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迷恋“田忌赛马”的货拉拉,前路如何?

2022/3/16 19:09:00

文|邻章

这两年的货拉拉似乎“很忙”。

长沙女孩跳车事件,让货拉拉在整个2021年都处于风口浪尖,而今年2月份,因修改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未依法公开征求意见,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监管局依法对货拉拉罚款40万元,再次引发行业热议论。

同样在今年2月份,根据网络视频曝出,在深圳正龙村附近,一辆货拉拉货车撞向夜宵摊位,现场一片狼藉且有人员受伤,具体案件信息还在调查之中。

疯狂迷恋“田忌赛马”,货拉拉的“马”快被薅秃了


在司机与平台的关系中,货拉拉似乎一直占据着主动权,强势的态度一方面让货运司机抱怨不断,一方面司机为了生存无法从“圈套”中自拔,只能疲于奔命。

然而,这种状况似乎还在加剧。

近期,有司机爆料货拉拉平台又在部分城市不做声响的推出“微面”车型,引发群体司机声讨。

据货拉拉司机吴师傅向上游新闻反馈,货拉拉推出“微面”货车,“其策略是‘微面’货单推给‘小面’拉,‘小面’货单推给‘中面’拉。这实际是变相降价,增加平台的竞争力,但是损害的却是司机的利益。”

按照吴师傅的说法,推行这个策略的货拉拉,有“田忌赛马”的味道。

迷恋“田忌赛马”,平台赢则司机损

为什么货拉拉推出“微面”车型会给人“田忌赛马”的味道?

这还得从微面车型的来源、收费以及网络货运平台的竞争说起。

所谓货拉拉“微面”车型,是从原来的“小面”车型中分离而来——其比“小面”货车要略小,价格比“小面”车型要更低。但两者之间区分并没那么清楚,可以直接混合接单。

疯狂迷恋“田忌赛马”,货拉拉的“马”快被薅秃了


以重庆和成都地区货拉拉微面和小面情况为例,微面和小面5公里内起步价分别是28元和30元。在6公里及以上,每公里价格,小面比微面也要贵。

然而关键点是所有用户都可以同时对微面和小面下单,这让司机很受伤。

据货拉拉平台司机在上游新闻APP投诉称,一般货主下单时,不管货物多少、大小,往往选更便宜的“微面”下单,即使超出“微面”货车载重范围和货厢长度,货主也不会考虑。

这就意味着,很多司机只能以“小面车”跑“微面的价格”。

但更让司机受伤的是,由于接单前司机往往不知道货物大小、多少等具体情况。而一旦接单后,发现“微面”车装不下货物也不能取消订单,否则就可能被平台认定为“拒单”,导致司机扣分,从而影响后面的接单量。

面对种种的不合理,货拉拉为何仍要强行“创造”一个微面车型呢?答案或许是便于获得“田忌赛马”式优势。

“微面”车型上线后,在货拉拉平台最低价位的车型变成“微面”,货拉拉就能以“微面”价格比拼其它平台“小面”的价格,其它车型以此类推,从而占据价格优势,这就是吴师傅口中货拉拉的“田忌赛马”。

据南宁货拉拉某司机称,货拉拉“微面”基本没人抢,因为起步价要少8块(南宁货拉拉5公里内“微面”起步价20元,小面起步价28元),且超出5公里最高才2.4元一公里,算下来赚不到钱。

疯狂迷恋“田忌赛马”,货拉拉的“马”快被薅秃了


根据南宁另一位货拉拉司机的说法,货拉拉之所以推出“微面”车型,是因为国家不让平台补贴打“价格战”,推出“微面”车型,则是让司机替平台打“价格战”,也就是钻规则的“漏洞”。

事实上,司机对货拉拉利用规则做文章并不陌生。货拉拉一直被诟病的会员制度成为困扰司机的主要枷锁。

通过单量与会员绑定、以会员绑定司机,司机在货拉拉购买会员后,只能获得接单权,而不一定有接单量。这就意味着,即使交了会员,也有可能抢不到单,除了会员费之外,货拉拉还会收取订单“信息费”。

而不管是今年1月就互联网货运平台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等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问题,货拉拉被交通运输部约谈。还是这次继2020年6月后因“涉嫌修改交易规则未公开征求意见”再次被罚,以及近期微面车型的推出,都与随意调整平台规则涉嫌侵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有关。

货拉拉平台成为司机投诉重灾区

在平台经济盛行的当下,类似“货拉拉”这样的货运平台,某种程度上给货车司机提供信息撮合交易的便利,双方互惠互利,良性合作。

但事实恰恰相反,仅在黑猫投诉搜索关键词“货拉拉”,就可以看到相关投诉量高达14998条,且大部分投诉来自司机。在众多司机投诉中,主要集中在平台不合理判定规则及限制接单等,这也是货拉拉司机投诉的“重灾区”。

疯狂迷恋“田忌赛马”,货拉拉的“马”快被薅秃了


众所周知,在货拉拉司机需要充值会员,才能获得“接单权”。不买会员每天只能接2单,所以大部分司机都会购买会员以换取更多单量。但是“接单权”不等于“接单量”,有接单权后司机还要通过抢单才能抢到订单,这也导致一些司机即使买了会员,也可能接不到订单,相当于“会员费”给了,但钱可能一分没赚到。

疯狂迷恋“田忌赛马”,货拉拉的“马”快被薅秃了


如果说这些问题还只是影响司机的收入,那么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很多司机投诉货拉拉打“虚假广告”,巧立名目,赚取司机血汗钱。

此前,某视频平台就爆出司机师傅以高出市价几万的费用通过货拉拉直营店购车,正是因平台承诺购买了车辆的司机属于货拉拉直营司机,可享受所谓的优先派单“特权”,结果可想而知,而随后平台给出的答复却是这个“特权”已经取消。

司机权益在平台得不到保障,自然无法提供更好的服务。吃不饱的货拉拉司机,除了投诉之外,也将发泄点转移到用户上,以换取内心的平衡。

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货拉拉以司机利益去换取平台获利。

写在最后

俗话说,德不配位,必有殃灾。

平台的规则滥用,从横向来看不仅会影响生态的服务者和消费者,甚至引发社会问题。而从纵向来看,对自身发展也是隐患重重。有数据显示,2020年货拉拉被行政处罚6次,罚款共计53万元。

作为布局同城货运最早的玩家之一,这家创立于2013年的企业早已成为行业头部玩家,也曾先后5次传出上市传闻,但至今未果。

而在平台收费、服务质量、出行安全等问题遭遇约谈、甚至重罚的背景下,或许也让其上市之路荆棘载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