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清明节特供:那些年倒下的明星科技公司

2022/4/5 19:49:00

作者:龚进辉

今天是清明节,我们在缅怀先人的同时,回望浩浩荡荡的商海,不少当年的明星公司已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比如金立、乐视体育、ofo、拜腾、快陪练、十荟团等,均是各自领域的翘楚,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走向相同的结局:倒闭,让人唏嘘不已。

当然,这些公司曾经作出的贡献不容抹杀,但事到如今,它们唯一的价值就是被当作失败案例来研究,以警醒创业者吸取教训、少踩坑,铭记能力要与野心相匹配,带着梦想更稳更快地前行。

金立:被赌徒刘立荣赌没了

201811月,媒体曝出一个惊天猛料:造成金立债务危机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金立掌门人刘立荣,其在塞班赌博输了超过100亿元,挪用公款数目可能在60亿元左右。对此,刘立荣承认在塞班参与赌博,但坚决否认输光100亿的说法,而是输了十几亿,并坦言借用金立十几亿,而不是广为流传的60亿

注意,他在描述使用金立资金时,用的是借款,而不是挪用不难看出,赌博是压垮金立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不是直接原因,刘立荣把金立之死归咎于营销。他曾表示,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加上近三年对外投资30多亿元,近100亿元投入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陷入资金链危机。

的确,20162017年金立营销势头很猛,刘立荣这番言论似乎站得住脚,让很多人相信一件事:金立的钱都花在营销上,是残酷的手机行业害死金立。但金立股东们并不接受这套说辞,他们认为刘立荣的说法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营销根本不是压垮金立的根本原因。其实,在2017年上半年之前,金立一直活得很健康,不至于出现命悬一线的危机,为何会急剧倒下,或许只有刘立荣自己清楚。

乐视体育:间接被贾跃亭连累

在乐视体育并不算长的生命中,2016年无疑是个关键年份。20164月,乐视体育喜提80亿元B轮融资,眼见弹药充足,其便开启赛事版权的买买买,将中超、亚冠、世界杯香港地区版权等收入囊中,其中不乏独家资源。同样是在2016年,乐视体育偷偷做的一件蠢事,彻底葬送自己的大好前途。

原来,20164-6月,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乐视体育分多次向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控股打款约42.67亿元。这部分资金流出得到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签字同意,并被贾跃亭用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业务,此举为乐视体育埋下巨大隐患。201611月,乐视生态危机彻底爆发,作为七大生态一环的乐视体育未能幸免,不仅面临裁员、业务收缩,更为扎心的是,它已失去自救的筹码。

原因很简单,乐视体育陷入钱慌,不仅先后失去中超、亚冠等核心版权,辉煌时期加入的体育圈名嘴黄健翔、刘建宏也陆续离开,加上2017年亏损13亿元,进一步加剧资金链的紧张。而乐视体育的麻烦远不止于此,因为2016年的骚操作,雷振剑惹上官司,被乐视体育核心股东索赔1亿元,这无异于雪上加霜。20195月,间接被贾跃亭连累的乐视体育被吊销营业执照,从此走向消亡。

ofo:被年轻的戴威坑惨了

虽然ofo早已凉凉,但时至今日,依然有超过千万用户没有拿回应得的押金。而ofo在短短数年内从资本宠儿到坠入深渊,一把手戴威难辞其咎。这位90CEO的任性和孩子气,使ofo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屡屡犯错,由此引发的后果是致命的,最终他为自己当初的年少轻狂、刚愎自用付出沉重代价,使ofo棋局上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包括投资人、创始团队、员工、合作伙伴、用户落得满盘皆输。

201711月,ofo发生两件大事:一是滴滴派驻ofo的三位高管无预警宣布休假,二是ofo被曝出挪用用户押金。这两件大事暴露出戴威是个不合格的CEO,明知ofo陷入极度缺钱的尴尬境地,还逞能赶走大股东滴滴,间接失去潜在金主软银,完全不会低头求人,受不得半点委屈,导致ofo资金链困境加剧。

戴威的意气用事不止于此,2017年底,ofo投资人朱啸虎极力撮合ofo与摩拜合并,几乎所有股东都支持合并,只有戴威不同意,原因是担心未来自己的权力会被削弱,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倔强的戴威那份独立发展的执念让朱啸虎心如死灰,只能选择套现离场。话说,在ofo生死关头,戴威没有以大局为重,想的不是如何想方设法拯救,哪怕牺牲个人利益,而是留恋自己的权力,最终把ofo坑惨了!

拜腾:烧光84亿却造不出车

近年来,造车新势力表现愈发抢眼,但“蔚小理”等成功者毕竟只是少数,更多玩家默默无闻甚至倒下,比如拜腾。3年烧光84亿却造不出一辆量产车,拜腾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在经历短暂的自救无果后,去年11月被正式申请破产清算,彻底告别造车的大舞台。

在我看来,拜腾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不懂创业的本质,行事风格完全不像一家创业公司,花钱完全毫无节制所有东西都要用最顶级的。无论是供应商的选择、员工名片还是品牌店店员的服装、员工零食(300人吃掉5000万元零食),花钱大手大脚,哪怕是在极度缺钱不得不远赴迪拜拉融资,往返开销竟然高达数百万元,让理想掌门人李想震惊不已,也看得我目瞪口呆。

话说,拜腾所处的造车是非常难的行业,但它花钱如流水,一点创业的样子都没有,殊不知创业维艰,必须能省就省,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结果钱烧完了,车却没造出来。去年1月,拜腾与富士康、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联姻,力争在今年Q1前实现M-Byte量产。但仅时隔半年,拜腾与富士康便无法一起愉快“玩耍”,双方合作近乎名存实亡。被富士康抛弃,无疑给拜腾致命一击,加速其走向灭亡。

快陪练:盲目扩张很危险

去年,“双减”政策的推出,让教育行业迎来大变天,主打学科培训的教育机构首当其冲。为了活下去,它们不得不大幅裁员、业务收缩、加速转型,头部玩家勉强保留一丝血脉,实力薄弱的玩家大多凉凉收场。相比之下,素质教育受到的冲击较小,仍有很多发展机会,但身处其中的在线音乐陪练平台快陪练却走到破产清算这一步。

去年9月,快陪练宣布真人陪练业务停止发展,但将保留AI陪练课程,以AI陪练课兑换补偿。快陪练此举与“双减”大环境下融资受阻有关,其原计划于近期完成的新一轮融资已告吹2个月后,快陪练宣布,将申请破产清算,不仅让投资人血本无归,众多家长也陷入退费难的窘境。在我看来,快陪练之所以倒下,“双减”顶多算个推手,根本原因还是怪自己。

20202月,快陪练实现盈利,且现金流转正。但由于疫情催生线上教育需求,为了扩大战果,快陪练走上疯狂扩张的道路,先后推出云笛课堂”、“钢琴考级指南”,又将课程扩增至包括钢琴、小提琴、古筝、架子鼓等24种乐器,此举有利有弊。好处是规模做大后容易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去年1月喜提1亿元B轮融资,坏处是重回亏损,在缺乏自我造血能力的情况下一路快跑很危险,一旦融资受阻,便陷入被动状态,这也就解释其为何会在融资10个月后迅速倒闭。

十荟团:不幸沦为阿里弃子

3月底,十荟团全国城市所有业务均已关停,公司进入善后阶段,这代表这家曾经的社区团购明星公司基本凉凉。在十荟团的发展历程中,先后4次注资的阿里扮演重要角色。简单来说,阿里既给十荟团希望,淘宝曾为淘宝买菜(淘菜菜前身)开辟一级入口,实际供货方和服务提供方正是十荟团,但阿里也给十荟团带来巨大压力,处境十分尴尬。

当社区团购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后,2021年阿里决定亲自上阵,与十荟团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后者不仅要应对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外部玩家的猛烈攻势,还要与阿里MMC进行内部“赛马”。说白了,十荟团做得好的区域可以留下,做得不好的区域直接由MMC来做。话说,巨头联手绞杀原本就压得十荟团喘不过气来,国家强监管政策更是让其压力山大。

去年3月、5月,十荟团分别因刷单、低价倾销而遭到150万元顶格罚款。处罚使其日常促销时变得小心翼翼,导致订单量急剧下滑。去年8月,十荟团在多城开启大规模裁员,从2000余县市撤退到仅留长沙、武汉等5个城市继续运营,代表它已沦为阿里弃子,大部分地盘被MMC接手。此后,十荟团展开多项自救行动,但收效甚微,投资人看不到可持续性的盈利增长,注定迎来凉凉大结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