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2022/2/14 19:45:00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文 | 傅叶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随着最新一季财报发布,Meta 股价遭遇「滑铁卢」。由于业绩表现及用户数据均不及市场预期,公司在 2 月 3 日股价重挫 26%,往后的一周,直至最近一个交易日,仍在持续走低,市值一度缩水至不足 6000 亿美元,在苹果、谷歌、微软、特斯拉等大型科技企业高奏凯歌的同时,Meta 却陷入了发展困境。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Meta股价受重挫,至今仍处低位


令市场担忧的信号是,这家社交巨头在其 18 年历史上首次出现用户数下滑,财报显示 Meta 在 2021Q4 失去了近 50 万用户。尽管目前 Meta 在全球仍然拥有超过 29 亿的月活用户,但增长停滞却透露了危险的信号:多年来的全球扩张已经饱和,业务大盘正式进入到了存量时代。


Meta 似乎成为了这个财报季科技股最大输家。受其暴跌影响,同处于社交网络赛道的 Snap 和 Pinterest 也遭到恐慌抛售,但很快随着财报发布又使市场恢复信心。而在大型科技公司中最后发布财报的亚马逊更是单日暴涨 13.5%,创下 2015 年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


与春风得意的老对手们相比,扎克伯格更显形单影只。


多年来 Facebook 一直被作为网络经济和大学生创业的范例。社交网络的模式创新使得平台能够以极低的边际成本扩张,高用户粘性使得新入者只能从其他角度切入同一领域,难以正面对抗。


现在故事似乎来到了新的篇章——红利总有耗尽的一天,被认为在核心技术上积累更深厚的微软、苹果、谷歌、特斯拉们与 Meta 拉开差距。


01

平台来到梦醒时分


不过,Meta 仍然是一台强劲的赚钱机器,四季度 Meta 营收 336.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0%,全年营收 1179 亿美元,相较 2020 年仍然有 37% 的大幅增长,但「all money is equal」与疾突猛进的对手们相比,Meta 难以说服市场给出更高估值。


挑战首先来自于 TikTok。


在一众巨头的围追堵截下,2021 年 9 月,TikTok 的月活用户仍然突破了 10 亿,在各类应用下载榜单上也长期霸榜,扎克伯格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坦陈:「TikTok 是一个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在拥有庞大用户群的基础上,还能继续以相当快的速度增长。尽管我们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我们竞争对手的发展速度也相当快。」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短视频对于传统社交产品的冲击显而易见,用户的使用时间有限,广告商的预算也会向转化效果更好,用户沉浸度更强的产品倾斜,这也使得在巨头中对广告营收依赖度最高的 Meta 所受影响最大。


曾被 Meta 寄予厚望,用于阻击 TikTok 的 Instagram Reels 更像是一款「鸡肋」产品。Reels 在 2020 年就开始通过高额补贴来抢占头部创作者,而 Meta 高管也曾向媒体表示,Reels 在货币化效率上并不如信息流等成熟产品,二者相叠加,Meta 是否还会继续向 Reels 坚定不移地倾注资源也要划上问号。


TikTok 的一骑绝尘并不令人意外。


抖音刚刚在国内推出时,快手已经有了相当大的领先优势,但抖音仍然实现了后发制人,原因不一而足,但最核心的一点在于,抖音所采用的单屏信息流是完全向算法倾斜的产品形态,能收集更多维度的用户数据,广告载荷也更高。海外版的 TikTok 也因这一套成熟打法,成为了迄今为止出海成绩最为优秀的应用程序。某种程度上,TikTok 无限扩张对 Meta 旗下「全家桶」的冲击,正来自于其技术思路上的领先。


字节的扩张并未停歇,据黄岛主 2 月 11 日在即刻上爆料:字节对标 SHEIN 的独立站电商项目,立项 3 个月,就已经扩编到 400 人,其中 200 人是从 SHEIN 挖来的,根据这个人力成本来推算整体预算,至少 2 亿美金起。以巨头的饱和火力,去横扫毫无关联的不同产业,无限蔓延,已经成为字节常态。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对比字节的生猛,Meta 更显得内忧外困。


而营收多元,有着更高技术壁垒的苹果、微软等企业却在这一季展示出创纪录的盈利能力,在库克和纳德拉带领下创造最佳财季表现,在转向 ARM 架构的 M 系列自研芯片的加持下,苹果 Mac 产品线单季营收 109 亿美元,同比增长 25%,远远超出市场预期,也向外界展示了碾压式的技术优势如何让消费者心甘情愿提前换代。


更加令人玩味的地方在于,苹果对隐私政策的调整大幅降低了 Meta 对广告主的吸引力。与谷歌和亚马逊相比,Meta 广告业务对于 iOS 设备端采集数据的需求较高,有分析师评估苹果调整后或将使 Meta 广告业务每年减少数十亿美元营收,加之全球国家对于数据监管强度不断提升,Meta 未来增长难言乐观。


02

元宇宙的饼也不香了


2010 年,电影《社交网络》在全球热映,导演大卫芬奇将 Facebook 的发家史搬上银幕,故事中的扎克伯格独断专行,取得事业上巨大成功的同时,却也逐渐与昔日好友们分道扬镳。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电影《社交网络》


2021 年 10 月,Facebook 更名 Meta,押注「元宇宙」,业内对扎克伯格的魄力高度肯定,若非创始人全力推动,如此体量的公司做方向调整绝无可能。


最新财报显示,Meta 元宇宙业务板块「Reality Lab」(现实实验室)2021 财年营业亏损高达 101.9 亿美元,主要来自于 Meta 对 AR、VR 等技术的研发投入,新业务距离规模化变现乃至盈利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据《纽约时报》报道,随着 Meta 对 AR/VR 相关业务的资源倾斜,公司内部也出现了一定混乱,人员变动加剧,一些 Instagram 员工因感觉工作对公司不再有价值而选择辞职,或是加入竞争对手的业务团队,这说明面向元宇宙的调整在 Meta 内部也并未形成充分共识,在其他科技公司对于元宇宙稳步探索的映衬下,Meta 和扎克伯格的激进投入更像是一场豪赌。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智力超群的扎克伯格不可能无视社交网络增长瓶颈对公司的影响,「元宇宙」正是被选中的全新叙事。


事实上,不只是 Meta,许多科技企业都试图将「元宇宙」作为资本叙事并投入相关技术,包括微软前段时间巨额收购动视暴雪,纳德拉也提到这对其布局元宇宙有重要作用。


中国企业里面,蚂蚁集团对与元宇宙关联密切的区块链技术态度最为积极,自 2017 年起就陆续将区块链应用于捐赠、票据、汇款等应用场景,2021 年元宇宙中,蚂蚁推出「蚂蚁链粉丝粒」(2021 年底更名为「鲸探」)并寄予厚望,在支付宝提供购买入口,并引起了一阵热议。其实,和 Facebook 有些类似,当旧船票褪色,蚂蚁也需要新的估值模型。

Meta失速,模式创新的红利到头了?


鲸探数字藏品


除了蚂蚁,腾讯幻核也在前后脚推出了国内最早一批的 NFT 发行平台(现统一称为数字藏品),百度也在 2021 年底开放了元宇宙产品「希壤」的内测,也是在同一时间,小红书和百信银行也推出了数字藏品,字节跳动则另辟蹊径,把目光放向了海外,TikTok 不久前宣布推出首个 NFT 系列——TikTok Top Moments。


大小厂商一时间纷纷卡位。


国内外一阵喧嚣之后,市场如今给出了初步反馈。入局元宇宙最为积极的 Meta 财报一经发布,股价就一泻千里,这表明现阶段的元宇宙应用还无法让市场爽快买单,对那些估值在千亿美金量级的企业来说尤其如此。这样的市场反馈,也给了国内科技企业以很强的信号启示:新故事被市场加了一层新的估值天花板。


过去十年,靠着对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巨额收购,Facebook 成为最成功的社交网络企业,但本质上来说,Facebook 从未完成过真正意义的自我突破,开启新的增长曲线。当模式创新的红利消耗殆尽,如果没有足够说服力的 AR/VR 硬科技突破,其与第一集团企业的差距也将进一步拉大。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这一季究竟会是 Meta 坚定转型的号角,还是走向下坡路的转折,38 岁的扎克伯格需要谨慎作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