瑞咨询还预测称,中国共享充电市场规模到2028年有望增长至1063亿元;2020年至2028年复合年增长率可达36.2%。2021年4月,怪兽充电成为共享充电第一股,紧接着搜电和街电合并为“竹芒科技”,市占率反超怪兽充电,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共享充电宝的发展却始终难逃变现模式单一、没有技术壁垒、产品服务同质化的商业模式硬伤。

在此背景下,为争夺线下商家,企业们不得不发动“价格战”,并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而多轮涨价后,行业又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市监局的限价令,彻底堵死了涨价这条路线。

2022年,怪兽充电亏损,小电科技也传来裁员消息,各家公司纷纷试水充电宝之外的其他业务,或许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行业中的玩家只能艰难求生。

王思聪还曾质疑网红电商如涵控股,以及多闪、马桶MT、聊天宝三款社交App。

2019年,依托网红张大奕的如涵控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但开盘即破发,首日股价跌幅即超30%。对此王思聪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其认为,“如涵的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模式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出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正如王思聪所说,如涵再未培养出第二个张大奕,公司也错过了直播的风口,在李佳琦、薇娅直播销售额飙升的同时,如涵已经以较发行价缩水72%的股价私有化,从美股退市。而最近从如涵传出的消息则是,2021年底一名员工工作时意外猝死。

同样是2019年,王思聪怒斥马桶MT、聊天宝和多闪“是垃圾,没有机会”。而这三款产品背后分别站着快播创始人王欣、锤子科技罗永浩和彼时如日中天的抖音。

面对王思聪的硬怼,三家产品并未“争气”地坚持下去。主打匿名社交的马桶MT上线两天就在各大平台下架;主打聊天赚钱的聊天宝团队很快就地解散,裁员90%;主打短视频社交的多闪虽然仍在苦苦支撑,但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其月活已从刚推出时的2000万以上,降至如今的250万以下。

不过,王思聪在看公司方面,也吃过不少教训。其投过的乐视体育、熊猫TV、香蕉娱乐,均让普思投资损失惨重。

事实上,与此前的“犀利”相比,近两年王思聪的话已经少了很多。有豆瓣网友曾对王思聪发布微博数量和内容进行过统计,其自2010年注册微博后,共发出1474条微博,这样的活跃一直持续到王健林在2019年卖掉万达商场。

自此之后,王思聪清空了自己曾经张扬叛逆的微博内容,并把简介改成“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目前,王思聪的微博仅半年可见。

遭王思聪“手撕”的以岭药业,将遭受多大影响?未来王思聪还会“瞄准”哪些公司或企业?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