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盒马六周年:新零售“网红”的迷航

2022/1/25 17:36:00

者|周宇浩

编辑|韩志鹏


年满六岁的盒马,终于要独立融资了。


媒体日前报道称,阿里集团正考虑为盒马鲜生寻求独立融资,估值100亿美元;对此,阿里方面回应称“不予置评”。


如果融资“靴子落地”, 这无疑是一份献给盒马的六岁“生日礼物”。不过,六年跌宕起伏之下,盒马过得怎样?


临近2021年末,盒马以“两天一家”的速度一路冲刺,终于赶在2022年元旦前14天,开出了全国第300家盒马鲜生门店。


在内部,盒马鲜生一度是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在外部,对比同一阶段起跑的京东七鲜、永辉超级物种等,盒马还是其中的领头羊。


但白驹过隙,盒马还是曾经那个“鲜衣怒马”的新零售扛旗手吗?


叮咚买菜在成立四年后开出1375家前置仓站点;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进驻全国超2000座县市。


反观盒马,“300家店”是新的里程碑,但未来却显得力不从心。


今年年初,盒马CEO侯毅称,过去五年走得“伤痕累累”;而在新年内部信中,侯毅也表示,2022年盒马要暂时“勒紧裤腰带”“精益生产、精益管理”。


与当年提出“舍命狂奔”的盒马,判若两人。


外部竞争形势“波谲云诡”、内部策略急剧生变,由侯毅领军的盒马,能圆满跨过自己的六年关口吗?


失速


用时六年,300家门店,盒马是如何走过这一路的?


2016年,盒马开出6家店;

2017年,盒马开出18家店;

2018年,盒马新开88家门店,全国门店总数达112家;

2019年,盒马新开85家门店,全国门店总数累计达197家。


在盒马首店开业后的四年中,2018年无疑是“开店高峰年”,这一年也是侯毅首次提出要“舍命狂奔”。


不过,纵观商超零售行业,盒马在2018年取得的成绩,并不算“拔尖”:正在发力“超级物种”的永辉超市,当年也开出160家新店。


当然,从2019年开始,永辉超市的新零售“开店”试验基本宣告失败,前进道路更为艰难。


反观盒马,2019年后也遭遇低潮期。


在2020年初,侯毅还曾表示,未来一年盒马将实行双100战略,在全国开出100家以上盒马鲜生店、100家以上的盒马mini。


现实与理想,却如海水与火焰。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盒马也按下暂停键,在前9个月仅开出20家门店;即使在疫情逐步好转后,从2020年10月到2021年底,15个月内盒马新开83家门店,不及高峰期一年的开店数量。


实际上,从2019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盒马就已暂停进驻新城市,关停部分不达预期的门店、城市,口号也从当初的“舍命狂奔”,变成了“保命狂奔”。


一字之差,道破盒马“失速”的窘境。


新冠疫情的出现和蔓延,确实影响了盒马线下扩张的步伐,而更多社区零售的玩家们,并没有“闲着”。


例如“不卖隔夜肉”的钱大妈,2018年9月时门店数突破1000家,截至去年9月的门店数已突破3400家;再比如火锅、烧烤食材门店“锅圈食汇”,2017年开出第一家门店,现在拥有的门店数已经突破8000家。


钱大妈、锅圈均以成本相对较低的加盟模式扩张,但即使在被侯毅认为“没有未来”的前置仓赛道,全自营的叮咚买菜,规模也远胜盒马鲜生。


截至目前,盒马共进驻全国28座城市,而叮咚已经上线37座城市;去年9月的QuestMobile数据显示,盒马月活人数达2342万人,叮咚则达到3471万人。


对于扩张,叮咚买菜CEO梁昌霖曾表示:“离开规模谈各种盈利,我觉得不是互联网时代人们的商业逻辑。”


门店规模的分野,反映出盒马失速后的多方位差距。


规模效应对互联网企业而言,意味着边际成本降低、盈利得以优化,但实现这一步,对盒马而言并不容易。


自2019年下半年起,盒马的GMV增速逐步放缓,而直到2020年,盒马才在京沪两地实现门店全面盈利。


“我是做传统零售出身的,做企业不赚钱总归觉得是耻辱。”侯毅说。


失速背后,盒马开始暴露出诸多问题,而矛盾的集中点,最终还是在供应链和内部策略上。


网红“褪色”


在阿里内部,盒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成立之初,盒马可以通过阿里云计算、大数据等底层支持,对人货场进行精准匹配、选址;支付宝、饿了么等也为盒马开放流量入口;马云也亲自为盒马“站台”。


不仅内部给予资源支持,盒马在开业伊始就自带“网红”属性,店内装修和顶部的自动传输设备充满时尚与科技感、交易方式上“只接受盒马App”、水产缸内有鲜活的波士顿龙虾和帝王蟹等高端水产……


新奇元素众多,一众年轻消费者纷纷前来打卡,传统商超更是参观学习“必拜访”盒马鲜生。


在如火如荼的新零售改造浪潮中,盒马更是不断夯实供应链能力。自2018年至今,盒马在全国战略合作了超过500家直采农产品基地;到2019年,盒马鲜生的直采比例达到三分之一,截至目前的自有品牌数量占比超20%。


门店的时尚、科技元素,加之产地直采所形成的性价比优势,盒马无疑是新零售转型中的佼佼者。


彼时,一只99元的鲜活波士顿龙虾、1.99元一只的活鲍鱼,是盒马鲜生的最强爆款,“饭店内动辄上百元的波龙,在盒马只需99元就能买到。”


主推鲜活水产、主打“高性价比”,盒马不仅赚足眼球,更夯实了性价比优势。


但时过境迁,99元波士顿龙虾今何在?


目前,在盒马的大本营上海,最小的波士顿龙虾也需要158元才能买到;最小的鲍鱼,一只卖到3.3元;原本每日首单免除的配送费,也变为“消费不满49元,收取6元配送费”。


至于装修风格精致、“只接受盒马App”交易方式,在新零售一轮又一轮的创新浪潮中,盒马的“网红”属性正被逐渐淡化。


尤其在社区电商激烈竞争的当下,设计与技术工具的进步,更显得“不值一提”。


包括在供应链端,前置仓系的叮咚买菜,生鲜直采比例已经达到79.1%,在上海等成熟地区,这一数字更是超过了85%。


2020年崛起的社区团购,更是在深耕源头直采的同时,强化社会协作力量,中心仓从专业物流园区租赁、网格仓采取加盟制、团长采取分佣制,大幅降低履约成本,每单履约费用在1元左右,远超前置仓到家、传统快递模式。


供应链改造能力或许各有高下,但最关键的问题,前置仓、社区团购通过升级流通链路、强化产区合作,不断打造“极致性价比”模式,让利消费者、为源头农户和厂家增收。


反观盒马,曾经“99元波士顿龙虾”所打下的性价比优势,正被社区电商新玩家超越,技术工具与装修风格再新颖,也难掩供应链与商品属性的差距。


如今消费者走进盒马,有水产区、有冷藏食品区、有烟酒区,商品端有进口品牌,还有自营品牌,门店能购物,也能吃饭、休息。


“网红”属性的浮云散去,盒马却把自己活成了“大卖场”。


侯毅也在2019年表示,当年盒马成了大卖场,内部认为菜场模式可能更接近老百姓,“后来发现,完全竞争不过当地的大卖场。”


问题被看到,但改观并不大。


盒马“性价比”优势不再,自我定位又逐渐迷失,而烈火烹油的社区电商,正成为互联网巨头的发力点之一,社区团购更是在短时间内覆盖全国,日单量突破千万件。


在供应链角逐之外,盒马的软肋又何在?


以我为主


盒马的诞生,源于张勇、侯毅两人“情投意合”。


2015年,新任阿里CEO张勇想探索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零售模式,而侯毅想做重模式的生鲜超市,从线下开始做,再通过数据打通线下与线上。


侯张两人一拍即合,筹备一段时间后,盒马随之开张。很长一段时间里,侯毅都是向张勇直接汇报。


不过,侯毅随后的职业经历却极为曲折。


2019年底,盒马被选为“烂草莓奖”(阿里内部在服务客户上表现不佳的团队),内部地位也从独立业务单元,降至事业群子业务板块。


2021年后,阿里成立MMC事业群,重点发力社区电商业务,原盒马集市(现更名淘菜菜)负责人侯毅改向事业群负责人戴珊汇报。


暗潮涌动。


这期间,侯毅在2020年9月带队的社区团购项目,四个月内仅上线四座城市,同期美团优选已完成“千城计划”、多多买菜也进驻超过300座地级市。


分野一目了然。


在MMC事业群成立、戴珊执掌社区团购后,侯毅一度“心有不甘”:“我觉得盒马集市已经做得很好,但集团没给我们足够的资源和时间。”


实际上,早在2020年11月,侯毅就认为:“很多人占据了社区团购的某种交易形式,其实这些不值一提。”


但侯毅的不甘与“壮志未酬”,在盒马邻里成立时愈发显著:“盒马邻里不是社区团购,烧钱补贴没有未来、是创新能力的倒退。”


戴在上领军淘菜菜,侯在下猛烈抨击社区团购,硝烟味弥漫。


2021年8月,张勇正式发布内部信,戴珊将不再代表集团分管盒马事业群,侯毅改为直接向张勇汇报,


起落之间,侯毅仿佛对实体店模式有一种执念,更确切地说,是坚持“以我为主”、全链路自营。


“以我为主”模式确实能有效把控门店经营和供应链环节,但社区团购以更高效的社会协作模式展开进击时,盒马的“以我为主”,反而会拖了后腿。


在人力与固定成本高企不下的未来,社会化协作能充分调动闲置且有效的社会资源,而“以我为主”模式反而会寸步难行。


这是侯毅犯下的战略错误。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0年初的武汉,盒马的配送团队就尝试配送商品至小区门口,并在小区内发展团长,但这一试水并未得到侯毅的重视。


包括盒马还曾试水过前置仓业务“盒马小站”,但不到一年就全面关停,侯毅还评价称“前置仓是伪命题”;而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两大前置仓新星,在去年纷纷成功上市。


令人唏嘘。


作为曾经新零售的“扛旗手”,侯毅领军的盒马仍是尖子生,但无论企业亦或个体,不能只沉湎于过去策略的成功,而无视行业的激烈变化,以及自身与新业态之间的明显差距。


据多位接近盒马的消息人士向地歌网透露,盒马目前重点发力的业态是“X会员店”和“盒马邻里”,并加强“精细化运营”能力。


盒马邻里是侯毅在去年带队开辟的新领域,但近期消息显示,盒马邻里已经撤出广州、深圳和珠三角区域,前路又添上一层阴霾。


扩张失速、定位迷失、策略误判,这都是阻碍盒马前进的荆棘。而更重要的,对外部创新模式的抵触与不接受,坚持“以我为主”的模式一意孤行,盒马未来又能走多远?


侯毅带队的盒马,似乎已经在迷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