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农业供应链升级的“菜鸟实践”

2022/3/30 16:10:00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改革开放以来,靠着架桥铺路的基建推进,中国的农货运输条件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但「小农经济」的内在特点,仍在制约着农业现代化的推进——近几年蔬菜、猪肉价格的大幅波动,都在提醒人们中国的农货供应链比预想的脆弱。


如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所言,中国并没有像美国那样大农场式经营的基础和条件,想要突破中国农业发展的的瓶颈,就在于大力发展与第三产业充分结合的「农业 3.0」以及充分利用互联网、以社会化生态农业作为目标的「农业 4.0」。


所谓的「农业 4.0」,一方面是通过先进技术来延续精准农业,实现农业生产自动化;另一方面,是让农民有机会共享农货供应链数智化带来的成果,实现农业产业的良性发展。


如今,这条设想中的农业现代化路径,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物流,作为最贴近实体经济的「作战单元」之一,正通过菜鸟的产业互联网实践,在中国大地上星罗棋布的农货产地跑通新的模式。


01

让农民拿回议价权


江西寻乌是革命老区,也是赣南脐橙的主产区之一,脐橙种植面积达到了 24.6 万亩,全县有 80% 农民的收入来自于以脐橙为主的水果种植,但和国内许多农货产地类似,「好货卖不出好价」一直困扰着当地果农。


一直以来寻乌脐橙都是以「统货」形式销售,批发商承包一片果园之后不论果子好坏全部拉走,因为果农没有销售渠道,定价的主动权基本由批发商掌握。


寻乌遇到的问题在中国大多数农货产区都普遍存在。


周期长、环节多,农产品想要从田间地头流转到城市的消费者手上,要经过许多中间环节的传导,这也是「自耕农业」一直以来很难克服的问题。


因为单个农民的供货量少,不可能直接发货到大城市,单是物流成本就很惊人,「统货」模式在过去长期存在,合理性在于代办们赚取了差价,农人收获了最基础的销售确定性,而农货供应也通过这一层层的中间商得以集约起来,但这种低效的流通模式已越来越难与不断提升的农货质量以及农民增收的实际需要相匹配。


2021 年,菜鸟智能产地仓在寻乌落地,在货源地为农产品的加工、仓储、包装、运输等环节提供数智化支持,困扰当地脐橙果农多年的问题也有了新的解决方案。


在建筑面积近 3000 平米的产地仓内,菜鸟搭建了国内最为先进的双通道脐橙无瑕疵、糖度分拣设备,通过红外线光谱检测,脐橙的糖分含量可以被检测出来并被划分为 12 个等级,接下来,不同分级的水果将进入对应的销售渠道——低等级的运送到榨汁厂、糖度高、大小适中的级别主打电商平台,品相最优的则会送入盒马等高端超市的货架,甚至做成礼盒,从而获得更高的溢价。


据当地农货上行中心的负责人测算,与传统「统货」收购方式相比,经过数智化分选后的果品整体市场销售价格水平最高可以提升 40%。


简言之,菜鸟这种依产区而建的农产品上行智能产地仓,将分散的农产品上行订单集合,形成规模效应,降低了果农和供应链环节中的仓储成本与物流成本;同时又通过产地仓内的数字化技术,让农产品按级定价,提升果品附加值,在「让好货卖上好价」的同时,更是让农民掌握了价格主动权,并且有主观意愿去不断提升果品质量,稳定的交付质量也将为品牌化发展铺路。


行销全球的美国新奇士橙、新西兰佳沛奇异果其实也遵从着类似的发展逻辑,而现在,中国农货也终于迎来了新的机遇。


02

小农变富农的产业模式


正如动脉与静脉共同参与血液循环,在搭建「产运销一体化」农产品供应链的过程中,菜鸟不仅关注打通「最先一公里」的农产品上行问题,同时也在着力打通供应链的「最后一公里」,让配送网络渗透到县域乡村,让工业资源、消费品可以顺畅下乡。


具体而言,菜鸟在农村和快递企业合作,布局「共同配送」项目,建立以县域共配中心和乡镇、农村共配网点作为依托的三级共配体系,这一体系让农村像城市一样便捷地接收电商包裹,同时也为农货上行搭建了通路。


在寻乌便是如此。得益于数智化技术,快递在当地的共配中心自动分拨,每天有 4 班物流车从县城发往辖区中的乡镇和村级网点,目前已能够辐射 13 个乡镇,而菜鸟在全国布局的这张网络,也已能支持日均千万级的县域单量。


「两个一公里」的打通,也意味着生产供应链和消费供应链构成了完整闭环,需求侧的信号能够更直接地传达到生产端,比如,在阿里「热土计划」的带动下,淘宝直播、淘特、盒马等线上线下渠道和寻乌当地的果品企业签订了销售意向合作,并且根据当地的风土热情、历史文化共同制定包装策略。


链路被打通的想象力不止于此。经过数智技术的综合分析,供应链将反哺上游生产,指导产地农民更高效地选种、培育。


事实上,农货价格的波动本就来自系统反馈的迟滞,当反馈足够灵敏,需求能够被有效预测,价格波动自然也将削峰填谷得到平抑。


一言蔽之,农业供应链现代化的「菜鸟实践」,是一套将智能上行产地仓、县域共配网络、数字化改造以及农村电商相结合的综合解决方案,「小农经济」在产业互联网的加持下,也能成为「富农经济」。


03

「藏富于民」,也「常富于民」


振兴农业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现代工商业得到了跨越式发展,而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仍然是以「三农」作为内容主题,强调农业、农村、农民是中国的基本盘,是事关国计民生的战略性问题。


在最近两年的「一号文件」中,都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为三农工作的重点,并制定了详细的工作内容和目标,其中关于加快农村物流快递网点布局,实施「快递进村」工程等内容,也正是菜鸟这样的产业互联网公司着力推动的。


外部不确定性越大,越应该对「基本盘」加大投入。


长期以来,由于回报周期长、农业生产的基础设施相对薄弱、改造难度大,资金、人才和技术等各要素并没有充分地作用在农业升级上面。


但看菜鸟近几年的产业实践,不难看出菜鸟一直都在乡村做「重投入」:截至目前,菜鸟共同配送覆盖全国 1000 多个县域,已建设菜鸟乡村服务站超过 5 万个,包括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地区。最新数据显示,目前,菜鸟在乡村的物流设施日均处理包裹量同比增长超过 280%。


按照菜鸟最新的规划,在未来三年,菜鸟还将在三年内新建 800 个县域共配中心,共配中心数量达到 1800 个;与此同时,菜鸟村、镇快递服务站也将达到 10 万个,还将有 10 亿元专项资金被用于对农村服务站进行数字化改造。


农业的改变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在云南新平水果产地的上行物流中心,当地农户普遍不仅有了更高的水果销售收入,其中很多人还在产地仓从事包装和分拣、月工资能达到六千多元,同时在渗透到乡镇的共配网络中,快递员也都是当地的富余劳动力——高效的现代供应链不但让农民得到更高收益,而供应链延伸中节约的成本和新创造的就业岗位,也转化为了当地的可观效益,实现了真正的「藏富于民」。


过去,当农人只能「看天吃饭」,如今变成了有技术、能精准生产的「产业人」,农村释放出了更强的就业弹性,提供更多与城市中类似的服务业岗位。


当农货能够顺畅上行,在两天时间从田间地头送上北上广的餐桌,农民也能在家门口收发快递。这些改变汇聚起来,所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产值上的直观提升,也必将对人口流动、城乡良性互动带来深远影响,有着意想不到的价值溢出,这是「常富于民」。


正如温铁军所指出的,振兴乡村,是解决一系列中国问题的抓手,我们必须重视占中国土地面积 70% 以上的乡村地区。


菜鸟做产业互联网的要义也正在于此:它不能仅仅发挥信息的聚合与连接,而是「脚底沾泥」地让数字、智能技术赋能生产和流通环节,从供给侧出发、从产业链源头出发释放价值。


菜鸟源起于中国蓬勃发展的电商市场需求,最初是通过技术赋能物流行业,而当中国快递行业困于贴身肉搏的价格战时,菜鸟则通过做深、做重的方式,在第一、第二产业找到新的增量,让自身的物流服务能力,从消费商业延伸到了上游农业、制造业的生产环节。这是「做大蛋糕」的有益尝试,其实也是物流业的一次价值回归。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