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预亏38亿后,海底捞重磅人事变动!张勇卸任CEO,继任者曾是服务员,为帮家里还债辍学打工

2022/3/2 12:25:00

3月1日晚,海底捞发布管理层人事任命公告,张勇卸任海底捞CEO,继任者是现年43岁, 被称为“最牛服务员”的杨利娟。

杨利娟在海底捞从最普通的服务员起步,1998年接管简阳海底捞第一家老店,成为店长。2018年,海底捞在港交所上市,杨利娟进入大众视野。去年5月,杨利娟曾以 16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进入《2021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前50名。

除了“最牛服务员”出任CEO,当日,海底捞还公布,36岁的李瑜和38岁的王金平,分别出任海底捞中国大陆地区首席运营官和港澳台及海外地区首席运营官。

为帮家里还债辍学打工,从服务员做到CEO

张勇和海底捞的故事早已被市场炒得烂熟,1994年,三次创业未果的张勇发现小火锅在成都很受欢迎,一心想着赚钱的他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当年春天,他拉着技校同班同学施永宏与各自的女友,在四川简阳开了第一家海底捞,店里只有4张桌子,十分不起眼。但凭借肯吃苦、肯服务的态度,海底捞很快成了火锅界的一哥,2011年一本《海底捞你学不会》的书更是将海底捞推向神坛。

杨利娟的经历也颇为传奇,为帮家里还债,杨利娟早早辍学到了简阳县城,干起了服务员。因为机智利索,被上门吃饭的张勇一眼看中,开出160元工资挖她,这比她当时120元的工资高出了不少。 面对高薪承诺,杨利娟并没有接受,直到原先工作的饭馆老板去其他城市发展,才加入海底捞。彼时,海底捞刚成立一年。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朱万平 摄(资料图)

加入海底捞第一年,杨利娟家中曾遭遇债主上门逼债,张勇闻知,直接划出800元帮她解围。1999年,为了维护海底捞在西安的店面,身高不到160、当年只有21岁的她,曾带领员工在半夜与60多个手持器械的闹事者对峙。

19岁时,杨利娟就成了海底捞简阳第一家店的店经理。

21岁时,杨利娟被张勇派去西安,独立运营海底捞跨区域经营的第一家店,统管100多名员工。彼时,初入西安的海底捞还籍籍无名,杨利娟通过一桌一桌地抓顾客,让海底捞在西安市场站稳了脚跟,为走出四川、实现跨区域运营奠定了基础。

2012年起,杨利娟全面掌管海底捞所有门店运营,从这一年开始,海底捞走出国门,在新加坡开了海外首家门店,2013年进入美国。 她是海底捞四大创始人之外、少数持股的高管之一。 2018年9月26日,随着海底捞董事长、创始人之一张勇,以及当时任海底捞首席运营官的杨利娟敲响港交所的铜锣,海底捞在联交所主板挂牌交易。

2021年5月,杨利娟以16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进入《2021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前50名,比上一年增长150%。杨利娟在2021胡润中国职业经理人榜中排名第七。

根据公告,此次人事调整,杨利娟获委任为首席执行官,负责监督集团的管理及战略发展,并继续负责“啄木鸟计划”的落实与推进。此委任亦是强化公司治理架构的重要举措,能够进一步加强改善措施的落地力度。

张勇卸任CEO后,将继续担任海底捞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

关停300多家火锅店,海底捞去年预计至少亏38亿

2021年,因快速扩张叠加疫情影响,海底捞经营未达预期。2021年11月5日,海底捞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表示,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 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门店 ,其中部分门店将暂时休整、择机重开,休整周期最长不超过两年。

在当时发布的公告中,海底捞宣布由杨利娟全面负责“啄木鸟计划”,持续关注经营业绩不佳门店,包括海外门店,果断采取措施进行整合。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今年2月21日早间,海底捞公布了2021年的业绩预告。

公告称,预期将于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录得 净亏损约人民币38亿元至人民币45亿元。 海底捞表示,对比2020年收入约为人民币286亿元,本集团2021年收入预计超过人民币400亿元,增长超过40%。

预期亏损主要归因于:

一、2021年300余家餐厅关停及餐厅经营业绩下滑等因素导致的处置长期资产的一次性损失、减值损失等合计约人民币33亿元至人民币39亿元。

二、全球持续变化和反复的疫情,2020年、2021年门店网络快速扩张以及本公司内部管理问题等对海底捞餐厅经营状况带来的冲击。

股价上看,2018年9月海底捞在港交所挂牌,发行价为17.8港元/股,盘中一度飙升至19.64港元/股,市值摸高1000亿港元。

至2021年2月,海底捞股价达到历史新高的85.75港元/股,总市值曾一度接近4700亿港元,不过之后一年时间,海底捞股价开始大幅下滑。

截至2022年3月1日收盘,海底捞股价18.06港元/股,市值1006.7亿港元,距离2021年2月85.75港元/股的高点跌幅超78%,市值蒸发约369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近3000亿元)。

据界面报道,在2021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张勇表示,“我对趋势的判断错了,去年(2020年)6月我进一步作出扩店的计划,现在看确实是盲目自信。”张勇说道,“当我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已经是2021年1月份,等我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是3月份了。”

张勇认为市场把海底捞和他神化了,“2015年之后进入快车道,带来了表面繁荣。现在遇到困难,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如果这次我侥幸过关,我能把这些店重新整合好,未来类似的困难还会发生。”

外部环境方面,如今,川味火锅、重庆火锅、铜锅涮肉、潮汕牛肉锅、鱼火锅等赛道越分越细,越来越多的新火锅品牌在市场上崛起,加上各路明星也纷纷加入了火锅的竞争,除此之外,新兴的小龙坎、蜀大侠等火锅,也对海底捞造成了竞争压力。

与之相对应的,海底捞龙头地位受到威胁,标准化服务模式是否还会被当代年轻人买单?市场后续会给出答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